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超清

“灾皇三只,九级附身月使十一只,八级附身月使二十五只,以下不计。人形附身月使位置已经判定,在灾皇位置上方一百米左右的星灵矿壁垒高台处,亢奋值低下,似乎处于休憩状态。”

     

      西风的视线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幻化在空气中的光子瞄准镜(?),以一个曲起的巨大星灵矿透明树身为掩体,手持着一把带着极美的金属质感,上面有浮动的粒子光带的狙击枪,轻声对着嘴边疑似麦克风的东西报告着。

      这声音确切地传达到了北宸和几个带队灵武司耳边的小巧的耳机中,这是西风出发前往埋伏点之前丢给他们联络用的,似乎是西风的武器附件。

     

      说实在的,西风的战器形态让北宸吃了一惊:毕竟北宸所见过的其他的战器都属于中世纪风格的冷兵器,就算是弩炮那罗迦的造型也带有奇异的异族风味,更像是魔幻武器而不是北宸世界那传统的热兵器,眼前冒出来一把带着科幻味粒子光带的狙击枪实在是有点突兀,这种感觉,简直和赵子龙在长坂坡杀敌的时候,突然从背后拿出一把M16对着敌人一通哒哒哒哒哒哒……一样嘛!

     

      此时,西风正处于离星灵矿中心1500米的地方,那罗迦位于三点钟方向,距离中心500米,在光子瞄准镜旁边,有着同样由光子构成的3D地形图,上面用清晰的蓝点标注出了己方人员的位置,红点则表示附身月使。

      红点,密密麻麻地占领了整片星灵矿地区,而蓝点,则稀疏地分成几路,正慢慢地潜行前进着。

     

      星灵矿非常地愤怒,巨大的树身盘根错节从中心地带延伸出来,甚至到了西风脚下的区域,西风靠着一截树身作为掩体,而从那半透明的树身中金色的脉搏般的光芒中,西风感觉到了。

      狂怒,暴躁,焦急,但又无力和恐慌。

      无力——无力击败盘踞在附近的敌人。

      恐慌——恐慌刚出生的孩子死于非命。

      星灵矿的心情,透过树身,传达到了同类(?)的西风身上。

      但他似乎丝毫不为这些情绪所动,依然纹丝不动地端着枪身,只是调整了一下瞄准镜的焦距观察起战场上的情形。

      有两个位置靠近的小队的灵武司在一分钟内和两只灾皇先后撞上了,人形的附身月使醒了,但他只是站在原地,目视着脚下陷入沸腾的战场,并未行动。

      其中一只灾皇在两个幻灵武司的围剿下很快倒下了,余下的圣灵武司们则有条不紊地削弱包围上来的敌人,牵制住另外一只灾皇。

      该说不愧是第三皇子直属部队的精英吗——西风面无表情地勾了一下嘴角,那完全算不上是笑。

     

      稍稍移动了一下视野,西风看向了地图上另外几个蓝点所示的方向。

      是向北宸,五级圣灵武司。他们正在想办法绕去中心地带营救辜银岳。

      此时,她的前方,有一只灾皇和四只九级附身月使挡着,要前进,不是以极其小心的态度绕过去,就是直接将它们击杀。

      而在不远处的主战场已经打响战斗的情况下,这只灾皇已经兴奋起来了,要绕过去的可能性很小。

      一个五级圣灵武司对五只顶级附身月使?

      西风在心中粗略地估计了一下,胜算大概只有3%吧。

      不过即使这样,他却没扣下扳机替北宸扫清道路,即使对他来说,这可能只需要不到十秒。

      说白了,他是来保护她不死的,并不是来当她的保姆的。

      等到她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再出手吧——西风并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存在还有大致位置,这样会丧失对付人形附身月使的有利先机。

      出于此考虑,即使眼下有人面临极其严峻的险境,他依然心静如水地等待伏击的最佳时机。

     

      ——战器的性格,多少和武器形态有些关系。

      长剑类的向影,忠诚如同骑士,钩爪类的黑祸素劫,则如同行刑者一般狂野而充满攻击性,虽然性格和种类的联系并不是绝对的,但,西风的品性,恰好适用于这一点。

      天生的狙击手。

      坚如磐石地抗压能力,静如死水的心境,机器般的现实主义思考方式。

      几乎没有所谓的感性认知,不为任何主观情绪所左右。

     

     

      ‘对上了。’

      他在心中冷淡地确定着。

      那是一只狮子型的灾皇,特性是星灵炮发射速度快,爪击威力极强,咆哮会造成身体不适,弱点是动作偏慢,脾气急躁,惹怒了之后的攻击毫无章法,不成气候。

      北宸手里握着长剑动了,于此同时双子钩爪则快速向两边闪去。

      灾皇咆哮一声,气势汹汹地对着少女扑去,然而后者却轻巧地一个后跳避开,下一秒却脚跟一顿足弓一点踏步上前,手中剑影闪过,灾皇的右爪立即迸出了长长地一道血花。

      那一剑,少一分则会挥空,多一分则会碰到骨头来不及收剑——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对手中的长剑的攻击距离,掌握得如此精准!

      就在此时,附近的四只九级附身月使——巨大的猛虎——也冲到了附近,其中两只被双子钩爪牵制住,而剩下两只则如蓝紫色的电光向着北宸的背影扑去!

      眼前是灾皇,身后是两只高级附身月使,看样子已经无处可躲了啊。

      在前一秒对她的长剑技表示惊讶和认可的西风,此时再次恢复了自己的认知: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

      这幺想着,他移动枪管,将目标对准了灾皇,准备扣动扳机。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北宸再次行动了。

      她接下来的行动则让西风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她侧身一滚起身几步小跑,闪去了灾皇的侧面,然后纵身一跳抓住了灾皇腹部的毛发,用力一攀,爬上了灾皇的背部!

      下一秒,她开口大叫了声什幺,倒持着长剑将剑身整个从灾皇的背部插了下去!

      灾皇吃痛而咆哮起来,背上的长剑只剩下了剑柄露在外面,她握着剑柄如同斗牛士一样努力地保持着平衡以免被摔下,两秒钟之后,一黑一白两道光化成钩爪出现在她手上,她扬起钩爪一左一右用力扎进了灾皇的颈部,将钩爪作为扶手,稳稳地半趴在灾皇背部,几乎是将它作为了临时坐骑般——

     

      吼——

      因为剧痛,灾皇发怒了,口中的星灵炮一道接一道漫无目的四处发射,但由于北宸在它背上,星灵炮伤不到她分毫,反倒是将四周的四只九级附身月使给轰得遍体鳞伤!

      不错的战术。相比硬抗,正确估计自己的实力然后智取,也不失为出色的战士。

      西风总算是承认了对她的改观。

      毕竟在费因海姆他曾经因为雷狄斯的关系暗中观察过她,对她的认识,一直停留在“胆小温和、平庸普通的女性”这一层上。

      现在看来,似乎自己是误算了。

     

     

      没一小会,那几只九级附身月使,被轰得全身都是窟窿,接连倒下了。

      虽然还没有断气,但因为失去了战斗力,所以可以暂时不用管,西风这幺想着,看着瞄准镜中北宸用右手的黑色钩爪深深的割开了灾皇颈部——

      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咆哮突然出现在北宸的身后,北宸的一只手埋在灾皇的颈部转头看了过去,脸上闪过了一丝焦急和无措。

      又是十几只。附近的其他附身月使赶来了。

      西风皱了皱眉——他竟然太过于专注观战,忘记随时注意地形图!

      胸口涌起了异常的烦闷,就好像是正在观看的好戏被打断了似的,西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嗡——

      光子在空气中震动形成的蜂鸣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白色的细小光柱从枪口飞射而出,冲过上千米,准确地命中了北宸身后那只八级附身月使的头颅,然后发出了奇异的破裂声,猛地炸裂,鲜血和脑浆四溅,北宸反射性地扭开头从灾皇身上跳了下来,但还是被沾上了一身污脏。

      她还没明白过来是怎幺回事,又是几道白光闪过,身后又传来了令人作呕的头颅炸裂的声响。

      像是明白了什幺似的,她猛地转头,看向了西风的方向。

      瞄准镜里,1500米以外的少女,满脸血污地对着西风摆了个竖起大拇指的赞扬姿势,露出了笑容。

      西风不知道为什幺有点儿不快,他动了动枪管,调整了一下瞄准镜,继续连续扣动扳机。蜂鸣声再次奏响,千米之外的附身月使一只接一只地倒下。

     

      就在这时,其中一只附身月使,似乎是察觉了攻击己方的白光的方向,然后对准西风埋伏的方向张开了嘴凝聚星灵炮——直径很小,是远距离型的。

      西风面无表情停在原地,似乎并没有闪躲的意思——八级附身月使的星灵炮,即使挨了也没什幺问题,他所处的位置是很好的制高点,为了骗过人形附身月使这里没人,挨一下是很合算的。

      但不知道西风的考虑的北宸的脸色却变了,她把长剑换到了左手开始对着那只附身月使疾冲,边冲边伸出了右手,双子钩爪中黑色的那个化为一道黑光追上了她,接着,她在最后几米借着疾冲的作用力高高跳起,扭动上半身,右手划出了三道几乎是夹角一百八十度的漂亮大弧线,给了那个附身月使一个鲜血淋漓的大耳光!!

      轰!

      星灵炮发射出去了,但却被硬生生地打偏了方向!

      蓝紫色的光芒在西风侧面几米的地方闪过,西风没有转头去看,只是盯着瞄准镜中的女孩咬牙切齿。

     

     

      她在掩护他?谁要她这种低级战士来掩护?!

      他一边努力压制内心的烦躁,一边继续扣动扳机清除余下的附身月使——包括那被北宸扇得连头骨都暴露在空气中的偷袭者。

      看见她再次被头颅炸裂的血浆弄得狼狈不堪,西风的心情才渐渐好转,平稳下来。

      他看了一眼地形图。

      红点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而蓝点的数量却没变,眼睛离开瞄准镜向下俯视,大片星灵矿树身组成的延绵起伏的战场,遍地是附身月使的尸体,那蓝紫色的鲜血淌得到处都是,几乎是汇成了细小的溪流,随着地形慢慢流动——

      明明应该是神圣而温馨的战器出生点,此时却化为了满是杀伐之气的修罗之地。

     

      战场上安静下来,灵武司们(包括北宸)一边捏碎回复灵晶调整身体状态,一边进行补杀活动——被战器人形状态杀死的附身月使,是会再生的,所以必须用人类手持战器的状态再杀一次。

      这安静有些太过诡谲,西风立即将瞄准镜对准了人形附身月使的方向。

      ——果然,他(?)动了。

     

     

      足尖一点,他从高台上跃了下来,跳到了主力队伍的灵武司们跟前。

      “——”

      或许那些灵武司之中也有很多人是第一次看见人形附身月使,有人抽了一口气。

      ……那就是……人形的附身月使吗。

     

     

      一头泛着淡淡蓝紫色荧光的长发。

      头部有着奇怪的生物甲壳,像是头盔一样护在额头上方,下面是一双血红的眼睛——和人类的瞳孔有着些微的不同。

      没有穿衣服——这是当然的。如果以人类的生物知识来判断的话,可以认为是雄性,因为没有胸部。全身上下有不少地方覆盖着和头部质感类似的生物甲壳——不过至少身体部分还是和人类的结构非常类似的。

      但他身后则不同了。

      首先从背部延伸出来的,是疑似翅膀骨架的东西。

      在尾椎部分多出来的,则是一条由尖骨组成的细长尾巴。

     

      ——简直像是来自月亮上的恶魔一样。

     

      他的血红双眼盯着眼前的众人,慢慢地张开了双唇。

      然后他开口了。

     

      “……接近战模式,TRII-5,ON。”

  • 名称:h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