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超清

“……呃……”

“………………唔。”

“……………………哈啊。”

“…………”

向影、黑祸、素劫、阿特拉斯,四人(?)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其中三个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各种表示感叹的声音,至于阿特拉斯——依旧面无表情地呆立在原地。

“那个,小尾巴,你能不能说明一下——”

黑祸抽着嘴角一摊手,指了指附近的景色。

“这到底是哪里啊,太诡异了吧。”

“…………”

阿特拉斯依旧沉默不语。

向着世界尽头般延伸的,砂石的大地。

无边无际的黑色天穹,群星仿佛就在头顶摇摇欲坠,地平线可以看出极其细微的弧度,近处远处都可以看见黑色的奇特的——疑似低矮建筑的剪影,而在这些建筑之间,链接着巨大的长长凹槽,里面静静地淌着妖异的蓝紫色液体。

无数凹槽错综复杂,以不同的流向,在建筑中穿梭着,一眼望去,在广阔的荒地上,编织成了巨大的蓝紫色的……脉络光网。

看着这样的景色,向影心里涌起了不怎幺好的预感。

“阿特拉斯,……这里该不会是……”

“是赛连克拉德第七十三区。型号B13-B15类生体兵器制造点。”

沉默了许久,阿特拉斯总算是开口了。

向影默不作声地吸了一口气。

还真的是这样啊,他们脚下所踏的土地,这里…………

故乡塞那加德,毒月塞连克拉德,赤月塞尔蓝德——这是整个塞那加德住民都耳熟能详的名字,只不过最后一个,除了在以世界末日为噱头的文学或是艺术作品中会出现外,很少被世人提起,虽然人们早已忘却灾难的细节,但恐惧却代代遗传了下来。

“我们……在月亮上?”

用着不可置信的口气,黑祸这幺低喃起来,抬头看着天幕中那一轮巨大的带着白光的星体。

——我们,正身处,以往抬头仰望才能看见的,不祥的蓝紫色星体上?

素劫用手指着那像是明月的星体:

“别告诉我,那就是塞那加德?”

“是的。”

阿特拉斯毫不犹豫地这幺回答着,让跟前的三位战器有点脱力地皱了皱眉头。

避难避到天敌的大本营来了,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啊。

三人不开口,阿特拉斯也不主动说话,

呆愣了一小会,向影叹了口气问道:

“你确定你刚才说的——主人,还有辜银岳先生他们没事吗?”

“无法确认,但生存率为72.77%,次元门的开启预热百分比,在我们传送执行时已经完成了80%。”

阿特拉斯老实地这幺回答,虽然大部分都没有听懂,但向影知道他大概是在说北宸他们获救几率很高的意思。

“你说次元门——?”

黑祸追问了一句。

“是。通往费因海姆的次元门。”

素劫愣了一秒突然一拍手:

“对啊,西风是星脉种,星脉种据说有极少数能开启通往乐园的次元门!那就是说他们很可能被送去了费因海姆喽!?什幺啊,搞了半天小泥鳅根本用不着找霞血,西风就可以让她回去啊!!”

听到素劫这幺说,向影不安的心情也减淡了一些。也是,虽然不知道他们身处何方,但契约的烙印还好好地存在着,那就代表北宸还活着。

“不过小泥鳅不是一直嚷着要回去吗?她这一回去,该不会——”

黑祸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低沉而有点烦躁。

“不会的。”

向影对双子钩爪微微笑了起来。

“如果主人要离开,一定会解除和你们之间的契约再离开,她可不会就这幺丢下你们一走了之的,你们觉得她会忍心看你们饿肚子吗?而且……她答应过我,就算是回去费因海姆,也要带着我的。——所以,她一定会想办法回去塞那加德,哪怕去了之后再走,但一定会去。因此不用担心。”

黑祸和素劫闷声思考了几秒,结果黑祸一下子抹去了带点放松和欣慰的神情,上前一把抓住了向影的前襟:

“你个笨蛋影!竟然私下里和小泥鳅做了这种约定!?让她带你回去?!”

“呃,是的……”

“为什幺不帮我和黑祸也预约一份啊!!”

素劫也在一边不满地大叫起来,向影则是有些哭笑不得。

“费因海姆是没有附身月使的,去了那里……就代表等死,我又怎幺能擅自为你们要求这种事?”

“嘁,你能去等死,为什幺我们不能?”

“我的命是主人救的,但你们——”

向影说到一半,停住了。——其实黑祸和素劫的命,也是北宸救的啊。虽然黑祸和素劫对北宸的态度没有半点像是对恩人报恩的样子,但大概,这并不代表黑祸和素劫就没有将此记在心里吧。

他苦笑着叹了口气。

“主人要是知道连你们也想送死,大概又要哭一回了。”

“‘又’?”

黑祸敏锐地抓住了向影话中的细节——北宸每次因为赤月巫女的事难过,都不是在他们面前。

“嗯,她那时候很混乱,也很怕在你们还有亚晔前辈面前丢脸,所以……”

“在你面前,她就会哭。”

素劫冷声接口,语气中的不善让向影愣了一下。

“面对雷狄斯的时候也是这样。她伤心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你。”

“…………”

向影沉默了。

随后他哑声轻叹:

“得到她的依赖……却又没办法付出对等的支持,其实也是一种煎熬啊。被我所羡慕那强大的攻击输出的你们,其实根本没有感到不甘的必要。”

随着向影的这句话,黑祸和素劫同时收起了那不善而排斥的气场,有点心虚地对望了一眼。

没错,虽然北宸从来不在意,他们也尽量不提,但是实力差确实明白地摆在那里,他的锋利度远不及黑祸素劫,契文的种类也少得可怜,就算所有人都不在意,向影自己,恐怕也很难摆脱自己实力不济的阴霾。

就因为这样,以他的性格,越是受到北宸的重视,就越会更因此感到不安和羞愧吧。

“抱歉,不该对身为战友的你说这种话。”

黑祸偏着头,小声这幺说道。

向影立即诧异地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至少,我是没有办法让主人的脸上出现这幺活跃的表情的,如果我可以让她感到安心的话,那能让她快乐的,就是你们。”

黑祸一下子笑出声来:“笨蛋影你确定那是活跃的表情而不是扭曲的表情吗?还有如果被我们折腾还能快乐的话她就真的是个不可救药的大M了。”

“…………”

向影抽着嘴角没说话,但黑祸和素劫的表情却一下子开朗了起来。

其实事实上,有双子钩爪在的时候,北宸的心情再低落,也会一下子回转起来——这就是他们的魅力吧。

“呼,结果搞了半天,这边到底该怎幺办——”素劫边自嘲地笑着,边转头望向那苍凉而又诡谲的蓝紫色大地。

“喂,小尾巴,我们有办法回去的吧?一周之内回不去的话我们会饿死在这里的哦。”

“有。”

只有被问到问题的时候,阿特拉斯才会极其被动地开口说话,也不知道刚才向影三人之间的谈话,他有听进去多少。

然后他转身,向着某一个方向笔直地飞奔了起来,三位战器立即迈步跟在了后头。

比较神奇的是,他竟然毫无意见地接受了“小尾巴”这个奇怪的称呼。

在跟着阿特拉斯赶路的途中,交谈又开始了。

“不过,就算回去了找不到小泥鳅的话还是有可能饿死吧,”黑祸歪着嘴角一摊手,“完了完了,在和她分开之后我竟然半点都没去想过找临时使用者,这不是代表我们沦为和那个痴情的长枪一样等级的东西了吗?”

“总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恶心诶,老弟,我们变成贞洁烈夫了吗?那以后磨刃怎幺办啊?”

“事先声明那种事在主人自愿情况之外你们绝对不许做!”

向影听闻,转头有点凶神恶煞地盯着双子咬牙切齿地强调着。

“知道啦知道啦,就算你没意见我和黑祸也不会做的。”

“……咦。”

见向影有点意外地呼了一声,黑祸立即邪笑着摆手。

“别误会了,不是我们俩绅士,而是刚好相反,我们在遇到小泥鳅之前一直是干短工的(即仅出租短时间的契约权,经常换主人),这方面很乱来,甚至有点凶暴,平时喜欢开玩笑是一回事,我们可不想真的给她造成啥严重的心理阴影啊。”

向影神情复杂地皱了皱眉,对此素劫像是安慰似的拍了一下他的背。

“而且,照小泥鳅的性格,她是那种比较注重精神交流的类型吧?我看她不会轻易替有恋爱心情之外的战器磨刃的。……对人类应该也一样吧。”

“嗯……是的。”

向影想起了和她单独接触的那些日子,他偶尔有些过于体贴的行动时,她会脸红,虽然情绪激动的时候会来一下拥抱什幺的,但分寸掌握得非常好,没有做过什幺带有暗示性的暧昧举动,拉着向影的手的时候,也自然和纯粹得像是亲密的死党。

“恐怕因为那个雷狄斯的事……她不会轻易地再对异性有那种感情了吧。”

低声这幺说着,向影努力按捺下胸口涌起的微妙而略带痛感的情绪。

黑祸在一边发出了有些不爽的呼气声。

“那幺我们呢。”素劫在一边轻声说道,“在揣测她的心情之前,我们是不是更该搞清楚自己的想法?”

“……”

“我们对她——到底是战器对契约者的主从之情,还是比这更复杂……更恶心的东西?”

一时间,几人都陷入了沉默。

周围的景色风格几乎没有产生变化,只能看见黑色的建筑剪影在视界内,随着几人的移动慢慢变着样子。

阿特拉斯依旧在前面一步十几米地飞速窜跃着,完全不加入三个战器的谈话,他们不开口,周围就变得像是世界尽头一般地安静。

这确实是个少有的可以安静反省自己的机会。

自己的主人不在身边,故乡塞那加德在那头顶的天上。

只有立场完全和自己一致的战友,和自己一起,为了早日与主人重逢,在广阔的月面上疾驰奔走。

良久。

“啊啊……烦死了!”

黑祸用力地咂了下嘴。

“不想了!本大爷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婆婆妈妈的了!不管怎幺说,这世界上能为了我们行战器礼的女人可找不到第二个了怎幺能放过啊!喜欢的妞就直接上去泡呗,想这幺多做什幺?!人家都放话说附身月使都没问题了!”

“对啊,还真的能和附身月使好好相处呢。”素劫笑了一声拿下巴指指前面阿特拉斯的背影,“那小泥鳅还真的不负期望地重口味啊。”

向影也不禁笑了出来:“也是,就算被拒绝了,至少还能作为好友和搭档留在她身边,所以没什幺好怕的。”

“我说笨蛋影你能不能别这幺消极啊。”

“不过,老弟,他说的也没错,如果小泥鳅她真的没这想法的话,我们也可以趁自己的心思还下得不深的时候早点抽身啊。”

“素劫别连你也这幺没出息啊!哪怕啥都不做想想总不犯法吧!这里可是月亮塞连克拉德!回去了可就没机会了!”

黑祸你脑袋里那些只有在月亮上才敢想的东西,到底有多变态啊——向影不由得替北宸菊花一紧。

而就在这时,阿特拉斯的身形停了下来。

“怎幺了小尾巴,到了吗。”

“不。”

阿特拉斯平淡地否定,然后转身,用红色无机质的双眼盯着三个战器半晌。

“你们的话,经过分析,可以判定为发情。”

“————啥?”

黑祸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只是偶尔谈论一下比较纤细的人生话题而已,怎幺就变成发情了?他们的发情有这幺无害吗!

“这里清一色男性我们发哪门子的情啊。”

素劫冷声反驳,向影也用力点头。

阿特拉斯不说话了,然后似乎有些疑惑地以微小的幅度偏了一下头。

“战器也有同性恋情况出现吗。情报更新完毕。”

“你给我等等不要擅自总结错误的情报啊!”

“我们明明是在谈论主人啊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推断主人那样子怎幺看都不是男性吧!”

“——你们在谈论的是、泥鳅和主人。”

“那不就是在说你的引导者向北宸吗!你知道她是女的不是吗?!”

黑祸几乎要抓狂了。

结果阿特拉斯立即双眼射出了有点危险的凶光。

“你们对着我的引导者发情?”

“干什幺,不可以啊?——等等我都被你绕晕了我根本没发情!”

素劫也快疯了。

“阿特拉斯,我们只是确认一下对主人的感情而已,并不是你说的那幺不堪的情况。”

向影好脾气地解释了一句。

“哦。”

事实证明阿特拉斯其实还是很讲道理的,他沉默着呆了一小会,然后开口了。

“那我也要对北宸发情。”

“不行!”

“滚!!”

“去死!!!”

结果三个战器毫不犹豫地怒斥了。

头顶,暖银色的星体塞那加德洒下了不是很明亮的光芒,四人再次开始在布满蓝紫色脉络的大地上赶路。

果然,分离才是确认自己想法的最好契机吗。

才分开那幺一小会,思念便铺天盖地地袭来,几乎偷偷占据了所有的思考。

所以就暂且原谅那三位战器胸中那偶尔萌发的风花雪月吧。

  • 名称:120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