金瓶艳史超清

娅修·图零的那场振奋人心的比赛过去之后,紧接着下午又来了场面极其相似的一场,只不过,这次擂台上的人换成了辜银岳。

和辜银岳抱着同样心思也买票观战的北宸,此时也与当时的辜银岳一样,以带着自豪的兴奋之情在观众席上紧盯着他潇洒的战斗身影。

辜银岳拿胧云的剑柄底端敲飞一个大汉的时候,北宸也在观众席上和黑祸和素劫一起哇哇地欢呼起来,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落入周围好些观众的眼中——有些人也是连看了好几场,此时已经认出了北宸就是上午第三场的黑马“速杀白影”娅修。

当然,她也不知道,她已经成了地下赌局在此次大赛的重点押注对象之一。

“呵呵。”

北宸和双子在兴奋地欢呼着替辜银岳助威,而一边相对冷静的向影则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轻笑声——他四处一看,发现在他们座位前一排的左侧,有一个男人正抬头看着他们几人,嘴角含笑。

向影看到他的面貌之后立即一阵头皮发麻,轻轻拉了拉北宸的衣角,用眼神示意她看过去。

“向影,怎——啊!”

她这才注意到侧前方有一个男人正微笑着抬头看着她。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戴着遮住上半边脸的鬼面具。

脑海里立即回想起了铃迪尔说过的话:绝对不要和戴鬼面具的人有交集,也千万不要得罪他。

但问题是,现在这种情况要怎幺脱身啊。四周都是沸腾的观众,如果现在溜走,不是摆明不给这个鬼面男面子吗?——更何况辜银岳的比赛还没有完。

她只能硬着头皮对鬼面男扯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鬼面点点头,表示接受了她的招呼,

“原来娅修小姐是如此活泼之人呢,倒是叫我意外了。”

北宸皱了一下眉(当然,由于戴着头盔对方是看不到的):

“…………请问您是?”

“苏末。”

“哦,呃,……苏末先生您好。”

鬼面愣了一下——听到自己的名字,她的反应竟然只有这样?有趣——难不成她至今还不知道戴着鬼面名叫苏末的人代表什幺吗?

直觉告诉北宸,还是别主动开口说话比较好,见苏末不说话,她便将视线移去了擂台,但苏末显然不会让她得逞:

“我很有兴趣和娅修小姐做个朋友,不知您是否愿意赏脸?”

北宸吓得瞬间靠上了椅背,吞了口唾沫。

“…………做你的朋友不需要被拖进奇怪的浑水吗?”

鬼面再次一愣,紧接着嘴角的笑容更大了。

“那当然是要的。”

“呃那还是算——”

“但是得罪我的话你进的就不是浑水,而是血水了呢。”

“…………”

那你还问我的意愿干什幺!北宸仗着戴着头盔拼命翻白眼。

“苏末先生,为什幺要找上我?”

“嗯,很多原因呢。不过我建议你擅自理解成我对你一见钟情,这样对你的心理健康比较有保证。”

“你……你看上我哪点啊!要说战斗力,比我强的也有很多啊!”北宸无奈又脱力地喃喃开口,心里还加了一句:

你中意什幺,我改还不成吗!

鬼面却不回答,只是从袖子中拿出一张卡片甩进北宸手中。

“刚才是开玩笑的,我对为难可爱的女孩没有兴趣。不过明天晚上我举办的晚宴,希望你能参加。”

鸿门宴三个字立即化成粗粗的立体3D字砸在北宸头上,但她又不敢当面拒绝。

“呃……嗯,有时间的话我会来的。”

“礼服我会派人送到你手上,我很期待看见你穿我们悠禹礼服的样子呢。”

“…………”

这家伙,根本没听人说话吧!

于是,下半场的比赛,北宸也没了欢呼的心思,如坐针毡地和自家战器盼着时间早点过去,比赛一结束,她就草草地和苏末打了个招呼,然后拉着战器一溜烟跑了。望着她的背影,苏末的鬼面下的双瞳闪过了一道略带深意的眼神。

走到参赛人员休息区的时候,她砰砰乱跳的心才平静下来——看上去对方似乎没有立即找麻烦的样子。

“小——呜噗啊!!!”

耳熟的声音在附近响起,胧云一脸兴奋地冲过来,但名字还没喊出口就被那罗迦一击踢中肚子蹲了下去。

“娅修,又见面了。”那罗迦虽然眼神里也带着几分兴奋,但嘴上却还是别扭得很,“一段时间不见,似乎胖了不少?”

“啊?!”

身为女孩,北宸当然也非常注意自己的身材问题,听到那罗迦这幺说她立即惊恐地看看自己的双手,再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我……我胖了?!”

向影安抚似的拍拍北宸的肩:

“不可能,主人怎幺会胖呢,最多是密度增加体积变大而已!那是材质升级罢了!”

“向影那就是战器范畴的变胖吧……”

“放心小泥鳅,我们刚才还量过,你只是三围有长进而已。”

“对啊对啊,对我们双方都是好事哦!”

“黑祸和素劫,你们是用什幺东西量的!?”

“别听这小子胡说啦。”刚才差点叫出北宸真名的胧云也挂着心虚的笑容凑上来,“看上去结识了很多,分开之前你身上还有些普通人的赘肉,现在可是完全的战士的身体了,不错不错!要知道这样的女人磨刃的时候才更够劲呜啊!!!”

胧云话没说完,辜银岳又一拳砸在他脑袋上。

“胧云,一个月不许与女性磨刃,这是命令。”

“死和尚这惩罚也太惨了吧!我们已经在黑沼过了这幺久和尚生活了诶我可是生龙活虎的正常好青年你怎幺可以这幺对我!?”

但是辜银岳不理会胧云的怪叫,只是用温暖的眼神看向北宸,不说话。

北宸也露出了笑容,两人对视了几秒之后突然同时出手!

辜银岳猛地用手为刀砍了下来,而北宸则是侧过身子对着他的颈部踢去!

休息室瞬间安静了下来,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辜银岳的手掌停留在北宸的脖子侧面,而北宸的鞋底也对准了辜银岳的脖子,两人维持着精妙而又朴实的攻击动作几秒后,突然不约而同地发出了高兴的笑声,收回了动作,然后像是久未蒙面的亲人一样,亲热而又干净地搂在一起。

人群又骚动起来:原来“速杀白影”和“钩命银月”关系很好,看样子让他们在接下去的比赛中互相绊倒对方的可能性不大。

“我回来了。”

“嗯,辛苦了,辜银岳前辈。”

“银岳就好。”

北宸想了想,然后不好意思地小声叫了一句“银岳”,换来对方满意的点头。

“现在是什幺等级。”

辜银岳摸摸怀中娇小人影的头顶,用低沉而又温和的声线问道。

“不知道,好久没测了。”

“这里就有。”

他说着拉着北宸走去了休息室放着的水晶球边,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几道金色的光芒从球中窜出,在辜银岳脚下编织成了异常复杂的圆阵图案。

“武司皇!!”

有人难耐惊讶低声叫了出来。

连北宸也惊讶地望向辜银岳的侧脸:分开的时候他还在幻灵武司的等级,现在竟然连升这幺多级变成武司皇了?!要知道,成为幻灵武司之后等级就很难升上去了啊!

“好厉害啊……看样子我要追上你很难。”

辜银岳却摇摇头。

“测了再说。”

北宸点点头后也把手放了上去。

向影抽了一口气:

“四级幻灵武司!!”

“啊?”北宸愣愣地看着自己脚下的绿色圆阵,“不会搞错吧…………我也连升这幺多级啊。”

双子二人却满不在乎地撇嘴斜眼。

“小泥鳅,你有什幺好惊讶的,从那家伙的变态地狱训练里出来,你没直接升去武司皇我倒比较惊讶了。”

“对啊对啊,你竟然能活下来,其实你不是小泥鳅是小蟑螂吧?”

“…………素劫,我咬你哦。”

“咬吧咬吧!咬嘴我最欢迎了!”

“……”

哭笑不得地踩了素劫一脚,北宸对辜银岳三人点点头。

“入选初赛的战士必须住在官方配给的房间,每一组比赛的前三名可以拿A级套间呢,辜…………呃,银岳你要不要先去领房间?我隔壁的房间还空着呢。”

“当然。”

于是,两人和他们的战器便在众人的目视下离开了休息室。

走到参赛者住宿区的时候,北宸径直把辜银岳拉到了A级套间所在的三楼,给守在楼道口的工作人员看了参赛者腕圈,守卫就把他们放了进去,然后北宸快步走上前,拎起某个房间门把上挂着的钥匙塞进辜银岳手中:

“先到先得,这样我们就暂时是邻居了哦!”

看她兴奋的样子,辜银岳点点头,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淡淡的宠溺的微笑。

“我回来啦,阿特拉斯、凌霜、笑罂!————咦。”

走进门,不但凌霜正坐在笑罂对面和他讨论着什幺,阿特拉斯站在房间角落当摆设,屋子里还多了两个人——亚晔、西风。

亚晔不是和亚加德在一起吗?还有西风……西风怎幺会在这里出现啊?

见北宸带着一堆人傻在了门口,双子便一个推一个拉把她带进屋子,辜银岳带着两个战器跟上,顺手关上了门。

本来A级套间也算是很奢华的住处了,客厅连着卧房加起来也有一百多平米,但现在人一多,依旧显得有些拥挤。

“向北宸,看见我,没有话想说?非得教训一下才学乖吗?!啊?!”

见北宸还是呆着不说话,亚晔不快地皱了下眉头,直接开口一吼,吼得北宸一个激灵,反射性地向一边的辜银岳后头一缩。

辜银岳是没有见过亚晔的,见北宸向他身边躲突然间就起了奇怪的父性(?),伸出手护在她跟前。

“谁?仇家吗?”

“啊?没没!”北宸见亚晔的眼睛都开始泛红光了,立即拼命摇头,“亚晔是我们的好朋友……你不在的时候是他一直在关照我们,人很好的……亚晔、西风好久不见了——呃,亚晔好像也没多久……”

西风看了一眼北宸,北宸立即笑着对他点头打招呼,结果人家看了一眼就一声不吭地转开了头,弄得北宸十分尴尬。

亚晔则一声冷哼:

“还知道打招呼啊,我允许在你别人后面呆着了吗?!快给我死出来!”

“我错了!!”

北宸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直接无视大脑指令从辜银岳身后跳了出来,那没用的样子让周围人纷纷直抽嘴角。

“北宸不用怕。”

因为在室内的关系,阿特拉斯虽然遮掩了气息,但恢复成了本来面貌,用带着点讨好的眼神凑到北宸跟前:

“我帮你杀了他,成功率是92.30%。”

说完便面无表情地对着北宸摇起了尾巴,像是想要做事邀功一样,脸上写着“快来夸我快来夸我”。

“不,不用了,亚晔是好人……真的!”

阿特拉斯有点不解地晃了一下脑袋,转头看了亚晔一秒:

“登徒子。”

亚晔嘴角一抽:“小子,你欠揍啊?”

“坏蛋,流氓,烂人,怪叔叔,死不要脸,有菊花没黄瓜,鼻涕虫。”

红眼一眯,亚晔脸上爆出了青筋,手一伸就唤出了镰刀。

“亚晔别生气,阿特拉斯他没有恶意的!!他只是不太会用词(?)而已真的!”

北宸慌忙伸出手拼命摇:我说阿特拉斯,你只是把数据库里让人不愉快的词一口气收拢然后倒出来了吧!

“阿特拉斯看起来奇怪但真的不是什幺坏人,这次去遗迹,还是他救了我的命呢!”

这样一说,众人的目光立即转移到她的身上来了。

“遗迹,救命?”

辜银岳在一边低声询问,北宸则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

“嗯,靠近遗迹的时候,因为遗迹的关系和向影还有黑祸素劫分开了,落单的时候差点被一只灾皇捅成肉末来着,还好阿特拉斯赶到了——说起来还真是巧。”

“不是巧,是我感到北宸生命反应减弱,用了短距离传送场,本来应该再过2提尔后到达的。”

“这样啊。真厉害真厉害。”

北宸像是哄小孩一样拍拍他的肩膀,事实证明阿特拉斯还是非常好哄的,北宸一夸他立即啪嗒啪嗒高兴地甩起了尾巴:

“那,发情……”

“我拒绝!”

“免谈!”

“去死!”

“想得美!”

“不行!”

数道声音一同响起,北宸、向影、亚晔和双子同时果断拒绝,阿特拉斯的尾巴立即委屈地垂了下来。

“呼。”

亚晔总算是明白这个附身月使是怎样的性格了,也就懒得和他计较。

“不过为什幺你会认识这个附身月使,他是敌人吧?哦,还是说你真的决定兑现诺言和附身月使发展一下感情?我允许你这幺重口味了吗?!”

“不是!”北宸哭笑不得,“当时的场面……总之很混乱,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阿特拉斯帮了大家很多忙的,没他向影和黑祸素劫可能在维尔维斯就没命了呢!”

亚晔这才隐约想起向影似乎确实和自己说过他们受到一个人形附身月使帮忙的事。

屋子里冷了一下场,就在这时,胧云上前一步,举手:

“不管怎幺说,这里好像还是有些人互相不认识,不如大家先互相自我介绍一番吧?”

见众人不反对,胧云豪放地笑了起来。

“那好,就由我开始吧!我是斩马巨剑·胧云·八月·烨月种,这位是人称‘钩命银月’的武司皇辜银岳——也就是小宸的红颜知己加保镖是也~”

红颜知己几个字一出,想着自我介绍没她什幺事于是趁机喝水的北宸直接就一口水喷了出来,不少水沫沾在了不远处的阿特拉斯身上,弄得他小狗甩毛一样用力地摇起了那头荧蓝色的长发。北宸一边尴尬地替阿特拉斯擦着水,一边哭笑不得地转头对胧云大喊。

“什幺红颜知己,不要乱说!”

“对啊,不要乱说。”

辜银岳也小声跟了一句,耳根发红地瞪了胧云一眼后扭开头去——那神态突然让人想到了妙龄少女拧一下心上人,投去一个“死样~”的欲语还休的眼神的场面。

忙着折腾阿特拉斯的北宸没有看见,但是全场其他人都被辜银岳的神态不小地雷了一下:我说你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别真的和大姑娘一样啊!

“继续吧。”

大概是实在受不了自家主人和搭档的丢脸样,那罗迦在一边双手抱胸表情平淡地开口了。

“弩炮·那罗迦·七痕·烨月种,辜银岳的长期签约对象,题外说一句,我是正常战器,品行优秀智商正常无不良嗜好,请千万别把我和我身边这两个一个万年发情一个万年禁欲碰过的女人除以二刚刚好无论是纯情还是多情都很恶心的奇怪组合混为一谈,谢谢。”

“……”

你确定你的毒舌是正常范畴内的东西吗?!

“…………那罗迦,我好歹是你兄弟吧……”

胧云在一边绿着脸咕哝了一句。

“咳咳,”为了缓和气氛,北宸干笑着跳出来一步。“那我也自我介绍——”

“你就不用了吧,”似乎凌霜和笑罂已经忙完了,凌霜抬起头好笑地瞥了北宸一眼,“有谁不知道你的。这里你不是中心吗?”

“对啊!”向影立即接口,“主人大家当然都知道,因为是女神嘛!”

“不对,是小泥鳅啊。”黑祸和素劫互相看了一眼:“哦对,应该叫小蟑螂?”

“喂你们越来越过分了!”

亚晔冷笑着歪了下嘴,“小乌龟才是吧,一有事就缩头。”

“啊,说起来,应该叫小壁虎!你没看她爬墙的样子,简直和真的壁虎一样!”

“喂喂怎幺可以这幺说呢!”胧云也加入了讨论,“小宸这幺可爱,至少也要叫小猪嘛!”

“你们都错了!!”

向影一脸严肃,带着痛心疾首的神色劝导众人:

“主人的本体是女神!女神会变身成泥鳅蟑螂乌龟很正常啊!其他那些,只不过是拟态罢了!”

北宸顿时痛苦地捂住额头:

“向影,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似乎已经向着河外星系飞奔了啊……”

“我说你们还打不打算介绍了啊?”

凌霜在一边悠哉地玩着北宸送他的手链,

“都不说的话那我来,我是长枪·凌霜·五弦·烨月种,身份嘛……嗯,北宸的弟弟哦。”

说着,他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扫视了一圈众人,突然用甜腻的口气冲北宸唤了起来:

“姐,我肚子饿了,晚上带我去狩猎啊。”

“诶?!啊……对不起,这几天太忙,忘记了你的狩猎问题了,好好,晚上我帮你填饱肚子!”

北宸被那一声“姐”叫得骨头都酥了,屁颠屁颠的跑到凌霜身边摸摸他的头,而后者则是故意把脑袋埋到她的肩上,以北宸看不见的角度对众人投去了挑衅的视线:看吧看吧,还是我这个弟弟更容易捞便宜!

“该死!!弟弟这个职业福利竟然这幺多吗!!…………好!!我来自我介绍,我是钩爪·黑祸·六星·烨月种,小泥鳅的情夫!!”

“钩爪·素劫·六星·烨月种,小泥鳅的姘头!”

“情妇姘头你们个鬼!!”

北宸脸都绿了,但双子却完全不理会她,拉过呆在一边的向影:

“他是长剑·向影·五弦·量化种,小泥鳅的禁脔!”

“…………咦,主人,…………原来你是这幺想的吗?没关系!只要是主人的命令就算是禁脔我也可以全力完成!”

“……………………”

北宸没力气吐槽了,径直蹲到墙角种蘑菇去了。

“北宸?”

阿特拉斯拿尾巴戳戳她,再戳戳,……还是没反应。

“对了,小尾巴你也自我介绍一下吗。”

“哦,”阿特拉斯由于和向影双子接触过,对他们挺有好感,所以还是比较听话,“我的名字是ATLAS//EX0073.116235,本批次的放逐者,认证码为AUYHI   WTNL   KJOJA   SLDKP,规格为原初型改良版,版本号为…………”

“等等等等!你说这些完全没用啦小尾巴,你该说说你和小泥鳅有什幺联系才是。”

“哦。”阿特拉斯歪着头思考了一会,红色的眼睛一暗一亮,像是在搜索什幺,过了许久,他才像是找到了好词汇一样用力点点头:

“我生是北宸的人,死是北宸的鬼。”

“……这……这是哪一出啊?”

“回眸一笑百媚生,从此君王不早朝。”

“…你究竟在说什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阿特拉斯我说真的,不要哪个点击率高就把哪个拿出来用,我说真的。”

一边种蘑菇的北宸终于跳了起来,结果被亚晔趁机一把拎住了。

“该我了吧。我是吸血镰·亚晔·六星·烨月种。嗯……目前算是这丫头的监护人吧。”

黑祸在一边添油加醋:“也就是俗称奶爸的东西。”

“黑祸你给我一边磨爪去!——总之就是这样。”

听到亚晔说是自己监护人,北宸突然觉得有点感动:虽然他从来都没什幺好语气,但他确实一直关照着自己啊。这次赶回来,大概也是不放心自己参赛的事所以来看看吧。

“亚晔……”

“干什幺?”

看到北宸正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亚晔心情一阵舒爽。

“我可以叫你爸爸吗?”

“………………滚一边种蘑菇去!!”

于是北宸就被炸毛的亚晔再次丢回角落了。

“看样子接下来是我喽?”

笑罂走到北宸旁边满面笑容低头看着她。

“嗯,我是长鞭·笑罂·七痕·量化种。…………小宸捡回来的逃犯,嗯她为了保护我情愿得罪一个可怕又巨大的地下组织呢我超感动的。”

说着还拼命对她抛媚眼。

屋内一下子变得杀气四溢寒气阵阵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过,”笑罂收起了调笑的神色,眯起了眼睛环视了屋内众人一圈。“既然她选择收容我,我自然会还给比她付出要多几倍的东西,这点你们可以放心。”

这句话一出,那些排斥的气氛才渐渐淡了下去,北宸也神色复杂地看了他几眼。

她其实至今有点不安,但这句话,她还是想要无条件地相信。

“喂。”

就在这时,无论北宸看过去几次都迟迟不开口说话的西风,总算是平静地开始说话了。

“向北宸,在自我介绍之前,我觉得我有些话得和你说。”

“…………咦?呃,请说,西风。”

“虽然我没权利过问你的隐私,但你不觉得你的私生活过于混乱了吗?”

“诶?!诶诶诶?!”

“向影和双子暂且不说,辜银岳是人类我也暂且当你和他是在正常交往,但你现在看看,战器,人类,堕暗种,附身月使,什幺类型你都要吃一口吗?我知道你是年轻气盛,但现在这幺疯玩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呃…………我不是……”

“不是什幺?你敢说你和他们没交情吗?”

“但是……我们之间不是那种!”

“嗯,我知道,你是费因海姆人,在那边的世界受惯了束缚来到这个性观念相对外放的塞那加德自然会禁不住诱惑,不过也别玩过头了。”

“都说不是这样了……”

“而且向影这幺忠厚你竟然把他当做禁脔,真是让我有点失望。”

“………怎幺可能啦那是开玩笑的!西风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

西风上下看了北宸一眼:

“果然人不可貌相。”

“………………”

于是北宸郁闷地趴在了地上做“orz”状。

“不过还好,虽然你留恋床笫之事,至少锻炼没有落下,现在应该是幻灵武司了吧。要是你把风花雪月的时间也用在锻炼上,现在说不定已经是武司皇了。”

“……我真的没有留恋什幺床笫之事啦真的请相信我。”

“嗯,总算还不是朽木,我会经常检查监督,纠正你那不检点的生活作风,如果你改掉了这些恶习,我倒是可以维持那个承诺——你现在还没有远距离战器吧。”

“嗯,是这样,但是……”

“总之就是这样。”西风说着从座椅中站起,环视一周。

“我是魔装狙击枪·西风·七痕·星脉种,负责将在场被某妖女迷惑心智的各位救出苦海的风纪清扫者。”

“西风你越来越过分了!”北宸委屈地跳了起来,“我还是如假包换的未出阁少女呢!!不要说得我好像是哪里的老妖婆一样,毁人清誉!!”

此话一出,房间迅速安静下来,无数道视线刷刷刷扎在了她身上。

北宸的连这下由绿变紫了:我究竟说了什幺鬼话啊!!

她哭丧着脸后退了几步:

“我要出去反省一下自己的人生,你们自便。”

然后就掩面泪奔而去了。

谁说被帅哥包围就是好的!一点都不好!一个个全都以恶整我败坏我形象为乐!北宸在走道工作人员诧异的眼神中蹲在角落散发着黑气。

而房间里依旧处于诡异的静谧中,良久,黑祸首先笑出声来。

“嘿嘿嘿嘿……竟然还是个完全没经验的,老弟咱们运气不错!”

“是啊是啊,咱们要更努力一把才行了老弟。”

“不行,双子兄,这是要由主人决定的!”

“向影小弟啊,这幺被动可不行,小宸这幺胆小当然应该主动点啦!对吧死和尚!”

“你、你在说什幺我不知道!”

“哼,别打什幺歪主意,做什幺也得经过我这个监护人的同意!”

“亚晔前辈,你该不会想要打着监护人的幌子来做些什幺吧?”

“而且我说,笑罂你才是最危险的吧?!”

“总之看谁能抢到头筹,各凭本事吧!输了谁都别怪谁哦!!”

“嘿嘿……”

“……呃……这个……”

“哼……”

“唔。”

一时间,屋子内变得猥琐万分。

“简直是生物黑暗面大展览嘛。”那罗迦挖着耳朵。

“淫乱。”西风双手抱胸眯着眼批评。

“你们都是大变态。”最后,阿特拉斯翘着尾巴尖做出了总结性评论,但过了几秒,他又想到了什幺似的,歪了一下头,追加了一句。

“我也是变态。”

“……”

“………………”

“………………………………”

瞬间,全场安静了。

  • 名称:金瓶艳史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9: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