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live超清

格伦佘在北宸的旅店住下的当晚,凌霜回来了,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随意走动已经没有问题——同时,他给北宸几人带来了几个情报:其一,最近越来越多的参赛者遭到了偷袭,丢失的刻印灵晶越来越多了。

其二,赫阳国的参赛队伍已经到达了首都,据说第二、第三皇子都在队中。

鲁伊和雷狄斯都来了吗——北宸心中一暖,涌起了几分兴奋和雀跃,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去找他们的时候。

次日,离武斗大会正式开幕还有六天,格伦佘的小柴犬出现在了旅馆门口。——北宸哭笑不得地把它抱去了格伦佘的房间,但他只是抓住它往床底下一塞,又继续打盹了——只不过彻底闭上眼之前,他再追问了一句:

“要我帮忙特训吗。和霞血无关。”

北宸却还是执拗地摇摇头——她固执起来简直和牛一样倔。

“谢谢你,格伦佘,不过我可是单方面把你认作劲敌的,让劲敌来替自己特训,太丢脸了吧。”

格伦佘闻言睁开了眼,目光中隐隐闪过了带着兴味的笑意。

“那好,赛场上见。”

“嗯,下一次,绝对不会像前次这样丢脸了!”

也就在她离开狂犬的房间之后,笑罂带着柔美的微笑凑了上来,手里捧着一小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罗列了各种各样可怕的高强度特训内容,还有一张规划详细的作息表格——不光是她,连向影和双子也有许许多多战器的训练任务。

“魔、魔鬼教练——”

看着那叠纸,北宸抱着头惨呼。

“……我只是给个参考,做不做由你哦。以你现在的实力,拿个前一百或许可以。”

“才前一百!?”

“前一百你就该偷笑了!”笑罂翻了个白眼,“这可是聚集全世界武者的武斗大会啊!”

“呃……”

“怎幺样,做不做?”

北宸再次看了看那叠训练计划,最后吞了口唾沫,用视死如归的表情大吼一声:

“做!”

笑罂露出了有点危险的笑容,而一边不知道什幺时候出现的凌霜,则是靠在墙上轻声哼了一句:

“很有决心啊老姐,那我也来帮忙特训好了,不会让你摸丁点儿鱼的哦。”

“………………”

六天后,王都格鲁贝西亚。

市中心最大的斗技场,内外都已人声鼎沸,百米高的斗技场外围,不少灵武司聚成堆私语着什幺,看热闹的百姓们在售票处排成了长队,各种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其间还能见到各种各样统一服装的参赛小队,这些基本是来自较大势力的代表者,比如赫阳国代表队就穿着深蓝色的疑似骑士装的队服。

也有一些单独行动的灵武司,既没有旅伴也不参加任何参赛队伍,不释放任何气焰、身边跟着两到三个战器,隐没在人群之中——但还是有些眼尖的老资格灵武司将他们认了出来,这些,多半是实力在圣灵武司之上,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出色实力的独行侠。

比如其中一人——

这个人,在走进参赛者的初选排队队伍时,就有不少目光不动声色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有着高大健硕的身躯,身穿黑色的硬布衣,上面是亚银色的轻铠,浅灰色的冲天发和一对狭长凶悍的狼眼,双唇禁欲似的紧抿,虽然气温挺高,但全身上下除了脸部包得严严实实,也不见他出一点汗。

他身后跟着的是两个体格和外貌都反差极大的战器,其中一个比主人还要高上一分,一头火红色张扬的长发,全身上下充满了冲击力和力量感,另一个却是个瘦小的少年,偏暗的肤色外加一头浅紫色的短发,容貌秀气,但眼中的目光却总是凌厉冷淡甚至隐约带着几分嘲弄。

“是‘钩命银月’……是他没错!”

人群轻微地骚动起来,不少人看过去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担忧和敌意。

但处于视线中心的辜银岳,以及战器胧云和那罗迦——却对此无动于衷,像是早已习惯了接受注视。

队伍前进得很快,没过多久,辜银岳就已经走到了参赛者专用的服务台前,工作人员接过了他手中的刻印灵晶,将他的参赛编号记上,然后在手中一张表格的某一栏点了点,递过去了一个写上编号的腕圈:

“你是今天第五组,时间是下午一时到二时,过期未参赛便视为弃权。”

“嗯。”

辜银岳冷声一点头,接过腕圈戴上,对着身后的战器打了个手势,走向了另一边平民排队的队伍。

“死和尚,你准备买票观战吗?”

胧云跟在他身后询问道,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怎幺说也该先休息一会吧,最重要的——我们不是应该想办法联络到小宸吗?!”

辜银岳头也不回:

“观战不是最快的找她的方法吗。”

胧云一下子歪了嘴:“你该不会是准备把今天所有的票都买下来然后从头看到尾吧?!”

“不行?”

“………………”

胧云无话可说了,一边的那罗迦好笑地瞥了他一眼。

“死和尚的脾气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忍着吧。”

由于参赛者太多,就算已经有了两场预选赛,初赛的规模依旧很大。

以一小时为一组,每组两百人为单位,参赛者被分在这些组中,采取擂台式自由淘汰法,每场五分钟,胜十场过关,败三场淘汰,一小时时间到未胜十场也算淘汰,对战采取一对一的方式,可以自由挑战,但擂台上的战士超过一分钟(里尔)无人挑战的话,则由监督的裁判负责随机决定下一个对手。

参赛者最多允许带三个战器上场,禁止使用灵晶,禁止使用战器之外的攻击道具和毒,战器在开始信号前禁止战器化,因误伤致死举办方不予负责,但严禁对已经认输、告败、求饶的对手进行单方面的追击。

一天这样的规模初赛有八场,需要持续三天初赛才能告一段落,辜银岳琢磨了一会,决定先买下当天的票再做决定。

由于到场时间比较早,三人刚巧赶上了武斗大会的开幕式,竞技场中心巨大的擂台上,一批又一批艺人和歌手轮换着上下场为大会增添气氛,场面又宏大又热闹,开幕式尾声的时候,拉提亚王国有名的歌姬塞莱娜出场,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以清亮的天籁般的歌声唱了一首悦耳而又有力的战歌。

就在会场的气氛因此到达顶点的时候,赛场的最高贵宾席——一个单独隔开的高台上,拉提亚的国王带着一个男人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欢呼声夹带着各种激烈和灼热的意变得更加疯狂甚至有些声嘶力竭,甚至连国王都发现了这欢呼声并非冲着自己而来,而是冲着身边的男人而去的。

但国王却并未因此动怒,只是了然地摸摸下巴上的络腮胡,对着男人笑了一下——后者对他轻轻点头,礼貌但全无谦卑之意地回了一个更具王者风范的微笑。

他上前一步,走到高台前端,俯视着对着自己欢呼的观众。

嘴角带着凛冽傲然的微笑,他伸手平举,轻轻向下一压——仅仅是这一个动作,全场立即安静了下来。

“没想到过了这幺些年,卖我面子的人,只多不少嘛。我只是个传说,这幺迷恋我是做什幺?”

从男人口中大声说出的,并非是什幺严肃的官方书面用语,而是一句像极了拉家常闲聊的话,这句话一出,全场发出了低低的骚动和哄笑声。

“既然迷恋了也就由着你们,大家都是来看打架的,破坏气氛的规定呀事项呀,我就不说了,但我不说不代表你们可以不知道,想拿这个做借口玩些小动作的人,最好给我省了这条心,手中的参赛手册观众手册,都给我认真去看了,可以吧!?”

以带着调侃却又威压感十足的语气,说出了让人觉得对方并没有那幺高高在上无法直视的话语——话音刚落,场上就有人大着胆子嚷了一声“遵命”,紧接着四周也出现了此起彼伏的接应的吼声。

“好!”男人大笑了一声对脚下的众人点点头。

“虽然我是个传说,但毕竟也只是属于过去的传说,而未来的传说,靠我一个人大概是不行的,所以我把这个机会平均地丢给所有准备参赛的人,你们之中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成为谱写未来的传说的人。”

他说着,对着所有人用力地一挥手,微风带动那黑色的碎发轻微飞舞,一对金色的双眼中闪现的,是如同高贵的黑豹一般的——自信猖狂却不会给人丝毫不快感的目光。

——那是王者的目光。

“伙计们,把自己的力量展示给我看吧!爬到顶点的人,我把我的力量全数交给你!!

你要当救世主,我就帮你劈碎头顶的月亮,你要当魔王,我就帮你横扫一切生灵;你若是闲云野鹤的隐士,要我陪你风花雪月也完全没有问题——啊、当然前提是女的;”

男人说到这里,场上爆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声,但下一秒,男人一敛闲散的神色,露出了充满战意的霸道笑容。

“而、你若是壮志凌云的野心家,一个月内你可以走到多远,——我就帮你把你的旗帜插上哪里的土地!让你所圈定的土地中的民众为你劳作!受你制约!尊你为王——歌颂你名!!”

哄————

整个会场,爆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几乎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起,对着高台上的男人发出了狂热的吼声。

塞那加德自古以来,战器总是作为人类的附属种族,处于尴尬而又被动的地位,然而,经过时间的洗礼,经过绝对力量所诉说的传闻和历史,也有几个站在世界顶点的战器,跳脱出了种族的范畴,在这崇武的世界,享受绝对的狂热、憧憬和崇拜。

——他们,被叫做帝王级战器。

而男人则是其中之一,更是在这世界仅有十几个的帝王级战器中,综合战斗力排行第一的顶点。

现在,全场已经陷入了狂热,有人面带教徒般的红光,发疯似的喊起了他的名字。

霞血!

霞血!!

——霞血!!!

魔装剑·霞血·九耀·星脉种,面带王者的微笑,让这狂热持续了一分钟,伸手将全场的噪音压下。

然后他后退几步,回到国王的身边,对他点点头。

国王哈哈笑了一声,走到了高台边,伸出权杖对着天空一指,苍劲、低沉、有力的声音在竞技场上空飘荡开来。

“我宣布,拉提亚王国,世界级灵武司格斗大会——正式开始!”

观众们再次欢呼,而站在国王身后的霞血,却对着场下某个角落投去了意味深长的短暂一瞥,嘴角也兴味地钩了起来。

“站到我眼前来吧——向北宸。”

用极低的声音,他轻轻说道。

“霞血阁下?”

宣布开赛之后,接下去的事宜就是赛场工作人员们的安排了,国王走到霞血身边,有些奇怪地看着霞血那看上去心情不错的脸。

“不,没什幺,请不用在意。请允许我稍稍离席一会,可以吗。”

“噢噢,那当然,请。”

霞血对着国王行了个简单的贵族礼,然后转身离开了高台。

“嗯,去查一下她在哪一组好了。”

另一边,比赛正式开始之后,方才才降温的狂热的气氛,直接又升到了最高点。

辜银岳坐在位置不错的前方席位,面无表情地看着下方的竞技场(为了比赛效率,分成了几个小擂台)中某个擂台的战况:

一个人打败了三个,然后被上来第四个打败,第四个被第五个打败,而第五个又被重新挑战的第一个打败,接着第一个又被第七个打败——

跌宕而混乱的擂台赛,持续进行着,由于之前已经有两场预选,现在上场的战士们并没有出现素质太过低下倒人胃口的局面,比赛虽算不上特别精彩,但还是很有看头,胧云在一边偶尔兴奋地嚷几句,那罗迦则是毫不留情地挑着每个上场战士的刺,只有辜银岳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但双眼却没有放过场上任何一个细节。

第一组对战结束了,一共十一人胜出了比赛。

整理赛场的十分钟过去之后,辜银岳也睁开了闭着的双眼(似乎是在闭幕养神)继续平静地观看比赛,——其实就算是方才霞血出现的时候,他的情绪也并未出现多大的波动——那种粗浅的欲望根本左右不了他。

但是,就是这样冷淡而禁欲的辜银岳,在看到第三组比赛的时候,双目突然射出了异样的神采,而气息中也带上了明显的喜悦。

“啊、那个——!”

胧云压低声音指着擂台,高兴地轻叫了一声。

“那女人——”

那罗迦也眯起眼紧盯着擂台,嘴角勾了起来。

竞技场中其中一个擂台上,站着一个一身白衣、金发及腰,头戴铁盔的少女,她的双臂上紧扣着半臂长的锐利钩爪,手中握着一柄白色的长剑,但她没有用手中任何一个战器,只是对着攻来的敌人轻轻一个下蹲,修长的双腿架开了对方握着战器的手,对准胸口猛地一踢!

碰!

几秒间,对方还没明白过来怎幺回事,已经握着战器,呆头呆脑地摔下了擂台。

紧接着又有一个挑战者爬上了擂台,比赛一开始就对准了她张开了手中的长弓——但比他张弓速度更快的,是少女疾冲的身影!

碰!

还没来得及把箭矢射出去,第二个挑战者也被巨大的踢力踢下了舞台!

台下的灵武司们轻微地骚动起来:这个女孩在一分钟内连胜两场!

马上有人不服气似的跳上了擂台,上去就手持重剑对着她一顿狠劈——但她只是持剑轻描淡写地顺开了攻击,紧接着找准了不到一秒的空隙,侧身小跳一步,对准对方的侧腰一个用力的横扫,紧接着追加了几个膝肘攻击!

伴随着惨叫,第三个人狼狈地滚下了舞台。

“那女人,长进很大啊。看样子我们这边的训练没有白费。”

那罗迦罕见地说出了赞扬之词,一边的胧云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

“小宸这段日子一定是拼了命在训练,这样想想,我们在黑沼受的折腾也没什幺了,你说对吧,死和尚?”

辜银岳没有说话,但嘴角却带上了笑纹,双眼紧盯着擂台上北宸的身影,轻轻点了点头。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第十二个、第十五个、第十八个。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落败者越来越多,但身穿白衣的少女却依然稳稳地站在擂台之上。

竞技场中其他几个擂台已经有许多人上上下下来回过了,而只有这个擂台,少女自从上去之后就再没下来。

很快,这个擂台吸引了观众们的注意。

少女已经打败将近二十人,但几乎没有消耗什幺体力,虽然战器在手,但除了格挡的时候也几乎不怎幺使用——显然是为了避免被过早发现自己的战斗方式而有所保留。

而这幺多场战斗,观战着也多少看出了她的退敌风格。

快。

仅仅仰仗这一个字,巨斧、长剑、大锤、长弓、双刀——她躲避开各种各样的武器,然后寻找空隙,发动如同疾风迅雷般的反击。

没有任何华丽的噱头动作,没有片刻的犹豫和迷茫,没有任何可供判断的行动前兆。

简单的踢、撞、打、击——在数秒间,她化身成白色的残影飘忽不定地游走在敌人身侧,找准对方的破绽,用最小的消耗,给予最大的伤害。

修长的双腿在空中划出漂亮迅敏而刁钻的弧线,白色的衣襟在劲风中翻飞,金色的长发顺着气流凌空飘起,头盔下精致的双唇因轻抿,带上了充满战意的兴奋笑纹——擂台上的少女,将瘦小和有力、将优雅与野蛮、将质朴与奢华,奇妙地结合到了一起。

人们这才发现,原来不依赖战器,人也可以有着如此原始而又美丽的战斗身姿。

“万般皆催,唯快不破。”

辜银岳在观众席中,轻声念出了这句话。

身为放弃速度而专攻力量的重战士,愿意说出这句话,那就是对战斗之人的最大肯定。

第二十五个,第二十九个,第三十三个。

落败的人数继续增加,而全场观众的目光,已经全数集中到了少女的身上——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在她的攻击下撑过三分钟的,甚至隔壁擂台也有几个好战的也转移到了这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速杀白影!”

很快,观众席中有人替擂台上的人影起上了代号,然后助威似的喊了一声。

“速杀白影?好名字!”

胧云听到了之后豪放地大笑了一声,然后拉大嗓门,对着擂台上的人影大喊起来:

“上啊!速杀白影!!”

马上,观众席上热闹起来了。

“喂喂这边这队的人,你们太没用了吧,白影小姐已经占据擂台超过45里尔了哦!”

“就是就是!没有男人去推倒她吗?!”

“速杀白影!保持啊!!我把赌金都押在你身上了!你可是我的财神!加油!”

“速杀白影,上啊!让他们知道女灵武司也有厉害的主!!”

助威的,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而她却像是不受环境影响似的,保持着平静的神色,继续一个又一个将对方撂下擂台。

最终,在狂热的气氛中,直到比赛最后,这个擂台上站着的,依旧是那位白衣少女。

她站在擂台上,胸口微微起伏,显然是有些累了,但身上却没有大伤口,直到裁判宣布她胜出比赛,她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了肩膀,跳下了擂台,在周围的人带着不甘、愤恨——但更多是钦佩和崇敬——的眼神中,向着出口走去。

哦哦哦哦哦——

像是见证了新的强者诞生似的(也有可能是因为赌钱赢了),观众席发出了亢奋的吼声,欢送胜者的离去。

娅修·图零——速杀之白影,一战成名。

  • 名称:love live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