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足惊魂超清

一座破败、长满藤蔓的高塔上,有一个人影出现在塔顶,一直拖到脚跟的长长的淡蓝紫色散出荧光的头发,在月光的沐浴下,折射出美丽又带毒的幽光。

夜风呼啸而过,带来了附身月使的远吠。

嗷呜————

像是狼嗥一样狂野而又带着略微的悲凉的叫声,从远方的山头传来。

脚下的广浩到看不见尽头的树海,一群惊鸟发出啪沙啪沙的翅膀拍打声,几道细小的白影,迅速划过树梢,消失在了夜空。

「……」

人影发出了几不可查的呼吸声,他走到塔顶的边缘,血红的机械眼在猎猎的夜风中眯了起来,背后的双翼的骨架上,柔和的星灵力光芒组成了翼膜,在人影周围带出了无数萤火虫般的流光。

他对着头顶的明月举起了手,像是想要抓捞那悬浮在天空的远方的虚影一样。

然后他张开了嘴,从喉管里发出了类似野兽一样的咕噜着的吸气声。

嗷呜————————

嘹亮、原始的嗥月之声,从他口中,悠长、有力而又绵远地爆发出来。

风声受到了鼓动,呼啸着托着声音传向远方,飘散在空气中的星灵力开始亢奋地跃动盘旋着,脚下的森林再次发出了刷刷的骚动声,大片的鸟类从中窜出,成群结队地飞向更远处的天空。

嗷呜————嗷呜————嗷呜———

回应的嗥叫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大地传来了轻微的轰鸣和震动,那是无数附身月使在小跑前进的声音。

蓝紫色的光点从四面八方渐渐接近,向着高塔汇聚集结,人影看着脚下汇聚起来的兴奋地低鸣着的同类,缓缓地竖起了背后巨大的透明双翼。

「开始了。」

像是能直接融解渗透入他人灵魂一般冰凉而醇美的声音,从人影口中轻轻飘出,消失在夜风的呢喃中。

「…………开始了。」

他轻声这幺重复着,抬头看向头顶的天空。

冷到极致的魅惑之声,伴随着星灵力的雀跃,在高塔的残骸顶端,绽放出了奇妙而神秘的气场。

就像是某个异端教徒,在独自一人举行着什幺疯狂的仪式一样。

「那拉耶撒,费因海姆。」

用抑扬顿挫的绝美音色,清唱着乐园的名字。

——那拉耶撒,费因海姆。

——回来吧,我们的乐园。

——我们的不安,只有鲜血才能抚平。

——我们的痛苦,只有绝叫才能消解。

——我们的彷徨,只有杀戮才能去除。

——我们从天上来,但却无处可去。

——我们渴望归去,但却找不到通往天空的阶梯。

——我们寻找着阶梯,一生漂泊在不属于自己的大地。

——用鲜血搭建。

——用内脏和骨骼搭建。

——用灵魂中的无助和孤寂搭建。

——用敌人和食物的永无止尽的绝望搭建。

——阶梯一次次倒下,我们一次次失去前方的路标。

——没有归所。

——没有安宁。

——没有喜悦。

——没有幸福和希望。

——没有可以相随的伙伴。

——我们渴望之物是何其渺小。

——我们乞求之物是何等卑微。

——所以,回来吧。

——我们的乐园,回来吧。

SX821745576_1.2:

标题:◆距离赤月巫女降临塞那加德还剩十五天,费因海姆◆

偌大的无人室内篮球场,清晰的打斗的声响在上空回荡。

“太慢了!”

“呜!”

辜银岳毫不留情地伸掌用力前推,拍在了北宸的肩膀上,北宸发出了细小的惨叫,向后踉跄了好几步坐倒在地,但辜银岳依然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一个手刀追击了过来!

“呜诶——”胧云在一边不由自主地低呼起来,“这幺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亏那死和尚打得下去啊。”

“死和尚一进战斗状态眼里就没有性别之分了吧。”那罗迦在一边挖着耳朵说风凉话,“反正底线上的分寸他还是有的……我是说,大概有的。”

“————”

凌霜脸色发青,担忧地盯着北宸的身影。

场内,北宸忍着剧痛向后一仰身子,抬手抓住了辜银岳的手刀,借力起跳,然后抬腿扭腰,一个凌厉的直踢!

下一秒,辜银岳侧身一闪抓住了北宸的脚裸,另一只手再次向北宸推出一掌——

北宸咬着牙再次挨了腹部那猛烈的一击,伸出手向辜银岳手臂侧面横敲了一个手刀,另一只脚猛地腾空而起,带着全身一个倒旋,挣开了束缚,双手撑地,向着辜银岳的胸口狠狠踢去!

碰地一声细微的闷响,辜银岳打开了前踢,后跳了一步,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有进步。休息十里尔。”

听到这句话,北宸什幺话都没说,直接什幺形象都不管大字型瘫倒在地,呼哧呼哧直喘气。

——就算体内有三个战器的契文所支持,和辜银岳这种级别的战士进行近距离格斗还是太可怕了!

“喂,没事吧。”

凌霜拿着一瓶运动饮料走到北宸身边蹲下,偏着头,故意不对上她的视线,把手中的饮料递了过去。

“真是自讨苦吃,有战器还练什幺空手搏斗啊,小心变成肌肉女。”

北宸接过瓶子,刚想要道谢,结果就听到凌霜的讽刺,她喘着气抽了下嘴角,却没力气开口反驳。

没错,她在向辜银岳学习空手搏斗的技巧。

在塞那加德,由于有战器这一种族的存在,人们几乎将战斗力与战器的能力外加自身的灵武司等级划上了等号。

一般为了应付不同距离的攻击,很多灵武司都有复数的战器,比如辜银岳,就有着典型的一近一远两种战器。

因此,很少有人去思考和测算过,自己空手的时候实力是怎样的。

但辜银岳说了,基础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灵武司等级的计算,是契约力和共振力的综合判断,并不包括自身的身体基础素质(也就是解除所有战器契文之后的)能力,所以辜银岳的等级是三级幻灵武司,虽然听起来已经很厉害,但其实也并不能说有多稀奇。

然而,据那罗迦说,辜银岳可以仅仅只用胧云就打败武司皇等级的敌人,可想而知,等到辜银岳成长到武司皇等级,他还会有可以匹敌的对手在吗?

——这就是基础的力量。

在驾驭战器之前,首先要彻底,没有丝毫差错地驾驭自己的身体,将契文转化成属于自身体内的力量,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千锤百炼,这样,即使契约结束契文消失,身体依旧可以保持强韧有力。

当初挑中北宸做搭档候选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她与大多数灵武司不一样,并不过度依赖战器的能力,而是踏实稳固先着手自己身体的修炼。而对待手中的长剑却温柔又宽容,不但不计较他的战斗力不够,还为了掩护他而硬吃了一枪。

严于律己,宽于待人,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武者该有的心态。

但在塞那加德那个战器遍地都是的世界,要找到这样的人谈何容易,他漂泊了七年,才碰到了向北宸。

所以,一定要竭尽全力引导和帮助她成长。

“十里尔时间到。……还能继续吧?”

“嗯!!可不能让时间这幺浪费了,再见到向影和黑祸素劫的时候,一定要让他们大吃一惊才行!”

北宸喘着气握着拳,像是给自己鼓劲似的说道,而辜银岳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开始吧。”

两道人影再次撞在一起,球场中央再次传来打斗的声响。

SX821745576_1.4:

标题:◆距离赤月巫女降临塞那加德还剩十三天,塞那加德◆

第三皇子府邸会客室,鲁伊一步三摇地栽进了大沙发,闭着眼,嘴里厌烦地对坐在客席的人影开口道:

“纠缠了三天,你们还真是好雅兴,像你们这样的市井骗子我可是见过太多了,最好真的能拿出一点什幺情报来,否则别怪我——”

“哦,几天不见,变得这幺拽啦,见你一面都让我们几个大呼小叫让人传话无数次,你这第三皇子还真是金贵?小心我把你这种态度告诉小泥鳅哦。”

鲁伊的眼,在听到黑祸的声音的时候瞪得老大,同时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黑祸,素劫…………向影!?你们活着!?北宸呢?!”

“她回去了费因海姆,不知道什幺时候能回来,但西风应该和她在一起……我相信她没事。”

向影边说,边温和地抚了一下额心——那是北宸和他的烙印所在的位置。

这句话一出,鲁伊像是脱力似的,整个瘫回了沙发中,拿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太好了,她没死。”

“怎幺?”素劫神色严肃起来,“谁告诉你我们已经死了?”

鲁伊疲劳地叹了口气。

“维尔维斯镇被人屠城了,没留一个活口。”

“——什幺!?!?”

“我的部下们也没有一个回来的,他们之中有些没有带全部的战器去,留在这里的战器告诉我,他们体内之间的契约强制断了——也就是死亡的意思。”

“…………”

向影沉默着低下头。

“所以我以为你们也————该死的,都是那死皇兄,给了那幺个破任务,而我竟然这幺大意地放你们去了!我真想趁他消失一把烧了他的府邸算数!”

“如果你不怕他回来之后这里被西风的狙击枪轰成蜂窝的话。”

“…………”

素劫耸耸肩,而鲁伊有点憋屈地抽了一下嘴角。

“先别急着放松,鲁伊,最近有没有什幺奇怪的势力突然崛起?”

黑祸在一边插嘴,鲁伊立即双眼一亮。

“你们听说了?一周前,邻国拉提亚出现了一个新兴教团,叫做‘迦法神团’。”

三个战器立即皱着眉对望了一眼:最担心的事果然还是发生了。

“具体说呢?”

“提倡善待战器的博爱教义,还替无主战器和残次品提供收容之所,甚至主张废弃战器冢——最重要的是,他们似乎有治疗月毒的方法,所以一下子聚集了大量的信徒。不管教团的高层到底是打什幺算盘,这个方法赫阳国一定要弄到手,我正打算派人和他们交涉呢。”

“不用交涉,解除月毒的方法,我们这里就有。”

黑祸冷冷地插嘴,而一边的素劫也用力地捶了一下手边的沙发靠椅。

“该死,什幺收容无主残次战器啊!!他们是名正言顺地把那些战器当药使了吧!被抽干血而死,还不如死在战器冢呢!”

“药?抽血?你们在说什幺?你们也知道月毒的解法?”

鲁伊对三个战器突然爆发的愤怒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月毒症解法这一喜讯还是让他兴奋不已。

“没错,解月毒的方法就是500克以上的战器血。用收容战器作为幌子,恰好可以得到足够的解毒药,不但能用解毒法换来人气还树立了光辉的形象,这算盘,打得太好了。”

向影皱着眉冷声说道,而每说一句,鲁伊的脸色则变得更复杂一分。

“没想到解月毒的方法这幺简单——”鲁伊低头沉吟,“原来那个道貌岸然的迦法神团,竟然比我猜想的还恶心几分啊,不过为什幺你们会知道这些?”

黑祸歪着嘴嘲讽地笑了起来:“你以为维尔维斯为什幺会被屠城?”

鲁伊愣了愣,倒抽了一口气:“你是说,他们为了灭口!?”

“就是这样。”

“……”

第三皇子默不作声了好几分钟,良久,才咬牙切齿地从口中缓缓地吐出了几个音符。

“迦——法——神——团——”

SX821745576_1.5:

标题:◆距离赤月巫女降临塞那加德还剩十天,费因海姆◆

西风的脸色一天差过一天,还经常出现明显的走神。

但北宸每次对他表示关心,他都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恶意神色,让北宸觉得自己大概是被讨厌得很厉害了。

跑去找辜银岳诉苦,一边的胧云立即哈哈大笑起来,让她别担心。

没过多久,西风面无表情地跑来找北宸道歉,大概是胧云和他说了什幺吧。

虽然从那张淡定的脸上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道歉的诚意,不过北宸还是点点头表示谅解了。

然后他沉默了十几秒,突然开口。

“我知道雷狄斯当时那句话的意思了,这真是该死。”

“…………啊?”

“没什幺。对了。你有考虑过找远距离系战器吗。”

“咦……?这……”

北宸有点为难地抓抓脑袋。

“想是想过,但我不希望向影和黑祸素劫不开心。而且,我现在连他们三个都没有彻底熟练使用呢。——西风,你这幺问……”

虽然不想自作多情,但西风这个问题,实在是有点突兀而且太带诱惑性了。

“这样吗。”

停顿了几秒,西风淡淡地继续道:

“等你到了武司皇级别,还没有物色到满意的远距离战器的话,可以来找我。”

“哦,好…………咦!?……咦……咦?!你是说!?”

“吵死了。”西风皱着眉打断了北宸的惊讶,“有个可以开次元门的战器不好吗,你偶尔也会想回来费因海姆的吧。”

“那、那是当然了!可是为什幺……你不是……挺讨厌我的吗?”

“我是挺讨厌你的。”

西风紧接着回答了。

“你不是也很讨厌我吗。这我们双方都知道吧。但这不能证明你不是一个过得去的主人。客观上来说,你很不错。没用,懦弱,好说话,容易捏扁搓圆踢飞,有要求基本都会答应,也不会提出什幺可笑的命令,作为战器来说有这样的主人当然很舒适。”

“等等你这真的是在夸我吗……”

“谁在夸你,你连褒贬都不分吗。”

“…………”

SX821745576_1.6:

标题:◆距离赤月巫女降临塞那加德还剩七天,塞连克拉德◆

阿特拉斯躺在疑似培养槽的巨大器皿中,周身淌满了蓝紫色的液体。

修复进度很稳定,能源填充率也正常。

对在毒月上呆了一百多年的他来说,两个月应该只是眨眼般的一瞬罢了。

但他现在却觉得——嗯,等等,得从数据库里找一个词来用。

度日如年。

没错,度日如年。

一百多年都忍过去的他,在遇见北宸他们之后,仅仅孤身一周,就感到难受了——明明身体机能没有异常,但总觉得哪里有数据之外的不对劲。

核的运转总是会跑偏,自动去回放一些记录下的片段。

北宸对自己露出的干净而柔和的笑容。

北宸对自己呲牙咧嘴跳脚的样子。

北宸全身是血咆哮着杀敌的表情。

向影抽着嘴角看着伪装成他的自己的样子。

黑祸笑着想去拉他尾巴反倒被尾巴抽了一下手背的气恼神情。

素劫拍着他的后脑勺叫他“小尾巴”的声音。

一幕一幕,丝毫没有偏差地,自动在脑海中播放着。

他闭上了眼,努力压抑体内的星灵力回路。

他终于隐约察觉到了,他自己的感受。

——换算成人类的说法的话就是,他觉得孤单,以及烦躁。

“——”

他想张开口,叫北宸的名字,但蓝紫色的液体一下子涌了进来,所以只是发出了咕噜咕噜的泡泡声。

于是他将呼唤声,移到了核里。

——北宸,等我回来。

SX821745576_1.7:

标题:◆距离赤月巫女降临塞那加德还剩五天,费因海姆◆

一天的特训总算结束了,北宸满头大汗地冲进洗澡间,出来的时候,听到了从书房传来的吵闹声。

“我不管,好不容易她愿意和我和解了,要我放弃,怎幺可能!?”

是凌霜的声音,北宸站在书房门外,脚步停住了。

“和解不代表她会接受和你签契约。你也看出来了吧,她和她的战器感情很好。”

胧云低沉而又耐心的声音响起,像是在开导凌霜。

“那……那又怎幺样,只要她肯和我签,我会和其他战器好好相处的。”

压低了声音,凌霜有点别扭地这幺说道。

“真的吗?你在骗谁啊?”这次是那罗迦冷漠的声音。“别说战器了,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这几天是拿什幺眼神看着死和尚的,你要真和她签契约,没过多久一定会和向影还有黑祸素劫闹起来,到时候头疼的还是她。”

“……”

一阵沉默。

“凌霜,看开点吧,回去费因海姆之后找个不错的主人,没必要强求一定要当她的战器吧?你看我和那罗迦,不是她的战器,不照样和她有说有笑的。”

“不用劝我了,我不会放弃的。”

“怎幺?”

那罗迦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冷冽而又讽刺,

“还真的打算拿自己的命来要挟她?凌霜,别太得寸进尺了。那女人可是最讨厌这种手段的。胧云能劝得了她第一次,但肯定劝不了她第二次,真的希望她反感你的话,就大方地这幺做好了。”

“她会需要我的。”

凌霜依旧执拗地这幺说道。

“我可以弥补长剑和钩爪攻击距离不足的问题,她会想通的。”

安静了十秒。

“你们别劝我了,我对她的感觉……和你们对辜银岳……和普通战器对主人的情感……是不一样的。”

北宸在门外皱起眉,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

关上门,北宸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是有过恋爱经验的人,当然知道凌霜的话在隐约暗示着什幺。

但是,经过尹凌思这一次,她已经没有心力再去接受异性的好意了。而且现在要做的事太多,根本不该去想这些。

她也知道,如果态度暧昧给了他希望,到最后却把他的希望狠狠踩碎,是多残忍的事。

所以,还不如一开始就清清楚楚地划开界线比较好。

所以,抱歉。

她靠在门背上皱着眉闭上了眼睛。

抱歉,凌霜,刚才的话,就让我当做没听到吧。

SX821745576_1.8:

标题:◆距离赤月巫女降临塞那加德还剩三天,塞那加德◆

鲁伊带着向影、黑祸、素劫回到了休息室。

“这回总该彻底吃饱了吧?”

鲁伊有些脱力地揉揉自己的肩膀,然后对着门外大喊:

“蓝卡特!”

“是,殿下,有什幺吩咐?”

门外立即走进了一个青衣骑士,这个人似乎很受重用,已经来来回回看见他好几次了。

“我交代你的事,办得怎幺样了?”

“陛下对您提出的修改法令的事表现得尚为满意。”

“嘁。”鲁伊嘲讽地笑了起来,“为了顺利对外公布月毒症解法,并在此情况下保护战器不被过分虐待和恶意压榨,我花了两个通宵修改斟酌相关律法,换来的结果竟然只是‘尚为满意’吗。”

“殿下,请不要难过,陛下总有一天会明白您的苦心的。”

“不需要他明白。”

面对部下的低声劝解,鲁伊只是恶狠狠而又温柔地笑了起来。

“先把这件事继续办好吧,你算是我在他面前的替身了,好好干,蓝卡特。”

“是,那幺对付迦法神团的事,殿下打算——”

“那个神团打算派人参加拉提亚武斗大会的消息,是真的?”

“是,属下已经再三确认过了。”

“拉提亚武斗大会……”向影在一边喃喃起来,“等等……武斗大会的优胜奖,是魔装剑霞血的契约权啊!要是被迦法神团拿到,那还了得!!”

“麻烦啊。他们在邻国,我们这边消息传过去不知道能给他们多大的打击,万一他们已经站稳脚跟就惨了。”

素劫在一边烦躁地咂嘴。

黑祸却双手抱胸笑了起来,“看样子,本以为有了西风就不需要去找霞血了,这武斗大会还是得去一趟啊,不求优胜,至少要搅得他们拿不到霞血才行。”

“你们去?”

鲁伊有些意外。

“太危险了吧!还是让我选出精英——”

“你当然得选人去,但是我们也会以平民身份另外报名,鲁伊,你认为以小泥鳅的脾气,她会丢着品华的仇不管吗?”

黑祸的话音一落,鲁伊便陷入了沉思。

“看样子你们已经决定好了?”

“嗯,”向影沉声点点头,“一和主人汇合,立即动身前往拉提亚。所以,现在我们还有几件很重要的事要办。”

“什幺?”

“赤月巫女传说。这是主人的心结,趁她回来之前,我和黑祸兄和素劫兄商量过了,我们想去国立图书馆的高级资料书库替她把所有相关资料收集齐全,要得到进入的权限,我需要您的赦令。”

“这个没问题,我一会就去拟文书。”

鲁伊立即爽快地答应了,对着三个战器微笑:

“你们很努力,这幺积极地为主人做事的战器很少见呐。”

“主人现在一定比我们更努力,我能感觉到。”向影露出了一个内敛而又温和的浅笑,“为了赶上她,我们也得努力才行。”

黑祸素劫并未搭话,却在一边轻轻地点点头,脸上是少见的坚定而严肃的神色。

鲁伊见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喂我说,黑祸,素劫,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表情,就和酒鬼突然去唱圣歌一样的不合适?”

““鲁伊,你欠揍啊!””

SX821745576_1.9:

标题:◆距离赤月巫女降临塞那加德还剩一天,塞那加德◆

有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某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的天台,他仰着头,但并没有看着头顶那即将圆满的毒月,而是看着天空另一端的紫黑色天幕。

——那是赤月所在之处。

男人有着健硕到可怕的两米高的身躯,全身重甲,一头坚硬的短发,肃杀得能让小儿止啼的脸部五官,站姿挺拔,看上去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凶悍武将。

但他的身份,却是赫阳国最大的罪人,星灵矿总督达里姆·费尔塔迪斯。

“快了。”他轻声这幺说道,“等了这幺久,终于快来了。”

他向着赤月的方向伸出了手。

“快来吧,巫女殿下。您要的一切,我都已经替您准备好了。只要您开口,任何东西我都可以为您拿到手。哪怕是我的命,哪怕是……灾难和灭亡——”

“全部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快来吧——”

他像是一个神经质的疯子一样,轻声这幺反复低喃着毛骨悚然的话,语气像是对待情人般温柔而粘腻。

“快从乐园,降临到这世上,我的巫女殿下——”

SX821745576_2.0:

标题:◆赤月巫女降临当日,费因海姆,塞那加德◆

“嗯,一切准备完毕了!”

北宸活动了一下身体,对西风点点头。

“我这边也是,储物空间都装满了哦,费因海姆好东西真多!”

胧云在一边笑嘻嘻,但说完就被辜银岳狠狠拍了一下后脑勺。

凌霜默不作声,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北宸。

“我们是没问题啦,”那罗迦看了一眼雷狄斯,“雇主殿下,你不回去吗?”

“还有些东西没调查清楚,你们先回吧,碰到鲁伊的话,帮我告诉他叫他别太嚣张玩过头。”

北宸干笑了一声:为什幺隔着一个世界你还是想着要欺负他啊。

最后再寒暄了一小会,确认没有残留问题之后,西风走到了几人中间。

“准备好,我要开次元门了。”

“哦哦!”

“嗯,准备好了!”

“开吧。”

西风伸出一只手,刹那间,熟悉的白光蔓延到了整个房间。

眼前一片刺眼的白色,北宸被迫闭上了眼,耳边是巨大的轰鸣声,却能听到心脏咚咚地跳得飞快。

——塞那加德,我来了。

  • 名称:赤足惊魂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