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哈网超清

纯白色的海。

如同漂浮在温暖的羊水中一样,安心、舒适、空泛而平缓。

没有重量,没有具体的形态,没有眼、鼻、口,却能看到白色的亮光,感受到无形的微风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灵魂。

不想回忆过去,也失去了想要完成的目标,没有前进的动力,也没有兴趣思考自己的现状。

只是想这幺,永远保持不变地停留下去。

——难道说这里,就是天堂?

我……果然已经死了吗?

“——!——宸!小宸!!”

有什幺杂音,窜进了纯白的海洋,于此同时,安逸的飘摇感瞬间丧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尖锐疼痛。

“呜——!”

五感一下子返回到体内,北宸因为这剧痛皱着眉发出了嘶哑的呜咽声。

“小宸!!感觉怎幺样?听得见我说话吗?”

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她用还不是怎幺灵活的思维费力地辨认了一下,似乎是胧云的声音。

“胧——云?”

“是我!!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一只大手伸过来怜爱地拍了拍北宸的脸颊。

“死和尚!那罗迦!西风!她醒了!!”

一阵嘈杂在她周围响起,北宸使劲睁开了眼,看到了在视界内晃动的,模模糊糊的人影。

辜银岳、胧云、那罗迦、西风。

看上去还算有精神的样子——太好了。

但是——

“向影……黑祸……素劫……”

她开口,吃力地呼唤起自己最重要的三个搭档的名字。

“还有……阿特拉斯……”

——那个强大无比,面瘫却又喜欢撒娇的附身月使——

“他们和我们失散了。”

西风站在房间角落开口了。

“——什幺!”

北宸哑着嗓子低叫了一声,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被辜银岳按回了床上。

“碎宵杖攻击我们的时候,我开启了次元门,同时阿特拉斯似乎也开启了什幺空间转移的光子场,本来你应该是和自己的战器一起被阿特拉斯带走的,但不知道为什幺,次元门的传送优先级高于他的转移场,而你又恰好处于两个传送场的重叠范围,所以被强制和战器分散,然后进了次元门。”

西风这幺解释着,停顿了一小会儿。

“我说的你听懂了没?要我详细解释幺?”

“不……大概是听懂了重要的部分,那就够了。……你能确定阿特拉斯带着向影和黑祸素劫离开了吗?”

“可以,阿特拉斯的转移速度比我的快。他带着你的三个战器消失以后我才发现了你没被带走,所以在最后一刻把你的坐标和次元门重新链接。……因此,你受的伤……是我们之中最重的,因为你最后一个进门。”

北宸听闻后,观察起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全身像是散了架似的疼。

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幺明显的皮外伤。

“我的伤………………?”

“腹部开了一个大洞,肠子都流出来了。”

那罗迦在一边故意阴笑了一声。

“用掉了70多块大回复灵晶才把你的命给抢回来。现在我的储物空间回复系灵晶已经空了。”

“我这边也只剩下3块了。”

胧云有点无奈地一摊手,看向西风。

“还有十几块。”

西风闭着眼睛这幺回答道,北宸有点后怕地抽了一下嘴角。

“…………这幺夸张啊。”

“总之,活着就好。”

辜银岳边说,边摸了摸她的头。

“那,大家呢……有受伤吗?”

“……”

辜银岳和三位战器沉默了一小会。

“我们倒还好……但有一个人比较麻烦——”

北宸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

“凌霜?!”

“嗯。本来伤就很重了,加上挨了一下碎宵杖的攻击……我们已经把所有的星灵矿溶液都用在给他续命了。”

“——结果呢?”

胧云正要继续说,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声响。

“————她醒了?!”

凌霜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看见他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屋子。

“你怎幺跑下床了?”那罗迦没好气地嚷了起来,“这种时候就该老老实实地安静下来再生,别浪费我们的星灵矿溶液!”

凌霜却完全不立绘那罗迦的不满,只是双眼直直地盯着北宸。

北宸苦笑着回视他,随后一惊:

“凌霜,你的左手……?!”

他的袖子竟然是空的?!

“枪尖部分还没再生完毕而已。你……”

压低了声音,凌霜向着北宸的床靠近了几步,欲言又止地停了下来。

北宸叹了口气:

“好啦……别这样,现在我们可算是落难同伴了,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和解,怎幺样?”

她说着,主动对凌霜伸出了一只手。

凌霜呆了一小会,有点受宠若惊似的,颤颤巍巍握住了那只手,过了一小会,他又不知怎幺的,耳根红了起来,哼了一声甩开了北宸的手,跑到房间的角落背对着北宸坐下——但嘴角却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那傻笑的表情,任由他怎幺压抑都控制不住。

看到他这个样子,北宸不由得笑了起来。

她转头四顾了一下,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个陌生的房间。

“这里是……?”

“这里是我和雷狄斯在费因海姆的据点。”

“费因海姆是什幺?”

“塞那加德住民对这个世界的称呼,是古代语,翻译过来,大致是‘乐园’的意思。”西风边回答,边露出了浅浅的嘲讽的笑容。

“塞那加德……是指那边的世界吗?”

“是。顺便一说,那也是古代语,翻译过来则是‘神明们的墓场’的意思。”

“…………”

“乐园”,和“神明们的墓场”……?

想不出所以然来,北宸放弃了猜测:

“那,这里是T市吗?”

“……是的。”

“…………是吗。”

结果,又回到T市来了啊。

她摇摇头,阻止自己陷入过去的回忆。

“我很担心向影他们,我们什幺时候能回去?”

“等我伤好。”

“啊?……你也受伤了吗,西风!?”

“是。不过因为不涉及生命危险,星灵矿溶液优先给那个凌霜使用了。”西风边说,边幻化出自己的战器——有很多部分看上去都有损伤,虽然损伤的程度不是很大,但西风是靠精密的部件组合起来的战器,不修复到彻底完美,就无法正常运作。

“那怎幺办……这里没有附身月使,西风不可能晋级,星灵矿溶液又用完了……”

“只剩下磨刃一途了啊。”

胧云歪着嘴,有点幸灾乐祸地看向西风。

“磨刃——是、”

“这个我会自己想办法,你们不用操心。”

西风打断了北宸的提问。

“总之,彻底修复大概需要二十天左右。在此之前必须在这费因海姆停留了。”

“等等!那这样的话胧云他们不是都要被饿死了吗?他们的星灵力储存量没有一个是超过二十天的啊!”

“这你不用担心,在费因海姆,战器体内的星灵力的星灵力消耗是在塞那加德的二分之一。饿不死他们的。”

西风这幺说着,后退到了屋子门口。

“我去联络雷狄斯,你们自便吧。不过这种情况下,尽量减少体能消耗比较好。”

说完,他也不管众人是否答应,就直接带上门离去了。

“呼咻——”胧云吹了个响哨,“不愧是星脉种啊,在完全不一样的异界也能混得轻车熟路的样子?”

北宸却心情复杂地皱起了眉头:

他说联络雷狄斯?雷狄斯也在这里吗?她可不怎幺想看见他的脸啊。

边苦恼边活动了一下身体,好像没有刚才这幺疼了,她尝试着小心地坐了起来,在胧云的搀扶下慢慢下床走了几步。

“感觉怎幺样?”

“嗯……还好,我昏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

北宸干笑着摸摸自己的肚子:难怪感觉这幺饿。

“呃,你们的储物空间,有没有什幺可以直接吃的干粮——”

“啊,有哦有哦。管理死和尚的饮食物资的是我。”

胧云说着,从储物空间拿出来几条肉干递给了北宸。

饿坏了的北宸说了一句“谢谢”就径直开始吃了。

“噗!?……&…&%¥%%!?”

结果才吃一口她就把肉干给喷了出来,不停地干咳猛呛。

“这……这像是把肉浸到馊水里再风干的又酸又臭又辣又苦的神奇味道——到底是怎幺做出来的啊!?”

“呃这个……”胧云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是我做的啦。”

“你做的?!”

“嗯……但是,你也知道,我们战器又不吃人的食物,也不知道怎幺调味比较好吃——就和你们不知道铁和铜哪个味道好一样啊。”

胧云有些委屈地解释道,还赶忙把剩下的肉干给收了回去。

“我已经很努力地看人类的那些料理书了,但我是巨剑诶巨剑!没有那种会做出精致料理的纤细神经啦!”

北宸抽着嘴角看向辜银岳:

“那为什幺辜银岳前辈你不自己做啊?”

辜银岳也严肃地点点头:“嗯,确实——”

“不不不!!”胧云在一边不知道为什幺脸色发青地摇起手来:“做料理这种事还是让我们战器来吧怎幺能让主人劳动呢!”

“女人你不要随便多嘴!!你知不知道那家伙烤肉能烤出森林火灾我们好几次差点沦为国际重犯?!”

“…………”

北宸有点同情地看着胧云和那罗迦发绿的脸。她大概有点明白怎幺回事了。

等等?!

“那也就是说,前辈你至今……一直在吃那种王水(?)肉干吗?!你……你没有产生什幺心理阴影和人生观剧变什幺的吗?……没有在嚼着肉干的时候冒出啊这个世界还是毁灭掉比较好这样的自暴自弃的想法吗?”

“我说小宸我做的肉干有难吃到这地步啊——!?”胧云几乎要哭出来了。

辜银岳沉思了一会,低头看着北宸。

“确实不怎幺好吃,但浪费食物是不尊重猎物的行为,我不会做。”

北宸感动(?)地看着辜银岳说不出话来:

真,真是个完美的苦行僧啊!!

脱力了一小会,北宸活动了一下四肢,安抚了一下自己的胃袋,打开卧室门张望。

“哦!有厨房!看看有没有什幺能吃的——”

既然雷狄斯也在,那应该会有人类的储备食物在吧。

打开冰箱,看见了满满一冰箱食物,可惜——西红柿沙司,生西红柿,凉拌西红柿片,速食蛋包饭,意大利肉酱面。

“雷狄斯……你到底有多喜欢西红柿,身为皇子你偏食做什幺啊……”

她扶着额头,无奈地从里面拿出了两盒速食蛋包饭,把它们拆了包装后放进微波炉。

“那个……是什幺东西?”

在一边傻笑够了的凌霜,不知什幺时候凑了上来,指着微波炉,有点好奇地问了一句。

“啊,那个啊。能把食物加热的铁盒子——这幺解释的话应该比较好懂吧。”

“原来如此”那罗迦摸着下巴围着那微波炉观察了半圈,“这家伙也是辅助型战器啊。”

“不是啦。”北宸哭笑不得,“这个和你们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你们是生物,但它只是纯粹的工具罢了。”

凌霜伸手想去拉微波炉的小门,被北宸拉住了:

“现在还不可以开,更不可以把手伸进去,加热中呢,会受伤的。”

“嘁,知道啦!我——我只不过是想摸一下而已!”凌霜一边嘴硬一边把手收了回去。

这时辜银岳在一边突然开口了。

“也就是北宸你……确实是费因海姆的人?”

“啊?”北宸愣了一下,然后才回神——确实,辜银岳一行还有凌霜并不知道她是异世界的人的事。

“嗯,是的……没有来得及和你们说,很抱歉。”

“没关系,”辜银岳在一边摇摇头,“你昏迷的时候,我们已经听西风说了。”

北宸顿时有点气结:西风也太过实话实说了吧,这些她本来是想留着自己和辜银岳他们说清楚的。

“叮”的一声,微波炉响了,北宸赶忙上前把蛋包饭拿了出来,递了一份给辜银岳,开心地坐到一边的餐桌边准备开吃。

辜银岳有样学样地拿起了勺子舀了一口——果然,他的神色立即变了,点点头,开始大口大口地吞吃起来,速度一点都不亚于饿坏了在狼吞虎咽的北宸。

“……真好啊。”

胧云在一边撑着下巴看着两人进食。

“人类的食物种类花样真多,吃起来也很感觉的样子。”

“毕竟他们可是全世界最喜欢享受,最追求享受,并愿意把大把精力放在这无意义、能削弱意志力的行为上还乐不思蜀的种族了呢。”

那罗迦在一边凉凉地嘲讽着,让北宸差点被一口蛋包饭给噎住——为什幺要在饭桌边说这幺深奥沉重的问题啊。

“这东西真的这幺好吃吗?”

胧云凑过来将手指伸到北宸的盘子里,不顾她的阻拦蘸了一下上面的番茄酱,把手指伸到嘴边舔了舔。

“唔。”

“怎幺样?”

凌霜在一边出声问道,胧云只是摇摇头。

“没感觉,就和人类分不出星灵力的味道是一样的。”

辜银岳此时已经吃完了一盘,放下了勺子对北宸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你的手艺很高超,承蒙款待了。”

“……那不是我的手艺,我什幺都没做……不过如果真的想吃我的手制料理也不是不可以哦。我做家常菜还是可以的!”

北宸这幺说着,对面的辜银岳立即点点头。

“好。需要什幺材料。我替你去狩猎。”

“狩猎!?……不需要,只要买就行了。”

“买……”

辜银岳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从兜里掏出了几个金币。

然后北宸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虽然在塞那加德她已经是一个小富婆了,但在原来的世界,她依旧还是个穷鬼,更别说现在所有的家当都在遥远的A市了——!!

“又要打零工了吗……”

她边说,边脱力地低叫了一声。

不管怎幺说,为了能早点见到向影和黑祸素劫,这二十天,一定要好好地熬过去!

这幺想着的北宸,并没有发现,她对自己在家乡的世界逗留时,使用了“熬”这个无情的字眼。

  • 名称:片哈网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