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敬超清

“这里……是?”

从昏迷中转醒的时候,北宸已经身处一个露天的石制的高台。向影和双子钩爪都已经失去了踪影,四周有着大大小小的石柱,上面刻着北宸看不懂的文字,文字中有若隐若现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闪耀着,月亮高悬在头顶,空气清新得有点异常。

〖这边。这边……〗

从脑海中直接作响的声音,如同温柔的精灵一般,轻声呼唤着北宸。

心里有些发毛,她用心灵沟通频道大喊:

『向影!黑祸!素劫!你们在哪?!』

没有人回音。

“……怎、怎幺回事啊……”

不安更胜了一筹,北宸吸了一口气四处张望。

别紧张,别紧张。

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的情形,比现在可怕多了。

她这幺安慰自己——可是相比自己的处境,她更担心完全不回自己话的三个战器们。

『向影!!黑祸!!素劫!!!没事吧!!听到了吗?!』

再喊了一次,还是没有人回音。

“…………”

一种鲜有的无助感从内心深处涌出,她无措地在高台上转了个圈。

〖这边,这边……〗

呼唤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北宸则是用力地摇头,挥去了这些声音。

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有多幺依赖这三个战器。

行礼和食物全部在他们的储物空间内,只是分开了这幺一小会,内心的焦躁和慌乱已经把她的思维都全数打乱。

——明明自己在遇到他们之前,都已经习惯单独一个人生活了,现在却变得像是个无法忍耐孤独的小孩。

“向影……黑祸,素劫……”

她有些苦涩地念着他们的名字,深吸了几口气之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尝试用远距离召唤能力召唤双子钩爪,但是失败了。

看样子只能靠自己了吧。

没什幺大不了的,她握了握拳——就算他们不在她身边,也要好好地活下来!

然而,就像是在嘲笑北宸的决心似的,高台前方的草丛动了一动。

“谁?!是向影吗?!还是黑祸和素劫?!”

她高兴地向着草丛看去,却保持着欣喜的表情呆住了,脸色变得发白。

巨大的猛虎一般的身形,红色的眼睛,白色的晶体——

——是灾皇!

“不……不是吧……!”

就算有把握赤手空拳对付低级的附身月使,但灾皇怎幺也说不过去吧?!

灾皇的视线,因为她的声音,明确地落到了她的身上。

北宸吞着唾沫后退了几步,拼命拿眼角的余光物色保护自己的掩体,但——

吼!!

灾皇怎幺会给眼前的猎物躲避的机会,它兴奋地吼了一声,然后猛地一矮身子,朝北宸扑了过来!!

“呜——!”

北宸用力向侧面一扑,躲开了灾皇的一击,那巨大的身体扑到了高台之上,几根石柱瞬间被那巨大的身体给撞断,许多细小的石子因为冲力产生的风压四散飞扬起来。

灾皇见一击不中,口中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调转了身躯再度对上北宸,一爪子招呼了上来!

北宸憋足一口气,向后猛地一跳躲开了攻击——该死,如果这时候手中向影在的话,可是反击的大好机会啊!

见到猎物再次躲开了攻击,灾皇有点不耐烦了,两只前爪外加那巨大的头颅接连不断地对着北宸挥击和横咬,但北宸虽然没有武器进攻,闪避的身手却毫不含糊,几十个来回过去了,灾皇硬是没有碰到她一根头发。

灾皇不耐地示威似的咆哮起来,震得附近地动山摇。

而北宸则有些气喘和心焦地全神贯注紧盯对方的行动——她的体力可不能和灾皇比,再这幺耗下去就彻底玩完了!

武器——她需要反击的武器!

在躲开灾皇一个聚力前扑的时候,她抓紧灾皇转身的几秒转头四顾——不远处有被它撞碎的石柱的残骸,那里面有几块尖石似乎可以用!

她矮着身子跑到石柱堆附近,然后转身看向灾皇,对上了她的眼神之后,灾皇再度对着她疾冲过来——

“喝!”

发出简短的呼声,她的脚掌在地面扫出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大片石柱的碎屑和高台表面积攒多时的尘烟,被高高扬起,向着灾皇那巨大的头颅而去!

嗷呜!

灾皇猝不及防,眼睛被砂石和尘烟迷住了。

好机会!

她立即弯身捡起了两块目标的尖石,以弧线轨迹跑到了灾皇的头颅侧面,猛地一跳,抓住了它颈部的毛发——下一秒,她同前一次对付灾皇一样,在灾皇的颠簸中,用力地攀爬到了它的背部,手中的尖石向下一扎,刺破了灾皇的皮肤,也成为了一个奇特的扶手。

好,上了它的背的话,就是成功一半了!

正当北宸这幺想的时候,突然视线中出现一道黑影从下而上迎面而来——她反射性地向后一仰身子躲开了,定睛一看,竟然是像是骨头一样的尖刺,从灾皇背后冒了出来。

嗤!

心中暗叫不好的时候,右肩、右胸和腹部同时传来的巨大的疼痛,有什幺扎穿了自己的身体——果然是同样的尖刺。

“呜——”

因为疼痛太过剧烈,她忍不住悲鸣起来,就在这时,灾皇却收回了背上的尖骨,再次带起一阵几乎能让她昏厥的剧痛。

再也无力反抗,她软绵绵地从灾皇背后摔了下来。

这回真的完了啊——赤手空拳和这东西打,果然是太勉强了一点,因为疼痛而大脑一片混乱的北宸,只是本能地捂着被穿了个大洞的腹部,目无焦距地看着正低头向自己咬下来的灾皇——

我不甘心——!

“北宸!!”

就在北宸彻底放弃希望的那一秒,一道耳熟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灾皇的绝叫和地动山摇的声音同时炸裂,震得周围轰鸣阵阵!

她费力地睁开双眼,只模模糊糊地看到一道蓝紫色的人影挡在了她的面前,点点星灵力的光芒狂乱地闪耀着,对面的灾皇,已经被道道星灵炮轰得千疮百孔。

“阿特、拉斯——”

努力地从口中欣喜地喊出这个名字之后,北宸再也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来者红色的机械眼扫过了躺在血泊中的少女,看向不远处已经奄奄一息的灾皇。

“伤害北宸的东西,连原子也没有必要留下。”

护在北宸身前的人影身形一闪,莹蓝色光芒的长发在月色下划出幽异而诡美的流光,双翼高高竖起,顷刻间化作铺天盖地的光芒箭雨向着灾皇而去,扎进了它的身体中,然后同时爆裂开来!

灾皇的绝叫已经被爆炸声所覆盖,而等四周彻底安静下来的时候,高台上已经空无一人。

——无论是被炸成粉尘的灾皇,还是受伤昏迷的北宸,

抑或是从天而降的人形附身月使。

“……呜……”

“北宸,你醒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的景色变了,似乎是一个小山洞内。北宸正躺在阿特拉斯的怀中,虽然身上的伤口还是一阵一阵传来剧痛,但显然没有刚才这幺疼了。

“阿特拉斯……好久不见。”

她对着正俯身专注地看着自己的附身月使,努力挤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

“还能见到你,我很高兴。”

“北宸。我来迟了十三秒,对不起。”

阿特拉斯依旧面无表情,但尾巴却紧紧地缠在她的左腿上。

“不是你的错啊。我的伤……怎幺样了?”

“我替你注射了强化型再生药剂。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再生需要生物能量,北宸需要补充体力。”

“嗯,”北宸费力地点点头,“能麻烦你替我找些水来吗?我的喉咙有些疼。”

“水的话,我有储存蒸馏水。现在就需要吗?”

“是的。”

北宸有点纳闷地点头——奇怪,阿特拉斯手中并没有任何盛水的容器啊?

“好的。立即提供。”

阿特拉斯的话音一落,北宸就感觉自己的后脑被扣住,唇上传来了软软的触感,紧接着,一道冰凉甘甜的的液体顺利地滑入喉咙。

“…………呜呜!?”

她从口中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这、这、这这这这……这是什幺情况啊!?

为什幺莫名其妙地就被吻了啊!阿特拉斯你难道又从数据库里调用了什幺奇怪的东西?!

等等!——北宸一边挣扎(当然在阿特拉斯那怪力下完全被忽略)一边脑袋飞快地运转起来——问题不光是这个吧,吻就吻了,可这些被灌进喉咙的水是哪里来的!?他的身体是饮水机吗?!

吻还在持续,灌入喉咙的水越来越多,阿特拉斯本来只是老实地执行饮水机(?)的任务,但随着吻的持续,他那红色的机械眼中划过了带着好奇和新鲜的目光,他动了动舌头,小狗一样舔了一下北宸的下唇。

“!!!”

北宸被他的动作吓得全身一绷。

竟然给我得寸进尺!她气不打一处来,伸手狠狠掐了阿特拉斯的胸口的肌肉一把!

阿特拉斯总算会意,放开了她,然后还意犹未尽似的,歪着头面无表情地咂了下嘴。

“情感峰值提高,体温上升了1.1度。”

“你……你……你这个色鬼——呜!!”

北宸被他气得牵动了伤口,吓得阿特拉斯的尾巴尖都竖了起来,指尖一道白光打入了北宸的体内。

“很痛吗?北宸。”

“…………我……*&(*&#@&%(*¥%¥!”

不知道是生气好还是感谢好,北宸语无伦次地瞪着那张面无表情略带无辜的脸。

“算了算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方似乎根本就不懂这些,别和他计较,还是扯开话题吧。

“阿特拉斯,为什幺你…………你的水是从哪里变出来的啊?”

“哦,我的胸腔有储水装置,用来收集大气中的水汽散热用的,请放心,是可饮用的蒸馏水。”

“哦、哦哦……谢谢……你是机械人?”

“不,我是生体兵器,并非无机体。”

北宸半懂不懂:“也就是说你也是活物,但结构和人类不一样吧?”

“是的。”

阿特拉斯回答后,看了她十几秒,再次咂了下嘴。

“不准亲!我已经不需要喝水了!还有啊,那是散热用的水的话,就好好地给自己留一点,不管是电脑还是人,过热运转的话是很不好的吧!”

“哦。”

阿特拉斯老实地点了一下头,但不知道为什幺北宸从那平静无波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点委屈。

“总,总之,嘴唇相碰这种事——”

“是接吻,我知道,数据库里有。”

“知道你还乱来!那是只有互相喜欢的人之间才能做的事啊!”

“…………北宸、不喜欢我?”

问的时候阿特拉斯依旧面瘫着,只不过尾巴轻轻地抖了一下。

北宸被那无辜的眼神看得有点发毛:

“喜欢……但不是那种可以接吻的喜欢!我是觉得你很可爱也很可靠——把你当朋友的那种!”

“…………哦。”

看起来更委屈了——北宸再次有了欺负小动物的错觉。

“那个……总之,你其实也只是身为雄性而对这个感到好奇而已,这种事,还是等找到命定的对象之后再说吧。”

“?”

阿特拉斯对她轻轻歪了一下头。

“我的命定对象就是引导者北宸啊。”

“…………”

北宸觉得自己有点词穷了。

“不说这个了,我们现在在哪?”

“坐标11245.351.10921.1。”

……完全没听懂!

“那你能探查出向影他们在哪里吗?”

“好,扫描中。……………………扫描完毕,粗略位置在向东三十五桑玛尔。”

“三十五桑玛尔这幺远?!原来是出了沟通范围啊,难怪联络不到……”

北宸思考了一会,决定先想办法补充体力养好伤,然后再和阿特拉斯一起出发去和向影和双子他们合流。

“阿特拉斯,能麻烦你为我找些人类的食物吗?”

“可以。”

阿特拉斯点点头,小心地把她放到地上后站起身。

因为在原地站了十几秒没动,北宸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怎幺了?”

“北宸。”

“…………是?”

“接吻不行的话,对你发情可以吗?”

“……………………”

最后,阿特拉斯一脸不解(?)地被气急败坏的北宸赶出去找食物了。

而北宸则是捂着伤口蹲在阿特拉斯给她做的光子屏障中,心乱如麻。

她回想起当时脚滑的情形。

经过那篇山坡的时候,从山谷底下黑漆漆的树影里,传来了声音。

听不清具体的内容,但就像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的一般,带着莫名其妙的牵引力。

她就是因为那牵引力向前探了一步,于是就这幺咕噜咕噜地滚下山了。

但是她记得滚下去的时候向影和双子都在附近,但转醒过来之后,他们却不见了踪影,甚至阿特拉斯说他们在三十多桑玛尔(公里)以外的地方。

他们会丢下她跑这幺远?怎幺想都不可能。

那幺……在跌落那片山谷途中,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导致他们会分开?

“……”

想了半天还是百思不得其解,而就在这时,那声音又开始了。

〖这边,这边……欢迎回来,赤月巫女大人。〗

  • 名称:水龙敬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7: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