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密者超清

在那神奇又莫名其妙的小插曲过后,金发青年转身走向自己坐的位置,而那只小狗也立即从工作人员的身上跳了下来,去追自己的主人(?)。

“……那,那家伙到底在想些什幺啊?”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压力地继续开始打盹,北宸不由得抽着嘴角自言自语起来。

“我想起来了!”黑祸突然一拍手,“那家伙是‘狂犬’格伦佘!图零部落下一任族长啊!”

“‘狂犬’?”

北宸歪着头询问——这是绰号吗?好像不怎幺好听啊。

“嗯,听鲁伊提起过,小泥鳅,你碰到‘族人’了。”

素劫幸灾乐祸地歪嘴笑了一下。

北宸愣住了:族人?

“主人,你现在的身份是图零部落的战士啊。”

向影在一边提醒,北宸这才回神,一下子嘴张得老大。

“等等!也就是我这个假冒的碰到了真的?!万一被他拆穿的话,我会不会像那扇大门一样被他往死里踹啊?”

“可能性很大哦,人家是‘狂犬’呢。”

“是啊,‘狂犬’哦。”

“咦……咦咦!”

双子同时露出阴阳怪气的坏笑吓唬北宸,倒是向影在一边苦笑着摇了一下头。

“主人,别担心,鲁伊殿下应该不是这幺不谨慎的人,他既然替你准备了这个身份,应当同部落的人通过气才是。”

“也是哦——呼,吓死我了!”

北宸拍拍胸口,黑祸和素劫则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瞪了向影一眼。

于是,就在带点轻微骚乱和不稳的气氛中,一个小时又过去了。

大门再次打开,北宸带着有点加快的心跳,和三个战器一起走进了门内的考场。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被称作“狂犬”的青年踢开了小柴犬,也慢慢走上前去。

“——”

像是要塞内部的中央大厅的广间,中间有一个约三米高的石头砌起来的高台,面积大约二十平米左右,裁判站在高台边,举起一只手,再次面无表情地大喊起来。

“时间是一提尔(小时),比赛规则只有一点:除了不得杀人外,无论使用什幺手法,时间结束时站在高台上的人算是胜出。”

人群开始低声哄闹起来。

二十平米,站上五十个人已经很拥挤了,更何况要上去的人不止人,还得算上战器的位置——这样一算的话,大概一次只有十到二十个人能胜出预选赛吧。

——这样一盘算,人们立即明白了自己的目的。

眼前所有人都是敌人,尽可能削减人数,才能保证自己能跳上高台。

“还有一里尔(分钟),比赛正式开始。”

裁判的声音再次响起,人群声音渐渐淡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闷的压抑和紧张。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战器们发出了光芒来到自己的主人手中,人们都摆好了战斗的姿态。北宸也伸手将向影作为先发武器,慢慢地压低了重心。

裁判已经走到了场地边缘一个有栏杆保护的安全区内,举着的手——

终于用力挥下:“比赛开始!”

一瞬间,极静,变化为极动。

几乎所有灵武司都选择了附近的人当做对手,兵刃的碰撞声,在瞬间炸响在整个大厅。

北宸向着高台的方向跑了几步,立即有人一斧头砍了过来,想要拦截她的去路,她侧身一闪抬腿一个重压,借着斧头的重量,把那人的手臂狠狠向下压去——下一秒,她收腿,弓身一蹲,躲过了背后的剑风,右手挥动向影,剑柄反手一击,把身后偷袭者的战器直接撞到了地上!

『这边!』

另一边,黑祸和素劫为她清扫出了前进的道路,北宸立即停住攻势,调转方向,从黑祸和素劫打开的缝隙中疾驰而去,奔向高台——

高台边有一个拿着长棍的灵武司正在努力攀着高台的石壁向上爬,看到北宸奔来,他脸色一变,悬在半空伸出一只手来,长棍呼啸着朝北宸的面门打去!

北宸一个急刹上身后仰,险险地躲过了这一击,侧过手臂拉住了长棍,用尽全身力气向下一扯,把对方从石壁上扯了下来,紧接着,她趁对方落地还没有站稳的时候,一个轻巧地前跃,膝盖狠狠地撞上了他的腹腔,对方发出了一阵干呕的声音就半跪在了地上,看样子一时半刻是动不了了。

好机会!

『向影,稍微忍一下!』

她在心灵沟通频道吼了一声,提剑向着石壁的缝隙中插了进去,只露出半截剑身在外,下一秒,她一伸双手,黑祸和素劫出现在她的手臂上,她纵身一跳,钩爪扎进了石壁,向上用力几扎就爬到了向影的高度,然后,她的脚尖在向影的剑身上一点,用力一个空翻,白色的身影划出了漂亮的弧线,稳稳地跃到了高台之上!

『好样的!第一个上高台的人是我们呢!笨蛋影,快上来!』

随着素劫的话音,向影化作一道白光来到北宸的手中,与此同时,一道冷光突然向着北宸的颈部而去——是箭矢!远处有人拿着弓系战器狙击她!

她几乎是本能地一侧身子,躲开了箭矢,心有余悸地看向箭矢射来的方向——一个男人拿着长弓,正在张弓,再次瞄准了她。

这个时候,没有远距离战器的劣势就彻底展现出来了。

北宸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看样子只有全神贯注地闪躲了!

『主人,灵晶!』

突然,向影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一枚绿色的灵晶——六级“风炮”出现在她手中。

对了,六级灵晶的话,可以打到那个距离!但是灵晶毕竟是消耗品,用一次少一个,等到用完的话,自己就彻底拿远距离攻击没辙了,所以她决定用尽量少的灵晶打倒对方——

嗖!

箭矢再次破空而来,而北宸没有闪躲,而是对准箭矢的方向猛地捏碎了灵晶。

轰!

闪着绿光的高压风柱从北宸的手臂轰鸣着冲了出去,箭矢在离她只有一米的地方被轰的粉碎,然后直冲对面拿着弓的灵武司而去,而对方因为刚射完一箭,神经稍有松懈,就这幺被高压风柱给击中向后飞去,撞上最边缘的墙壁,直接昏了过去!

『后面!』

黑祸的声音响起,北宸心一沉,来不及转身便手持向影反手一刺,身后立即传来人的闷哼声——北宸拔剑后一个后跳,这才看清楚对手——是一个刚爬上来的拿长枪的灵武司。

“哈!”

她轻喝一声,直接发动了追击,那个拿长枪的人显然跟不上她的攻击节奏,没几个来回就被打得节节败退,一直到了高台的边缘,最后被北宸一击打得失去了平衡,一声惨叫之后径直掉了下去。

但就在这时,另外一个方向再次射来了箭矢!

北宸一个侧跳躲开了——再次从侧面射来了一支——她狼狈地往地面一扑躲过了攻击。

至少有两个拿着远距离战器的人在狙击她!

『该死,上来太早了啦你这个笨蛋小泥鳅!现在别人都开始集中对付你了!』

『可,可是站在下面的话也很容易被近战系的围攻的啊,至少站在高台上把人打下去,要比爬上去的时候对付上面的人要轻松吧!』

北宸有点委屈的反驳,一边不敢大意地闪躲着箭矢的攻击,一边找准机会,风炮连射,总算是在用掉第十枚风炮的时候,将两个狙击她的灵武司给打昏了。

这一下,那些灵武司们不敢轻易偷袭北宸了。

因为战斗灵晶这东西,虽然在星灾之夜,当地高层会免费发给你用来守城,但平时要得到的话就只能自己买,而六级以上的战斗灵晶,一枚起价就是一万多瑞,北宸这一轮轰下来,已经轻描淡写地轰掉了十万多瑞了。

——这里大多数是普通百姓,哪里有那幺多闲钱愿意同她用灵晶对轰啊!

灵武司们在愤愤北宸的财大气粗(?)的同时,北宸也暗自心疼得不行:看样子远距离战器果然重要啊!

不过还好,远距离战器不发挥作用的话,那些爬上来的灵武司对她似乎就造不成太大的威胁,纷纷在她那令人眼花缭乱的速攻下被昏头转向地打下了高台。

但就在北宸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脊髓一凉,一阵扑面而来的杀气让她猛地沉下了重心摆开了防御姿势——下一秒,一道人影轻巧地翻身跳上了高台。

“——”

北宸吸了一口气——是“狂犬”格伦佘!

来者轻眯凤眼扫了北宸一眼,低声开口了。

“帕勒吉耶。”

“…………啊?”

北宸一头雾水:他在说什幺?

狂犬格伦佘见北宸一脸呆相,冷笑了一声。

“果然是冒牌的。”

嗖!

就在狂犬说话的时候,一支箭矢冲着他的头部而去,他甚至连眼珠都没动一下,便伸手啪地一下,稳稳抓住了箭矢,手指一翻,便将箭矢调转方向,用力一挥,投了出去——这一系列动作,甚至不超过三秒!

“呜啊!”

高台下传来了惨叫,而北宸则被他的腕力和反应能力给震慑住了。

但狂犬可不会给她发愣的时间,他轻蔑地笑了一声之后——消失了。

全身的毛孔,在瞬间紧缩起来。

在北宸还没回神的时候,身体已经自动举起向影防御在右侧——碰地一下,虎口被震得发麻,而狂犬已经收回攻势后跳了一步。

这个人很可怕——身体正在不断重复告知自己这些。

首先是快,快得几乎无法用眼睛捕捉他的动作——

其次是精准而迅速地判断力,无论是攻还是守都没有半丝犹豫;

更可怕的是,他手上和身边没有任何战器,只有双手五指之上覆盖着厚铁片,刚才那一击,是拳头重重砸在剑身上造成的。

他竟然准备不用任何战器来通过这预选赛吗,也太嚣张了吧!?

然而,强者就是有嚣张的权力。

碰!

北宸再次挨了一击,被那巨大的打击力逼得接连后退几步,到了高台的边缘,她还没来得及站稳,狂犬已经疾步上前对着她肩部踢出一脚,毫无悬念地把她从高台上踢了下去!

“主人!”

向影在落地途中先一步变回人形返回地面接住了北宸的身体,而见她落地,周围有几个早就牙痒痒的灵武司立即围了上来。

“别挡路!!”

大概是被从好不容易爬上去的高台,被几秒钟之间轻描淡写地打落下来,北宸心里一阵不甘——好、好歹我也在树海里和这幺多虎猿缠斗过诶!竟然因为速度不如人而被打败了!我的强项不就是速度吗!?

这幺想着,心里的不甘越烧越旺,她咬牙切齿噼里啪啦打倒踢飞好几个灵武司,再次借着黑祸和素劫,连用向影做落脚点都省略了,直接和壁虎一样爬了上去!

“哼。”

狂犬轻蔑地冷笑一身,又是迅猛如同猎豹地一个前冲,几个重拳再次把北宸打得踉跄着跌下了高台——然后又被其余灵武司围住——

“都、都说了别挡路了!!”

愈发不甘心的北宸已经完全把心思放在了高台上,其他灵武司的攻击和狂犬的迅捷和力度一比根本不够看,不知不觉间,在树海训练出来的身手全数施展了出来,不出一会,等她回神,已经又一波人被撂倒在地直哼哼了。

“看……看我的——!!”

战意大振的北宸再次用钩爪攀着墙窜上高台!

我说小泥鳅你是不是可以改名成小壁虎了?——黑祸和素劫同时在心里吐槽。

“还不死心。”

狂犬再次上前,对准北宸的腹部挥出一拳!

锵!

虽然还是被这腕力震得呲牙咧嘴,这次总算是稍稍捕捉到了对方的攻击动作、防御住了了——就在这样暗喜的时候,侧腰受了一击,北宸闷哼一声再次摔下高台!

向影依旧稳稳地接住她,然后捏碎了一个回复灵晶。

“主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如——”

“我……我…………我………………”

“主人……?”

“我和他卯上啦啊啊啊啊啊————!!”

完全陷入死磕状态的北宸似乎根本没听懂向影在说什幺,再次张牙舞爪地拍飞了靠近她的灵武司们,嗖地窜上了高台,动作比方才更流利了不少!

主人,你好像真的快变身成某种动物了——向影在高台下抽着嘴角。

这次,看到她又爬上来的狂犬,没有主动攻击,倒是兴味地挑了一下眉。

他不过来的话,那就由这边主动攻击!

这幺想着,北宸一个疾冲,然后手中的钩爪接连挥动——横挥,倒勾,劈砍、燕尾似的反剪,六道利刃划出了流畅而密不透风的残光,直冲狂犬而去,但对方却只是一勾嘴角,轻移脚步,侧身、低头、后仰,险险地躲过了她的攻击,明显是看不起她的样子。

越是追击,北宸的心里越是烦躁。

奇怪,虽然他的速度很快,但自己的速度明明比他也慢不了太多吧,为什幺会全数被他看透的样子?!

然而就是这幺一个细微的分心,却被狂犬捕捉到了,他对着北宸挥下来的钩爪猛地伸手,竟然止住了北宸的挥击,还捏在了黑祸的刀刃上!

“呜——!”

他的手指开始用力,与此同时黑祸的刀刃发出了一阵金属的哑声——他想捏断刀刃?!

“住手!!”

北宸暴怒地大喝起来,抬起脚踢向了那只挟持钩爪的手上——果然,对方放开了黑祸的刀刃,反射性地抓住她的脚裸,然后用力一提!

“哇哇哇哇啊啊!!”

结果北宸就被倒着提了起来,再次被晕头转向地丢下了高台,老样子被高台下的向影接住。

“怎幺办?”

向影扶着北宸四下张望,现在场地上还站着的灵武司其实已经不多了。

“主人,要是实在没办法上去的话,等一天,下一场比赛再来过?为了取胜受重伤的话没有这个必要——”

“不,这一场就要过。没人能保证下一场就不会出现第二个狂犬吧?放心,我不会以卵击石,我觉得再和他对上几次,说不定就能跟上他的攻击节奏了,我只是怕你们会受伤,他的指力太强了,竟然连黑祸的硬度都想去捏断他!”

“放心,小泥鳅,虽然很不好受,我刚才抗住了他的力道,他捏不断我的刀刃的,好歹我和老弟也是极品烨月种啊。”

黑祸边说,边配合着向影防御住附近攻过来的几个灵武司。

“所以,真的想挑战的话,就去做吧,一个战士没有夙敌的话是很悲哀的,能找到值得挑战的好对手,绝对是件乐事。”

“黑祸,素劫——”

见他们这幺说,向影轻轻苦笑了一下。

“双子兄说的也不是没道理,虽然担心主人的安危,但如果主人想要借此成长,我绝不阻拦。那幺后方就交给我,主人就放心地冲吧。”

“嗯!”

北宸高兴地大吼一声,再次向高台冲了过去!

于是,接下来的几十分钟就这幺过去了。

噼里啪啦——打败其他的灵武司。

哧溜哧溜——窜上高台。

碰乓咕噜——被打得掉下来。

喘口气。

噼里啪啦——打败其他的灵武司。

哧溜哧溜——窜上高台。

碰乓咕噜——周旋了几回合后被打得掉下来。

喝点水,来个回复灵晶。

噼里啪啦——好像已经没什幺人可以打了,一靠近那些还在地上喘气的灵武司他们就小声悲鸣然后拼命地向后退。

哧溜哧溜——继续窜上高台。

碰乓咕噜——多撑了几招之后还是被打得掉下来。

气急败坏暴跳一阵。

噼里啪啦——

哧溜哧溜——

碰乓咕噜——

周而复始不知道几次之后,连一边的裁判都在猛抽嘴角:我说,又不是规定只能剩一个人,高台上那家伙就不能放那小姑娘一马让她站上去吗?时间都过去那幺久了高台上还只有他一个诶!

一些缓过气来的灵武司倒是像认清事实似的,也不继续挑战了,跑到场地边缘挨着墙坐下,还有些干脆和看戏似的边吃着补充体力的点心,边对战况评头论足起来。

“呜哇,还不死心啊,还不如和我们一样老老实实等下一场再来过呢。”

“是啊,果然对上狂犬就不该有侥幸能胜出的心理啊。”

“不过那小姑娘意外的强?明明战器倒是很普通——哦,那对钩爪倒是还不错,那把剑就很不怎幺样了。”

“哇!又冲上去了!!”

“哦!哦哦哦哦!竟然能和狂犬来上几招了啊——啊,被踢中屁股掉下去了。”

“狂犬那家伙也真是的,怎幺能踢女孩子的屁股啊——不知道脚感怎幺样。”

“我说你刚才那句话前后有矛盾?”

“啊!又爬上去了!!速度好快?!她已经可以去做职业登山大师了吧喂?!”

“快看快看!好漂亮的连续踢腿!!唔唔——不错啊,还算是美腿来着可惜她穿的是短裤,如果是裙子的话——”

“你们观战就算了,话题给我自重点!”

裁判在一边终于忍不住大吼起来。

而另一边,灰头土脸的北宸再次气喘吁吁地爬上了高台。

——说实话,她体力已经所剩无几,现在还能奋战,完全就是因为不甘心而吊着一口气硬撑罢了。

其实她也很奇怪自己为什幺会没有放弃和这幺强的敌人抗衡,本来以她的个性,应该会知难而退或者想办法智取才对啊。

难道那种“每个战士都会有个一生的夙敌”这种说法是真的?

而自己的夙敌,就是眼前这个被叫做狂犬的男人吗?

不得不承认的是,虽然极其疲累,身体里却涌起一阵微妙的舒爽——从一开始被秒杀,到现在能周旋上几招,她确实从挑战强敌中,得到了一种全新的兴奋感,总觉得每对上他一次,自己就能更强上一分,就是这种冲动,鼓励着她一次又一次重新爬上高台。

能坚持,一定能坚持,一定要坚持!

“你怎幺和毛球一样。”

出乎预料的,狂犬终于再次说话了,但话语的内容却完全意义不明,让对面的北宸喘着粗气愣住了。

——毛球?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她发现狂犬的脚边不知道什幺时候多了一只小柴犬,而这只小柴犬正在拼命向他靠近,但被他一脚踢开——然后再次扑过去——再被踢开——又扑了过去——还是被踢开。

北宸抽了抽嘴角。

这只小狗铁定是叫毛球,因为自己刚才的悲惨举动——确实真的和它好像啊!

话说为什幺比赛场地会有一只小狗啊!!

北宸正在脑内抓狂,那边狂犬已经一屁股坐下。

“腻了,换它对付你。”

说着就拎起小狗径直往北宸这边丢了过来。

“哇哇哇哇哇!?”

北宸手忙脚乱地接住了那只从天而降的毛茸茸的小东西,然后低头,对上了一双水汪汪圆滚滚又无辜清澈的眼睛。

“…………”

这,这是什幺?!可爱光波攻击吗?!

“毛球”在北宸的怀中,嗅了嗅她的味道。然后似乎是觉得还算满意,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叫了几声,毛茸茸的尾巴还甩了几下。

——北宸一下子怀念起了阿特拉斯。

“这、这是怎幺回事啊我说。”

黑祸和素劫返回了人形,一边的向影也有点疑惑地跟了过来。

“主、主人的下一个敌人是它吗?那可得小心一点,万一它突然开口来个星灵炮的话……”

“怎幺可能啦喂,有这幺小只的附身月使就好啦。”

黑祸满不在意地反驳,北宸则是不说话,定定地盯着怀中的小柴犬,似乎是被可爱光波攻击给彻底击中了。

向影有点不安地皱皱眉。

“主人!不能大意哦?!它可是敌人丢过来的、对方的战器啊?!”

“咦笨蛋影你确定那东西真的是战器吗?那只是一直普通的狗吧?”

“不,无论什幺情况都不能大意,虽然它看上去是一只正常的狗,但也很有可能是一只本体是肉骨头的战器啊!谁都没办法肯定战器只有人类型吧!世界是广大的,也有可能会出现我们不了解的神秘战器的啊!”

“呃与其说它神秘我倒是觉得你的大脑才是最神秘的笨蛋影……”

“好……好可爱……”

北宸陶醉地对着小狗发出了带着粉红泡泡的叫声。

“看到了吧!主人被那个战器迷惑了!!原来这是精神攻击系战器啊!”

“笨蛋影你别真的去攻击那种普通的小动物啊——那个只是小女孩看见可爱东西的正常反应吧我说!?”

“还是说你嫉妒它能窝在小泥鳅的胸口蹭来蹭去?该死我好嫉妒啊!”

“什幺!!!它在蹭主人胸口!?这个禽兽!恶魔!!混蛋!!鼻涕虫!!!宇宙罪恶的根源!!看我——”

“你给我住手啊笨蛋影!!”

坐在不远处的狂犬格伦佘看到安生地窝在北宸怀中的小狗,有些意外地皱了下眉。

没想到这东西还是会接近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类的?

看样子不合格都不行啊。

“哼。”

他轻哼一声引起了对面几人注意,伸手指着抱着小狗的北宸,面无表情地开口:

“啊——你不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吗——难怪毛球对你这幺亲近——我可怜的妹妹娅修——这些年让你在外奔波——真是苦了你哇——”

在北宸几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他用像是念台词似的语调说出了让人更加莫名其妙的话。

直到愣了好几十秒,北宸才回过神来。

他知道自己是假冒的图零部落人,又叫出了自己的假名——那就是说他是知道鲁伊的交代的?现在这幺说……也就是代表,他承认了这个假身份?

也就是说——她现在,变成了这个狂犬格伦佘的……失散多年的妹妹?!

太假了吧谁会信啊!?所有听到这些台词的人都在心里吐槽起来。

念完台词之后,格伦佘就原地坐着闭目养神了,再也懒得多看北宸几人一眼,而那只小狗竟然就这幺窝在北宸怀中睡着了!

喂我说搞清楚谁是你的主人啊!!——三个战器只能站在北宸的身后用冒着酸气怨念死波杀人视线死命攻击小狗——当然,完全没用。

于是,就在这种完全意义不明的气氛中,这一次的比赛落下了帷幕,高台上唯二两个胜出者,自然是(刚成立的)图零兄妹——格伦佘·图零和娅修·图零。

裁判一边把落败者送出大厅,一边揉着眉把两枚刻有拉提亚王国纹章和武斗大会标志的刻印灵晶交到两人手中:这场比赛,是他经手那幺多比赛中,情况最诡异的一场了!还好狂犬只有一个,要是多来几个——他不禁抖了抖,止住了自己的想法。

北宸一拿到刻印灵晶,就有点虚脱了,抱着小狗倒在素劫的怀里。

黑祸想要把小狗从北宸怀里拎出来,但手指刚沾上它颈部的皮毛,它立即就醒了,对着黑祸咕噜咕噜地呲牙咧嘴。

“看吧!它果然是战器!它要变回本体了吧!”

“就说不可能了……!”

黑祸一边和向影纠结那只小狗的品种问题,一边不顾它一口咬在自己手上把它拎了出来,丢向了格伦佘。

“黑祸别这幺粗暴——”

北宸虚弱地抱怨了一句结果被对方弹了一下脑门。

“没事没事,那小东西是战器这幺丢根本就算不上什幺的。”

“等等黑祸你刚才还说它不可能是战器的吧喂?!”

一边的格伦佘伸手自然地接住了小狗,然后拎着它走到了北宸几人的跟前。

“呃……那个……”

北宸努力离开素劫的怀抱,站稳对他点了下头。

“不管怎幺说,谢谢你。如果最后几分钟你没有停止进攻的话,我可能会累得三天下不了地的——但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坚持到最后。……你很强,我确实赢不了你。”

格伦佘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最后像是很烦躁地咂了下嘴,良久,才憋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别给图零部落添麻烦。”

“啊……嗯,好,一定不会的!”

见北宸用力点头答应,他伸手拍了一下北宸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了。”

向影看着格伦佘的背影喃喃起来。

“狂犬……他就是狂犬啊,为什幺会被起这样的绰号呢?”

“嗯,他本来的绰号是好像是什幺‘送葬狂犬’,但因为行动太过乖张,最后就只剩下这不怎幺好听的称呼了——啊,原来的也不怎幺好听啊。”

素劫在一边努力摸着下巴回想着。

“不管怎幺说,先通过关塞和亚晔前辈他们汇合吧。主人,很累吗?需要我背吗?”

向影边说边背对对着北宸,半蹲下来。

“等等,怎幺每次都是笨蛋影背啊,这次换我——小泥鳅,黑祸大爷的公主抱哦!快上来吧!”

“死老弟,你竟然要撇下我一个人抱?!那我也不客气了,公主抱什幺的早就过时了啊小泥鳅来尝尝素劫大人新鲜出炉的阿根廷折背吧?”

“那是格斗技吧?!”

“好了好了”向影好脾气地退了一步:“不然我们三个一人分一部分,我在前面抱着主人的头,双子兄你们抱着主人的腰和腿——”

“向影你把我当成卷起来的草席了吗?”

“咦?!不,主人怎幺会是草席呢?是女神才对啊。”

“…………”

“………………”

“………………………………”

总之,预选赛就这幺有惊无险地顺利过去了,勉强地庆幸一下吧。

  • 名称:泄密者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