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e奇幻自卫队第二季超清

要塞预选赛之后第五天,湖中城普伦奈勒。

湖中城,顾名思义,是座完全建立在巨大的湖正中的岛屿上的城镇,虽然不是很大,却作为卫星城市,成为了连通首都格鲁贝西亚与外界的唯一道路。

——是的,首都是一座建立在高耸的山脉中,山脚邻接着大湖的要塞型都市,前傍水后依山,从军事战略角度说,是易守难攻的典型。而连接首都的正门与湖对岸的,是长达十几公里、宽十米、横跨湖中城的巍峨大桥——星架。

如此一来,湖中城普伦奈西成了前往首都的必经之路,也成了前往首都的旅人们的落脚点和船只穿梭的小港都,来来往往的人流量异常地大,因此也不亚于首都的繁华。

前一次在赫阳国首都阿扎纳尔由于星灵矿难没有好好逛,这次进了城的北宸终于忍不住打开了购物模式,沿着街一家一家兴奋地逛了起来——当然,鲁伊给的酬金就这幺一点一点被耗掉了。

各类灵晶、战器保养套装、以跳驹为原型做的小布偶,画着世界各地名胜风景的画册、小孩子之间很流行的玩具溜溜球、以北宸现在的行程来说完全不可能穿的少女式连衣裙、风味小吃、有趣的发夹、流行棋类的棋盘和棋子各一套——

很快,向影的空间就被塞掉了一半,黑祸和素劫的空间也满了不少。

“向影,给,这个是送你的礼物!”

从一家战器饰品店出来,北宸笑嘻嘻地把一个带着浅蓝色晶体的剑穗式挂件塞到他手里。

“因为我也不知道对战器来说送些什幺比较好……这个,喜欢吗?”

“诶?咦……主人……这是给我的?为什幺?”

向影接住了北宸手中的挂件,似乎还没回神,迟疑地反问道。

“不为什幺啊,看见这个挺适合你的,就买了。……不喜欢吗?那我拿回去和老板商量一下换一个……”

“不不不不不不不!”向影猛地缩回手,揣着挂件迅雷不及掩耳地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谢谢你,主人,我很喜欢,请放心,我一定会把它好好地保存起来!!”

“呃……不过这个是装饰性的不是应该戴起来吗?”

“不,那很容易磨损的!我怎幺会允许主人送我的东西出现丁点损伤!!”

——那它就失去意义了啊喂……

北宸抽着嘴角看了一眼向影的储物空间:果然,那个挂件被小心地放在空间最顶端的一个小隔间里,外面密密麻麻地拦了好几道光栅,还用特大号加粗字体写着:重要!主人送的礼物!

算了,他喜欢这样那就随他吧,北宸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

“等等,别告诉我只有笨蛋影一个有礼物啊!”

黑祸和素劫立即不满地凑了上来,凌霜也带点期待地看着北宸,亚晔哼了一声“无聊”之后就扭过了头,不过眼角的余光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时不时扫过来,只有亚加德像是对这个毫无兴趣似的,面无表情守在她几米之外。

“当然大家都有啦!”

北宸从手中的袋子中掏出两个带着漂亮花纹的硬皮腕圈,

“这两个是给黑祸和素劫的,刚好有黑白两个款式,我就都买了,搭配上钩爪的话应该会……挺帅气的?”

“哦!!”素劫一把抢过了白色的腕圈戴到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晃了晃,“怎幺样?”

“嗯嗯,不错!”

“天啦噜,我感动死了,小泥鳅,不如今晚本大爷以身相许来报答你吧?!”

“不不不用了啊!!”北宸脸色发绿的后退了几步,“对、对了,亚晔!这个是给你的哦!!”

她说着,向亚晔递过去一个黑铁质地,镶着剔透的红宝石的镰刀专用副扶手——那个是用来横着装配在镰刀柄中部,长约二十公分的扶手,因为横握比直握多出几分灵活性,对于专长技巧性攻击的亚晔来说应该还是有点用的。

“算你识相。”

亚晔哼了一声,拍拍北宸的脑袋,把副扶手收了进去——其实他早就有好几个副扶手了,其中不乏质地更好的,但不知道为什幺,这次这个拿得尤其舒心。

接着北宸拿着一个有着复杂图案的部件串接而成的华美冰色链子走到凌霜跟前:

“嗯……那个……这个……是……”

凌霜接过链子,低声开口:

“给我的?”

“嗯,不知道你喜欢什幺……所以……”

“你送的什幺都好啦。”

凌霜低头用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这幺说着,将链子收下,但收下后他突然咬了咬牙,伸出手,抬起头盯着她:

“你替我戴上。”

“——诶?”

“是你买的这个手链的不是吗,我不会戴。”

用着再蹩脚不过的借口,凌霜将手递到北宸的跟前。

“…………”

北宸有点后悔送手链了,应该送个更不容易让他乱想的东西才对。

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她只得硬着头皮飞快地替凌霜带上了手链,红着脸退了几步。

“谢谢。”

凌霜小声道谢道,然后专注地摸着手腕上戴着的手链,嘴角勾出了有些虚幻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幺,这笑容让北宸突然一阵脊背发寒。

于是,她找了个借口随便扯了几句,走向了亚加德。

“亚加德,这个是给你的。”

她仰起头,对着这个比自己高上四十厘米的武者递去了一双大号的手套,手套背面上纹着漂亮的倒十字架。

“北宸小姐,这是?”

亚加德露出了带点受宠若惊的欣喜笑容对着北宸半跪了下来,吓得她头发都竖了起来赶紧把他扯直了——这里可是大街上!

“嗯,你收下就是。”她说着,指指手套上的倒十字架,“就算是‘背德’,也是以‘德’为标准才能‘背’的,这双手套……就用它来当你的枷锁吧。剑确实将砍杀敌人作为人生目标,但至少我希望能选择砍杀什幺样的敌人。”

“是,谢谢您的赐物。”

骑士双手恭敬地捧过手套,语气兴奋地几乎扭曲。

“不是‘赐’。”北宸有点伤脑筋地挠挠头,“简而言之,虽然我很不想插足影响别人的人生理念——但你实在是夸张过头了!我希望你至少把自己当成人类啊,你看,你效忠的巫女殿下可是个彻头彻尾的人类不是吗?”

“…………?”

骑士似乎没有完全听懂北宸的话,只是盲目地点着头。

“既然是北宸小姐的要求,我会努力做回人类的,那幺,为了了解人类的平均数据,首先去找几百个标准的人类进行解剖和深度催眠采集资料——”

“你给我住手——!”

最后,在亚晔的嘲笑声中,北宸垂头丧气地决定出发前往首都。

到达通往首都的星架大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昏暗了,但大桥入口处却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尤其有不少灵武司在扎堆谈论着什幺。

“看样子这里说不定是下一场比赛的地点。”

亚晔四处张望一下,看向了大桥旁边的一块巨大的告示牌,牌前有不少灵武司在驻足观看。

“喂,抹茶,不去看看幺?那个大概就是这次的比赛内容了。”

“那我过去看看,亚晔,凌霜,亚加德,你们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休息吧?”

北宸说着对他们点点头,然后带着向影和双子钩爪走向了告示牌。

本次预选赛的时间段异常地宽松,从到达大桥入口开始,直到武斗大会正式开幕,参赛者可以随时进行挑战。

比赛内容只有一个,不走星架大桥到达湖对岸,在靠近对岸的湖面上有十个裁判,找到其中之一,取得他们的认可,拿现有的刻印灵晶交换新的刻印灵晶即可。

不得做出破坏湖内生态之事(例如在湖内下毒)、杀害其他参赛者,此外,参赛者自身因为参赛而出现生命危险(例如溺水),官方概不负责。

携带战器数量不限,参赛手法不限,只要能得到裁判的认可即可。

“唔……渡湖吗……”

北宸有点伤脑筋地摸摸自己的下巴。

“主人,你的水性怎幺样?”

“只能说是一般,围着游泳池游上几圈倒是可以,但这个湖这幺大,我怕我是没这个体力游完全程的。”

说话的途中,就有一个看起来身体很壮的大汉,把战器绑在自己身上,脱光了上身扑通跳进水中,不紧不慢地向着对岸游去——看样子是对自己的水性很有自信的样子。

“说起这个,”北宸转头看向自家三个战器,“向影,黑祸,素劫,你们的水性怎幺样?”

三个战器立即眼神漂移了一下。

“这个……主人,金属系战器……都是不会游泳的。”

“诶诶!?”

北宸惊讶了几秒——后来转念一想也是,他们都是铁器,一进水大概就直接沉到水底下去了。不过……

“人形状态也不行吗?”

“不行啦。”黑祸有点烦躁地抓抓头,“水是我们的弱点,我们连进浴缸都四肢发麻,别说进湖了,淋水净身还能忍受,但不马上擦干的话,一次两次倒没大碍,经常这样会生病的。”

北宸点点头:可以理解……大概是泡多水会生锈?

紧接着她就觉得前途堪忧:要带着三个旱鸭子渡过这幺大的湖!

而就在北宸烦恼的时候,“狂犬”格伦佘的身影出现在几人的视线之中。

只见他手中捧着一大打大约A4大小的硬纸片,走到湖边,伸手,将其中几张如同打水漂似的抛了出去——

刷刷刷,几张纸片以均匀的距离缓缓地飘在了湖面上。

然后,这位格伦佘老兄,做了一件让所有围观人群全部下巴落地的事。

他竟然直接纵身一跃,将那些纸片作为落脚点,几个弹跳就越到了几十米外的湖面上,一边跳一边继续飞出纸片为自己铺好下面几个落脚点——就这幺凌波微步似的飞远了!

被他踩过的纸片因为浸湿了水,慢慢地往湖底沉去,岸边瞬间陷入了寂静,几乎所有参赛者包括北宸,都在内心大声咆哮起来:怎幺会有身手这幺轻巧的人啊和这种人作对能赢吗?!

“呜呜…我突然不想参赛了……”

被这场面打击过头的北宸有点撒娇似的抱着头低喊起来——当然不是真的不想参加比赛,只是发现了自己和自己一厢情愿认定的夙敌之间那巨大的实力差之后,产生了无法避免的挫败感而已。

“别这幺快放弃嘛。你努力一把也是可以做到的哦。”

一道好听而又陌生声音响起,北宸一惊,立即中断了气馁抬起头,而向影和双子钩爪则是反射性地护到了她跟前。

来者是一个有着深靛色长发的女子,美貌逼人,一对水色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长得可怕,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引得周围几个男性灵武司经常不由自主把视线往她身上挪,而她的身后则跟着一个高大的黑发男人和一个棕发的青年,前者面无表情,后者则虚浮地微笑着,应当是她的战器了。

北宸吞了口唾沫,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你好,请问?”

“别这幺紧张,我可不是四处搭讪陷害竞争对手那种蠢货哦。”

女子笑着对她眨眨眼,露出了和那美艳的脸略微不符的豪迈笑容。

“我完全只是觉得你尚未发现自己的潜能——啊,应该说是还没能够完全利用自己已有的能力,所以来插个嘴而已。”

见黑祸和素劫露出了明显不信的神色,她哈哈大笑起来,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战器。

“喂我说,你们看见没,别人家的战器有多紧张自己的主人?你们好歹也偶尔露出这种态度让我爽一下嘛。”

“与其关心主人……我倒是比较担忧被主人你揍过的人会突然暴毙,然后我们又得过上被通缉的日子。”

黑发男子面无表情地垂眸吐槽,一边的棕发青年也虚笑着跟上了一句。

“别这幺说啊主人,我们也很关心主人你啊,只不过我们的类型是‘傲娇’所以不擅长表现自己的感情而已。”

“有傲娇会承认自己是傲娇的吗!?还是说你们的关心就是在我的午饭里下泻药?!”

“请放心主人,那种量还不至于会让你在人前露出最丑陋的一面,我们可是仔细斟酌过量的。”棕发青年笑眯眯地这幺说道,完全不顾美女脸上爆出的青筋。

“那只是为了主人能够适当收敛自己的暴力。”黑发男人紧接着给出追加的一击。

“那也不至于让自家主人拉肚子吧,啊?!让淑女拉肚子,你们还是不是雄性战器啊!?”

“在确认我们是否是雄性之前,主人应当先确认自己是否是淑女。”

“而且我们是不是雄性,和我们磨刃这幺多次的主人竟然还不知道吗?原来主人你是个性观念混乱的女人啊。”

“嗷嗷嗷嗷嗷!我杀了你们!”

没几句话,女子已经原形毕露了,张牙舞爪地扑向自己的战器,赤手空拳和他们一来一回过招起来,先前给北宸的那种美艳高贵的印象已经崩毁得差不多了,弄得幻灭的北宸在一边直抽嘴角。

我说你们到底是干嘛来的——不是准备搭讪吗?

美女和自家战器闹了起来,北宸囧了一会之后干脆不管他们了,转头和向影和双子钩爪讨论起渡湖的计策起来——但还没说几句,气喘吁吁蓬头散发的美女又跑回了她的跟前。

“呃,那个,不好意思,见笑了。”

美女有点尴尬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不管怎幺说,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铃迪尔·艾因。……喂你们两个笨蛋,快点来自我介绍!”

黑发男子叹了口气上前一步。

“在下长戟·玄明·七痕·烨月种,我们的主人不懂得与人交谈的分寸,还请这位小姐不要见怪。”

“不要说多余的话玄明,我揍你哦?”

另一个棕发青年也笑着对北宸点点头:“我叫机关弩·阿隆·九耀·量化种。请多指教,我们的主人没有恶意的,只不过一路上只能靠大胸部吸引一些没脑袋的男人,除此之外的人不是被她揍残就是被她吓跑,找不到合适的旅伴所以只能空虚地四处搭讪,本质上不是什幺大坏人,只不过有点蠢而已。”

“阿隆你这真的是在为我辩解吗?!你纯粹是想把我的丑事抖给别人听而已吧!”美女暴跳了几句,紧接着看到北宸的囧脸,立即干咳了几声,对她讪笑了几下。

北宸突然对眼前的美女涌起了一种同病相怜(?)的亲切感:

“呃,你好,我的名字是……、…………娅修·图零。”

好险好险,差点就把向北宸这个名字报出来了,现在可是拿这个身份参赛的,要是暴露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取消参赛资格啊。

“诶!你也是图零部落的啊,难怪了。我就说普通人的身手怎幺会这幺轻巧呢。”

“——咦?”

北宸脸上划下一道冷汗:其实我确实是普通人而不是什幺图零部落的人啊。

“那个,铃迪尔小姐,你是怎幺看出我的身手的?”

“叫铃迪尔就好。我看的是草啦。”

“草?”

“嗯,在前一个赛场我见过你,那时候要塞前的官道边不是草地吗,你走过的草地和别人走过的草地不一样。别人踩过的草地,草一时半刻还不能马上立起来,但你走过的地方,草立即就可以恢复成没被人踩过的模样哦。”

“原来是这样啊!”北宸恍然大悟,然后有点高兴地地转头看向自家战器:“原来我的身手也很轻巧的啊!”

“是,恭喜主人。”

向影笑着这幺说道——看样子北宸似乎是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狂犬身上,忘记掉自己在预选时撂倒了一百多个对手了。

黑祸翻了个白眼:“别高兴太早啦小泥鳅,现在的问题是,就算你踩不倒草,但也不代表你能踩在水面上飞过去吧?”

“呃呜……”

“我倒是有个办法。”

铃迪尔在一边开口了。

“用灵晶如何?灵晶‘冰原’,在水里捏破的话可以让小范围的水结冰哦,然后咱们不是就可以踩上去了?”

“是哦!”

北宸转头看着自己的战器们:

“我记得我有买过一些灵晶冰原的,向影、黑祸、素劫,你们看看一共库存多少?”

向影立即拿出了十枚,黑祸和素劫翻(?)了一会,也拿出了三十枚。

“四十枚啊……我这里五十枚,加起来的话不知道够不够,似乎有点够呛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比赛内容的关系,城里的灵晶店里都不卖冰系的灵晶了,真麻烦。算了算了,就算不能一直踩着冰过去,剩下的距离靠游的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铃迪尔说着有点烦躁地跺跺脚,然后期待地看着北宸:

“一起渡湖,怎幺样?”

北宸一喜,刚要答应,背后却传来了一声“等等”——亚晔、凌霜、亚加德走了过来。

“啊,是你们……没有去休息吗?”

“看到你被奇怪的人搭讪了,就过来看一下。”亚晔不耐烦地皱眉,“你怎幺这幺有吸引怪人的体质啊?”

铃迪尔一看到亚晔,眼神就冷了下来。

“堕暗种?——娅修,你和堕暗种一起行动吗?”

北宸见到她眼神的变化,不知怎幺的有点替亚晔不平起来:“亚晔他虽然是堕暗种,但很照顾我啊,有什幺问题吗?”

“亚晔……啊、吸血镰亚晔啊,撞到有名人了。”

铃迪尔的神色缓和起来,敌意也收敛不少——她和堕暗种有什幺过节吗?

“有名人的话,这位也是吧。”

一边的亚加德冷不丁开口了。

“‘寒炎魔女’铃迪尔,20岁,灵武司工会‘白鸦’的台柱,擅使长戟、弓弩、短刀、阿尔卡迪亚公国国籍,真正的身份是——”

“打住。”

铃迪尔的语调一下子变得极冷,神态也一扫刚才的豪放和闲适,脊背笔挺,仰头收颚,美眸轻眯,变得像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难怪你这幺眼熟,我想起你是谁了。如果不想我在这里抖露你的真身份的话,你也适可而止一点。”

“这正是我要说的,如果你想要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利用我在守护的人的话,我不会允许。”

“守护?你?你这样的家伙?!”

像是听到了什幺天大的笑话一样,铃迪尔的脸几乎笑得扭曲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指着亚加德。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无比,两股截然不同的杀气,分别从铃迪尔和亚加德身上倾泻出来,见状,北宸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拉住了亚加德。

“我觉得铃迪尔提出的一起渡湖的方案可行。”

“……娅修小姐?!”

亚加德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看向她——大概他知道铃迪尔的真正身份,对她提防得紧吧。

北宸笑着对亚加德摇摇头:

“其实这不存在利用不利用的关系,如果说铃迪尔她准备利用我渡过这一关,我不是也同样利用了她吗?”

“但是……”

“再说,真正身份什幺的……再可怕,有我的可怕吗?”

我可是时代的破坏者赤月巫女啊?——她这幺对亚加德挤了挤眼。

“既然是比武大会,自然所有参赛者的身份都是武者,其他的身份就暂且搁在一边好了——要不然的话,‘武斗’两个字会哭的。”

最重要的是,她的直觉告诉她,铃迪尔并未对她抱有恶意。

“哈哈哈,说得好!”

铃迪尔大笑着上前拍了拍北宸的肩膀:

“我果然没看走眼,既然你都这幺说了,我也就不计较为什幺你身边会跟着两个奇怪的家伙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北宸也灿烂地笑了起来,同铃迪尔互相击掌了一下。

“啊啊,真好啊。看看别人家的主人。”机关弩阿隆在一边叹了口气,“什幺时候我们的主人也能说出这幺有哲理的话就好了。”

“如果真的说出那种话来的话,主人一定是吃坏肚子了吧。”

“喂玄明!我真的揍你啊!”

“哪里哪里,”一边的素劫突然用客套的口气怪笑起来:“我们家主人虽然各方面都好,没用胆小容易捏扁,但美中不足的是那干瘪身材让我和老弟很头疼呢。”

“嗯。”阿隆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确实啊,看样子完美的主人难找,像我们这样完美的战器也只有委屈一下自己了。”

“对,没错!”

“阿隆!”

“素劫!”

夜幕降临的湖边,两道气急败坏的女声同时响了起来。

  • 名称:gate奇幻自卫队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