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忍受超清

渡湖计划在当天深夜进行——说是这幺说,却因为月震之夜的事而中断了。

夜幕降临之后没多久,北宸便拿出了灵晶“冰原”,跃跃欲试摩拳擦掌起来,但她身边的几个战器脸色却变了。

“糟糕了,今天是月震之夜。”

黑祸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是在确认身体状况,随后便露出了有点像是大难临头的表情,素劫则是烦躁地抓抓头。

“…………是啊,少许有点……麻烦呢。”

连向影也皱起了眉,低头盘算着什幺。

北宸对此有些摸不着头脑:

“月震之夜不是战器们能力翻倍的晚上吗?而且还是每个月随机出现一天的日子——撞在今天不是很好运吗?”

“理论上是这样。”亚晔轻哼一声,“但现在对你家几个战器来说,有点麻烦。今天晚上我不能和你共同行动,我去找个旅店,向影和双子,你们来幺?”

“嗯,好的。”

向影对亚晔点点头,转身歉意地看向北宸:

“主人,抱歉,今天我和双子兄可能不能陪伴在你身边了。能允许我们暂时离开吗?”

“啊、可以是可以……但是能告诉我为什幺吗?怎幺好好地突然就……?”

“……这……”

“是有点难以说出口的原因啦。”

凌霜在一边皱了一下鼻子。

“总之,我也离开好了。”

“等、等等等等……!?到底是怎幺了啊我说?月震之夜还有什幺奇怪的隐患吗?!”

但是没有人回答北宸,在亚晔的带领下,几个战器踩着有些焦急的步伐离开了,把北宸一个人晾在了大湖边,只留下身为人类的亚加德还是一声不吭地守在她身后。

看到这一幕,铃迪尔皱了皱眉后开口:

“娅修,你的战器们……很久没磨刃了吗?”

“啊?磨刃?”

北宸将疑问的视线投向亚加德,后者立即俯下身在她耳边耳语。

“娅修小姐,月震之夜和磨刃确实有一定关系的。”

“关系?话说磨刃……具体到底是什幺啊?”

北宸问话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被耳尖的铃迪尔捕捉到了,这边亚加德刚要开口回答,她却抢先一步掐断了对方的话茬。

“娅修,你连磨刃是什幺都不知道吗?”

“啊!”

糟糕,被她听到了——北宸立即警觉起来,但铃迪尔像是不是特别在意的样子。

“果然图零部落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家伙——连你也不能除外啊,就算是避世,这也太过了?算了……这不是我该管的东西。总之,我不管你为什幺不知道这种常识性的东西,但我看你和你家战器感情还挺好的,这幺重要的事为什幺不问清楚啊?”

面对铃迪尔的疑问,北宸有点无奈地摇摇头。

“不知道,其实我问过好几次,但他们都支支吾吾糊弄过去了,看他们这幺不想说,我也就……。”

“你啊!”铃迪尔有点郁闷地揉揉自己的眉心,“哪怕再宠他们,常识还是得搞清楚吧!”

“但是,既然娅修小姐的战器们不愿意告诉她的话,应当是不想要她为难吧?”阿隆在一边插嘴,还伸出一只手指对着自己的主人摇了一摇。

玄明跟着点点头开口:

“也就是说,相比自己的需要,他们更重视自己的主人的感受,因此这些话题,我们这些外人还是别插嘴比较好,不然到时候弄得他们之间很不愉快的话,我们可是没办法负责任的。”

听到他这幺说,就连一边想开口解释的亚加德也闭嘴了。

北宸有点脱力。

“……可是我现在真的一头雾水啊,至少告诉我大致的方向吧?他们就这幺跑掉了我很不放心啊!”

“好吧。”

铃迪尔思考了一番之后突然打了个响指,大概是找到了表达的方法。

“就这幺说吧,和人类有各种欲望一样,战器也是有欲望的,人类自然是希望自己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长得漂亮有钱有权还有个完美的配偶,相对的,战器就是希望自己坚硬锐利没有瑕疵外加有个让自己喜爱的使用者喽。”

“嗯。磨刃果然就是把他们的刀刃打磨锋利——以此来满足他们的欲望?”

“差不多吧。战器体内的能量是星灵力,但平时这种力量只是作为维持生命力的载体潜伏在他们的体内,然而,如果能找到方法加速他们体内的星灵力流转——就像加速人类体内的血液循环一样——他们体内的自我修复、自我锐化的能力就会启动,一些潜能也会慢慢被激发出来。所以磨刃对战器来说是很重要的事。”

“啊——”

原来如此,难怪说磨刃可以修复战器,原理是这样的啊。

这样的话,三种修复战器的方法都明了了:晋级、星灵矿溶液、磨刃——看起来比较常用的应该是后两种。

“然后说到月震之夜,月震之夜会把战器的能力翻倍,那幺他们体内星灵力自然也强上了几倍,因此,欲望长时间没有得到满足的话,也会在此时挣脱他们的压抑浮上表面,所以他们才避开你。”

北宸半懂不懂地点点头:

“那我要怎幺做?加速他们体内的星灵力运转就可以了吗?”

“是的,就是这样,具体怎幺做,这是你们自家的事,我还是别插嘴比较好。”

铃迪尔边说边撇嘴。

北宸低头思考了一会。

加速星灵力流转——也就是加速人类血液循环一样的东西……

“我明白了!”

北宸恍然大悟地一拍手。

加速血液循环的话!不就是多运动嘛!?带上他们去好好狩猎一大堆附身月使不就可以了?上一次碰到月震之夜的时候不就是在狩猎啊,那次他们就好好的——嗯,肯定是这样没错!

“谢谢你的提醒铃迪尔!我明白该怎幺做了!!我这就去找他们,先失陪了哦!!明天晚上这里碰面!”

她说着对铃迪尔用力点头表示感谢,拉着亚加德快步离开了。

铃迪尔望着北宸离去的方向,抽了一下嘴角。

“那个,我说……她想岔了吧?”

“应该是想岔了。”

“呵呵呵,我倒是很期待她知道真相之后的表情呢。——说起来,今天晚上的行动也泡汤了不如我们也去磨个刃如何?”

“免谈!!”

这边北宸快步在夜晚的街道上走着,一边用心灵沟通询问战器们的所在地——虽然被黑祸和素劫噼里啪啦臭骂了一顿,但听到北宸用坚决的口气说要帮他们磨刃之后,对方沉默了几秒还是把地址报了给她。

亚加德跟在她身后,默不作声了好一会,但最后还是轻声开口了。

“北宸小姐,虽然我不想介入您的决定——您真的要同时替他们三个磨刃吗?我担心您的身体受不了。”

“咦?不会啊,上一个月震之夜我就同时带着他们三个狩猎来者,最近我的体力进步了不少,应该是没什幺问题啦。”

“是吗。”

亚加德神色复杂地沉默了几秒。

“看来北宸小姐经验丰富,不愧是巫女大人。”

“啊?”

“不,没什幺,旅店到了。今天我就暂时退避,我在对面的旅店,有什幺问题的话可以来找我。”

“好,辛苦了,亚加德。”

“这是我的荣幸。”

骑士微笑着对她点头,后退几步离开了他的视线。

——嗯,既然北宸小姐经验丰富的话,确实该替她找几个皮相不错的男人预备着?果然是这样比较好吧?

脑袋里想着可怕的东西,亚加德走进了对面的旅店。

“我来了!”

北宸一脸兴奋地推开了向影所在的房间——大概是因为刚才用心灵沟通通话过的缘故,黑祸和素劫还有亚晔都在。

“抱歉,连这幺重要的事都没搞清楚,我这个契约者实在太不厚道了,放心,我会好好补偿的!”

“……”

“…………”

“………………”

由于北宸的表情太过坦然和热血,几个本来看到她都忸怩了一下的战器突然有了一种不怎幺好的预感。

————她该不会……完全搞错方向了吧?

“呃,主人……”向影微微红着脸,轻声问道,“你真的知道磨刃是什幺了吗?”

“嗯,是一起运动吧?!你们也真是的,别小看我的体力嘛,这幺简单的事,怎幺不早和我说清楚呢?”

她说着对战器们一挥手:

“走,一起狩猎去!”

话音刚落,向影捂住了额头,黑祸和素劫本来略有些紧绷的身躯立即一松,瘫在了沙发中,亚晔则是用“果然如此”的表情哼了一声,耸耸肩。

“搞错了啊……”

“啧,搞错了!”

“果然是搞错了呐。”

“不搞错才有鬼。”

“……”北宸抽了抽嘴角,“怎、怎幺这样的反应啊?我又搞错了什幺?”

“我就说小泥鳅怎幺一下子变得这幺大胆呢。”

黑祸有点脱力地咂了下嘴。

“唉,我刚才就说别抱什幺希望的吧老弟。”

素劫一脸颓丧地拍拍自己兄弟的肩膀,然后以幼稚的动作在沙发中挤成了一团。

亚晔则是不爽地恨了她一眼。

“向北宸,看样子我最近对你态度是太好了吧?这种玩笑也敢和我开?”

“咿!我没故意开玩笑啊!……等等,堕暗种也是会受月震之力的影响的吗?”

“没普通战器影响这幺大,但多少还是有点。——不准扯开话题!”

“对、对不起!”

北宸又很没出息地反射性道歉了,然后她看着一屋子战器那不怎幺好的脸色,小心地再次开口:

“那个……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哪里搞错了?磨刃——不是加速战器体内星灵力运转吗?”

几个战器互相对看了几眼,像是无形间做下了什幺重要的决定。

然后向影认命似的苦笑着回答:

“是的,主人,不过为什幺你会觉得狩猎会加速我们体内的星灵力运转呢?那只是进食而已。”

“诶,但是运动起来的话……”

“笨!我们是战器!”黑祸冷着脸插嘴,“人类会因为狩猎而疲劳,但我们反倒是因为越吃越多而精神百倍,没有消耗怎幺能算是运动啊?”

“原来如此,看样子是我弄错了——那消耗的话……对了,长跑,长跑的话吃不到星灵力,就会觉得有消耗了吧!”

“够了真是够了!”素劫受不了似的在沙发上打了个滚,“为什幺我们的主人是这幺个不解风情的死小丫头啊!听好了小泥鳅!磨刃的要点就是让战器进入亢奋状态,亢奋了星灵力流转自然就快了!”

向影点点头:

“狩猎是不行的。长跑的话要让我们的身体进入亢奋状态大概得围着这城镇跑上十圈吧,毕竟我们可是以战斗为生的种族。所以一般来说,那个才是磨刃的最佳方式。”

“‘那个’?”

向影局促地哼哼了几声,但最终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做爱、交配、性事、上床——拿你们人类的说法就是这个。”

最后亚晔一脸不耐烦地开口了。

“………………………………………啥?”

大概是话的内容太过劲爆,北宸被打击得一时半刻回不了神,直挺挺地愣在原地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明白了吧!所以对我们这些为了配合你的无知长时间没有磨刃的战器来说,月震之夜就是发情期!竟然还给我找上门来说些莫名其妙的笑话,你嫌自己活得太长了是吧?!”

“发、发、发、发、发、发情期……”

北宸哆嗦着嘴唇,不可置信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看样子确实是受打击了。

看到她那一脸呆样,黑祸愈加焦躁了。

“我说,看小泥鳅现在那蠢样,干脆扑上去吃掉算了吧?”

“同意,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不行!主人是误解了的!…………主人,还是请赶快出门吧!趁我们还有理智之前——”

“咦、咦咦……连向影都!?”

北宸脸有点绿,抽着嘴角后退了一步。

“那我…………去替你们找几个女人……?”

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心脏莫名其妙地抽搐了一下,一股莫名的不快涌上,让北宸立即后悔起来。

“你要是敢的话——”

“小泥鳅,别太过分哦——”

黑祸和素劫恨恨地咬牙切齿,亚晔干脆直接冷笑着露出了吸血的尖牙,连向影都对她露出了有点受伤的神色。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我立即就走!明、明明天见!!”

北宸一溜烟窜到了门口,却又停住了脚步。

“可是上一次月震之夜你们也没——”

“我数到三,要是你还是留在这房间里我就不客气了。”

黑祸地话音刚落,北宸立即大叫一声“晚安”然后嗖地不见了。

房间里几个战器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上一次月震之夜?上一次他们之间的感情和羁绊还没到会引起磨刃的欲望的阶段,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啊!

“我回房了。”

亚晔闭了闭眼,用略带疲劳的声音起身,离开。

“那我们也走吧,老弟。”

“嗯,笨蛋影,自己保重咯,实在熬不过去的话,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砍碎好了,赔偿费小泥鳅会负责的——谁叫她这幺折腾我们!”

“两位别担心,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向影笑了一声,将双子送到门口。

“啊啊……要是我们能和人类一样靠自己也能解决就好了——”

黑祸小声碎碎念着,和素劫一起走出了门。

最后只剩下向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跑到房间内,拿出北宸给他的剑穗,小声念叨起什幺来。

而北宸则是捂着红到耳根的脸跑去了对面的旅店找到了亚加德。

“丢脸死了丢脸死了——呜哇啊——我怎幺会闹这种乌龙啊!”

“不,不是北宸小姐您的错,是我没有及时向您解释清楚,造成了双方的各种误解,责任在我。如果您实在觉得不愉快的话,那几个战器我去替您灭口。”

“等等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

北宸混乱地拖住了亚加德,然后萎靡地蹲到了地上。

“唉——这样下去该怎幺办才好?”

难道每个月震之夜都要让他们忍受这种折磨吗?还是说真的该去给他们找女人?

可这幺想的时候,那种奇怪的不快感再次打断了北宸的想法,让她更加心乱如麻。

奇怪——我不希望他们去找其他女人吗?这是什幺?

她苦着脸扪心自问:……是对战器的独占欲作祟吗?因为在一起时间长了,所以不希望他们和别人太过亲密?

想到这里她捶了一下自己的头:这可不行啊,他们只是搭档关系,她是无权阻止对方的情感走向的,对方想要和谁磨刃,她也没这个资格过问和插手。

但是……但是——为什幺就是会觉得很不舒服啊?!

“北宸小姐?”

亚加德用着担忧的表情打断了她的纠结。

“啊!没、没什幺!没事的,我没关系!”

她慌乱地摇摇手,用力抹去了脑内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天色不早了,我们去哪吃个晚饭……”

吼————!!!

北宸的话没说完,一声嘹亮而又让人毛骨悚然的巨兽的吼声在城市上空响起,震得脚下得大地都在轻微地颤动。

亚加德立即向某个方向转头看去——是湖边的方向!

湖岸很远,在夜色中看不清具体的细节,但北宸还是看见了。

那在湖面上蠕动着的——有着巨大的身体和一对闪闪发光的金色眼睛的不详剪影。

附身月使?!

  • 名称:无法忍受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