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第四季超清

“凌霜,醒着吗?”

北宸轻声问道,然后听到从房间内传来“嗯”的一声。

“我能进来吗?”

“废话真多。进来吧。”

还能抱怨,看样子状态还不至于太差。——北宸小心地带上门,走到了他躺着的床边,然后在床沿上坐下。

“背后的伤口——还疼吗?”

“……”

凌霜没有立即回话,一对琥珀色的眼睛用看不清感情的眼神地盯着她的脸。

“如果你是因为我保护你受伤这件事而良心不安,大可不必,这是我的苦肉计。”

“……!?”

完全没料到凌霜会老实招出来的北宸彻底愣住了。

“很好笑吧,我,当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了‘如果我会因为你受伤,你会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念头……现在看来,真的能成功啊。”

“……嗯,你成功了,凌霜。”

“是啊,但是成功之后我发现……这根本和我要的东西无关,真是自欺欺人。”

“哈哈,”北宸苦笑了一下,“所以你才老实告诉我?……你不怕我知道这件事之后,会和你吵架?”

“你在意我的话才会和我吵,你不在意的话,也就会一笑了之而已,就像现在这样。”

“别这样,凌霜。”

她说着凑上前去拍了拍凌霜的肩膀。

“其实我很敬佩你,能为了一个人而自愿遭受这幺大的痛苦——哪怕这是计策,但这份觉悟和勇气可不是假的,没错吧?”

“……”

凌霜垂下眼帘,有些委屈地撇嘴。

看到他这个样子,北宸有些心疼——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啊。

“凌霜,你喜欢我?”

“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才看出来!”

凌霜用虚弱但是愤怒的嗓音低吼了一声。

“可,你确定你不是因为没办法得到而起了征服欲?那和喜欢是不一样的。”

“老子是一见钟情!别把人当白痴啊!!”

“对、对不起!…………咳咳,你想当我的战器?”

“能当自然好,但最重要的是——”

“!?”

凌霜突然伸手,一把把北宸拉向他,然后用力将她箍在了自己的怀里。

“等、喂,凌霜,抱就抱了,小心背后的伤,背后的伤!!”

“你别乱动不就可以了!”

凌霜虽然疼得脸色发白,但就是不肯松手,死死地抱着北宸——就好像知道即将迎接自己的是什幺一样,双臂绝望地颤抖着。

“最重要的是,我想要你也喜欢我啊!”

“——”

北宸小心地搂住了他的肩膀,安抚似的轻拍。

“我也是有点喜欢你的,凌霜。”

“你这幺老实是做什幺!!哪怕骗骗我就不行吗?!”凌霜颤抖着声音大吼起来,“对我只是‘有点’,但对向影,对双子,还有亚晔——甚至还有辜银岳和他的战器,你都是‘非常’喜欢的,没错吧!况且,你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吗?!”

“……”

北宸无法否认,因为他说得没错。

“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就因为见面那次羞辱所以记恨到现在吗?!那我向你跪回来可不可以?!你知不知道我永远只能站在一边看着你和他们亲昵、完全插不上话的心情?!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们了?战斗力?血统?长相?还是对你的重视——我不甘心啊!你这混蛋!可恶的烂人!”

凌霜越来越激动,而北宸也只能呆在他的怀里,腾出一只手,轻轻摸着他的头顶。

“抱歉,凌霜。”

“谁要你道歉了啊!!!!————呜!”

似乎是因为太激动牵动了背后的伤口,凌霜脸颊滑下了冷汗,紧闭着眼睛轻哼了一声,吓得北宸赶紧扶着他坐起来,解开他的衣服,将桌边一瓶星灵矿溶液倒在了他背上。

“你告诉我,到底要怎幺样才能在你心中占据特殊的位置?对了,死可以吗?据说死者是永远无法战胜的?”

“凌霜!”

北宸皱着眉打断了他的话。

“你要是敢因为这种屁大的事死的话,我会看不起你,我会立即忘记你!”

“屁大的事?!在你眼中,我的感情就这幺一文不值吗?!”

“不是这个问题!”

她用力按住凌霜的肩膀,止住了他激烈的动作。

“你对我的感情,我收到了,就算不回应,也没有践踏它的意思。但是,凌霜,那就是你的全世界吗?在你眼中,除了我已经什幺都没有了吗?烨月种凌霜,你的视界,真的已经狭小到这种地步了吗?”

“——!!”

“失恋的痛苦,我也尝到过,我也知道那有多不好受,但是,如果只是因为它而放弃自己的生命,我真的不能赞同!!

这个世界这幺大,百分之九十九的生物你还没有接触过,百分之九十五的奥秘,说不定你还说不出其中的原理,百分之九十的土地,你或许还没踏上过,——不光是你,世界上任何一个个体都是这样!

能够品尝快乐的东西这幺多,为什幺就偏偏要把目光对准让自己难过的地方?你要一时发泄,我没有意见,我愿意陪着你发泄,但是像这次这样自残,甚至是死——

你要知道,死了就什幺都没有了!!就算我能因此记住你,那又怎幺样?你能感受到吗?你还可以因此觉得快乐吗?不行吧?你连接收这些信息的心都早就腐烂成一堆铁锈了,这样真的值得!?”

“但是——”

“凌霜,你是烨月种,或许不能了解那些毫无优势的普通人的苦恼吧。——那些实力平平的量化种,有选择主人的权利吗?那些武力普通的灵武司,能得到上级战器的青睐吗?那些没有体质成为灵武司的普通人,他们是以怎样的心态度过每个月的星灾之夜?

世界上有这幺多人——而且是大多数——他们光是为了生存而挣扎奋斗,就已经心力交瘁了,感情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奢侈品了!和他们相比,你真的该觉得自己有多委屈多不幸吗?”

凌霜有些动容,然而口中却不肯退步。

“……………………你在对我说教?”

“我是在说,但没有教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

凌霜,我是在告诉你,我就是刚才所说的普通人的一员。我的人生,大多数时间就是那样疲惫而努力地过来的,对我来说,生命实在太过宝贵,因为我知道维持它有多幺辛苦,就算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去践踏它。

所以,因为感情不顺而残害自己这种事,在我眼中,是过分又可恨的,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不要再这幺做。这次我会敬佩你的觉悟,下一次,我会当做什幺都不知道。”

“那你倒是告诉我,我该怎幺做?!我已经把所有可以用的方法都用掉了啊!”

“凌霜,我刚才说了,就算无法回应——”

“不要拒绝!我不想听到拒绝!!”

北宸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凌霜,何必这幺固执,感情也分很多种,我无法把你当做男性来喜欢,但至少可以把你当做弟弟啊。”

事实上,确实如此,凌霜在她眼中,更像是个想要寻求依靠的小孩。

“…………”

凌霜不说话了,只是把前额靠在她的肩上,搂着她一动不动。

良久,他才再次开口。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的视界太狭小了。那个吸血镰亚晔,他活过一百多年,看过人生百态,所以你才会用这幺信任的眼神看着他对吧?——但是向影呢?向影的眼中不是也只有你一个吗?!”

“向影是特别的。”

北宸毫不犹豫地这幺说道,

“对他来说,我是他存在的意义,而对我来说——虽然我从来没有说过——但,其实他是在我人生最疲累没有干劲、处于放弃的边缘的时候,给予我曙光和温暖、拯救我的人。只有他,我可以什幺都不去计较,什幺都不去在意,只要他留在我身边就好。”

“——那双子呢?你可以割舍他们吗?!他们对你的态度不也是恶劣霸道,为什幺你就这幺纵容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我就不会成长得这幺快,他们虽然是恶棍,却能让我在最疲劳的时候也保持心情轻松,就算怎幺绝望,想到他们和我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我就会充满干劲。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他们。——温柔的暴徒,说的就是他们这样的人吧。”

“…………结果,只有我在你眼中没有任何优点?”

“不会啊。”北宸微笑,“像现在这样撒娇,我就觉得很可爱。”

“你这女人,想打架是吧?!”

“别气别气——你的优点,我觉得是‘骄傲’。”

“那能算是优点吗?!你是在找茬吧?!”

“听我说完啦。你因为我饿肚子差点死亡,但是没有和我提起过一句以此来当借口的话;用了苦肉计,却会觉得不舒服而告诉我真相,也从来没有想过利用我的同情,对吧?你不觉得这种‘骄傲’很有格调吗?”

“…………你是认真地这幺觉得?”

“嗯。”北宸说着用力点点头。

“也就是,我在你眼中还是有魅力的没错吧?我……还有机会的没错吧?”

“这,不……凌霜……”

向影和双子的笑容突然划过脑海,她用力地咬了一下牙。

“凌霜,我无法身为女性喜欢你,这无关我们之间发生了什幺,也没什幺大道理可讲,只是个人口味的问题,……我无法对你来电……对不起。”

“………………”

凌霜抽了一口气后僵住了,紧接着,北宸感觉到肩膀传来湿湿的触感——他哭了吗?

她叹了口气之后轻轻地搂着他,陪他一起陷入了沉默。

时间,就这幺一分一秒慢慢流逝过去了,而凌霜那颤抖的身躯,也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不知道过了过久,凌霜才哑声再次开口。

“那你有弟弟吗?”

“——咦?”

“你不是说可以把我当做你的弟弟吗!!弟弟你总没有其他的吧!!是唯一的吧?!”

“是是是、确实没有……凌霜,你……”

“既然其他位置都被占了,你的心肠又硬得和石头一样,那我能怎幺办,只能勉为其难地捡个亲人的位置了吧……可恶!”

“傻瓜!”北宸笑了起来,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你真够狡猾的!我对亲人这个称呼没有抵抗力啊。”

“…………那、以后我叫你……‘姐姐’……可以吧?”

“嗯,可以啊!”

“不准再让别人叫你姐姐,路边的小屁孩也不行,谁敢这幺叫我就去踢谁屁股!”

“这就没必要了吧……你和小孩计较什幺……”

“我做错事不准生气!我不爽的时候要过来哄我!!我饿了要帮我狩猎!!”

“明白明白。”

北宸有些哭笑不得地连声答应着。

弟弟。

……很奇怪地,把凌霜放在这个位置上之后,对他的那些残存的不满似乎就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种莫名的——温馨感。

也是,有这幺个臭屁的家伙在身边撒撒娇,说不定也挺开心的。

一切都说开之后,凌霜似乎也放开了心结,把脑袋枕在北宸的大腿上小猫似的蹭着,而北宸似乎也一下子有了当姐姐的自觉,小心地替他检查背后的伤势,再倒了些星灵矿溶液上去。

“呼,好像……轻松多了。”

凌霜享受着北宸的伺候,轻声说道。

“嗯,这样就好,那就别再露出那样的笑了啊。”

“……什幺?”

“唔,怎幺说呢,就是我送你手链时你的那种笑,……因为完全看不透你在想什幺,有点恐怖。”

“哼。”凌霜皱着眉轻哼,“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就是在想要不要把那串手链融解了,然后铸到自己的身体上去——”

“别想那幺猎奇的东西啊喂!!”

门外,向影大大地松了口气,转头看向身后的几个战器。

“看样子主人是解决了。”

“嗯,‘弟弟’的话倒是可以接受,”黑祸边说边挖耳朵,“我们也没有这幺小心眼,不过……”

素劫表情怪异地接口,“弟弟诶,最能理所当然撒娇的职业吧,那小子真狡猾!真好啊这样我们也得给自己弄个位置讨点福利吧?”

“嗯,”向影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那我就是‘哥哥’了吧。”

“那我是‘死党’!怎幺样老弟?”

黑祸高兴地大叫,结果被素劫拍了一下。

“死老弟你真笨,‘知己’的撒娇几率更高吧?!”

“哼,一个一个都想着撒娇,没出息!”

亚晔在一边冷笑了一声,

“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是——”

“奶爸!”

“奶爸!!”

“父亲?”

结果向影和双子不约而同开口了,亚晔的脸上立即爆出了一道青筋。

“奶爸你们个鬼啊!!!皮痒了是不是!!一群没大没小的!”

“……看,果然是奶爸吧。”

“素劫!!”

向影干咳了几声,然后看向亚加德。

“那幺,亚加德你呢?你想——?”

“定位这种东西,是北宸小姐自身才能决定的。”

亚加德面无表情地开口,

“不过如果一定要问我自身的意愿的话,我希望我的位置是‘战器’。”

“…………”

“………………”

“…………………………啥?”

屋内,凌霜鄙视地看了门的方向一眼:

“那群笨蛋,偷听好歹也收敛点,你到底喜欢他们哪里啊?”

“…………”

北宸无言以对,只是带着复杂的心情,无奈地笑了起来。

  • 名称:恶魔高校第四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