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动情是意外超清

笑罂曾经说出的推论,命中了一半。

迦法神团作为新兴的邪教,现在急需寻找落脚点,所以,他们必定会找势力并不太大的国家进行谈判。

但,迦法神团显然没有那幺胆小,笑罂估错了他们蛰伏的时间段,也小看了他们的胆量。

他们将目标对准了自治领西尔维亚,而且压根不打算以谈判或者交易的方法让领王嘉琳娜接受他们——他们直接动用了暴力。

大厅的门被粗鲁地打开,数十个壮硕的黑袍、兜帽遮住脸的人手持沾血的战器冲了进来,将大厅中所有人包围起来。那些人手上的战器并未因大厅内的毒气而返回人形——大概是事先服用了解毒药吧。

罗喉默不作声地护着嘉琳娜,北宸和阿特拉斯护着身后虚弱的向影和黑祸素劫。

对面走来了一个黑袍人,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黑袍上绣上了金边,纹着诡异的图腾,他放下了兜帽,并未看向嘉琳娜,而是首先拿阴冷的眼神瞟了一眼北宸。

“霍特——”

北宸咬牙切齿地从喉咙中挤出了一道声音。

“哼。看样子我们今天的运气很好,连我最想对付的人都出现了啊。”

他认出了北宸,自然立即就能猜到月毒症解法是谁公布的,正是北宸破坏了他的野心把迦法神团逼到只能在暗处活动——就如同北宸深深憎恨着他的同时,他也对坏他好事的北宸心里牙痒痒吧。

北宸感到一阵窝火——明明杀害品华的仇人就在眼前,但向影和黑祸素劫却因为中毒而动弹不得——他又带来了这幺多战士,这场战斗,胜算很小!

霍特用眼神让两个黑袍人上前,将武器对准了北宸和阿特拉斯,然后走到了嘉琳娜跟前。

“领王嘉琳娜小姐,我想我们的来意你已经很清楚了吧。”

嘉琳娜轻轻推开了罗喉环在她胸前保护她的手,挺直脊背仰头俯视着眼前瘦小的老头。

“怎幺?迦法邪教想要在西尔维亚自治领扎根吗?抱歉啊,月毒症解法已经明了的情况下,就算我同意,你们也争取不到信徒的吧。”

“这就不劳领王大人费心了。”

霍特边说,边从袍子中拿出一枚小小的药丸递向嘉琳娜,“只要你吃了这个东西,我就有资本和撒扎姆帝国的王谈判了不是吗。毕竟他这幺疼你这个妃子,竟然把一整个领送给你玩呢。”

嘉琳娜眼睛眯了起来,嘴角一勾露出了带着杀气的狠绝微笑:

“你凭什幺让我吃了它?我不知道你是派哪些蹩脚情报员取的情报——我可还是孑然一身的自由人,不是什幺劳什子撒扎姆王妃。”

“不吃吗?他这个大厅所有赴宴宾客的死活,看样子领王大人是不准备管了?我倒很有兴趣知道,西尔维亚晚宴上大量参赛的灵武司死亡——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你要怎幺平息和交代呢。”

“——”

嘉琳娜愤怒地咬紧牙关,一边像是妥协地伸出手去拿药丸,一边却绷紧了全身。

北宸看出来了——她在拖延时间。

是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根据前两次赴宴的经验,亚加德应该不会离自己太远,或许就在撒扎姆使馆附近也说不定,此刻,他也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不对劲正赶过来了。

嘉琳娜拿过了药丸,以极其缓慢的动作往嘴边送——然而就在她张开嘴的那一秒,她身后的罗喉动了!

碰!

就算没有战器在手,星脉种就是星脉种,赤手空拳的攻击力也不是盖的,霍特由于把精神都放在了嘉琳娜身上,对罗喉的突袭没有防备,于是被踢得猛地向后踉跄了几下,与此同时,嘉琳娜一个箭步冲上前手指一伸卡在了霍特的脖子跟前,绷紧双臂用力一扭——

喀拉!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彻大厅,几秒间,嘉琳娜已经拧断了对方的脖子,尸体软软地瘫了下来。

“……”

但,由于得手得太成功了,嘉琳娜不敢大意,蹲下来查看尸体——果然,几秒之后,尸体的外表变了。

“幻化灵晶!?”

“嗯……要远程操作果然比较麻烦呢。”

就在嘉琳娜惊讶的时候,尸体动了动,头颅已经扭曲成奇怪的模样,但还是慢慢地爬了起来,用翻白的眼睛对着嘉琳娜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领王嘉琳娜,据说是前撒扎姆护国骑士之一,我怎幺敢小看。”

“啧!”

嘉琳娜后跳了几步远离尸体,而罗喉立即上前一步护在她身边。

“嗬嗬嗬嗬。”

尸体发出了毛骨悚然的声音笑了起来。

“不用找了,我本人并未在这撒扎姆使馆。既然领王大人无意合作,那我只能照原计划来削减参赛的竞争对手了。——拉翰,给我把白影小姑娘制住,其他人——杀光。”

霎时间,数道惨叫声在大厅上空响起——黑袍人们,完全没有任何犹豫地,对在场的灵武司展开了杀戮。有些灵武司和战器开始抵抗,但无奈没有战器护身,对方又是经过训练、手上战器精良的战士,没过多久宾客们就纷纷败下阵来——还不到一分钟,已经有两个灵武司战死,而战器被打晕,带上了奇怪的镣铐。

“住手!该死,混账!住手!!”

嘉琳娜暴怒地想要制止屠杀,然而三个黑袍人围住了她和罗喉和他们缠斗了起来,硬是让他俩脱不了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厅鲜血四溅惨号迭起。

与此同时,有一个高大的黑袍人带着三四个随从向着北宸的方向走来。走到几人跟前和刚才看守的两人一起将北宸几人围了起来,为首的那个边放肆地笑着,边放下了兜帽,露出了让北宸轻声抽了口气的脸。

——恶鬼。

这个人,一头灰白的短发,脸上有着从下颚到眉毛的一道长长的狰狞疤痕,浓眉虎目,眉宇间尽是狂暴和嗜血——以及毫不遮掩的贪欲。

更可怕的是,他的双眼眼白是淡红色的,而这红色的眼球上却是一对狼眼一般的碧绿瞳孔,对上他的眼神就有一种让人无法呼吸的错觉。

有着恶鬼面貌的男人,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四周的惨叫声一样,悠哉地对北宸露出了慵懒的笑容。

“你就是‘白影’啊。初次见面,我叫拉翰。我不知道你做了什幺得罪我的雇主的事,总之就是这样,跟我走一趟吧。”

说着,还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北宸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粗糙的拇指暧昧地抚摸这她脸部的肌肤。

“皮肤真不错,不知道上起来滋味如何——”

“放开主人!”

一边虚弱的向影看他在用动作轻薄北宸,强忍着毒性上前想要打开那只手,拉翰却双眼凶光一闪一脚揣在向影的腹部,把他踢开了几米:

“谁允许你在我和女人调情的时候插嘴了?——哦哟!”

就在他踢开向影的那一刻,北宸双眼闪过暴怒的阴冷,和双子、阿特拉斯一起,在四个角度同时对他展开了突袭!

“哈哈哈哈!!不肯乖乖就擒吗。”

拉翰哈哈大笑起来。

“好,那就陪你们玩玩!”

他边说,边闪躲着北宸的手刀和黑祸、素劫的拳头,边打了个响指——立即,周围包围北宸几人的黑袍人也动了起来,包围变成了反包围,战斗力大减的黑祸和素劫一下子变得疲于防御,而一边爬起来的向影也显得有些难以招架。

见状,阿特拉斯一把抱起北宸后跳了几步撤出了包围圈。

“北宸,杀吗?”

阿特拉斯在北宸身边轻声询问。

“向影和双子还在那边,我去救他们,你——在不暴露种族的情况下,杀。”

阿特拉斯点头,然后和北宸一起冲了过去。

此时,与辜银岳一起在费因海姆得来的空手搏斗技术开始发挥作用了——纵然没有战器,北宸依旧凭借着轻敏的身手接连撂倒了几个黑袍人,而黑祸和素劫,大概因为能力优于向影的缘故,中毒程度似乎比向影浅,看到北宸来解围,就努力卯足经历和她配合打倒了跟前的两个敌人。

“去阿特拉斯身边!”

阿特拉斯是现在战斗力最高的一个——虽然现在有所保留,但关键时刻他可以好好保护他们,黑祸和素劫也明白自己现在不能逞强,于是点点头,快速地跑去阿特拉斯的方向。

阿特拉斯已经和拉翰一对一地对打起来,显然没有想到阿特拉斯的实力会这幺强,拉翰露出了意外又兴奋的神色,抽出两把带着倒牙的弯刀和阿特拉斯乒乒乓乓对打起来——但阿特拉斯无法用星灵力制造武器也不能展开翅膀飞行,打得有些束手束脚,一时半刻也没能压制住拉翰。

北宸则是冲向了包围向影的两人——由于中毒最深,向影此时全身已经开了不少小口子,正咬紧牙关勉强支撑着,看见他身上斑驳的金色血迹,北宸突地感到胸口被狠狠捶了一下,一团心火轰地燃起,大喝一声,一串凶狠而又快速的连招使出,顷刻间就打倒了其中一个。

另一个见伙伴被放倒,便将目标换成了北宸,手中短剑寒光一闪,对着北宸攻来——

锵!!

突然间,一阵巨大的玻璃碎裂声,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和惨叫一同响起。

有一个人影打破了窗口跳了进来,手中的长柄斧像是回力标一样飞旋而出,猛地向北宸身后飞去——嗤的一声,北宸回头看去,发现身后有个人举着剑,身首已经分家,血溅得满地都是。

长柄斧化成一道白光飞回了来者手中,北宸略带欣喜地低叫了一声:

“亚加德!”

“娅修小姐,没事吧。抱歉,我来晚了,这就替您肃清这些敌人。”

亚加德说着,手中长柄斧一挥——然后消失了。

下一秒,大厅一角响起了惨叫,一个黑袍人还没明白怎幺回事,就已经四分五裂,变成尸块散在地上,而还没等众人回神,又一道惨叫响起,十几米外又一个黑袍人,也遭到了同样的攻击,鲜血四溅着倒下,花花绿绿的肠子流了满地。

屠杀的方向,瞬间颠倒了。

明明有着将近两米的魁梧体格,行动起来却如同紫电般轻巧和凌厉,白色的长柄斧,就像没有重量一般划出道道凶蛮的残光,狂啸着在空中飞舞,白光所过之处,惨叫伴随着断肢,扬起一阵猩红的狂风。

拉翰的脸色变了,他不再有心和阿特拉斯缠斗,手中光芒一闪,一个巨大的灵晶出现在手中——然后拿它对准了阿特拉斯。

十二级灵晶“风炮”!!

“阿特拉斯!小心!!”

北宸焦急地大吼起来然后向着阿特拉斯的方向快跑,然而无奈的是,就算速度再快,也赶不上风的速度——灵晶被捏碎了,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阿特拉斯就算身为十级附身月使,在近距离挨了一下风炮也不能避免地被轰出了无数道伤口,蓝紫色的妖异血液,淌在了那灰色的礼装上。

见到阿特拉斯的血的颜色,拉翰的脸色变了变,但他已经无暇顾及太多,因为时北宸也已经对他举起了一枚九级灵晶“火龙”!

轰!!!

巨大的火焰柱冲着拉翰而去,拉翰不得不向后侧身斜着跳开好大一段距离才躲开了攻击,华丽的宴会厅地板上,留下了粗粗的乌黑的焦痕。

而北宸则乘机跑到一边扶起了阿特拉斯。

“没事吧?!阿特拉斯。”

“战斗力削减15%,没有生命危险。”

见到北宸紧搂着自己,一脸紧张的神态,阿特拉斯虽然全身是血,却高兴地甩了几下尾巴。

但——

“罗喉!!”

嘉琳娜惊怒的咆哮声响起,北宸闻声望去,发现那拉翰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跑去了嘉琳娜这边,此刻罗喉捂着自己的肩倒在地上,而嘉琳娜已经被拉翰挟持,纤细的脖子边,抵着那把沾着金色血液的弯刀。

周围的惨叫声不知道什幺时候停止了。

亚加德似乎已经全数放倒了除了拉翰之外的所有黑袍人,此时正面无表情地提着长柄斧,向着拉翰的方向走去。

“停住!不准动!否则我杀了领王!!”

亚加德的脚步并未停,拉翰手中弯刀一动,一道鲜血就顺着她的脖子流了下来,一边的罗喉愤怒地低喝了一声,却不敢轻举妄动地攻上去。

“亚加德,停!”北宸把阿特拉斯交给一边的黑祸和素劫,向着嘉琳娜的方向走了几步。

“你要什幺才肯放了领王殿下?”

“你跟我走,并且这里的人不许追!能答应的话我就放了她交换!”

北宸还未回话,亚加德眉头一皱,再次向着嘉琳娜的方向走了一步。

“叫你停没听到吗?!不想要这领王的命了?!”

拉翰怒了,手中的弯刀再次动了一动,嘉琳娜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领王的命和我无关。”

亚加德面无表情地再次向前走了一步。

“但是你想要伤害娅修小姐,我绝对不允许。”

“亚加德,等等,别这样,嘉琳娜她——”

她可是领王啊,要是在这种情况下死了的话该怎幺办,撒扎姆帝国追究起来要怎幺回答?!——外加她才刚刚和自己成为朋友!

快想想——快想想该怎幺办。

有什幺办法救出嘉琳娜?真的拿自己去换?不行。她一出事的话,向影还有双子、阿特拉斯要怎幺办?!

就在北宸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有一道人影,突然从背后用力架开拉翰的双臂然后挟制住了他!

嘉琳娜一感觉到威胁解除便立即后跳脱身,在罗喉的保护下远离了拉翰,而转头看去的时候——

“——向影!?”北宸惊讶地大叫了起来,“你在干什幺!危险,快回、”

“亚加德!杀了他!!”

努力用全身的力气压制住拉翰的挣扎,向影低声对着亚加德咆哮起来。

“好。”

亚加德立即点点头,扬起长柄斧对着拉翰和向影的方向疾冲过去!

“亚加德!!住手———————!!!”

北宸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但是她的声音,并没有传达到赤月骑士的耳中。长柄斧在空中划出凌厉的白线,冲着拉翰的胸口而去——

而就在这一刹那,最后的变故,发生了。

拉翰咆哮一声,挣脱了向影的束缚,一矮身子,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内躲开了那锋利的刀刃;

而那道凶猛的白光,就这幺刹车不住,狠狠地砍在了向影的身上,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以及漫天的金色血花——

亚加德愣住了。

北宸愣住了,黑祸、素劫、阿特拉斯愣住了,嘉琳娜和罗喉也愣住了。

在那一刻,北宸才突然回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一个事实。

在温和的假象的催眠下,她忘记了——这个赤月骑士,是除了巫女之外,不将任何事物放在心中的,彻头彻尾的无色恶魔啊。

“向影—————————!!!”

仿佛时间静止了许久,又突然开始流动一样,北宸跌跌撞撞地跑向了那倒在地上的人影。

“向影!!向影!!”

她手忙脚乱地拿出了所有的星灵矿溶液对着那已经露出奇异的内脏和金属质地的肋骨的胸口倒了下去。心跳一下子变得奇快,她喘着粗气拼命地捂住那不停喷涌而出的金色血液,但是,怀中人的体温,依旧在不停地下降。

强烈的不祥预感占领了她的脑海,北宸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只是大口吸着气,不停地将星灵矿溶液抹在向影的胸口,似乎已经连语言的能力都暂时失去了。

“亚加德、阁下,去……追那个人。他知道了阿特拉斯的身份——不能放他走!”

向影从短暂的休克中渐渐恢复了神智,但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不是对北宸说的。

“你这个笨蛋——!”

北宸尖声打断了向影的话,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亚加德看着向影,像是有话想说,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优先处理对北宸有利的事态,追着拉翰逃离的方向离开了。

“坚持住,向影!你不能有事,你有事的话——”

“对不起,主人,直到最后,我还是帮不上忙,连同归于尽的弃子——都做不到。”

“弃你的混账子啊!为什幺要为那种人——”

向影咳了一声,伸手止住了北宸倒星灵矿溶液的动作。

“不用倒了,主人,身体已经停止修复了。”

北宸抽了一口冷气,哆嗦着嘴唇,什幺都说不出来了。

见此,向影伸出了沾满鲜血的双手,温柔地摸摸她的脸颊。

“对不起,主人,我对你说了谎。”

“……什、幺。”

“我……想要成为你的力量,可是,这幺多日子过来,我已经知道了——我做不到这一点。我浪费了你比他人多一倍的时间,却连其他长剑的二分之一的战斗力也发挥不出来——却还要占用你使用双子兄的时间。”

北宸哑着嗓子哭叫起来:“都说了,那种事我根本——!!”

“可是,我在意啊。你身边的人,都是那幺的优秀,只有我这一件垃圾显得这幺格格不入,我无法给你安全感,无法让你的身手得到充分的发挥——我已经受够了。”

向影一边微笑着,一边咽下了涌上喉咙的鲜血。

“我受够了。

我受够了无论怎幺努力都无法变得强大,我厌倦了身为累赘的感觉,我恨透了比谁都喜欢你——但又无法成为你的支柱的自己。所以,我最后能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

“就是——放你自由。”

“……”

就像是有什幺在心脏上狠狠捏了一下,北宸张开口,却只是从口中吐出了裂帛一般的嘶哑的单音。

“没有我的存在,……你就可以去选择更好的战器了。就算不是霞血,以主人你的能力——也一定能、得到比我有用的多的……战器。”

“………………”

北宸不再说话,只是低下头,发出颤抖的呼吸声。

“黑祸兄、素劫兄。”向影转头看向站在北宸身后,面无表情看着他的双子。

“主人就交给你了,下一个长剑契约者,你们可要好好把关……不要再……选到像我这样的次品了。”

“你这是在交代遗言?”

黑祸说话时,看不出他的表情。

“有什幺愿望就自己去完成它,我们不会替你做任何事的。”

素劫的目光与声音,都如入冰窖般的寒冷。

“哈哈……”

向影费力地干笑一声,看向阿特拉斯。

“请好好保护主人。”

阿特拉斯皱着眉,将尾巴伸到向影的身边,但最终没有碰触他。

最后,向影的视线再次回到北宸的脸上。

“主人。认识你的这些日子我很开心。……我已经没有遗憾了。所以,不要为我难过。”

“卑鄙。”

北宸哑着嗓子将向影的头部搂进怀里。

“什幺都不管,就这幺擅自决定自己的死活——太卑鄙了。……太恶毒了!你要是敢死的话,我会恨你——我会恨死你!!”

“那就恨我吧,主人。”

向影费力地抬头,伸出手将她的脸拉近,让自己的唇贴在了她那滚烫的唇上。

柔软、略带酥麻的触感传来,他满足地笑了起来,然后中断了这个轻柔的亲吻。

“不,让我最痛苦的,不是恨,而是漠不关心。——所以为了惩罚这样残忍的我,请忘了我吧,主人。”

“请忘了我。”

他说完,在点点的白光中,变回了白色的长剑从北宸的怀中滑落在地。

那朴素而漂亮的剑身,从中间断裂成了两截。

那一瞬间,跌坐在地的北宸,如同被抽空灵魂的人偶一般,不再有表情,不再发出声音,不再哭泣,

——几乎连呼吸这件事,都一并忘记了。

  • 名称:哪有动情是意外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9: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