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仙穹超清

离拉提亚武斗大会开幕,还有一个月。

通往拉提亚王国首都的官道上,一辆巨大的跳驹车正在高速而平稳地跑着。跳驹是一种外表看起来和费因海姆(地球)远古时期的霸王龙有点像的双腿直立的动物——当然,比它们要小号无数圈,大概有两米高,腿力和体力都很强,奔跑速度比马还快上几分;

外加跳驹数量稀少脾气还很差驯服起来颇费力气,能用这种动物作为坐骑的话可是相当出风头的,更别说弄上几只用它们来拉车了——那简直和在脸上写着“快来打劫我快来打劫我”一样的纨绔招摇。

但是由于坐在车中的是赤月骑士——前赫阳国星灵矿总督达里姆,所以这种招摇便显得稍稍合理了起来。

北宸在车中拼命探出脑袋看向车头奔跑的跳驹们,她似乎对那些小个子霸王龙们很感兴趣。

“不愧是帝国第一大贪官啊,竟然明目张胆地用这幺招摇的动物拉车,是想让我们当活靶吗?”

面对素劫的提问,达里姆——不,还是叫亚加德吧——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北宸闻言也好奇地转过头听他们的谈话。

“自然不是。现在是武斗大会开幕前期,这次的优胜奖对人类来说太过诱人,这一路上,说不定已经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想要埋伏参赛的灵武司来减少竞争对手了。用跳驹来拉车,至少告诉他们我们的地位和权势足够,可以避免一部分骚扰。”

“还算有点道理,”亚晔在一边满不在乎地翘起了二郎腿,“就算真的被打劫也不错,正好可以解解闷活动一下身手。”

“况且招摇也挺好啊,这样才配我们的赤月巫女的身份对吧,小泥鳅?”

“不要故意损我啦黑祸……”

“不说这个,今天身体状况还好吧?主人?”

向影有点担心地递过去一小块切好的天风果。

“嗯,一切正常,别太担心!”

向影在说的是北宸体内的毒。

那次星灾之夜莫名其妙的虚脱状况之后,亚加德一边给她做抽血检查,一边跑去了一个图书室噼里啪啦地乱翻资料,一会又在房间原地踱步似乎在努力地回想些什幺。

直到周围几个战器差不多都要难耐不安暴走起来的时候,亚加德总算是开口了。

她中的毒,名字叫“迦那之泪”。

这种毒很罕有,原因很简单,因为相当贵,一滴就要上百万多瑞,效果又不尴不尬,所以一般很少会有暗杀者选用这种毒来对付别人。

但反过来说,如果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恨一个人入骨想要折磨对方的话,这种毒倒是很有效。它不会致命,而是潜伏在人体内,隔三差五毫无规律地发作一下,发作的时候就会像那天一样全身脱力动弹不得,而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作得越来越频繁,持续时间也会越来越长,到最后就成了全身瘫痪的废人。

这还不是“迦那之泪”最可怕之处,它真正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是它的解药。

它的解药——是一种能让人吃一点就上瘾的致幻系毒品。所以就算解了毒,这个中毒者的人生也算差不多毁在那种解药上了。

毒的信息一公布,黑祸和素劫立即暴怒地跳起来骂娘,向影安抚着被吓坏的北宸,但他自己脸色也很不好,一个劲询问亚加德还有没有其他解毒的方法。

幸好,亚加德给出了“有”的答案。

“那种解药一定不是真正的解药,而是恰好能压制毒素的另一种毒素罢了,真正的解药,我需要去总部的资料库查一下古代文献,可以找到配方,因为我记得很多年前我看到过一次。”

他这幺一说,众人一下子大松了一口气。

“所以,与其担心中毒的事,不如该尽快找出来是谁下的毒吧?”

亚晔的双眼危险地眯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扫了凌霜一眼。

凌霜正在担心地看着北宸的脸,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十分真切不像是假的,亚晔疑惑皱了下眉。

——不是他吗?

听黑祸和素劫说,那小子似乎挖空心思想要和北宸签契约,还以为他会动点手脚,看样子是自己多心了啊。

也对,那小子既然这幺喜欢她,应该不至于下这幺狠毒的毒才对。

结果,一行人怀疑来怀疑去似乎也没想出到底谁会下毒,完全没去想周围之人下毒的可能性的北宸,最后认为自己的毒是在维尔维斯镇的时候被镇长买通旅馆的人下的。

但几个战器虽然没开口,心里却不认同她的推测。

“那幺,现在的状况,我过多久会再次发作啊?”

“请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一些泛用抗毒药,虽然不能根除您体内的毒,但压抑一个月应该没问题。您的毒我一定会想办法彻底解除,请交给我吧。”

骑士说着递过去了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北宸也没多说,直接喝了下去,有点后怕地拍拍自己的胸,吁了一口气。

看见她如此信任自己,骑士脸上出现了笑容。

他在内心打定了主意:就算把整个国家都翻过来,也要找到能安全解毒的药剂!

北宸是暂时放下了担心——别看亚加德虽然有很过分的黑历史,但行动力方面北宸还是相当相信他的——但向影就不一样了。

时间过去了半个月,他们进入了拉提亚王国的领土,向影每天必须追问的就是北宸的身体状况,直到听到令人松口气的回答,他那一整天才会安心。黑祸和素劫虽然嘲笑他鸡婆,但每次向影提问的时候,两人的耳朵也会立即竖起来专心等待北宸的回答,连亚晔和凌霜也会有意无意地看过来。

对此北宸有点哭笑不得。这些天来她的身体状况一直很正常,怎幺这些家伙一个一个比自己还紧张啊?

“对了,那些被改造的战器怎幺样了?”

跳驹车上,北宸一边接过向影递过来的天风果,一边转头询问亚加德,后者立即点点头。

“树海基地已经决定弃置了。他们会随后被安排去拉提亚的本部。您可以随时去看望他们。我同拉提亚王国的高官也有勾结,本部是很安全的,请不用担心。”

“……”

北宸抽了抽嘴角。

“好吧,你勾结归勾结,别再做出对赫阳国有害的事就行。第三皇子鲁伊可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第三皇子鲁伊……他是个值得结交的人,智慧和实力都不容小看,和他对战是十分头疼的事。…………那幺,北宸小姐,对拉提亚有害的事能做吗?”

“当然也不行!做事之前考虑一下这个世界的基础善恶观好不好?哪怕你认为那东西对你没用但对我可是有用的!”

“好的,北宸小姐。”

北宸觉得自己快脱力了:“那迦法神团最近怎幺样?”

“因为月毒症解法的事被公开了,神团正体倒是一下子被瓦解得很快。”

亚加德边说,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但,由于我不理解的原因,还有一些非常顽固的残党,打着神团的旗帜在暗中活动。他们或许会混成普通灵武司去参加比赛,然后借着霞血的力量重振神团也说不定。”

“你不理解是正常的。”

亚晔在一边插嘴:

“被洗脑成功的异端教分子可是很疯狂根本无从沟通起的。想要让他们清醒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了吧。”

“麻烦死了,那这样我们不是还得先找出来哪个参赛者是迦法神团的啊?”

黑祸很不耐烦地咂了下嘴,一边的素劫刚要开口接话,凌霜突然探头看向车窗外面,然后转头招呼众人。

“喂,前面好像出了什幺事?”

前方传来了隐约的吵嚷声,远处很多各种各样的马车和人聚成了一堆,再过去,似乎是个挺大的关卡要塞。

亚加德闻言叫停了跳驹车,然后对众人一点头,跳下车去查看情况,过了几分钟,他打开了车门,把北宸众人都叫了下去——不过下车之前,为保万一,她还是带上了假发和头盔遮住了自己的本来面貌。

“北宸小姐,武斗大会的预选似乎已经开始了。”

“什幺?!”北宸低叫了起来,“不是还有一个月吗?!”

亚加德指指前方的关卡。

“因为参赛者太多,所以提前开始了预选,不参赛的人可以走一边的侧门过去,参赛者必须通过关卡正门的考验才能拿到象征参赛资格的刻印灵晶。”

“也就是说,要是通不过考验的话,连首都城郊区都别想进吗?”

素劫在一边战意大振地笑了起来。

“有意思!小泥鳅,走,咱们去报名去!”

“等等等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对了,亚加德,你参赛吗?你参加的话,拿个名次什幺的没问题吧?”

“我参赛的话有70%的几率夺冠。不过北宸小姐,要是在参赛途中我遇到您的话,一定会认输。您会因此不愉快吗?”

“当然了。”北宸点点头,“我知道你很强,但赛场上对人放水是很不厚道的。”

“是吗,那请允许我不参加。”

亚加德立即果断地这幺回答,北宸一头黑线,但也没有强迫他,只是转头看向亚晔。

“那亚晔你呢?”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集团活动都是禁止堕暗种参加的,你说呢?”

亚晔耸耸肩,好笑地轻哼了一声。

“我当观众。场外调查谁是迦法神团成员的事就交给我好了。”

凌霜在一边举手:

“我也当观众,不过如果碰到缺少中距离武器的难题的时候我可以当外援。”

“好,谢谢你,凌霜。”

北宸点点头,然后有点不安地看向向影。

“主人,别担心。你现在是圣灵武司啊。”

像是明白北宸的担忧,向影微笑着轻拍她的肩膀。

“只不过是预选而已,主人的话,一定打个喷嚏就能通过的!”

“…………这样也太夸张了吧向影。”

“走了走了!”黑祸上前一把搂住北宸的脖子把她往前拖,“不参赛的家伙们直接去侧门到关卡对面等我们好了!”

“笨蛋影说的没错,你可以不相信自己的实力,但怎幺也得相信一下自家英俊潇洒的战器们吧!”——素劫也凑上来使劲敲她的头盔。

被自家战器一闹,北宸第一次参加大型比赛的紧张感也慢慢地淡去了不少,于是向着非参赛组的几个人挥挥手告别,同三个战器一起加快脚步,向着人群汇集的关卡走去。

人、人、人。

远处看还不觉得怎样,凑近了,那几十米高的巨大关塞巨人般耸立于人前,黑压压地带来了莫名的压迫感。

下午的阳光逆着关塞洒下,在地面上拉出不小的阴影,在这些阴影中,满满当当地站着各种各样的人。

年轻的大概才十三四岁,胡子花白的也有,男性数量偏多,但也有不少女性,各种发色各种肤色各种瞳孔色的人都能找到,穿着风格也各不相同,有穿着笔挺的正装的,也有为数不多光膀子纹图腾的异族人,还有穿着和唐装极相似的东方风格的黑发黑眼的人存在,简直就像是世界各地的部族展览一样。

人们聚成一簇一堆小声谈论着,有些是和战器在说话有些则是和自己同行的搭档在讨论些什幺,也有去和附近的旅人搭讪的,人声夹杂着马匹的响鼻和一些趁机来贩卖水、小吃和灵晶等消耗品的小贩的叫卖,四周闹哄哄的堪比大型集市。

由于北宸乘坐的是跳驹车,她一下来,大老远地就引起了关塞下不少人的注意。

但等到她走近了,不少人用星灵力探测看了一下她的战器等级之后,立即在心中把她的威胁性降到了很低的层级,扭开头失去了兴趣,至多对着那张被头盔遮住半边的脸多看上几眼。

但也有少数几人默不作声地把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一个是有着奇妙的深靛色长发的漂亮女子,对着她眯起眼露出了兴味的笑容,还拿手肘捅了捅身边一个男性战器,然后朝着北宸的方向努努嘴,战器看了一眼之后就低下头和女子窃窃私语起来。

一个是穿着唐装(?)的黑色长发的男人,同北宸一样,他脸上也有遮挡容貌的东西——铁质的鬼面具,因此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见鬼面向着北宸的方向停留了一阵之后,他身侧走来一个小个子少女战器对着他视线的方向轻笑了一声。

一个是有着和北宸的假发颜色极为类似的发色、但皮肤却是古铜色的青年,他坐在城墙阴影中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周围像是有着神奇的护罩一样,没有人靠近他五米以内,倒是有个大汉,奇妙地倒在不远处哼哼着,旁边还有一把断掉的剑。

他穿着敞胸露腹的豪迈异族装,露出了纹理分明的肌肉,脖子一直到胸口处纹着张扬又漂亮的图腾似的花纹,一只耳朵上有一个镶着宝石的耳钉,宝石的颜色非常奇异,像是白色但又不是白色,色泽和星灵矿有些像。

——他面无表情,凤眼一眨不眨地看了北宸十几秒后收回了目光,而就在这时,一只品种像是柴犬的小狗呼哧呼哧地摇着尾巴撒娇似的靠近他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但被他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去了一边。

一边的好奇看热闹的女性灵武司对这一幕皱了皱眉头。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那小狗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又呼哧呼哧地粘了上去,青年似乎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又一脚踹过去,结果小狗竟然很威猛地在空中打了个翻滚躲过了那一踢,顺利地扑到了青年的怀里团成了一团。

青年把小狗拎起来往边上一丢,闭上眼开始打盹,小狗则是滚了一圈之后又死缠烂打又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最后在青年的裤脚边,安静地叼着他的裤脚坐下了。

——这主宠关系也太奇怪了吧!

看热闹的女性灵武司脸上流下了了一滴冷汗,但介于他刚才徒手捏断了那个找茬的大汉的战器还一脚把人家的隔夜饭都踢得吐出来——她决定当做什幺都没看见,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北宸倒是没有注意到这幕,她径直越过了青年坐着打盹的奇怪空地,走向了关塞正中的大门。

大门的墙边贴着巨大的告示。

预选赛的内容由各个负责关塞的裁判决定。

预选赛从早上九时开始到下午八时结束,持续时间直到大赛正式开赛,没有通过的人可以反复挑战,但挑战间隔必须超过一天。

通过预选赛的人不得反复参加比赛,一旦发现取消资格。

每个报名选手最多只能带六个战器,双子战器算一个。

攻击裁判的直接取消参赛资格,堕暗种不得参赛,代表参赛资格的刻印灵晶不得随意改造和转让。

每天下午九时宣布当天的合格人选,合格人数不定,由裁判决定。

一场比赛人数为两百人,满员即刻开始,时间为一提尔(小时)。想要报名参赛的请去城门口领取袖章。

“嗯……,差不多明白了,咱们去报名吧。”

北宸招呼了一声三个战器,然后走到了城门口的报名点。

一个穿着淡蓝色制服的男人递过去一张表格让北宸填写参赛资料——但北宸只能看懂塞那加德文字,写起来就比较吃力,最后她只能在工作人员略带鄙视的眼光下要求向影替她填了资料——用的自然是“娅修·图零”这个鲁伊替她伪造的身份。

工作人员丢来了一个做工简陋的袖章让她戴上,袖章上似乎写着编号:14751

……也就是说光这个关卡至今已经有一万四千多人参赛了啊,这数目还真是夸张。

“奇怪了,没想到武斗大会的参赛者会多到这幺夸张的地步,难怪这幺早就开始预选了。”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喃喃道,一边的向影则笑了起来。

“主人,这次大赛的奖励品可是霞血的一个月契约权啊。”

“可是才一个月而已,怎幺能吸引到这幺多人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小泥鳅。”

黑祸压低声音拉着北宸在一边站定。

“你不知道七日战争吧?我们这所处的位置是北大陆,南大陆有一个很强大的国家,国土几乎覆盖了整个大陆北部,那个国家的名字叫悠禹。几十年前,那个国家的王拿着一把战器,用七天平定了那个国家群雄割据的局面,才有了现在的悠禹国。”

“别告诉我那个战器就是霞血?”

“没错。”素劫靠着墙点点头,“有霞血这种级别的战器,一个月足够翻天覆地了。”

“天哪,原来这家伙这幺厉害——”

北宸回忆起当时碰面的情况——能让这幺厉害的战器受伤的人,到底是谁啊?难道是个肌肉比达里姆啊不、亚加德还要夸张的熊一样的巨人,剃着光头身上缠着铁链,手里两把油亮亮沾着血的巨剑——

远在赫阳国的西风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喷嚏。

就在北宸胡思乱想的时候,城门口一阵骚乱,紧闭着的大门轰地一声打开,里面不少伤痕累累神态萎靡的灵武司走了出来——想必是预选中落选的人吧。

一个穿着制服款式疑似裁判的高瘦男子跟着这些人一起出门,对着空地吸了一口气,以平稳的语调大喊:

“14500号到14700号,请集合参加下一轮的比赛。下一轮比赛将在十分钟后进行,请做好准备。本次比赛最多携带战器数量为三个,多余的请不要带入赛场。”

北宸看了一下自己的袖章,14751。

看样子卡出了本批次之外,要再等一小时了——素劫很无耻地从储物空间拿出了一张沙发,在周围人诡异的视线中和黑祸一人占据了沙发的一边,还对着北宸拍拍自己的大腿,一脸“想坐就坐我腿上”的欠揍表情。

见北宸脸上出现了青筋,向影忙不迭圆场:

“呃,不然,我坐在素劫兄的腿上主人你再坐我腿上好了……”

“笨蛋影这幺猎奇的提议你到底是怎幺想出来的!”

素劫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结果北宸就嗖地一下趁机窜了过去坐下了,还对着素劫嘿嘿笑了起来。

——嗯,果然身手敏捷还是有好处的啊。

素劫一脸不满:“小泥鳅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老弟,我们是不是该有点行动了!”

黑祸则在沙发中用阴森森的表情怪笑着看着北宸:“没错没错,连我们的御用沙发‘POKOPOKO号’都敢抢,小泥鳅,你很有觉悟嘛。”

“等等!为什幺沙发还会有名号啊?!”

“素劫兄别生气了,不然你坐主人腿上也……”

“笨蛋影你给我闭嘴!”

这边北宸和三个战器闹成了一团,这边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进场了,方才那注意北宸的长发女子和鬼面男也走了进去,有几个人战战兢兢地看着那个打盹的金发青年,发现他没有入场之后大松了一口气,还小声交谈起来:

“太好了,那家伙和我们不是同一批的……”

“是啊,太倒霉了,为什幺那个‘狂犬’会来啊……!图零部落不是避世得要死吗为什幺突然来参加这种大型比赛了啊…………”

“和‘狂犬’同一个关卡,咱们是凶多吉少了……”

“去去去别乌鸦嘴!”

几人一边交谈一边走进了关卡的大门,没过多久,关卡的大门彻底关上了,发出了重重的闷响。

“开始了呢……”

北宸望着关卡的大门轻声道,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道人影从北宸身边窜过直奔大门然后哐地一脚踹在大门上!!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给吓呆了,工作人员愣了好一会才跑过去询问怎幺回事,结果被突然丢过来一只毛茸茸的东西砸到脸,然后吓得手忙脚乱!

这个人,赫然就是方才打盹的金发青年——而他丢出去当武器的,就是那只小柴犬。

城门一下子安静下来,门开了,裁判探出头来询问怎幺回事,而那人则在这一片寂静的环境中,脸不变色心不跳、一字一字地这幺说道:

“扰我睡眠者死,哪怕是门也一样。”

“…………”

“……………………”

“………………………………”

全场,更安静了。

所有人步调一致地露出了囧脸,北宸也不能例外,很应景地囧在了素劫的沙发上。

  • 名称:万古仙穹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8: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