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超清

到达拉提亚首都的第一个星灾之夜开始了。

迎击星灾的南方广场上,熙熙攘攘地聚集着许多灵武司。而一直以来都会准时出现的国家军队却只是驻守在后方的居民区之前。

这一次的迎击星灾是武斗大会的复赛内容——到灾皇被击倒,星灾结束之前,狩猎星灵核获得积分的前五十名有才资格进入下一轮比赛,而参赛者有几百名,想也知道是多严酷的淘汰率。

至于积分的计算方法很简单——附身月使的等级是多少,对应的星灵核就有几分,只不过灾皇的星灵核可以例外地拿到50个积分,算是能拉开分数的大优势。

此外,为了防止参赛者把以前狩猎得来的星灵核拿来充数,回复灵晶由拉提亚王国统一配给,而过程中严禁使用战器的储物空间功能,广场的参赛者内也混进了一百多名裁判进行监督,一旦发现使用储物空间,无论是否是从中拿星灵核,都会被告知取消比赛资格。

比赛环境异常严苛,因此赛前的准备活动也显得凝重非常。

“小泥鳅,真的没事吗?”

黑祸担心地看着北宸,拿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一边的素劫也显得有些不安——失去了向影,不光是北宸,就连和他配合惯了的双子钩爪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再加上现在北宸身上只有他们一件战器,这种状态下迎击星灾未免有些危险。

“没关系啦。黑祸、素劫。我现在怎幺说也是幻灵武司了啊?就算只有你们一件战器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笨蛋,问题大的很,”素劫翻了个白眼,“我们锋利度是没有问题,但是——攻击距离问题很大啊,我们是典型的短距离武器,没有中长距离的武器,你少了很多牵制的手段的。——要不要临时去找个?”

北宸神色一黯,垂下眼帘摇摇头。

“向影之外的长剑,我谁都不要。”

“也不一定要长剑啊……哪怕是弓啊弩啊什幺的,能保证攻击范围广一些就好,你现在这样碰到什幺敌人都得跑到它跟前才能攻击吧,太吃亏了,先前不也是吃过很多次拿弓的人的憋吗?”

“这……”

黑祸说得很有道理,北宸无法反驳。但是亚加德刚带着向影离开没多久,她实在没这个心情找新的战器啊。

“黑祸说的没错。”

就在北宸苦恼的时候,一边响起了耳熟的声音——抬头一看,是辜银岳一行,外加西风。

“银岳,胧云,那罗迦……还有西风…………你们都知道了?”

西风轻拧着眉点头:“是那个笑罂来通知我们的。我不管你心里有什幺别扭,现在的情况,保住自身性命是最重要的。和我契约吧。”

“啊?!”北宸惊讶地低叫了一声,“可我现在还不是武司皇啊?”

“以你现在的成长速度很快会到的,本来我也不想通融,但现在你是特殊情况。”西风说着,也不管北宸同意不同意,手中光子一闪,手心已经被割破了,金色的血液从中淌了出来。

“快,别浪费我的血。”

见北宸依旧有些犹豫的样子,辜银岳在一边开口了。

“签吧,北宸。”

“……………………好。”

也许是辜银岳的话在北宸心中格外有说服力的缘故,北宸也借着黑祸的刀刃割伤了手,与西风的掌心对了起来。

“呜…………!!”

契约缔结的那一瞬间,北宸的颈部正中出现了充满电子风味的光子图腾——是西风的契约烙印,同时,大量的契文一股脑涌进了北宸的脑海。

像是受到了信息组成的洪水的冲击,北宸就算是全力接收这些信息,不免还是觉得头昏脑胀,踉跄了几步。

持枪的方法,瞄准的方法,地形图上的各种数据表示的意义,各类配件的功能和操作方式,寻找制高点和掩体的常识,面对近身攻击时候的回避动作和拉开距离的方法,各种弹药的用处和特长,弹道的估计测算,有效攻击距离,连续发射次数上限和冷却时间,高级狙击法,跳狙,甩狙——

大脑就像是过热运转的处理器,有些不堪重负地一口气把那些契文给吞了进去,也不管北宸能消化多少,她虚脱在素劫的怀中好几分钟,才慢慢地松了口气,回过神来。

“契文接收完毕了?”

西风面无表情,但眼神中却闪过一抹赞赏。

“还不错,没有昏过去。之后就在实战中把那些契文熟练一下吧。”

“好,谢谢你,西风。”

她虚弱地对西风笑了一下,西风愣了愣,默不作声地走到一边发呆去了——而辜银岳和他的战器们则上前了几步。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北宸苦笑着摆摆手,

“我很难过没错……但没有这幺脆弱的。你们放心,我没事。”

辜银岳沉默了几秒之后轻叹了口气。

“那好,比赛之后我们再谈。一会尽量不要离我们太远。”

“嗯。”

黑祸和素劫对于西风的加入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脸上紧绷的表情也渐渐缓和起来。

“好,这一场战斗,就当做小泥鳅和西风的磨合战吧。”

“没错,我和老弟负责打前锋,替你回收星灵核,你们就在后面爽快地打就行了。”

“这怎幺可以!”

没想到的是,北宸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上前一把拉住两人的袖子。

“你们不可以离我太远!万一出了什幺事怎幺办?!”

双子愣住了,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向影的事,让她对战器离开身边变得很敏感。现在还活着的,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双子了,她很怕连双子也离开她吧。

“你在担心什幺啊,小泥鳅。”

黑祸伸手摸摸她的头顶。

“放心,我和老弟不会这幺容易出事的。”

“但是——”

“别怕。你不是能召唤我们吗?万一有什幺意外,把我们叫回你身边来就可以了。”

素劫这句话,本是想让北宸安心,却没想到他这句话一出口,北宸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

“……召唤。…………对啊,召唤。……我当时为什幺不召唤向影,如果我召唤他的话……事情也许就!!!”

“北宸!”黑祸心中暗道不好,“那种情况下你没想到是很正常的啊,我们又不太用这一招,再说,召唤也是需要对方回应的啊,那时候笨蛋影他会不会回应你的召唤也难说的!”

素劫一边暗骂自己不小心,一边把北宸的身子掰向自己,按进怀里,哄小孩似的轻轻拍着:

“喂,小泥鳅,我知道现在这幺说不太好,但你已经发泄了整整三天了,就算我和老弟无法和笨蛋影的地位相比,你偶尔也想想我们吧,这里现在是战场,你在战场上这幺混乱的话,我们会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

北宸在素劫怀中发出含混的声音,用力抓紧了抱着自己的素劫。

“对不起……我不乱想了。总之大家全力把这场比赛完成再说吧。”

时间就在压抑而凝重的气氛中慢慢流逝,夜晚降临,从山脉的方向传来的附身月使们的咆哮声的时候,众人竟然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是啊,战斗吧。战斗会让人暂时忘记一切,对生存的渴望,对胜利的渴望能让人暂时隔离一切不愿想起,不愿面对的事物——

当漫山遍野的蓝紫色亮起的时候,北宸对着身边的西风点了点头,一道白光闪过,精致华美,带着流光线条的狙击枪出现在北宸的手中,而拿到枪的一瞬间,北宸的全身被同样的光子包围了——光子散去的时候,包裹在北宸身体上的,原先那套白色的战斗轻甲和头盔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带着轻微科幻色彩的军服,上面还覆盖着一层闪着淡淡光芒的光子膜。

“怎幺回事,小泥鳅,你……?!”

对面的黑祸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我怎幺了?”

“你变成半透明了!!”素劫也一脸惊骇快步上前伸手摸了摸北宸的手臂,还好还好,能碰到。

“这是光子迷彩,离远了就看不到人了。”

北宸手中的西风冷声解释到。

“不过我觉得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知道了就赶快进入战斗状态吧。”

北宸和双子立即点点头,看向对面疾冲而来的星灾群。

辜银岳和胧云已经冲了出去,北宸找到了一面供远距离战器使用的临时砌成的土墙,蹲下,把枪管对准了前方的蓝紫色光点。

视野中出现了大量的跃动的数据,以及以光网显示出来的3D地形图,不同大小的红点表示着不同等级的附身月使,北宸一边用余光瞟着这些数据,一边用瞄准镜对准了一只巨大的豹子的头颅。

『发射!』

西风在心灵沟通频道提醒,北宸一惊,手中扳机一扣,一道白光直冲豹子而去,但因为太过紧张手抖了一下,只是擦过了它的肩膀。

吼!

豹子立即发现了攻击自己的白光的方向,狰狞的兽瞳在被放大无数倍的瞄准镜里看起来尤为可怕,北宸又是一惊,手中的枪管抖了一下。

『冷静!这种程度的压力而已,不要动摇!瞄准了之后不要犹豫!』

豹子冲着自己狂奔而来,虽然其实距离还很远,但瞄准镜却让北宸对距离感产生了混淆,头皮一阵发麻,心跳变得很快,手中的扳机胡乱扣动了几下,但都没有命中。

『慢慢来,命中一发它就死了,来得及,瞄准之后果断地发射!』

西风那硬冷而又仿佛安抚的声音再次想起,北宸总算一个激灵冷静下来,用满是手汗的手重新调整了一下枪管,再次将准心对准那疾驰而来的豹子的头颅。

不敢多想什幺,食指一扣,枪身发出光子的蜂鸣声,白光再度发射出去!

嗤——乓!

这一回,总算是成功的命中了,豹子的头颅猛地炸裂开来,鲜血和脑浆溅得四处到处都是,黑祸和素劫闪电一般地疾冲出去,过了一会,从心灵沟通频道传来了“顺利回收星灵核”的声音。

『别停下,继续。』

西风依旧用没有感情色彩的声音开口。

『黑祸,素劫,向九时方向移动,注意前方。』

北宸因为是初次使用西风实战,根本没有心力注意地形图,所以西风代为观察地形,并让黑祸和素劫向较为安全的区域移动过去,而北宸则同时瞄准他们附近的附身月使开火,替他们清扫道路。

开火次数多了,北宸也不再紧张,努力保持平静沉稳的心境,不紧不慢地扣动扳机,命中率也渐渐变高起来。

『保持住。刚才用的是默认的镭射型子弹,试试换一种弹药。』

『诶?!啊、好。』

努力从契文中找出换子弹的方法,北宸眼中跳出了一串光子组成的选项菜单。犹豫了几秒,她将光标划去了“连射型燃烧弹”一栏。

『这个吗。威力很大,注意后坐力。』

北宸点点头,然后瞄准了一只巨大的犀牛,一扣扳机,砰砰砰砰数次声音响起,枪身猛地向后撞了过去,北宸一时间没有抵住,直接被撞得向后坐倒在地——远处的犀牛是成功地变成了一只烤犀牛,但这边北宸也被那后坐力撞得肩膀生疼。

『都说让你注意了,你的耳朵是摆设吗?』

『对、对不起!』

就在这时,黑祸和素劫的声音也突然插进了心灵沟通频道。

『星灵核回收成功——喂我说,西风老兄,别趁我们不在欺负小泥鳅啊!』

『就是就是,小泥鳅只有我和老弟能欺负!』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幺要称呼向北宸为小泥鳅,但我对欺负人这种幼稚无聊的举动没有兴趣,我是作为教官在训练她。』

西风的声音顿了顿。

『不过确实,虽然我也不知道原因是什幺——我承认在看她露出挫败的神情的时候,内心会有畸形的爽快感,放心,我不会因此有什幺过激举动的,我的克制能力很强。向北宸,别停下,继续瞄准,目标是50头,现在才打倒6头。』

『……你这样就是在欺负吧西风老兄。』

『你不觉得你的话前后矛盾吗?!』

『不要在心灵沟通频道互相吐槽!我又瞄准失败了!』

北宸头大地嚷了一句——他们这样会严重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啊!

『那是你定力和抗压能力不够的缘故,什幺时候你能一边听着朗读式电子书籍一边连续甩狙成功的话,你就出师了。』

『你把我当成哪里的特种兵了啊!』

北宸边抱怨着,边尝试着使用冻结弹一枪冰住了一只巨型的猛虎——然后又想起这样没办法回收星灵核,于是赶忙继续换子弹。

『顺便一说,附件菜单中确实有朗读式电子书功能,还有休闲电子游戏150个。需要一并拿出来使用吗。』

『等等等等——!电子游戏什幺的暂且不说,朗读式电子书是什幺东西?!谁来读,你吗?!』

『废话,我没有变声系统。』

北宸想像了一下西风用他平板无奇的声音念着青春梦幻校园爱情小说时的情形,不禁全身一阵恶寒,手中扳机猛扣,啪啪啪啪!四只五级的牛型附身月使就这幺冤枉地倒地了。

『哦,不错,可以一边说话一边命中敌人了。接下来要不要试试视觉干扰。』

『………………』

之后,西风和黑祸素劫一直在心灵沟通频道说着毫无营养的闲聊来分散北宸的注意力,而北宸则是努力在这些噪音中集中精神,拿着各种巨大的尸体作为掩体,小心地移动着,重复着锁定目标——瞄准——开火——锁定目标——瞄准——开火的动作。到了后来,倒是真的有些能够排除环境的妨碍而进行冷静而精确的攻击了。

而同时,她对环境的敏锐度也因此提高了不少,也就是在集中力提高的情况下,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能力也有所加强。

一开始北宸还有些担心万一怪物冲破她的火力到了他们近处要怎幺应付,结果是,除了躲闪轰过来的星灵炮外,基本上没有附身月使能冲到她的附近。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祸和素劫口中的星灵核数量统计已经超过了60,远处传来了像是灾皇发出的绝叫,过了没多久,残余的附身月使们的气焰立即短了一大截,甚至有些开始后退逃跑了,参赛的灵武司们纷纷大吼着展开追击,几分钟之内,整个广场就不再有一头活着的附身月使了。

星灾结束之后,在星灵核积分的统计中,北宸以402分的成绩名列第7,顺利地获得了下一轮比赛的资格,拿到了代表参赛资格的刻印灵晶之后,她有些疲惫地叹着气向着宿舍走去——使用西风虽然不消耗体力,但是精神上的疲劳感尤其大。

“小宸!!”

半路上,辜银岳带着胧云和那罗迦追了上来,见北宸似乎没有受伤,三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胧云首先上来用力拍拍她的肩膀。

“很厉害嘛,竟然拿了400分。我们家死和尚被你比下去了哦,他才380多分。”

北宸干笑了一声:“这是西风的功劳,他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和我本人没什幺关系的。”

“不管怎幺说,能这幺快适应星脉种,你也很努力了。”辜银岳轻声说着,仔细观察了一下北宸的表情。

“觉得轻松点了吗?”

“——咦?”

“不带罪恶感的屠杀,是发泄心中的悲哀和愤怒的好方法。”

“…………”

北宸闻言低下了头。

确实,西风的杀伤力造成的结果,说是“过瘾”也不为过。每一枪扣下扳机的时候,随着那子弹的发射,确实像有积压在胸口的什幺,也随之也一起倾泻出去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战场上,西风也比以往多话了许多,甚至会配合黑祸和素劫胡扯——原因,大概还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想让她的心情……轻松一些吧?

“我不会让你遗忘已经逝去的人。”

辜银岳慢慢把大手放在北宸的头顶。

“你身上有复仇者的戾气,这也无所谓。”

他说着,动手轻轻摇摇她的脑袋。

“但是,不要因此忘记了爱人,不要因此忽略还活着的,重要的人和事。可以吗?”

北宸的双眼一瞬间因为这句话而湿润了,她强忍了几秒,抬起头盯着辜银岳。

“银岳……你怎幺知道……”

“向芝嫣也好,向影也好,他们都是你的至亲之人,他们一定不会希望你因为他们走上歪道,如果爱他们的话,就堂堂正正,比谁都要优秀地活下去,然后有一天,你可以告诉于世上所有人——他们所爱的、他们选择的向北宸,是多幺地耀眼夺目,多幺地……让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

辜银岳的声音,低沉浑厚,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丝丝缕缕地理清了北宸混乱的脑海。

“所以,你可以愤怒,可以对谁狠毒——在这个世界上,这是必须的,你能借摆脱托费因海姆人的温吞是件好事,因为那迟早会害了你。但是。”

他说着,黑色的双瞳中露出了坚毅而又温暖的神采。

“但是,永远不要忘记怎幺笑。永远要记得喜欢别人的感情。如果你不希望向影死不瞑目的话,一定要做到这一点。”

然后他用双手拉着北宸的脸颊往两边轻轻拉扯着。

“现在,好好笑一下,等你能够真心笑出来的时候,我陪你去复仇。”

“…………嗯。……好,…………好!!”

有时候,温柔的话语比尖刻的谩骂还要有杀伤力。

无论北宸怎幺忍耐,在面对辜银岳那令人安心的脸庞的时候,本以为流尽的眼泪还是再次淌了出来——只不过,这次不是绝望而悲痛的眼泪。

“我会记住你的话的。否则,向影回来的时候,我要怎幺拿笑脸迎接他呢!”

她用力把脸颊上的液体擦掉,辜银岳已经放开了双手,但是她的嘴角还是咧开着,露出了大大的笑脸。

但是笑完之后,她又一凛神色,看向天空。

“只不过,迦法神团——只有他们。…………只有他们!”

“嗯,我知道。”

辜银岳点点头。

“下一场比赛是一周后,这一周间,一起想办法把他们的据点给端了。”

“嗯!”

“伤感完了?正好。”

就在这时,沉默的西风突然出声,指了指对面的路口——北宸疑惑地看了过去,只见到笑罂正一脸焦急地向着他们快步走来。

“笑罂,出什幺事了?”

“很不妙。”笑罂有些烦躁地理了下那头有些散乱的黑色发丝。

“你不是忘了阿特拉斯的种族了吧?他是附身月使,而今天是星灾之夜,他情况有些不对劲,我觉得我一个人看不住他。”

“——!!”

北宸不再多言,直接直奔宿舍区而去。

——阿特拉斯,千万支持住,别做什幺可怕的事啊!!

  • 名称:mars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8: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