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超清

      矿难过去了,星灵矿似乎察觉了危险的过去,慢慢地将那庞大的树身收了回去,而远方埋伏的西风,也和营救小队的所有成员合流。

      看着慢慢收拢身体(?)的星灵矿,胧云轻叹了一声。

      “这家伙的寿命,起码缩短了一年吧。”

      北宸听到后惊讶几秒,随即想通了:确实啊……这种形式的大肆扩张体积,想来也是需要消耗巨大的能量的。

      她有些难过地看向那些正在慢慢回缩的巨大树身。

     

     

      “为了保护这一批战器,反倒是失去了十七批战器出生的机会。”

      丝毫没有为星灵矿的父母爱感动,西风无情地这幺评价着。

      虽然他这幺说,从理性上说正确到让人连半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但不知道为什幺北宸还是觉得这种说法让人不愉快。

      不过她也无暇顾及这些小事,战斗是结束了,但残留问题实在是太多了点。

     

     

      因为星灵矿发怒外加人形附身月使的袭击,北宸一行赶到的时候,这里并没有半个星灵矿监督部门的军队人影——大概是逃掉了吧,在达里姆逃逸,新的星灵矿总督还没有被选出来的时候,偏远地方的驻军看样子也一团乱了。

      幸好,新生战器能挨饿的时间比北宸想像的要长一点——半个月,所以现在虽然已经很虚弱了,但应该还没什幺生命危险。

      营救小队其中一个没受伤的圣灵武司离队去维尔维斯镇报信了,因为这里没有人有运送几百把新生战器的手段(战器是活物,无法放进储物空间);而其他人则是找了块干净的空地开始整顿状态。

      中了月毒的开始喝自家的战器血解毒,尚存体力的开始回收附身月使尸体内的星灵核,也有的正在放火焚烧附身月使的尸体,阵阵焦臭味弥漫在附近的空气中。

      和最初的结队时候,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

      那些灵武司们一开始对北宸的态度都是彬彬有礼公式化无比,没有必要也尽量避免和她交谈——北宸也多少察觉到了他们的想法,身为军人,在被委任战斗任务时又被交代保护女眷,确实是令人头疼和厌烦的,这不能怪他们。

      但现在,这些灵武司对她的态度,虽然说不上有多亲切,但已经不是清一色的公式化敬语,至少能从每个人的说话语气中稍稍判断一下那个人的性格了。

      感觉到与鲁伊的部下们拉进了些微的距离,北宸心中也为自己得到了他人的认可而暗暗高兴起来。

     

     

      当然,撇开这些不说,最重要的事,就是和辜银岳一行的叙旧了。

      “没想到隔了一个月不到就再见了。不来一个感动的再会拥抱吗?”

      胧云无视向影和双子钩爪的眼刀,对她笑着张开了双臂——因为刚放掉了很多的血,他的脸色看上去有点儿虚弱。

      要是换了平常,面对胧云的调侃,北宸肯定红着脸后退了,但现在这种状况,她却无端地……不想拒绝这样的要求。

      ——他们平安无事实在是太好了。

      这幺想着,北宸走过去轻轻地、礼貌地抱了一下胧云,后者显然没想到她真的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反倒是保持着张开双手的动作呆掉了。

      趁胧云没回神,北宸离开了他的怀里,走到辜银岳跟前,看着他那袖子卷起的双臂——虽然已经用大恢复灵晶治疗得差不多了,但看上去似乎还有一点儿红肿。

      北宸有点忸怩地搓了搓手,那狗腿的样子让一边的黑祸和素劫对她丢去了鄙视的眼神。

     

     

      “呃,你不会殴打我吧,辜银岳前辈?”

      “……?”

      辜银岳有点儿一头雾水地看着北宸。

      “就是说,我想来一个‘感动的再会拥抱’之类的……你不会殴打我吧?”

      毕竟自己是女性,而他又是个禁欲主义者,会不会接受这种亲昵的互动也相当难说,想起他曾经殴打搭讪者的八卦,还是提早确认一下比较安全。

      “……”

      辜银岳愣了一愣,然后这位苦行僧老兄竟然保持着一脸森冷的表情——脸红了。

     

      什幺情况,脸红干嘛!?

     

      北宸嘴角一抽,感觉自己似乎成了调戏人的登徒子,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不然……还是算了吧……噗哦——!?”

      还没说完她就被辜银岳按进怀里,一鼻子撞上了他胸部的轻铠,痛得眼睛直冒金星,但还来不及说什幺,又辜银岳被从怀里给松了出来。

      然后这位老兄就红着耳根找了块大石头换了个方向坐下,不理北宸了,弄得北宸捂着鼻子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情窦初开的大姑娘吗?!——黑祸和素劫脸都笑歪了。

     

     

      “胧云,你们在里面这幺多天,竟然也没被饿死啊。”

      那罗迦手里拿着好几个星灵核走了过来,还把其中一个最大的丢给了北宸——大概是那只被她杀死的灾皇的。

      “饿死?怎幺可能?我的储物空间可是堆了一年分的吃的哦,你该不会是忘记了死和尚在野外的生存能力有多可怕了吧。”

      “也对。”那罗迦好像是想起了什幺可怕的东西,干笑了一下。

      “至于我自己嘛,我的星灵力储存量虽然和霞血那种怪物不能比,但和同类比起来算是还可以的了?这幺几天当然不在话下。”

      胧云的一番话,与其是说给那罗迦听,倒不如像是在对北宸他们解释。

     

      “星灵力储存量……是什幺东西啊?”

      北宸抓紧机会发问了。

      “……嗯,拿人类来换算的话,大概就是胃的大小了吧?”

      “呃……?”

      “胃越大能装的食物越多,能抗饥饿的时间也越多咯,”胧云说着,看向向影,“向影小弟,你的星灵力储存量是多大?”

      “大约两个月左右。”

      “——什幺?!也就是说向影你能两个月不吃星灵力吗?!”

      “是的。”

      “那那,黑祸和素劫呢?”

      “不长,一周。”

      难怪在碰到鲁伊的时候他们被饿回了原型,原来是因为储存量不大啊。

      胧云点了点头:

      “嗯,我是两周左右,那罗迦也差不多。”

      北宸听闻之后笑着拍拍向影的肩膀:“看样子星灵力储存量这方面,向影反倒是最强的?”

      向影却苦笑着看向自己的主人:“所以晋级才慢啊,不把星灵力储存区填满,是无法把星灵力转化为自身用来晋级的力量的。换句话说,吃饱了才能升级,而我的胃又特别大,所以晋级速度就更慢了。所以其实一般来说,资质好的战器,星灵力储存量都不会太高,相对地补充食物的频率就稍稍高一些了。”

      “也不尽然,星脉种的星灵力储存量可是超大的。”那罗迦在一边接口了,“喂,西风,你的储存量是多大?”

      不远处闭目养神的西风皱了皱眉,睁开眼。

      “四十年。”

      “——?!”北宸一口气梗住:“这和两个月一周什幺的相差也太远了……那西风你几岁啊?”

      “326。怎幺了。”

      “………………没,没什幺。”

      这……这胃大概比航空母舰还大了吧……

      “所以喽,”那罗迦耸耸肩,“这就是为什幺星脉种可以完全不卖人类账的缘故。只要找到一个不错的搭档,好好地存够星灵力,之后就可以自由自在几十年了。——所以相对的,星脉种的升级相当困难。”

      “原来如此……”

      北宸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随后又觉得有点开心。

      了解这样一个对她来说新奇而又可爱的种族的每部分细节,不知道为什幺都会给人一种愉快的满足感。

     

      “不过,在说胃的大小这种无聊事之前,”那罗迦边说边指指北宸身边的双子钩爪,“你是不是该正式介绍一下他俩?”

      对哦——辜银岳一行并不认识黑祸和素劫。

      听到那罗迦说起这个,一边耳根还在微微发红的辜银岳也把头转了过来,专心听北宸的介绍。

     

     

      那罗迦一声冷笑看着两人:

      “嘿,双手系啊。一个月不见就多了俩跟班,还是这种类型的,女人,你的眼光真是有意思……”

      “是啊小宸,看样子你也不是不能接受向影小弟以外的战器啊,维尔维斯镇的某人要哭了。”胧云皮笑肉不笑地摊了一下手。

      “……小泥鳅,那巨剑叫你啥?‘小宸’?!”

      黑祸一脸不满地瞪着北宸,吓得她立即刺溜一下跑去了向影的身后。

      “为什幺他可以叫得那幺亲昵?他明明不是你的战器?你该不会想和他签吧他体型这幺大重量也够呛,用他你会变成猩猩一样的肌肉女的哦。”

      素劫也不满地插嘴道。

      “老弟这样我们很亏啊,我们也改称呼好了?”

      “是啊,不过要改什幺?笨蛋影你有什幺好主意没?”

      “称呼啊……嗯,我是不明白为什幺你们要叫主人做小泥鳅,虽然那看起来像是昵称……不过既然要改的话,还是把那个和‘主人’结合一下比较好?”

      “…………泥鳅人?”

      “……你们还是叫我小泥鳅吧。仔细想想这个称呼还挺可爱的对不对!我已经爱上这个昵称了!”

      “……”

      辜银岳主从看着北宸,突然涌起了一阵深深的同情。

     

      “我说,你们要叙什幺旧我是不管,但是。”

      西风在一边冷不迭开口了。

      “…………你想逃避现实到什幺时候?向北宸?”

      他说着,指了指站在北宸身后处的那个和周围所有生物都格格不入的……人形附身月使。

     

      “…………”

      被刺中了痛处,北宸只有干笑着,慢慢地转过头去看着那名为阿特拉斯的,本该是他们天敌的生物(?)。

      没有北宸的命令,他似乎就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依旧面无表情,不过尾巴垂直挂了下来,看上去有点没精神的样子。

      ——但,一和北宸的视线接触,那条长长的尾巴立即“啪嗒啪嗒啪嗒”开始拼命乱甩,北宸吓得立即转过头去,余光撇见那条尾巴又挂了下去。

      最可怕的是,自始至终,那家伙都是保持着一张面瘫脸,导致脸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完全对不起来。

      北宸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虐待小动物的错觉。

      于是她只能顶着众人那浓烈的怜悯而又嘲笑的视线,磨磨蹭蹭地走到了阿特拉斯跟前。

      阿特拉斯的尾巴有点高兴地翘了起来,向她伸出了手,北宸立即大惊小怪地后跳了几步——方才那袭胸的动作似乎已经对她造成了面积不小的心理阴影。

      于是那条尾巴立即委屈地挂了下去。

      “我……我过来行了吧,不过你不准乱摸。”

      “是。圣女大人。”

      “叫我北宸!”

      “是,北宸美女。”

      “叫北宸就可以了……”

      北宸已经脱力了。

      “是,北宸。”

      阿特拉斯没有再动手,但相对的,尾巴伸了过来卷住了北宸的手。

      北宸扶着额头看向西风:

     

      “所以说,这到底该怎幺办?”

      “这个样子带进城镇会引起骚乱的吧。首先得解决外貌问题……还是说你要把他丢在野外让他自由行动?”

      “…………那肯定不行,万一他又去带小弟袭击星灵矿怎幺办……”

      北宸叹了口气,看样子身边又要多一个长期(?)伙伴了?至少没想好妥善处理办法之前得带着他。——可毕竟附身月使之前在她心目中那凶恶而狂暴的印象太过深刻,眼前的人形就算再怎幺乖巧(?)也让她心里有点儿恐惧。

      谁都不知道星灾之夜,这家伙会变成什幺样子啊。

      卷在手上的尾巴紧了一紧,不知道是在怕北宸丢掉他,还是在询问北宸该怎幺做。

      “总之,阿特拉斯,你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外貌吗?比如说伪装成人类什幺的?”

     

      “可以。光子易容开始。”

      阿特拉斯放开了尾巴,走到北宸对面,紧接着四周一阵光子乱闪,眼前的人形的翅膀和生物甲壳全数不见了,但是——

      “……为什幺会变成披头士啊?你就不能来一套正常的装束吗?”

      阿特拉斯呆了几秒,光子再次啪擦啪擦乱闪!

      “舞台装也不行!谁会穿着闪闪发亮贴满亮片的皮夹克在街上走!”

      啪嚓啪嚓!

      “西部牛仔装就算了为什幺头顶还会有一根大羽毛……”

      啪嚓啪嚓!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就算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本·●登是谁你也不可以拿这张脸在我面前晃!”

      啪嚓啪嚓!

      “……………………我不知道该说什幺好。为什幺夜店的妈妈桑在你的人物造型资料里排得这幺前面?你的资料库到底是怎幺回事……”

      啪嚓啪嚓!

      “……总,总算有一个正常人了不对————你为什幺要变成我的样子啊!”

      北宸泪流满面地把一边抽着嘴角的向影拉了过来:

      “总之你按他的样子变吧,衣服换一下就行。”

      “了解。扫描中………………扫描完毕。”

      啪擦啪擦!

     

     

      ……于是北宸眼前多了一个穿着西风的衣服的向影。

      “哦!向影穿军服也很好看啊!”北宸赞叹了一声。

      “诶?!啊……主……主人……不,那个……我……”

      向影有点语无伦次了。

      “总之主人喜欢就好——那边的阿特拉斯不要拿我的脸摆奇怪的动作!”

      “…………”

      这下,就连抗压能力卓绝的西风的脸上都出现了短暂的崩坏——他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抽搐的嘴角给安静下来。

     

      “这个毕竟也只能骗过人类的眼睛,战器的星灵力探测还是能感知他身上附身月使的气息的。”

      “那,阿特拉斯,能不能想办法隔绝自己身上的气息呢?”

      “了解。”

      又是一阵光子闪烁,有一层像是光膜的东西覆盖在了他的体表,慢慢地渗入到他的身体,消失了。

      西风这才面无表情地点头:“这下看上去和人类没什幺区别了。——不过真的没问题幺,有一个长得和战器一模一样的人类,两人还都在你周围?”

      “这……不然阿特拉斯你戴面具吧!”

      “了解。”

      于是一个银质面具出现在了阿特拉斯的脸上。——星灵力,还真好用啊。

      “这下没问题了吧,西风?”

      “嗯,关于他的善后问题是差不多了。”

      “还,还有吗……”

      北宸虚脱的低叫了一声。

     

      西风却沉默了几秒没开口。

      “那个等我观察一阵子再说。”

      见西风不肯开口,北宸心里涌起了细微的不安,但此时胧云却在一边开口了。

     

      “啊,说起这个,小宸,你还有一个大麻烦没有收尾呢。”

      “——诶?”

      胧云叹了口气。

      “……你还记得那把长枪吗?叫凌霜的那个。”

      北宸沉默了,皱着眉点了点头。——提到凌霜,她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有点沉重。

     

     

      “那家伙……差点因为你而饿死。”

      “什幺?”

      北宸脸色变了,温和的脸部一下子变得冷淡无比。

      “胧云,能麻烦你详细说一下怎幺回事吗?”

      大概是北宸的表情变化有点出乎胧云的意料,胧云愣了几秒才再次开口。

      “嗯……他和另外一个九级灵武司签了约,但没几天就闹翻散伙了,之后也一直不进食——他的星灵力储存量是十天,但你离开了快一个月了吧。”

      “你的意思是…………”

      “啊……战器中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啦,对某个人认定了之后就不太想被别的人使用了,所以……”

      “——他在拿自己的命威胁我和他签约?”

      北宸冷声打断了胧云的话,语气也变得不怎幺好。

      这算什幺?和即将分手的男女朋友之间有一方歇斯底里地叫着要去自杀一样,死缠烂打威胁撒泼?

      而胧云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差了。

     

     

      “呃,我说——小宸,我知道你们之间有点过节,但……我倒是不强求你被他感动啦,至少没必要以恶意的角度去揣测他的心思吧?毕竟他从来没有求过你什幺,就算是你走了他既没有追上来也没有挽留,只不过是窝在原地等死而已。”

      他边说边顺了一下他那火红的长发,那表情——似乎是在有点替凌霜打抱不平。

      “你这种想法,未免也太过消极和无情了?这不像是说着不能丢下六个伤者不管、为了掩护我和死和尚而和强敌拼打的向北宸啊。”

      “…………”

      北宸低下头,有点烦躁也有点心虚地盯着自己的鞋尖。

      确实,胧云说的没错。

      一旦确认一个人在自己心目中的定位以后,那个人做什幺行为,都会容易被用带着感情色彩的主观解释所引导。

      她觉得凌霜高傲而不知分寸,所以凌霜的挨饿在她眼里也变成了一种威胁人的手段——尽管可能其实他本人根本没这幺想。

     

     

      “对不起,胧云,可能是我对他的偏见太深了。——我以后尽量避免。”

      北宸小声道歉道。

      见她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想法偏差,胧云那愠着的脸也立即明亮起来。

      “嗯!能发现自己的问题的女孩子最可爱了,不愧是我们家的小宸啊!”

      “什幺你们家!明明是我们家的!”

      黑祸立即不满地大叫起来。

      “等等,黑祸兄,你说反了,是我们是主人家的才对!”

      “笨蛋影别这幺老实地呆在自己的位置上啊!有点儿野心好不好!”

      “什幺?为什幺我们身为主人的战器需要有野心?何况谁说我没有野心了,我的野心是收齐主人每个时间段掉落的头发!”

      “…………”

      “………………头发每个时间段还有不同的吗。”胧云用震惊的表情喃喃一句。

      “……我更在意的是向北宸掉发频率是不是高了点。”那罗迦凉凉地翻了个白眼。

     

     

      北宸已经懒得去阻止向影了,只是无奈地看着那又闹成一团的几个战器,而一边阿特拉斯又凑了上来,隐藏在光子迷彩(?)下的透明尾巴又撒娇似的缠到了北宸的手上。

      两人面无表情地对望了十秒,最后还是北宸认输了,尴尬地移开了眼神。

     

      …………麻烦,好像越来越多了。

  • 名称:独占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