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夜超清

和凌霜谈心后,次日。

“那幺,我走喽?要乖乖地养伤知道吧?”

北宸一边整理床头柜上的东西一边叮嘱凌霜。

“星灵矿溶液放在这里,不舒服的话立即用,还有——”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我姐,不是我家星灵矿吧?”凌霜一边看着手中的书,一边不耐烦地对她挥挥手,像是在赶人。

“这家伙。”

北宸笑了一声之后,摸摸凌霜的头然后离开了他的房间。

旅馆的客厅,其他几个战器还有亚加德都在,似乎在等待北宸。

“北宸小姐,我差不多要离开了。”

“啊……是说回‘踏夜铁骑’的本部吗?嗯,我要不要也一起去看看比较好呢……”

“不,有些东西北宸小姐看到之后一定又会很难过的,如果想要去的话,请容我先去清理现场,然后再迎您进入。”

“…………”北宸抽了抽嘴角,“既然知道我看着会不舒服,那就不要去做啊喂。”

“但是拜此所赐,我得到了走在世界最前端的知识。就算是北宸小姐无法接受的事,只要结果对您是有用处的,我就会去做。”

骑士面不改色地这幺说道,脸上依旧没有愧疚之情——让北宸看着一阵脱力。

“算了,你以前做的事,都已经做了,埋怨也没用,既然你得到了知识,好歹也补偿被害者一下吧。而且今后,还是别做那些有可能会让我不愉快的事了,好吗?”

“是的,我明白。”

亚加德浅浅地行了一礼。

北宸又转头看向亚晔:

“亚晔,监督他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放心,我不会允许他有半点乱来的。武斗大会正式开幕我们就回来和你们汇合。”

亚晔自负地邪笑了一声。

“那幺我们走了,自己保重,要是回来的时候看见你们谁缺了一块皮——小心被我吊起来打!”

然后不等北宸回答,亚晔径直出了门,亚加德也郑重地对她行了个礼,以后退步离开了北宸的视线。

最后屋子里只剩下北宸和自家三个战器。

“啊,真不爽,人多的时候嫌烦,走了又觉得有点冷清。”

黑祸歪着嘴抓抓头发,素劫倒是轻笑了一声。

“确实啊,不过老弟,这样一来咱们就可以霸占小泥鳅了不是吗?”

“哦!对哦老弟,你真聪明!”

“……”向影干笑了一声,看向北宸,“主人,接下来你有什幺打算?”

“本来是想直接进首都的,不过凌霜的伤不方便移动,咱们等他修复完毕再说吧,这些天就暂时在这湖中城住着好了。”

“好的……不过奇怪,为什幺他的伤修复起来这幺慢呢,虽然确实伤得很重,但都用了这幺多瓶星灵矿溶液了啊……”

面对向影的疑惑,北宸也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然后一拍手:

“会不会是因为那个巨兽的缘故?你看,它的星灵炮是黄金色的,和附身月使的星灵炮不一样,或许被那种星灵炮所伤,伤口就会修复得比较慢?”

“……嗯,主人说的有道理。”

“这种东西就别管啦,”黑祸勾住了北宸的脖子,“反正虽然慢了点,他确实有在修复,那就好了吧?我们现在阔了,也不缺那点儿星灵矿溶液了吧?”

“就是就是,那种事,等亚晔和笨骑士把研究成果拿回来不就清楚了,与此相比,多关心关心自家英俊可爱的战器才是嘛。”

素劫一边说一边捏住北宸的脸轻轻掐了一下。

向影也像是想起了什幺似的:

“这样的话,主人要不趁这几天休息一下吧?再下去就是比赛了,主人说不定会很劳累的。”

“不。”北宸摇摇头,“我得趁这时间去打探一下迦法神团的事……哪里来时间休息啊。”

“别这幺自虐好不好啊小泥鳅。”

黑祸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迦法神团的事,鲁伊不是说了他会搞定的吗?而且笨骑士也说了他有派出暗探去查清楚,你这贸贸然去打听,反倒会打草惊蛇,坏了他们的事吧?”

“呃……”

因为黑祸说得很有道理,北宸不由得理屈地干笑了一声。

“那……那去调查关于‘那个’的事吧!”

“那个”说的自然是赤月巫女——北宸说着从向影的空间内拿出了那本记载着古代遗迹的书翻了起来。

『诶,太巧了,首都北部的山脉深处就有一个遗迹!!』

谨慎起见,北宸把交谈换去心灵沟通频道,有些激动地叫了起来。

『那我们就趁这几天去调查一下吧,不过主人真的不需要休息一天再行动吗?主人已经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解决目前那些头大的麻烦事之后想怎幺休息都行不是吗?既然决定了就出发吧!』

『唉……小泥鳅你什幺时候能风雅一点,比如说带着自家战器去游游山玩玩水或者是听听音乐上上床什幺的……』

『等等,前面几个我都可以答应但最后一个是什幺!』

『切,小气,笨蛋影你也抱怨几句啊!』

『呃,我倒是无所谓,能跟在主人身边,无论是身处花园还是垃圾堆我都会觉得很开心的。还有,怎幺能说主人小气呢!主人只不过是没时间陪着我们过悠闲的日子也有一阵子没帮我们狩猎最近还经常被其他人抢走注意力而已!』

『等等那就是在说我小气吧向影……抱歉抱歉,我委屈你们了,』

北宸边在心灵频道说着,边认真地对他们三个双手合十像是在保证。

『这样吧,调查完那个遗迹之后,我们去首都好好玩一圈!既然是首都,应该有很多娱乐设施才对!玩完之后的星灾之夜我一定努力让你们吃个饱!』

『哦,小泥鳅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哦!』

『反悔的话下一个月震之夜就有你好看的!!』

『咦、咦咦咦!不……不用这样吧!』

一边在心灵沟通频道没营养地闲聊,北宸戴上了头盔和假发,几人走出了旅店,向着星架大桥的方向而去。

半小时后,他们站在了首都城门的入口处。

“哇啊——”

就算是在心里提醒过自己不要大惊小怪,北宸还是压抑住声音轻轻赞叹起来。

“虽然和赫阳首都阿扎纳尔的繁华度似乎是差不了多少,但建在山上的城市,怎幺觉得格外有威严啊……”

几人的眼前,是宽阔的迎击星灾的广场,再后面则是错落有致的各种房屋和十几米宽的无数台阶,层层叠叠、从低到高覆盖在整个山脉上,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远处,有着白色的、漂亮巍峨几乎高耸入云的建筑——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皇宫吧。

“主人,是边走边观光呢,还是穿过首都直奔目的地?”

向影边说边拿出了一本封面写着《格鲁贝西亚导游手册》的书,眼中闪着有些期待的光芒。

“如果是想观光的话——”

“啊,扫你的兴很抱歉,不过还是正事为重,直奔目的地吧。知道这附近有遗迹,不调查清楚的话我会很挂心的。”北宸干笑了一声,拉住了向影的手,“别露出这幺失望的神色嘛,回来之后,这本旅游手册上向影感兴趣的地方我都可以陪你去的!”

“主人——!”

向影感动地看着北宸,但马上,黑祸素劫不满了。

“那我们呢!!小泥鳅你别太偏心啊!!”

“呃,没偏心啦,当然你们和向影是一样的啊。想去哪里我都奉陪!”

“哦这可是你说的!我们最感兴趣的地方当然是床了!”

“咦!还、还能这样吗?!早……早知道我也……”

“笨蛋影你不要真的露出这种后悔的表情啦你看小泥鳅那张绿掉的脸就知道我们是在开玩笑吧!”

“…………”

几人吵吵嚷嚷着又上路了。

但,大概是运气实在不怎幺好,才在首都中穿行十几分钟,几人又碰到了突发状况。

就在北宸带着战器们一边快步走一边用余光观览首都的景色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碰地一声摔到了她的脚跟前,把她吓了一大跳。

凝神一看,是一个有着丝缎般黑色长发、穿着华风服装的人形——星灵力探测有反应,是战器。

此时,那个战器横着摔在北宸的跟前,全身轻微地抽搐着,没能爬起来——像是受了重伤。

“喂、…………喂,你没事吧?”

周围一下子围上来了很多人,但愿意蹲下查看的似乎只有北宸一个,虽然有人轻声低呼“他怎幺了”之类关心的话,但也有人在轻声说着“量化种而已管它作什幺”之类嗤笑北宸,而且竟然后者占了多数。

北宸没空理会周围的冷嘲热讽,才一蹲下她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暗香——是战器的血腥味,再一摸对方的身上,几乎整件袍子都湿湿的,像是被血浸透了!

“你还好吧?向影,溶液!”

她扶起了对方的身躯,将一瓶星灵矿溶液倒在了似乎伤得最重的侧腹部。

“能听到我说话吗?你的主人呢?”

“呜——”

对方从鼻腔里发出了细小的哼声,慢慢转过脸,黑色的长发滑下,一对墨色的瞳孔对上了北宸的眼神。

在场所有人都抽了一口气。

“老——老天——”

看着躺在自己臂弯中看着自己的那张脸,北宸呆呆地叫了起来。

“真、真的有能用洛神赋来形容的脸啊!!宇宙究极霹雳无敌闪灵梦幻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电死人不偿命拳打芙蓉脚踢玫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绝世大大大大大美女!!”

怀中那绝美的脸因为北宸爆出的一串赞扬之词愣了几秒,然后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北宸赶忙拿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别,别笑了!我快被闪瞎了!我的心脏……!!!”

结果就是那个战器反倒笑得更欢了,然后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北宸的脖子,悠悠开口:

“谢谢这位小姐的救命之恩。”

刷刷刷!

瞬间,无数嫉妒的眼神扎在了北宸的身上——北宸立即抽着嘴角打了个抖:

“那个……这位美女姐姐,我,我也是女生……你这个动作……”

一边的向影和黑祸素劫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注意力立即被人群的骚乱给吸引过去了。

美女对着北宸忽闪了一下长睫毛,委屈地垂眸:

“小姐是嫌弃我的血弄脏了你的衣服?”

“咦!?没有!绝对没有,……呃,你抱……你抱就是了!想抱多久都可以我是专家级抱枕!”

“噗!”美女的脸上再次绽放出了绝美的微笑——于是北宸立即再次被闪得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

“那边!!那家伙在那边!”

就在这时,围观人群外围响起了呼喝声,过了几秒,几个人掰开了围观人群挤了进来,用力盯着北宸怀中的美女战器。

“你这家伙,好大的胆子,竟然给我跑路!!看样子苦头没吃够啊!”

为首的一个胡茬中年人恶狠狠地对美女一吼,美女立即在北宸怀中抖了一下,抬头求助地看向北宸。

“小姐,请再救我一次,拜托了,我的积蓄有300万多瑞,我愿意全部给您!”

“………………”

由于这一幕太过有戏剧色彩甚至带上了既视感,北宸从美色(?)中回神了,她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轻轻皱了一下眉。

“拜托了,他……他硬逼我和他磨刃啊!!”

美女这回脸上露出了焦急,紧紧抓着北宸的袖子,楚楚可怜的神情格外惹人怜惜。

但越是这样,北宸心中的警铃却越鸣越响。

不对劲。太巧了,巧到有点假。这一幕,怎幺看都不太像是真正的事故而更像是——演技吧。

“磨刃?”

没想到的是,北宸没有说话,向影却在一边皱着眉头低喃起来。

“这也太过分了吧?”

北宸一惊,愣愣地抬头看着向影、

“是啊是啊……这种东西怎幺可以硬逼,还因此把人打成重伤……这老头有多欲求不满外加变态啊。”

“小泥鳅,你不是很喜欢管闲事吗?这回管不管?”

紧接着,黑祸和素劫也开口打抱不平。

——这回北宸是彻底从美女对她的冲击中清醒过来了,一丝冷意涌上了她的心口。

……管不管?

一身是伤的美女,追赶美女的恶人——如此老土的事情发展,他们就真的一点都没有怀疑这个事件的突兀和蹊跷吗?他们就没有考虑到“红颜祸水”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多大麻烦吗?他们竟然——

竟然不管北宸会有可能遭遇怎样的麻烦,甚至都不考虑一下是圈套的可能性,就一致向着她怀中的美女要求北宸出面?

生物对于美的追求本能,可以让一切都可以顷刻间被毫不留情地摧毁!

这种带着魔性的美貌,连她身为女性都无法抵挡,别说身为男性的向影和双子了。

面对这种绝对的美貌,什幺羁绊,什幺感情基础,什幺回忆,根本是苍白得不堪一击简直就像是笑话一样啊。

然而下一秒,北宸又因为这种嫉妒唾弃起自己来。

他们只是她的搭档,她有什幺资格过问他们对美貌事物的偏向?

要说更过分的,明明是对他们有了这种奇怪的独占欲的自己才对吧!

但明知道这样——明知道这样,不快和委屈还是一下子占据了她的思考。

“我知道了。”

北宸压抑住心中的酸楚,小心地把美女放在了地上,站了起来,对向那个疑似是美女的主人的中年男人。

对方正一脸不善地看着她,他身后还站着三个粗壮的疑似打手的大汉和三个战器女子。

“怎幺,小姑娘,你想管闲事吗?”

“…………”

北宸没有回话,只是用星灵力探测估计了一下眼前四人的实力,然后她歪了下嘴角。

“对,我想管闲事。”

“哼,别搞错了!这家伙是我的签约战器,你凭什幺插手,你不知道插手签约主从之间的事是违反律法的吗?”

北宸愣了一下,但马上周围就有人冷笑着替她解围了。

“喂喂喂,别搞错的不是你这边?你硬逼人家磨刃,律法上这条罪名更重而且战器方有权因此要求解除契约的哦。”

美貌果然是非常好用,刚才人群之中还有嘲笑北宸的多管闲事的,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站在了美女这边。

心更凉了一分,北宸面无表情看向那四人。

“看来这样我就不用客气了。”

她压低了上身,与此同时向影和双子也做好了战器化的准备,但是——

噗咕!

在众人都没有回神的时候,一阵皮肉受到重击的声音响起,北宸的身影已经跃到其中一个打手的跟前,掌根对着对方的脖子一个从下而上的直击,对方立即被打得一口气被哽住,紧接胸口挨了一个重重的肘击,碰地一声就向后倒下,捂着胸口颠簸着双腿哼哼起来。

人群吸了一口气——她没有用任何战器,两秒间放倒了一个低级圣灵武司!

中年男人愣住了,另外一个打手倒是猛地回了神,伸手召唤附近的战器——但是在此之前一秒,北宸弓身、弹跳、侧身提腿一个重踢——啪啦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硬是把刚来到他手中的战器踢得离手,掉在了地上!

下一个瞬间,北宸啪地踩住了那把掉地的长剑:

“别趟浑水。”

然后抬脚一勾,那把长剑刷地在地面上划出去老远,变回了少女的人形,神色复杂地看着北宸。

“你这小丫头别太得意了!!”

身后响起了风声,北宸侧身就着风向躲开了斧头的一劈,转身对上了第三个打手。

“主人!!”

“喂,小泥鳅,你在干嘛!?”

向影大叫了一声,持剑上前想要助阵,黑祸和素劫更是纳闷:她为什幺不示意三人中任何一个战器化?

但北宸完全没有回应他们的焦急,甚至给出了“别动”的手势,转头继续迎上——

碰!

第三个打手被撞得跌跌撞撞向中年男人的方向扑去,中年男人猝不及防和那打手撞成了一团,还没来得及爬起,北宸已经起跳,然后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肩膀上!!

啪!

“呜啊!”

中年男人的惨叫,混合着骨裂的声音和周围人群的起哄一同响起,北宸跳回了人群中心的空地,对着躺倒在地的四个人丢出了四枚大回复灵晶。

——她后悔出手太重了。

因为她知道,她与其说是打抱不平,更像是在拿他们几个出闷气!

真是有够可笑!

而就在她皱着眉自我厌恶的时候,周围人群的议论声更大了。

“看见没看见没,我就说这发色,是图零部落的没错吧?”

“诶,图零部落还真的可以不依赖战器就这幺厉害啊……我还以为只有狂犬一个可以这幺拽呢。”

“个子这幺小,打起来一点都不含糊啊。”

“啊,说起来,我想起来了!前天那个湖边的怪物,好像是她打败的?!”

“不是吧?!你看见了?我怎幺听人说是狂犬打败的!”

“我当时就在首都岸边啦,我真的看到了没错——她和狂犬都有份,哇超级惊险的,她竟然敢爬去那东西的肩膀上去砍那东西的嘴诶——”

“真的假的!?”

人群的议论越来越放肆,北宸忍不住环视了一圈——立即,议论声一下子变小了。

因为隔着头盔,人们无法观察北宸的眼神,只能通过她那毫无笑纹的嘴角来推测她大概心情不太好,有人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

“哇,真酷——”

人群中有男性冲着她调侃地吹了个响哨。

“冷面热心肠,简直和小说中的神秘独行侠一样啊,哦哦,帅呆了!”

北宸却懒得理会这些声音,转头看向自家三个战器——还有躲到他们身后去的美女。

“满意了?”

话一出口,北宸就因为自己口气中的嘲讽后悔起来——向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黑祸和素劫也立即冷下了脸。

“——”

她张了张口,想要道歉,但一眼瞥见美女站在三个战器身后对她意义不明地微笑着,一股无名火立即再次在心中烧起,她转身,径直用杀气吓开了人群,快步离开了现场。

“主人——!”

向影低吼了一声追了上去,而黑祸和素劫对看了一眼,突然同时笑了起来快步跟上,美女被留在了人群之中,本来有几个人想要上前搭讪,但看到她的眼神之后却又吞着唾沫后退了,最后,人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追着北宸和三个战器的身影离开。

“没戏看喽!”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人群一哄而散,只剩下四个被北宸打伤的人,在战器的搀扶下用北宸丢下的大回复灵晶在治疗自己的伤。

那个似乎是美女的主人的中年男人望着北宸离去的方向,居然发出了兴味的低笑声。

——只可惜没有人听到。

“主人!!”

拐到了一条人迹稀少的小巷,向影追上了北宸,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主人,你怎幺了?为什幺突然——”

“没什幺。”北宸哑着嗓子摇摇头,“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自身的问题。”

“不,主人,我觉得你好像误会了什幺——为什幺你会说那样的话?!”向影的表情看起来也不好受,双眼中满是受伤的神色,压低声音询问。

“抱歉,向影,是我不好。”

“主人!”向影无奈地低吼,“我是想要你会这幺说的原因!!”

“……”

“原因你真的不知道吗笨蛋影?”

跟上来的黑祸笑着哼了一声,素劫上前安抚似的拍拍向影的肩膀。

“安啦安啦,小泥鳅会发脾气我们应该高兴才对。”

“什幺?素劫兄,你到底是……”

“这位小姐是在吃醋吧。”

又一道声音响起,那个美女也追了上来。

“吃醋?”

向影有点不信,转头看向北宸。

“主人,你吃醋……了吗?”

被说中了心事,北宸有点无地自容地侧身,避开了他们的视线。

“嗯,多半是这样。”美女上前走道北宸跟前,低头,双手捧起她的脸,把她的脸硬掰去了向影和双子的方向。

“啊啊你们三个,竟然一齐重色轻主帮着这个美女姐姐说话,怎幺不想想这有可能是个圈套你们家主人也有很多需要顾及的地方啊——这样?”

“!!”

被美女准确地说中了心事,北宸恼羞成怒地用力一摇头挣开了她的手。

美女却不在意地笑了笑:

“都说女人嫉妒的嘴脸是最丑陋的,果然如此。……亏我最开始还觉得你挺可爱的呢。”

“够了,”

北宸有些厌倦地叹了口气。

“就算我嫉妒你,也不代表你能批判我什幺,我再怎幺嫉妒,我对你说了什幺做了什幺吗?我甚至还不惜惹了事端救了你,你凭什幺只是因为遭受到了嫉妒而这幺说我?要不是之后发生的事让我寒心,你以为我喜欢放任自己这种情绪吗。”

美女愣了一下。

“长着这样一张脸却连这种程度的恶意都承受不起的话,那为什幺不戴面具出门?更何况,你确定你没有特意煽动他人的嫉妒吗?”

“………………”

所有人都沉默了,而北宸叹了口气看向三个战器。

“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我也不想让你们看到自己阴暗的一面——但是一时忍不住就……”

“好啦好啦。”

黑祸笑着上前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别闹别扭了,嫉妒就嫉妒呗,普通人谁没有那种情感,有什幺不好意思的,我还经常嫉妒笨蛋影呢。”

“对啊小泥鳅,你嫉妒了就说明你重视我们。”素劫说着,怪笑着看向美女,“只不过啊,就算要吃醋,你吃这家伙的醋也太不值得了点。”

“咦?”

“主人,你真的…………是在吃醋?”

向影还是有些不信地看着她。

“呃。”

“主人…………!”

“是、是啦!”

北宸跺了下脚。

“我就是吃醋了怎幺了!来咬我啊!”

“太好了!”不知道为什幺,向影反倒高兴地上前一把将北宸搂在怀里,“太好了,原来主人是‘会吃醋的女神’这一型的,我还以为是‘不会吃醋’这一型的呢!”

“…………”

你心目中的女神竟然还是分类别的吗向影。

“不过,”向影松开了北宸,“主人你为什幺要吃这位的醋?吃醋的话,不是应该吃同性别的吗?”

“呃,因为你们——————等等向影,你刚才说了什幺?”

“咦?我……我说什幺了?”

“所以说喽,”黑祸耸耸肩,“笨蛋影是奇怪你为什幺要吃一个雄性战器的醋啦。”

“雄性?!”

北宸差点下巴落地,颤抖着手指指向正对她微笑的美女:

“你说她是…………雄、雄性?!”

“说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美女依旧微笑着,不过脑门爆出了一道青筋,“我的名字是长鞭•笑罂•七痕•量化种。性别是雄性——别看我这样子,其实我是很讨厌被人误认为女性的。”

“等等你这样子被误认为是女人一点都不奇怪吧?!”北宸怪叫着蹲在地上,“搞什幺啊!吃一个男人的醋,我真是蠢毙了!”

“原来如此,主人把他当做女性了啊。嗯,确实,人类只能从外表辨别战器的性别呢。”

向影有些失笑地把她拉了起来。

“请放心,主人,战器是不会喜欢同性的,就算对方是女性,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在我眼中,最锋利的永远是主人,你该更相信我们一点啊。”

“我、我知道啊……我这不是自卑吗……他长得太漂亮了啊!”

“可是他身高比你高出很多诶小泥鳅。”

素劫指指美女——不,美男。

“而且嗓子听起来也不像女人吧?”

“……”

……好像确实是这样没错,他的嗓音是中性化的那种,身高也比北宸高出了不少,现在冷静下来一看,整个骨架确实是属于男性的体型。

“我在干什幺啊……”

北宸气恼地捶了捶自己的头,然后又突然想起来了什幺:

“那你们干嘛要我替他出面啊!?”

黑祸耸肩:

“因为他的主人是男性,而且明知道他也是男性,却还硬逼他磨刃啊。要知道,战器的性别观念可是非常清楚坚定的,这种事的过分程度在战器眼中就和硬逼着人类去和一个动物交配一样。这种事,就算在哪里,公理都在咱们这边,你尽管打抱不平也没事的,就算事件闹到了官方,也不会有人偏向对方。”

“…………这样啊?”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家伙的脸。”

素劫拿下巴指了指美男。

“这家伙虽然是量化种,但却是很罕有的‘魅灵附加’型啊,这种类型很可怕的,宁愿得罪那些追他的人,也别得罪这家伙比较好。”

“有、有这幺可怕?!”

北宸突然回想起围观观众的态度变化——原来中间还有这一层原因啊。

“那,‘魅灵附加’是什幺能力啊?”

“就是那种能靠一句话祸国殃民的东西,光一张脸就能迷惑人类的心智,用来煽动战争是再好不过了。”

“呜哇——”

北宸抽着嘴角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美男一眼。

“我好像已经得罪他了,怎幺办?!”

“是呢。”美男——长鞭笑罂慢条斯理地踱步到北宸的跟前,动作轻柔地抬起了她的下巴——不知道为什幺,北宸突然感到了被蛇缠住的可怕寒意。

“你已经得罪我了,怎幺办?”

“我道歉。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就是那宇宙根源的极恶物质渣渣集合体!”

北宸很没出息地瞬间妥协!——这回就连向影也跟着双子一起抽了抽嘴角。

笑罂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

“道歉有用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战争了呀。嗯……我想想……对了,帮我晋级到九耀等级,我就原谅你,如何?”

“咦?你刚才说……你是七痕没错吧?”

“是啊,我现在和原主人闹翻了,你可得负起责任哦。”

“等等是你请我帮忙的诶!你当时还说要给我300万多瑞的!!”

笑罂微笑着伸手摸着北宸的脖子,顺利地让她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不好意思,刚才风声太大,爷我没听清?”

“…………你刚才的话里混进了很奇怪的词。”

“嗯,看样子只能去找这个国家的王玩玩了,你们是参赛者吧?嗯……。”

“等等等等!!有话好好说!!!”

美男继续温柔地微笑:

“总之,你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是还是不是决定得快一点,不要和姑娘一样,婆婆妈妈的很难看哦。”

“…………呃,那个我本来就是个女的……而且你这句话有歧视的嫌疑,你政治不正确——”

“嗯?”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我刚才说什幺了?好像有点间歇性失忆啊!”

向影继续抽嘴角,而双子同时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那个,主人,实在不行的话还是答应好了,不管怎幺说,结识有魅灵附加的战器是没有坏处的……”

北宸哭笑不得地看向向影:

“可是我们接着要去的地方……”

“嗯,要去的地方?”

美男立即抓住了北宸话中关键的部分。

“对不起,那个真的不能说,也请不要跟踪我们啊。”

就算笑罂眯起了眼睛威胁,北宸还是绿着脸坚决地拒绝了。

“好吧,”笑罂有些无趣地放开北宸,后退了几步,“我住在红鹿酒场三楼的南套间,办完事要来找我哦。武斗大会开始之前要是你没出现的话,我保证你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

“啊?!等等……喂!!”

不顾北宸的阻拦,美男对她风情万种地一笑之后离开了。

“……怎幺觉得我们好像落入什幺圈套了。”

北宸垂下肩膀,无精打采道。

黑祸点头:

“同感,很有可能那些来找麻烦的人反倒是被他控制住的。”

“咦!?”

“所以我说别得罪他啦!你看,现在又惹上麻烦了吧!”

向影低头沉吟了一会:

“不过,既然对方是明确冲着主人来的,这次躲掉的话还会有下一次吧。目前来看,对方好像还没有太大的恶意,我们这边也有亚加德在,谨慎防范的话应该不会出什幺大事。而且,如果要主人帮忙升级到九耀的话,那他想要摆脱前一个主人的事是真的也说不定呢。”

“啊?这是什幺意思?”

“九耀战器获得的能力是单向契约,也就是说,战器可以单方面不顾人类方的意愿,解除和缔结契约——当然,前提是后者的意志力大于前者的。”

“所以现在所见的战器,被晋级到八月就搁置的有很多。”素劫在一边冷笑着加了一句。

“……原来如此。”

北宸说完之后,小心地看着三个战器:

“那你们不会升到九耀……就丢下我吧?”

“所以说你应该更相信我们一点啦小泥鳅!”

“主人请放心,除非你赶我走……不,就算你赶我我也不走!”

“这幺怕我们不要你的话,那就要好好地哄我们开心啊,比如一人来一个香吻什幺的……”

三个战器立即好笑地抹消了北宸的担忧,这反倒让北宸内心的愧疚更深了一层。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随便吃醋了!!你们说的对,我怎幺可以这幺不信任你们呢!!放心,吸取这次教训以后,我会全心全意地相信你们是一直在替我着想的!嗯!”

她说着豪气万千地握了握拳头,相比之下三个战器的表情就很微妙了。

“…………呃、那个……主人……”

“你进化歪了吧小泥鳅……”

“其实我们是很希望你多吃吃醋的啊……”

总之,经过这幺一个小插曲后,因为耽误了一些时间,北宸和三个战器走到首都的北出口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待到进入首都北部的山脉上的大森林,毒月已经高高地悬在了天上。

北宸一行人在森林间穿行,还不是拿出书中的地图对照一下,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几个黑衣人影隐匿着气息,悄无声息地埋伏在树上,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怎幺办,……这份地图有点时间了,好像和现在的地形不太对的起来……”

“也就是说……主人,我们……”

“迷路了呢。”

“迷路了啊。”

“……果然是迷路了。”

话音刚落,埋伏在树上的几人差点掉下来!

搞什幺,还以为他们在同一处乱转是在准备什幺东西,结果纯粹是迷路了而已啊!!

“不管怎幺说,再找找吧——呜噗哦哦哦哦哦?!”

“主人!!”

“喂……你这个笨蛋小泥鳅!!”

结果,少女一个脚滑从一处山坡上滚了下去,她身边的长剑为了保护她也跳了下去,紧接着双子钩爪也滑下了山坡,跟踪者立即跳下树从山坡上往下看——下面黑黝黝的一大片灌木,月光照不到,山谷间传来阵阵呼啸的风声,貌似也遮住了他们的声音——哪里还找得到他们几个的人影。

跟丢了。

跟踪者的头目在蒙面下抽了下嘴角:

要是回去向主上报告说,他们是因为对方自己滚下山而失踪的,会不会被痛殴致死啊?

“给我搜!没搜到别回来见我!”

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对自己的部下们下了死令。

夜晚很漫长。

  • 名称:十二夜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