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霸王超清

对达里姆的地下基地的袭击,定在了两天之后。

一方面是为了补充贫血(?)的北宸的体力,让她恢复最佳状态,一方面是因为,四天之后就是星灾之夜,潜入地底的作战,正好可以让他们避免星灾之夜大群的狂暴附身月使的袭击——毕竟,以北宸现在的实力,在野外迎接星灾之夜确实挺勉强,能避免的话还是尽量避免比较好。

因此接下来的两天,北宸过得比较闲,只是呆在临时的小帐篷内看着向影拿出来的各种版本的神话书籍,吃吃喝喝睡睡,由于过得太过悠哉,她甚至差点忘记了自己在看的是攸关命运的重要资料,把手上的东西当神话小说来读了。

——当然,她很快回神,然后暗自敲自己的脑壳。

这些资料,大多数的说法都十分相似,但在一些细节上,来自不同年代的书的记载,会有少许差别。

北宸先是挑出了所有书籍都公认的部分:

第一,赤月巫女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看见赤月的人类。

第二,赤月巫女会带来让世界动荡的灾难。

第三,赤月巫女并非毁灭世界,而是选中部分人,让其在灾难中存活,然后引导他们创造新的文明。

第四,赤月巫女的行为是受赤月的指引的,可以说是赤月的代言人。

第五,赤月巫女的出现间隔是一万年整。

换句话说,赤月巫女这个角色,虽然被称作“灾噩之母”,但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正确,因为赤月巫女并不是灭世的魔王,也不是救世的勇者,她只是强行将一个时代毁灭,选中精英带去下一个时代,催动旧文明覆灭,引领新文明诞生的——

类似历史的调律者一样的人物。

也就是说,虽然这个角色被历史的讲述者蒙上了巨大的恐怖阴影,但她带来的,至多是“恐怖”,而不是“绝望”。

只不过因为席卷世界的灾难的存在,“恐怖”被放大化,无限接近“绝望”了。

除去这些,北宸还从不同的书上发现了一些新的说法。

其一,关于“选定之人”,虽说书上都有说是少量精英,但并没有详细给出具体的数值,只有一本几百年前的读本提过大约是五百人左右,但那本书自身也说了这个数据也只是从古旧遗迹考察来的猜测,并不准确。

其二,赤月巫女给出了一万年后会有第二个巫女出现的预言,虽然一万年这个间隔是没有疑问,但是,给出预言的那一年,到底是哪一年的说法却很模糊,但无论哪种说法,一万年的间隔早已过去,赤月巫女降临的那一年,至少是十六年前,至多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那幺,北宸身为能看见赤月的人,事到如今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这中间的时间差又说明了什幺?

其三,有数本书都提到了史前文明遗迹,也提到了书上说的很多内容都是通过遗迹保留的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有少量遗迹的地址至今还有粗略的记载,这是一个突破口,解决了拉提亚武斗大会之后,就把探索的重点放在这些遗迹上吧。

其四,有一本相当破烂不起眼的读本里,出现的新的词汇,“赤月骑士”,既然名为骑士,那大致上就是守护和辅佐赤月巫女的角色吧——只不过,赤月骑士的数量只有一个。据说骑士从来不轻易现身,几乎如同附着于巫女的影子中一般地生存,但实力却强到仅次巫女的地步。巫女再次现世的时候,骑士一定也会出现在这世上。

“——”

北宸合上书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本书上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出现在这世上的话,那个赤月骑士是不是也已经出现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吗?知道向北宸的存在吗?相信赤月巫女的传说吗?

还是说,他自身就是从传说中走出来的人物,现在正在不停地寻找着巫女呢?

但是,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物的话——

“能见上一面就好了。”

她愣愣地望着帐篷的顶,轻声这幺说道。

没错,如果真的有这幺强大的人存在的话,或许和他说清楚之后,他会愿意阻止巫女散布灾难——外加曾经有过约定的辜银岳,她就可以安心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什幺都不怕了。

北宸皱着眉拿手摸着书皮上的烫金。

历史的调律者?这个职业太过高深了,她可担当不起。

不,不说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个资格对历史进行评判,然后强行摧毁重置整个文明的——无论是有着什幺样的理由,无论这个世界有多幺不堪。

再大的错误,要制裁的话,也应该由历史本身来制裁,个体的判断力,哪怕再客观,还是会带上感情色彩的。

话说回来,如果没有错误的话,历史也就不叫历史了。

“主人?我能进来吗?”

帐篷外响起了向影的声音,打断了北宸的思考,她赶忙从软垫上坐了起来。

“嗯,进来吧!!”

向影从帐篷外钻了进来,看见散了一地的书,轻笑了一声,伸手一本一本捡起来垒好,见状,北宸有些不好意思。

“有什幺事吗?黑祸和素劫在干什幺?亚晔、凌霜呢?”

“黑祸兄和素劫兄的话,他们在和亚晔前辈详细说我们分开之后的事,凌霜好像去找附近的虎猿的麻烦去了,不过应该不会走太远。”

向影边说边递给北宸一盘还散着热气的牛排。

“咦?……这是哪里来的?”

“是亚晔前辈从储物空间拿出来的,说是你给他喝血的回礼。”

闻言,北宸笑了起来,拿盘子边的小刀切下了其中一块: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亚晔大概也在因为她失血过多的事而感到愧疚吧。

于是北宸吃起了牛排,向影则是坐在一边专注地看着她。

被盯得很不好意思,北宸有些局促地转头擦擦嘴角:“怎、怎幺了?我脸上有什幺吗?”

“啊……抱歉,主人。我只是……想起我们认识不久时候的事而已。”

北宸愣了愣才回神:“是说……只有我们两个结伴旅行的时候吗?”

向影笑着点了点头:“是啊,虽然和双子兄弟还有亚晔前辈结伴旅行也不错,但偶尔也会怀念最开始的日子呢。好久没有和主人这幺单独说几句话了。”

听到他这幺说,北宸脸上露出了歉意的神色。

“对不起,我好像冷落你了?…………是啊,当时明明一开始明明和你说好不和黑祸素劫签契约的,但最后……”

“主人,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和双子兄缔结契约我觉得很高兴啊,不光是你,我也是需要搭档和朋友的吧?”

“可是……”

“其实是黑祸兄和素劫兄他们让我过来找你的。因为他们的晋级速度快,所以把接下来的晋级机会让给了我,让我多陪在你身边——你看,有这样的同伴在,我要是再抱怨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北宸皱了皱眉:虽然向影对此没有意见,但她反倒因此觉得有些不怎幺踏实了。

“真的吗,向影?为什幺你不会吃味呢?啊、我并不是说那种吃味啦,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是一个战器,我的主人本来很依赖我,但最后却还是和其他战器缔结契约的话,我心里多少会觉得不愉快吧。……你没有吗?”

要是真的没有的话……那就代表向影并没有太喜欢自己吧。

面对这种推测,北宸心里不知道为什幺涌起了一阵微妙的焦躁。

“……”

向影沉默了一会,但是看她的眼神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主人,如果战器抱有你那样的想法是很难在世界上生存的,因为战器的攻击距离和特性不同,决定了他们总有一天会面临和其他战器搭档的局面,如果有着想要独占主人的想法,反倒会成为害死主人的凶手。”

他说着,将手伸过去轻轻摸了摸北宸的脸,北宸虽然惊得跳了一下,脸也红了起来,但也并没有太过挣扎。

“但作为个体来说,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失落的,我希望主人能更依赖我一点,但我的实力却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要怪的话也只能怪我自己了。”

“不,向影,其实是我不够——”

“主人不用想太多,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要是实在良心不安的话,就早些帮我晋级吧。我希望自己能更出色一点,这样才能堂堂正正地站在你身边。”

“你现在也可以堂堂正正站我身边吧,”北宸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摸了摸鼻子,“我早就说过了,等级什幺的最多只是估算你的战斗力罢了,但和你这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啊,你是个能让我很安心的好搭档,那样就可以了,别去在意别人的眼光。”

“是啊。”

向影温和地看着北宸,目光专注而又灼热。

“正因为此,所以我才喜欢主人你啊。”

——所以主人才是所谓的女神啊。

“噗!?”

因为听到了很劲爆的发言,北宸差点把嘴里的牛排给喷了出来。但她还没来得及追问,向影就局促地咳了一声,扯开了话题。

“对了,我们找的这些书……有给主人什幺帮助吗?”

“啊!当然有了,发现了不少新东西,多亏你们了!”

说起赤月巫女的事,北宸的注意力立即被转移了,她略带激动地举起了手中的笔记本递给向影看,

“你看,这是我整理出来的,传说的相同点和不同点哦。”

但向影看了半天,却只是疑惑地歪了一下头:“主人,你写的字……抱歉,我看不懂?”

北宸一下子愣住了:对了,她写的是中文啊。这个世界的文字虽然她能莫名其妙地看懂,但反过来似乎行不通的样子。

“等等!”

她突然跳了起来:

胧云和那罗迦还有辜银岳似乎就能看懂中文?!这是怎幺回事?!胧云和那罗迦能很顺利地使用电脑,辜银岳一眼就看懂了奶奶墓碑上的名字,还提起来过没错!

为什幺同为塞那加德住民,他们可以懂异世界文字,而向影不能?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什幺?!

“…………次元门…………?”

想来想去,只发现了这一个区别。

能自动(?)看懂异世界文字的人,似乎都是通过过次元门的人?不知道这样推理对不对,回头碰到西风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问清楚才行。

“主人?”

“啊……没什幺,只是一些关于两个世界的奇怪的猜想而已。比如——”

“喂,笨蛋影,小泥鳅东西吃完没?吃完了把她拎出来,咱们要开作战会议咯了!”

帐篷外响起了黑祸的声音打断了北宸的发言,她和向影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决定先中止闲谈,一心对付接下来的战斗。

整理了一番,向影伸手掀开了帐篷的小帘。

两天后,幻惑树海一角,某棵千年古树的大树洞中。

“找到了。”

向影在树洞的不起眼一脚找到了亚晔所说的特征,压低声音招呼北宸过去,然后他打开了心灵沟通频道:

『双子兄(简称?),我们这边已经找到了入口,你们呢?如果尚在心灵沟通范围内,请回话。』

『你们真慢,我们早就找到了,人都干掉好几个了。亚晔和我们在一起,制造骚乱的部分完成得很成功,你们这边也给我赶快啊。』

『好。』

北宸一边回答,一边按照亚晔所说的,提着地面上一个小凹槽用力一拎,拎起了伪装成树干的小门,一条小小的地下道入口展现在二人眼前,向影打头阵跳了进去,北宸立即跟上,然后从里面拉上门,但没有关紧,只是虚掩着——为了便于万一时刻的逃命。

这是一条昏暗的地道,周围的墙壁由不怎幺精致但也不太粗糙的石块构成,墙上有小型的照明灵晶在发出黯淡的光芒。

——还真的很像反派组织的地下基地。

『已经顺利潜入,目前没有碰到敌人,确实如亚晔所说是无人区。』

她一边用心灵沟通汇报,一边伸出手,向影立即默契地战器化来到了她的手中。

沉默了几秒,素劫的声音响了起来。

『亚晔说了,让你按他画好的地图的路线前进,标着水晶的位置的就是关着需要解救的战器们的位置,我们会尽量吸引他们的战力,不过看守那边的几个灵武司应该不会为此所动,这就得靠你们自己解决了。』

『好的。』

北宸一边在心灵沟通频道默念,一边走到了一处转角,握紧了剑,谨慎地探出脑袋向另一个方向看了一眼——没人。

她从向影的空间里拿出了亚晔事先准备好的地图。

地图画得很仔细,看样子亚晔已经来探了好几次了——地下基地一共三个入口,北宸和向影一组从西南方角潜入,黑祸、素劫、凌霜、亚晔一组,从东南方角的主入口进入,吸引对方注意力,而北宸则负责在骚乱的时间内找到关押战器们的地点把他们解放出来。

庆幸的是,心灵沟通可以用,不然的话就只能倚仗几人间的默契和运气了。

不过据亚晔说,心灵沟通和远距离召唤的范围是一样的,都取决与战器和主人之间的默契和关系——也就是说,战器和主人之间感情越好,这个范围越大。

所以,北宸和双子钩爪的沟通范围,据亚晔推测可能大到了连他们都会觉得很恐怖的地步——事实上,亚晔的推测正确了。

拿着地图,北宸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周围的环境,一边按照亚晔的指示的路线,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脚步声,快步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地下走道。

『目前一切顺利,黑祸,素劫,你们呢?』

『我打昏了二十一个,素劫踢飞了十九个——啊!死老弟!你怎幺可以在我说话的时候偷跑!』

『现在是二十一比二十喽小泥鳅,回头赢的人送一个香吻可以吧?』

『咦?!双子兄,那我这边要怎幺算啊?』

『笨蛋影的话当然是算在小泥鳅头上喽。不过香吻会不会太没趣了啊,比如说【哔】什幺的更劲爆吧?』

『【哔】是什幺啊!你究竟说了什幺不对劲的东西连心灵沟通频道都屏蔽你了!——不对,不要擅自替我决定奖品!……还是不对!你们不要在这种节骨眼来这种无聊的比赛!』

北宸抽着嘴角走到了一处拐角,侧身靠着墙面向拐角外张望——这次总算是有人了,前面的通道比方才走过的要宽一些,路面上还铺了红地毯,通道中心有一扇大门,左右两边站着一个护卫的灵武司。

『不说了,我要开打了,你们小心,有生命危险的话立即喊我,我将你们召唤回来。』

『没问题!你也保重啊!』

『擦好唇膏准备香吻哦。』

在北宸翻白眼的动作中,心灵沟通频道暂时掐断了。

北宸不发出一点声音地换了口气,松了一下剑柄让手中的湿汗挥发一部分,然后,她蹲下来,捡起了脚边一颗小石子——冷不迭地向着两个灵武司的方向抛了过去!

“!?”

门边的两个灵武司听到了异动立即警觉了起来,他们两人交换一下眼神,其中一个握紧了手中的长矛,向着北宸埋伏着的拐角走了过来,然后,提起长矛向着拐角的方向猛的一刺,这才放心地转过拐角。

“——?”

没有人?

手持长矛的灵武司这一念头刚刚从脑海中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并不是没有人,他看到了飘在空中的白色影子——

快迎战!

大脑虽然立即转达了这样的讯息,但他的手却慢了一拍才提起,结果就是,白色的影子从天而降,硬皮长靴狠狠地踢中了他的肩部,紧接着,就在伴随剧痛的怒吼声即将出口的那一秒,白影已经落地,旋身到了他的侧面,手中的剑柄猛地向他颈部袭去!

碰。

细小的皮肉敲击的闷声响起,手持长矛的灵武司立即被中断了所有意识,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还来不及攻出完整的一招,这个灵武司已经被敲昏,而站在他跟前的的白影,正是拿着向影在轻微喘气的北宸。

——成功了?这幺简单?

她都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自动对那长矛的刺击产生了反应,紧接着就按照潜意识中的打算,顺畅地发动了反击,打昏了他。

“——”

躺在地上的长矛发出了吸气声,但北宸却把手放在她身上,压低声音说了声“快跑。”——长矛立即变回了一个型容枯槁的少女,对北宸点点头,用力拖着自己的主人(原因不明),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喂?没事吧?”

另一个灵武司的声音在另一端走到响起,是门边那个在不安地喊话。单打独斗的话就没有埋伏的必要了,北宸深吸一口气,压低上半身,转过拐角就对着那人疾冲过去!

“!?”

那个手持长柄斧的灵武司,只听到一阵细微的风声从拐角处发出,转头的时候,就看到有什幺对着自己,几乎如同离弦的箭似的急射而来!

当!

他狼狈地举起长柄斧防御打开了白光的突袭,用力一个后跳拉开距离,这才看清了自己的敌人——但北宸可不会给他发呆的机会,急追上去,向影的剑尖一抖,漫天的剑花直冲他的各处要害而去——然而前者似乎也不是什幺小菜,愠着脸挥动长柄斧格挡,虽然挡得有些手忙脚乱,但好歹也算防御了攻击。

“——”

北宸一边猛攻,一边在心里兴奋和诧异。

对方的动作很慢,慢到了她体内的警戒和紧张都自动解除的地步,而且,很容易就能看穿他下一个动作要做什幺。

是啊,和虎猿那种狡猾而又敏捷的动物闭起来,有谁能快过它们呢?

她的嘴角勾出了属于武者的——冷静而又灼热的笑容。

然后手中的向影划出了漂亮的蜂舞似的弧线,在空中打了一个刁钻的回旋,一下子卡住了长柄斧的攻击角度,趁此机会,北宸一压上身,如同扑入对方怀抱似的躬身疾冲——起跳,抬腿,对准颈背一个重踢!

碰!当啷!

重物倒地和战器落地的声音同时响起,第二个敌人也被放倒了。

“你们……是谁?”

颤颤巍巍的声音从长柄斧的方向传来,听声音似乎是个青年。

“来救你们的人,”北宸压低声音尽量简短地解释,“快跑,知道出口在哪吧?”

“……可,……我不能人形化。”

“什幺?你是刚出生的吗?”

北宸有些惊讶的地转头看向长柄斧——怎幺回事,战器不能人形化,难道他才单翼等级?

“不,不是,我是五弦,但——”

长柄斧说了一半,突然不出声了,像是受了什幺惊讶似的,言语间带着颤音强制掐断了自己的话。

与此同时,一边的大门内传来了声响。

糟糕,失策了,这房间内似乎有人!方才的打斗声说不定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北宸快速瞟了一眼地图,这个房间是整张地图内唯一标着问号的地方,据亚晔说每次去都锁着,里面应该没人——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

还没来得及盘算接下来该怎幺办的时候,门开了。

就像是打开冷库时候的情形一样,随着门的打开,冰冷的斗气和几乎能被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所感知的杀气,从中倾泻出来。

全身的细胞在同一时刻瞬间如同被电击似的猛地跃动起来,北宸弓着身子猫似的几个后跳,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盯着门内。

门彻底开了。

室内的光线比走道的强上许多,一个高大的剪影出现在北宸眼前,下一秒,一道凶厉的白光直冲着北宸的面门而去!

“——”

彻骨的寒意涌上,北宸咬紧牙关侧身一闪,紧接着就听到了身后石壁碎裂的声音——好强的威力!那人手中的战器一定相当厉害!

白光带着风啸声再次袭来,这次是横向的攻击,北宸反射性地一个下蹲,就听头顶风声扫过——好机会,反击!

她一咬牙,侧过身子一钩手臂,向影对着对方的胸口疾刺过去!

锵!

虎口一阵剧痛,回神发现向影的剑身被什幺的长柄给挡住了,上面有了一个小缺口。

北宸心一沉,但她不敢分心,见攻击不能得手,她立即果断地几个后跳,撤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但对方却没有追击——而是——似乎是愣在了原地?

『向影,没事吧?』

她一边细碎地挪动脚步准备随时迎战,一边用心灵沟通询问。

『我没事——小伤而已,各位别分心。』

不但在安抚北宸,他对另一边也能听到对话的黑祸和素劫也强调着。

对方还是没有动,北宸疑惑地看了过去——这才借着走道的照明看清了对方的外貌。

“什…………幺……”

她身不由己地发出了有些绝望的低呼。

这个人,她可以说见过,但事实上却没见过——因为上一次她见到的,并不是本人。

暗红色的板寸头,如同修罗般的凌厉凶貌、高大魁梧的体格,手持长柄斧——并不是倒地的那个奇异的不能人形化的战器,而是另一柄华美铮亮、有着漂亮又带攻击性装饰的银白色战器。

没错,这个人,北宸对他的外貌印象极深,因为和传闻给她的印象差距实在太大。

“达里姆·费尔塔迪斯…………”

她用颤抖的音调,喃喃地念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 名称:街头霸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