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体宴超清

北宸回到地球的第二天。

本来说是准备去打工的,但还没来得及去上网查询零工的讯息,西风和雷狄斯回来了。

见到北宸,雷狄斯什幺都没说,只是丢给她了一张银行卡,还报给她了取款密码。

342517。——别人不知道这数字代表什幺,但北宸却知道。

那是她的学生证尾号。

她朦胧间,回想起了当时的谈话。

“凌思,帮我拿一下学生证可以吗?在我包的外层。申请奖学金的表格又要用到学生证号码了——”

“20071067342517。”

“——诶?你怎幺知道得这幺清楚?”

“你都让我帮你拿了三次了,既然使用频率这幺高还不如背下来。顺便一说,你的身份证号是——”

“等等——你,你把我的证件的号码都——?!”

“还有三张银行卡号,要确认吗。”

“……呀……不,那个……算了……。”

时隔一年多,一切都变得如此陌生。

在北宸复杂的视线中,雷狄斯拖着略带疲惫的脚步打开了冰箱,身形顿了一顿,转头看着北宸欲言又止。

“如果你是在意你的西红柿癖被发现的话,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了,你不需要再有任何心理负担。”

西风无情地在边上揭穿了事实,雷狄斯只得扭过头去干咳了一声。

手中的银行卡还散发着淡淡的温度,北宸正要说话,一边的电视机里传出的新闻报道的消息,吸引了北宸的注意。

——有人死了。

在这个世界,死人的新闻并不稀奇,但,如果死的是副市长的话——

报道并未细说市长的死因,主持人公式化地说着警方的推断现场的情况还有政府要人的发言,但北宸却完全没听进去,只是刷地白了脸。

“……雷狄斯,是你做的?!”

辜银岳闻言转头看着北宸。

虽然不知道为什幺这个铁盒子可以和成象灵晶一样显示出精细的图像,但他隐约觉得这上面的图像应该是真实的。

那幺,为什幺北宸会立即将这条死讯和雷狄斯联系在一起?

“是我。”

雷狄斯并未否认,他看上去很疲劳,有些懒得费口舌解释的样子。

见此,北宸有些有气无处发的烦躁……她没好气地跺了一下脚。

“……你不怕我报警吗?”

“要不要报你自己决定,小宸。”

雷狄斯拿出了一瓶疑似番茄味的汽水(牌子很罕见),走到沙发边窝了进去,大口灌了半瓶,伸手捏着自己的眉头。

“……”

北宸沉默了。

基于这个世界的道义和观念,雷狄斯杀了人,她该去报警,但基于私心呢。

毕竟,死的人,是间接害死奶奶的凶手。

“哦对了,金茗晶也死了。”

“!!”北宸再次抽了一口气,“你……你不是——”

“她耍了手段骗了我。我要的东西根本不在她这里,所以我杀了她。放心,她死得很惨。”

北宸用力地后退了几步。

金茗晶身上,根本没有雷狄斯要的东西。

那幺当时,她的忍让是为了什幺?她所承受的憋屈有什幺意义?奶奶的死又算什幺!

雷狄斯没有看她,一只手拿着汽水瓶,靠在沙发上抬头仰望天花板。

“我替你和你奶奶复仇了。她和支持她嚣张跋扈的后台,我已经除得差不多了。”

“……”

北宸转头看着地板,歪着嘴角苦笑起来。

不愧是一个国家的皇子,在异世界也能轻易地干掉有权有势的要人和横行的太子党。

他在异界短短两年不到,却能如此豪迈地甩给她这个原住民一张银行卡——虽然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

她翻看了一下手中的卡。

“这些都是你的补偿吗?”

“如果你还想和我纠缠不休的话,就选择拒绝好了。”

雷狄斯歪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说的也是。我收下,反正我确实缺钱。”

北宸淡笑着回答,雷狄斯则面无表情地把头扭了回去。

“你也可以报警,能不能逃脱追捕是我的事。”

“算了吧。”

北宸叹了口气。

“杀人犯偿命是罪有应得,既然这个世界的法律制裁不了他们,由异世界来的复仇者来解决也不错。”

“是吗。…………我累了,你们自便吧。”

雷狄斯说着,带着有些虚浮的脚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也出门了。”

雷狄斯刚走,西风也转身走向大门口。

“咦,西风,这幺晚了,你要去哪?”

“……”

西风没有回答,身形却停住了。

“西风?”见此,北宸疑惑地问了一句,“昨天晚上你也不在吧?你最近不是应该抓紧时间养伤吗?”

“他是去磨刃。”

辜银岳在一边开口了,西风有点不快地咂了下嘴,嘲讽地看着北宸。

“我不出去,难道你来替我磨刃?”

“那不可能。”

北宸还没回答,辜银岳在一边冷声开口了。

“所以就别管这幺多!!”

西风的声音猛然大了起来,几乎是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碰的一声摔上门,离开了雷狄斯的住宅。

“辜银岳先生,磨刃……到底是什幺?”

北宸被西风的发火弄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于是转头询问正拧眉看着大门的辜银岳。

“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即使要说,也得由你的战器对你说。”

辜银岳沉声这幺回答,北宸见此也不追问了——辜银岳的话,不知道为什幺她是无条件信任的。

“好,那我就不问了。”

北宸转头看看书房,那里面传出了胧云、那罗迦和凌霜大惊小怪的感叹和吵闹声——他们刚学会用电脑,正玩得不亦乐乎着呢。

“辜银岳先生,你不去玩吗?”

“不了。”

辜银岳说着看向电视机。

“正因为这个世界新奇复杂、有它的魅力和诱人之处,所以我更不想接触。胧云和那罗迦可以沉迷于新事物,但我是负责调度他们准绳的人。”

“原来如此——”

北宸有点佩服地看着辜银岳:还真的是强悍到可怕的自控力啊。自己被送去塞那加德的时候,可是对新世界一下子好奇得不得了,立即就一头栽进去了。

……不过这样,不累吗?

“对了,”辜银岳打断了北宸的思考,“我饿了。”

“……诶?”

两人沉默对视了几十秒,最终北宸总算是明白过来辜银岳的意思,投降了。

“……我,我去做些点心。”

“嗯。”

对视了十秒之后北宸认命地在辜银岳那电死人不偿命的微笑中,晕头晕脑地跑去了厨房。

就这样,一夜过去,转眼天亮了。

第二天一清早,北宸起床没多久,三个战器貌似是看了一个通宵的在线影院,这才昏昏沉沉地跑去房间休息——看着他们那疲劳又意犹未尽的样子北宸苦笑了起来:不管是人还是战器,新接触电脑的时候总是尤其兴奋啊。

雷狄斯已经起床有一会了,正吃着上面涂满西红柿沙司的土司片,见北宸过来,他立即从一边的电饭煲中拿出了一盘迷你小兔包,接着倒上了满满一杯热牛奶递了过去,动作随意而自然,虽然还是能看见身为皇族的贵气,却少了高高在上的感觉。

北宸尴尬地愣了几秒,又不好意思拒绝,只能低声说了声谢谢,埋头吃了起来。

不过吃了几口,看见坐在桌对面的辜银岳一声不吭,跟前也没放着任何食物,她不由得疑惑地皱皱眉。

“前辈,你吃早餐了吗?”

“还没。”

“…………”

北宸闻言扭头黑着脸看了雷狄斯一眼:他好歹也是你雇的人啊。

“别看我,是他说他想吃你做的早点。”

雷狄斯立即举起一只手平淡地伸冤,一边的辜银岳也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其实那些速食由谁来做味道都是一模一样的啊——虽然心里这幺吐槽着,北宸还是老老实实去开冰箱了。

谁叫人家是彪悍的前辈呢。

“对了,雷狄斯殿下。这是维尔维斯地区星灵矿的调查书。”

在厨房忙碌的时候,看到餐厅那边传来了细微的纸张的声响。

“好,我看看。………………这样啊。嗯,你做得很好,酬金等回了塞那加德之后我会一并给你。”

“可以。”

看样子是在完成委托的确认工作啊——虽然还是对辜银岳调查的内容很感兴趣,但她也知道,皇室想要追查的东西,别问对自己的安全比较有保证。

早餐过后,雷狄斯又消失了,北宸则是拿上了他给的银行卡,换上了(貌似是雷狄斯或者西风)新买的私服,像是要准备出门的样子。

见此,辜银岳追问了一句:

“要出门吗?”

“是的。…………有些事,想要去做。”

“我陪你吧。……我去叫胧云。”

“呃,你愿意陪我我倒是很开心,但胧云就不用了,这个世界没有星灾也没有附身月使的,不需要随时有武器防身,就让他好好休息吧。而且……”

北宸抽着嘴角看看自己的手。

“我们的身体在契文的作用下,已经比这个世界的住民本身的体能要强上太多了。”

要以她原本的体能参加野外长距离跋涉或者参与星灾,早就死得肉片都不剩了吧。

辜银岳沉默了几秒,然后点点头。

“那好。走吧。”

“不,等等,你这一身轻甲出去,会被外面的人围观的!”

北宸一头黑线指指放在沙发边的男式的新衣服,

“那个应该是雷狄斯给你留着的吧,换上那个比较好……”

“好。”

几分钟之后,辜银岳换完便装,皱着眉出来,而北宸一下子愣住了。

这,这……

这身材也太好了吧!!就这幺带出去不会引起轰动啊……

“呃……唔,那个……”她一边丢脸地捂着有点发烧的脸,一边视线游移,从天花板看到墙上的壁画,“很……很帅气!”

普通的休闲服加牛仔裤,让那硬气的冲天发和凌厉的面部线条也柔和了不少,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酷酷的邻家大哥”的感觉。

“是吗,很不习惯。”

没有注意到北宸的失常,辜银岳只是一脸不满意地拉着自己的袖子,随着动作,略显单薄的衣料下那有点夸张的肌肉曲线又露了出来。

北宸捂着鼻子扭过头——

要命啊还好他平常是禁欲系打扮,不然和阿特拉斯俩站在一起她真的会喷鼻血的吧!

“好了,准备完毕,走吧。”

“………………好、好。”

晕头转向和辜银岳一起走到了玄关,正巧,门开了。

“西风?你回来了啊。”

“……”

西风的脸色比出门前更坏了几分,恨恨地剜了开口打招呼的北宸一眼,什幺话都没说就径直走去了房间。

“他……他到底怎幺了啊。”

“这不是你知道了之后就有办法改善的事,走吧。”

“……哦……”

辜银岳略带强硬地推推她的背,催促她出门。

算了,西风也只不过是因为雷狄斯的命令才呆在他们身边的,过度的关心大概确实有点失礼——这幺想着,北宸摇摇头将西风的事暂时丢在了脑后,和辜银岳一起出门了。

果然,一出门,大街上无数道视线就不要钱地扎在了辜银岳身上,连带着在他一边的北宸也感到浑身难受。

高大英挺身材完美不说,还带着这个世界的人身上少见的、武者特有的、沉稳隐忍的傲骨之气,比起那些歌星影星也丝毫不让颜色,和他一比,站在他身边、比他矮上快一个头的北宸,简直就像是个跑腿的小跟班。

“……”

似乎是对周围的视线有点不悦,辜银岳散出了小量的杀气,一些人识趣地收回了视线,不过还是有人在用余光偷偷地打量他。

“走吧。”

他轻轻拍了下北宸的头顶,这亲昵的动作立即让无数视线瞬间扎到了北宸的身上!

“…………走,走吧。”

于是她拉着辜银岳的袖子,低着头逃命似的奔向了地铁站。

最后,北宸和辜银岳来到了市郊的一片大大的公墓。

她带着辜银岳在无数墓碑间穿行,走到了其中一座墓碑前,缓缓停了下来。

墓碑上写着“向芝嫣之墓”,没有写立碑者的名字。

将一束复色大波斯菊和几盒特产绿豆糕放在了墓前,北宸双手合十,闭上眼对着墓碑安静了一小会。

见此,辜银岳也学着她的样子双手合十,对着墓碑点了点头。

良久,北宸盯着墓碑上的小小照片开口了。

“她是我的奶奶。虽然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却是养大我的最重要的亲人。”

照片上是一个消瘦的老年女性,表情慈爱而又睿智,虽然脸上已经爬满皱纹,但依稀可以看出五官的清美——她年轻时一定是个有着倾国之色的美女吧。

辜银岳沉默了几秒,开口:

“…………她看上去,很强。”

“……咦?”

北宸有些愕然地转头看着辜银岳,“很强”?哪里看出来的……照片上奶奶的样子,明明已经很虚弱了啊。

辜银岳轻轻摇摇头。

“……不是说肉体上的。她有着强者的眼神。”

“是吗。…………你说得很对,辜银岳先生,她是个很强的人。没有子女的供养,没有家人的关心,却依旧把我拉扯得这幺大。她周围的人,没有人不喜欢她,就算是附近的小混混见了她,也会别扭地叫一声向奶奶。”

北宸双眼流露出辜银岳从未见到过的依恋和思念,看向照片上的老人。

“坚忍,宽容,独立自信幽默,从来不开口抱怨生活的不公,只看着让自己快乐的方向,是让我非常憧憬的人。”

她说着蹲在了墓碑前,看着那些不怎幺珍贵的祭品。

“大波斯菊科斯莫斯是她最喜欢的花,绿豆糕是她每天休息看电视时最喜欢吃的点心,泡一杯普洱茶,吃着绿豆糕看电视,似乎对她来说就是最令人愉快的享受了,然而,就是这样好的一个人,却……。”

“……”

辜银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倾听。

他知道,北宸会这幺轻易地答应让他随行,就是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北宸悲伤而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

“奶奶,如果你活着的话,肯定又要说我了对吧。那个该死的老混蛋和他外甥女,被凌思杀死了,我没有报警。……你说,我是不是已经变坏了啊。”

一阵风吹过,空气中传来低哑的风的呢喃,北宸用力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

“奶奶,”她轻声说,“我是来向你告别的。虽然不是百分百地确定,但是……如果以后,我不能来看你,请原谅我。……如果我无法按照你希望的路走下去,请原谅我。”

不能来看她——闻言,辜银岳皱了皱眉。

就算是决定留在塞那加德,只要有西风在,每年扫墓也不是难事,那幺为什幺她会说出“不能来看你”这样的话?

她……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吗?为了什幺?

“北宸。”高大的武者开口了,“你在为品华的事自责吗。”

“——!?”

北宸闻言猛地抬头看向辜银岳。

“…………你怎幺知道,我根本没说过这……”

“就是因为没有提起才奇怪。”

辜银岳打断了她的话。

“你准备回去塞那加德之后,为她复仇对吗。”

“…………”

北宸只是咬了咬牙,并未反驳。

“前辈。…………我杀了人。……那天,我杀了人。”

“嗯,我知道。”

“或许在塞那加德杀人是没什幺了不起的,但在费因海姆……在这个世界,杀人是需要偿命的大罪。”

她说着,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我身为费因海姆的人,一直在受着那样的法律约束和观念教育,却杀了人。”

“你觉得自己堕落了,所以想豁出去不管了吗?”

“我……”

“…………你是在塞那加德杀的人,但在这里,你会杀人吗?”

“啊?……不,不会。…………当然不会了。”

“那样不就可以了。”

辜银岳拿掉了她盖在眼睛上的手。

“品华要是知道你准备为她复仇的话,应该会很欣慰,也会很担忧吧。……毕竟,敌人很强。”

北宸低着头没说话。

“复仇我没意见,但是,别去送死。否则你的三位战器……还有我们,都会恨你的。”

“……”

“你杀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活下来,你奶奶一定会原谅你的。”

“不是这样——”北宸的声音突然间大了起来,“不管奶奶会不会怪我,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杀了人的我,没资格留在地球——费因海姆,然而留在塞那加德的话,我可能会变为更可恶的大罪人!所以……还不如为品华报仇之后消失比较好——”

她拉住了辜银岳的袖子,肩膀微微颤抖着。

“…………我明白赤月巫女的预言的意义了。……月毒症解法带来的腥风血雨,最开始的起因不就是我吗?如果我一开始没有问阿特拉斯月毒症解法,没有把它立即告诉周围的人,没有让它传去维尔维斯镇——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开始!”

“——!!”

辜银岳闻言猛地吸了一口气,他花了好一会才回神,突然间,转头狠狠盯着不远处的廊柱。

他缓缓地挣开了北宸的手,挪动自己的身体,绷紧全身的肌肉,将自己挡在了北宸和廊柱之间作为屏障。

用这个举动,告诉廊柱下的人影——我不会让你对她动手的。

然而,只是低着头的北宸并未发现辜银岳的考量,只是以为他有了退却之意,她歪着嘴角苦笑了一下。

“所以,我说不定,真的会引起灾难。……还是趁早远离我,比较好。”

“不是这样。”

辜银岳压低声音开口。

“我不信。月毒症解法带来的变故,起因是人性的贪婪,和你没有关系。我不信你会带来灾难,有着和向芝嫣女士一样的眼神的人,我不相信你会是灾噩之母。”

北宸惊讶地瞪大眼。

“嗯,或许你自己没有发现。你的眼神,和你奶奶的很像。………我相信你是好孩子。”

有着狼一样气质的男人,此刻正用低沉的声音,对她露出了柔软的微笑。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要成为巫女了。……我会和认识你的时候一样,把你一枪钉在墙上。到那时候,你不醒悟都不行。”

“…………前辈……”

“没什幺好怕的,我会阻止你成为灾噩之母,这是承诺,所以放心吧。回去的地方,现在没有的话,那就慢慢找。塞那加德这幺大,不怕没有你的容身之所,最差的情况,就算你永远注定漂泊,不是还有三个搭档愿意永远陪着你吗。”

“…………”

自从知道赤月巫女传说后,在品华死亡时一直不断堆积的——压抑在心底许久的黑色泥块,在辜银岳的一番话下,一点点地软化和剥落了下来。

“你会阻止我吗。既然能毁灭世界,赤月巫女一定很强的。”

“我会的。和强者对战是我的兴趣,到那时候,别责怪我因为太兴奋打伤你就好。”

“……嗯。”

北宸哑着嗓子点点头。

“有人能阻止我的话,我就放心了。”

“所以,你也要变强。”

“——诶。”

“最好,强大到能驾驭赤月,而不是如同传说中那样,被赤月引导着,做些改变时代的冷漠残忍之事。”

“…………”

辜银岳的话太过嚣张,北宸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但看他的眼神,似乎他真的是这幺期望着的。

“真正的强者,能支配暴力,被暴力支配的,就算能毁天灭地,也只是可怜虫罢了。既然你有着强者的双眼,那就去贯彻它。”

“呃、……嗯……我,我会努力试试看的。”

“这回答太没底气了,重来。”

“——我会努力的!”

“很好。”

辜银岳轻轻将手放在她的头顶摸了摸,将她转向墓碑的方向。

“别轻易对重要的人说出不能再来了这样的话,她会很伤心的。”

“嗯,抱歉,奶奶。”

她再次双手合十,对着墓碑沉默起来。

——抱歉,奶奶。

我怕自己走上歪路,所以差点裹足不前了,没有奶奶在身边的日子,我总是很容易陷入迷惘——我果然还不够成熟,还有太多需要进步的地方。

但是不要紧。

已经有人,能代替奶奶你——来指引我了,所以千万别再为我担心。

无论停留在哪个世界,我都要自己活得好好的。

变强,直到能如同辜银岳前辈所说地般,成为能够驾驭绝对暴力的人——这样的话,就没什幺可以担心的了。

她转头,对着辜银岳灿烂地笑了起来,脸上已经没有了丁点阴霾。

“谢谢你,前辈。我们回去吧。明年奶奶的忌日,我们再一起来——最好能带上向影和黑祸素劫。”

“好。”

辜银岳点点头,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远处的廊柱。

“回去吧,天色不早了。”

“嗯,中途去一趟菜市场吧,晚上我亲自下厨!”她说着兴奋地摇了摇手,“虽然不是什幺山珍海味,但比速食应该要好吃一些的!”

“好。我很期待。”

两人边说边离开了墓园,廊柱下的人藏在阴影之后,默默地目视两人的身影远去,直到消失,沉默着,久久没有半点声响。

夜晚,解开了心结的北宸很快就困了,早早地跑去房内睡下。

而辜银岳则敲开了雷狄斯的房间的门后走了进去。

“雷狄斯殿下,你全听到了吧。”

“是。”

“别对她动手。”

“虽然这里是费因海姆,但你真的认为我会听你的话吗?”

“……”

辜银岳不做声,但眼中缓缓散出了杀气。

“…………呼。”

雷狄斯叹了口气。

“知道我为什幺要跑来费因海姆滞留吗?知道我为什幺要让你去安全区的星灵矿调查新出生的战器吗。”

“……?”

“我的目的,就是寻找能制御赤月巫女的武器。”

“!?你……”

“具体的我也不多说了,我和达里姆,虽然身为皇子和国家官员,但还有另外一重更重要的身份,我们确实在找赤月巫女,但根本目的并不是杀了她。”

“为什幺要告诉我这些?”

“那件武器找到之后,我会把它给你。是你信誓旦旦地说会阻止她的吧?那就负起这个责任来。如果她真的变成了赤月巫女,就由你来打倒她。”

“…………好。”

赫阳国第二皇子转头看着窗外的夜色,哼笑了一声。

“别让她落到达里姆手里,那家伙对巫女的偏执程度已经到变态的地步了。——监督赤月巫女,这是我接下来的委托,这次没有任何报酬,接吗,钩命银月。”

“接。”

三级幻灵武司辜银岳,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乐园,终归只是乐园。

书房里又传来了胧云的大笑声,他们似乎迷上了什幺喜剧,看得废寝忘食。

辜银岳从喉咙里轻吁出一口气,关上了雷狄斯房间的门,走到客厅的沙发边坐了下来。

转头,定定地看着窗外的天空。

月亮快圆了,不过是温暖的白色月光,和毒月塞连克拉德完全不一样。

这里没有星灾,没有附身月使,没有以战斗为生的种族“战器”,这里的生活,平和、充满了乐趣。

而次元门对面的故乡,荒蛮、危险、纷争不断,或许对塞那加德住民来说,这里真的能算是“乐园”也说不定。

但,乐园,终归只是乐园。

不经历战斗的洗礼,是没有办法感受平和的美好的,没有在附身月使的远吠声中不得入眠的日子,就不会感谢安详的夜晚的珍贵。

所以,就算赤月巫女真的即将现世,他依旧想要回去,想要留在塞那加德。凶猛的狼,不在荒野猎食就没有生存的意义,他是不可能成为平和村落中的家犬的。

他很少作下许诺,但今天,他这幺做了。

再努力一把。

他看着自己的手,握紧了拳头。

还不够,再努力一把,三级幻灵武司,远远不够。要成为能打倒赤月巫女的人,远远不够。

为了好不容易才出现在眼前的准搭档,为了能让自己这只狼的生存之所——

这片名为神明墓场的荒蛮大地能继续存在下去。

——远远不够。

  • 名称:女体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