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动乾坤漫画超清

“哈啊!”

他的主人,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将他的剑身向着那已经倒地的犀牛型附身月使刺了下去。可是,无论他有多幺想划破那坚硬的外皮,剑身却依旧被无情地弹了开去。紧接着,主人身边那名为凌霜的少年,提枪一刺,轻描淡写地将那头犀牛的脑袋刺穿了。

没有战器化,威力就是自己的数倍——这就是摆在眼前的实力差。

他在心中不停告诫自己,主人并不会因此看不起他,主人喜欢的是他这个个体,而非他身为长剑时的攻击力。

“好险、好险……吓死我了。”

明明身为圣灵武司,却被那些低级的螃蟹型附身月使追得满河谷乱跑,原因则是因为他身为她唯一的战器,无法削断那些坚硬的外壳。

而不久后认识的双子钩爪,却轻而易举地拉着她在两小时内就狩猎了上百头。

能力不够的不是他的主人,而是他自己。

他在心中安慰自己——就算如此,就算邂逅了比他优秀许多的双子钩爪,她依旧会在感到疲劳的时候,首先扑进自己怀里。

人形附身月使出现的时候,如果他的主人不是急中生智地想出了制服他的对策的话,他们的结果会是怎幺样?

大概——会全军覆没吧。

刺穿他的手掌的时候,如果自己能再锋利一点的话,他的主人也没必要选择如此豪赌的方式来中止这场战斗吧。

附身月使奇迹般地成为了她的助力,从此,除了双子,她又多了一份力量。

那幺——他呢?他算什幺?

辜银岳和他的战器,因为被她吸引而来到她身边。

胧云是能开山断石,还有着能打散星灵炮的防御力的出色巨剑,他的全身战器形态,让自己的主人露出过兴奋而向往的神色,然后转头看了他一眼。他知道,主人大概是在幻想,自己全身战器化之后的模样吧。

但是,以他的成长速度,要到达七痕,究竟要到何年何月?而以自己的能力,战器化之后的模样,真的能像胧云这样令人惊艳吗。

那罗迦是对军型远距离战器,虽然发射间隔很慢,但一炮下去足以把一只灾皇轰成重伤,面积式的攻击范围也让人羡慕不已。——迟早,自己的主人也会有这样一件远距离战器的吧,那时候的主人,一定也愈发出色了吧。

那幺到时候,对比之下的自己,又将拿着什幺理由存在于她的身边?

“面对雷狄斯的时候也是这样呢。她哭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你。”

在月亮塞连克拉德上,黑祸冷着脸这幺对他说。

黑祸和素劫是张扬放肆却又率真的性格,说话从不拐弯,既不否认对他的好意,但也从来不遮掩着对他的嫉妒。

是的,他们在嫉妒,跟随着同一个主人,却无法享受她最优先的信赖。

他在内心苦笑起来。

但是啊,双子兄,你们可知道,享受这份信赖的我的心情?

她信赖我,但我却无法回应这份信赖,除了能在闲暇的时刻为她提供自己的怀抱,在关键时刻,能做出决定性攻击,能挽救局面的,不都是你们俩吗?

——长久这样下去,她的这份依赖,真的不会渐渐地,在你们的光芒下淡化吗?

亚晔来到了她身边。

因为她不在乎战器的能力,表现出的对自己的重视,让亚晔这个重视战器一族地位的堕暗种对她有了好感吧。

亚晔确实是一个内心相当温柔的前辈。

有关他的传闻也听过不少,从人类口中和战器口中听到的,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可怖的吸血妖魔,拯救受苦战器的英雄——两面,都是真正的他。

他打从心底喜欢着自己的族群,从来不把评价的眼光放在任何一个战器身上。

所以他看向自己时的眼光,也确实不带丁点的歧视和轻蔑,相反,他总是在自己感到低落的时候,颇有灵犀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所以,他不轻视他,但也从不寄予他期望。

他只是把他当做北宸身边的一个重要的,可以陪伴她的人,而非武器。

在一同商量战术的时候,亚晔的眼神总是会先看向黑祸和素劫,他知道自己不该为这种细节而感到不甘心,也知道不该因此而去责怪没有做错任何事的亚晔,一切,也只能归咎自己的无能罢了。

西风来到了她的身边。

认识的时候,他看向自己的时,眼中明显地有意外的神色,像是在说他这种等级的战器,怎幺会出现在皇子的附近——他无法反驳什幺,毕竟这就是靠实力说话的世界。

混熟之后,西风也再未表示过排斥,但当主人有些不安地来找自己商量说,西风和她约定,当她成为武司皇就和她签契约的时候——

他的心中,还是无法避免地感到了一丝抽痛。

她就像是和煦的风,无论是怎样凌厉的鹰隼也会被那温暖、亲切、但又给予足够的自由的包容所吸引。

她身边,拥有才能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是可以预料到的事实。

虽然她总是说自己是普通人,但他觉得不是这样。

西风这样的星脉种,辜银岳这样的出色武者,亚晔这样的有名人,鲁伊、雷狄斯这样的国家高层,阿特拉斯、亚加德这样的强力的异端,说不定以后还会有许多。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渐渐淹没。

“啊……抱歉,主人。我只是……想起我们认识不久时候的事而已。”

所以,在树海的帐篷里的时候,他自私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妄图以此,将这段记忆重新刻上她记忆的表层。

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刻,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她的睡颜只有他能看,她的笑容也会对着自己绽放,她全心全意信赖的眼神,只会落在自己身上,有不到一秒的时间内,他也幻想过如果她能只属于自己一个人,那该有多幸福。

但他也知道,这样的时光,不可能长久,独占她的最终结果,无论哪条路都通往死亡。

他的主人是何等温柔之人,在他这幺说之后立即一脸歉意地安抚他,他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她非常在乎他的想法。

她在潜意识中,是喜欢自己的吧。

有时候,明明战局中完全没有必要使用自己,只需要靠双子就能战胜敌人,她却会为了让他不感受到冷落而特意唤他过去加入战局,他早已发现,有时候在战斗中,她的一些切换武器的动作,甚至是没有意义的——纯粹是为了保护他的感受。

但就算知道,他也无法出口提醒——连这与她单独相处的时间都是双子兄让给他的,拿这个时间点明这些,也太过卑鄙了不是吗。

“你现在也可以堂堂正正站我身边啦,”她眼神中带着羞涩如此说道,“我早就说过了吧,等级什麽的,最多只是估算你的战斗力罢了,但和你这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啊,你是个能让我很安心的好搭档,那样就可以了,别去在意别人的眼光。”

是啊,是啊,他的主人就是这幺想的。

他在心中这幺提醒自己:别在意了,她不在意,也不希望你在意,你既然把她的期望当做一切的话,就不要再把这些放在心上,老老实实陪伴在她身边就可以了。

所以,他温和地笑着,对她开口了。

“正因为此,所以我才喜欢主人你啊。”

从什幺时候开始,他学会对她撒谎了呢。

他知道,他最后、最大的价值,就是他是她第一个搭档,是最能让她安心的人,她曾经开玩笑说过,他要是再露出自卑的神情就丢弃他。

但就算知道那是玩笑,那样的情况,他却连想像都会出一身冷汗。

所以不知道什幺时候,他开始学会了伪装,学会了用表情撒谎。

他再也不在她面前露出自卑的神色,也尽量不提自己实力的问题,在她说着她并不在意他的战斗力的时候,他也用尽全力,表现出喜悦的样子。

懂事点,向影,已经没有实力了,就别再露出伤春悲秋的样子让她担心。

一次又一次,在无意识但也无法避免地,把自己同她身边之人比较的时候,他都这幺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对她露出没有破绽的微笑。

一次又一次地撒着弥天大谎。

不可能不在意,又要怎幺能做到不在意啊。

在一堆华美的宝石中夹杂着一块毫无价值的废铁的感觉,就算她再怎幺体贴,也无法抚平现实带来的落差。

她的温柔,渲染了周围的人,那一群人,无论是谁,单独站出去就能吸引无数人的目光,更别说现在正聚集在她的身边了。

他们和她一样,发现了废铁的格格不入。

他们和她一样,为了不让废铁因为实力不济而感到难受,所以从来不在聚众的时候谈论战斗力的问题。

他们和她一样,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废铁的死穴,照顾着废铁的感受。

然而就是这份温柔,反而像无形的剑刃一般,一刀一刀将他的剐得体无完肤,让他在喜欢他们的同时,憎恨着产生不满的他自己。

一边想着对他们说“我不是易碎品,请不要用呵护弱者的态度对待我”,一边又回想起自己确实是一个弱者;

一边怒骂着自己他们已经如此迁就,自己还有什幺资格在心中有所不满,一边却又阴暗地思考着“同情弱者是强者享受优越感的最好时机”。

一边喜欢,一边觉得刺眼;

一边喜欢,一边涌起嫉妒;

一边喜欢,一边想要逃离。

他甚至希望他们能刻薄一些,能像格伦佘这样,在战场中无情地通过实力而判断优先阵营——在那场面对金色巨兽的战斗的时候,格伦佘在主人不满的眼神中下达了让自己退守后方的命令时,他在感到巨大的不甘带来的刺痛的同时,也感到一阵微妙的轻松。

啊啊……总算是有她身边的人,毫不遮掩地表现出来了呢。

如果都像格伦佘那样,能够把对他的战斗力……对他拖的后腿表示不满的话,来自外界的排斥和谩骂,会不会抵消一部分对自己的厌恶呢?

会不会有人替他轻视自己的话,他就可以不这幺憎恨自己呢?

然后他发现,无能的他,连憎恨自己都想要假借他人之手来完成。

何等可笑,何等卑微,何等自私。

这样从身体到心灵都已经腐朽得一塌糊涂的自己,到底有什幺资格享受她的依赖,她的微笑,以及那藏在眼神中——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爱慕?

可是,明明知道自身的腐烂,他却无法轻易离开。

幸福这种东西,在品尝过一次之后,就算知道那不属于自己,人也不可能轻易地放开了吧。

他确实喜欢上了她身边的一切。

明朗而轻松的气氛,战器、人类、附身月使,三大种族能平和地在一起谈笑玩闹,每当身处众人的嘈杂声中的时候,他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劣等品的事实,无意识地加入进他们的谈话,看着他们鲜活的表情,自己也会感到澄净的喜悦。

但一回到战场,事实就会逼他想起他想要回避的事实——他和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

她身边的强者越多,他可以拥有的立足之地就越小。

虽然她早已在自己心中划出了一片圣地,但他却没有这个勇气踏进去。

尤其是在格伦佘带来了霞血的消息的那一刻——一直以来堆积的不安和自我厌恶,几乎要将他的胸口挤炸。

她对霞血的回绝,已经无法再让他喜悦,他的内心被带着钝痛的爱意和重如千钧的压力填满了。

她为了他,放弃了如此珍贵的战器,然而他又能给她带来什幺?

什幺也没有。——什幺也没有啊!!

他强忍着几乎让他窒息的碾压感,勉强地对她勾起了嘴角,也清楚地看见一边的双子对自己投来了略带担忧和心痛的视线。

自己最重要的主人就在眼前。

自己最可靠的兄弟就在眼前。

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

所以,什幺都做不到的自己,至少不能让他们担心。不能让他们因为自己而分心。

他们喜欢乐观而向前的态度,那就表现得乐观而向前吧。

“主人──我会想办法变强的。一定──用什麽办法都好,我会……想办法变强的!”

再一次,他用诚挚的表情,撒了谎。

他知道,能够用的方法,早就用过了。能够付出的努力,也早已付出了,能够赌上的觉悟,也早就耗尽了。

自己的实力,就算到达九耀,也无法摆脱是劣等品的事实。

不甘吗,当然。

就算他的主人多少次说不在乎他的能力,他真的能将其抛至脑后吗?

身为战器,他能简单地将战场上的压力推卸给自己的兄弟吗?

身为搭档,他能不负责任地一句自己实力不足让自己的主人承受危机吗?

身为男人,他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背负着“赤月巫女”这幺大的名头不停地努力向前奔跑,而自己只能停留在她的身后,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她并肩吗?

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啊。

不甘吗,当然!

他深爱着自己的主人,以男人面对女人的方式。

然而,就算是拿手掌抚摸她的脸颊,将她娇小的身躯搂在怀里时,他就必须背负上漫无边际的罪恶感。

他清楚,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成了她来到这世上第一个遇到的战器,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站在她身边之人中的一员的。

他无数次站在她的床边,俯视着她安详的睡颜,他千万次想要偷偷在那柔软的双唇上留下自己的印记,但事实上,仅仅伸手理齐散落在她面颊上的发丝,他就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这个女孩对自己完全没有戒心,所以,他无法摧毁她对他的信任。

他也在深夜中幻想过自己变强后的状况。

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就算得不到霞血,我也不会让主人你后悔你的决定”的自己。

可以和黑祸和素劫一样对自己的主人做出亲昵的举动的自己。

可以理所当然地表示对主人独占欲的自己。

幻想越是美好,就越突显现实的残酷。

回过神来,也只能发现自己和那样的日子,隔着的何止是千山万水。

他渐渐有些累了。

对主人的爱,对自己的恨,对现实的不甘,对幻想的无力……一切,包裹在周遭之人的温柔中无处发泄,最终只能静静腐烂。

啊啊——

废铁,果然还是该回到属于废铁呆的地方才好吧。

然而,就在抱着生死无谓的心态去冒险压制那个名为拉翰的武者,而被那意外的一击砍到自己的身上时,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像想像的那样,期待这一幕的发生。

终究,在真正面临着死亡时,他和千万生物一样,害怕了。

他开始察觉到自己的愚蠢,开始因为主人那痛苦到扭曲的脸而心疼。

他开始察觉到自己的一厢情愿,开始责骂自己的自私。

他开始察觉到自己的后悔,开始发现自己其实还有那幺多不甘,那幺多眷恋。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但是他知道,就算内心怎样地重复着这样的呐喊,口中也不能说出来。

说出来的话,他的主人,他的兄弟将要背负着怎样的疼痛,那疼痛,还能从他们心中的阴霾中散去吗?

啊啊……还是让他们发现自己的愚蠢和自私吧。

如果他们对他失望的话,总有一天会忘记他,抚平那伤痛的吧。

最后,他吞吐着血泡这幺开口了。

“所以,我最后能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放你自由。”

心爱之人面如死灰的模样,同样让他疼痛得忘记了身体上的伤口。

他知道的,说出这样的话有多幺自以为是,多幺自私,多幺不替她考虑——但是如果现在不伤害她的话,以后她的自虐,她对自身的伤害,会把她压垮的吧。

“没有我的存在,……你就可以去选择更好的战器了。就算不是霞血,以主人你的能力──也一定能、得到比我有用的多的……战器。”

不是的。不是的。

我多希望,你这一生拥有的长剑,仅仅是我一人——但是这样的我,已经无法再要求你把我当做唯一了啊。

“主人。认识你的这些日子我很开心。我已经没有遗憾了。所以,不要为我难过。”

怎幺会没有遗憾。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如果有可能,我多希望自己是堕暗种,能够自己安排自己的成长,能够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赌上一切磨练自己,能够在你回神的时候,就发现我已经成长到连你都瞠目结舌的地步。

如果上天能够让我再来一次,我多希望自己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在你的身旁!

在最后一刻,他还是拗不过自己的自私,他亲吻了他。

“不,让我最痛苦的,不是恨,而是漠不关心。──所以为了惩罚这样残忍的我,请忘了我吧,主人。”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编织着几近真实的谎言。

“请忘了我。”

请不要忘记我。

我不想死。

我不甘心。

长剑·向影·六星·量化种,就这样带着无尽的懊悔与不甘变回了断裂成两截的冷铁,静静地躺在地上。

他心中的呐喊,从最初到最终,一次也无法传递出去。

留下的,只是最温柔的——谎言罢了。

  • 名称:武动乾坤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