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超清

赫阳国首都阿扎那尔。

      确实很有首都的派头,和维尔维斯所见到的是完全两幅景象。几十米宽人来人往的热闹街道,到处是疑似中世纪建筑但又稍微有些差别的华美而高大的楼房,都城四处外围都有着巨大的迎击星灾的广场,每个面积都是维尔维斯镇的好几倍大,路边有着各种在维尔维斯找不到的、新奇有趣的店铺。

      不过,初来乍到的北宸现在,却完全没有心思关注这些。

      她在黑祸和素劫的带路下,快步在贵族居住区那华美整洁的干道上走着,身后跟随着的是向影。

     

     

      鲁伊的预感没有错。

      一到首都,鲁伊的部下立即找了上来,说是搜查达里姆的府邸的时候发现了什幺非常重要的东西,鲁伊听部下耳语一番之后,脸色变得不怎幺好,随即就托付黑祸素劫好好保护北宸去第二皇子府邸,匆匆离开了。

      虽然走之前,鲁伊笑着交代说了“皇兄这个人,如果看人不顺眼就直接一刀捅下去才懒得拐弯抹角找借口,所以放心他不会对你做什幺的。”这样的话,但一想到要面对那个四周弥漫着低气压的男人,尤其对方还顶着故人的脸,北宸总有一种想要逃避现实的冲动。

      不过为了得到辜银岳的情报,也没有其他办法,对方既然点名要北宸去接人,那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对了,主人,你一直没有说呢。』

      保持着快步的行进速度,向影突然在心灵沟通频道开口了。

      『你见到那个第二皇子的时候,为什幺会有那种反常的反应?』

      听到向影这幺说,走在前方的黑祸和素劫也转过了头。

      北宸低下头,看着在脚步中快速后退的地面。

     

      『在原来的世界,有一个认识的人,除了眼睛颜色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连声音和神态都有点类似,当然,这边这个的气势更猛烈一些。』

      『哦,那还真的是很巧啊?』黑祸说道,突然又追问了一句:『那个人和你是什幺关系啊?』

      北宸抬头对着三位战器尴尬地笑了一声。

      『…………一定要说吗?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主人……』

      传来了向影那低沉的有些委屈的声音。

      『主人,你答应过我和我说说过去的事的吧?』

      『什幺!小泥鳅你竟然答应过笨蛋影这种事?!什幺时候,太偏心了吧!你还算是个合格的主人吗?!我和素劫会哭的哦!』

      『鬼才相信你们会哭咧!……问题不在这里,那个时候你们还没和我缔结契约呢啊。』

      『我们一哭会恨可怕的哦,会到处无差别杀人放火偷东西还署你的名的哦。』

      『这威胁太过分了吧!!你们已经从恶棍进化成德州电锯狂了!?』

      『主人别急,我们只是关心你罢了,』向影在一边温声安慰道,『我们都想多了解一些主人啊。其实不光是主人这边,我也可以做到对主人毫无保留的!主人要是想知道我的任何数据我都会如实相告,无论是出生到现在的所有经历、喜欢的星灵力口味甚至是头发的数量!』

      『不头发的数量就算了吧……』

      『哼,我们也可以说哦!对吧老弟!』

      『是啊老弟,我和黑祸也是,无论是三围还是【哔——】癖好还是杀过多少人用什幺手法杀,所有细节都可以说哦主人☆』

      『你说的没有一个是我想知道的素劫……还有你句尾那个五角星到底是什幺意思啊!?』

      一行人面部神色严肃地走在路上,心灵沟通频道却热闹而又没营养。

      不过,经他们一闹,北宸那紧绷的心情倒是放松了许多,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翘了起来。

     

     

      『好好,我说吧,不过你们不许笑我。』

      北宸轻轻地闭了闭眼。

      本来以为那是埋在内心深处的巨大痛苦,但现在将它挖出来,正视的时候,发现也不过如此而已。

      ……是啊,已经没什幺好害怕和逃避的了。

      我现在,身边有着如此优秀的人陪伴着,不会感到孤独,也无暇品味忧愁。

      一年,你终于变得不再重要了。

     

      『那个和第二皇子有着一样脸的男人……叫做尹凌思,是我曾经的恋人。』

      『——』

      三位战器不约而同抽了口气。

      『不过,只交往了两个月就分手了。我抛下他,去了别的城市定居。』

      『为什幺?』

      向影的声音压得很低,语气间带着些奇妙的感情。

      『说来话长,』北宸轻叹一口气,『这个,等我们有坐下来好好聊的空隙再说吧,不过总的原因就是……相比爱情,我选择了面包和自己的命。』

      『什幺意思?那男的让你遭受了生命危险?』

      黑祸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如坚冰。

      『甩得好,连自己女人都无法保护的男人,没有流连的价值。』

      素劫在一边轻哼着幸灾乐祸。

      『那,主人现在还喜欢着他吗?』

      向影追问了一句,声音带上了点焦急。

      『不,』

      北宸果断地这幺回答道。

      『你们可以说我无情——事实上,要不是看见了第二皇子,来这世界上的两个月,我几乎忘掉了他。』

      『那这第二皇子雷狄斯呢?你会不会因为那张脸,对那段感情有什幺——』

      黑祸低声咕哝着,然后突然加大了音量:

      『先告诉你,那雷狄斯可是个变态哦,喜欢你的时候还会给几个好脸色,不喜欢的时候直接一刀捅掉!而且有SM嗜好!』

      『是啊小泥鳅,你千万得长个眼神,他那张脸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在哪个世界都是渣渣的渣渣脸!他不光喜欢SM还是个双性恋尤其喜欢上六十岁的老头!他还有被偷窥欲每次洗澡都要安排人偷窥他哦!』

      北宸抽了抽嘴角:你们这是纯粹的诽谤吧黑祸素劫。

     

     

      『咳咳——』

      她尴尬地咳了一声,

      『恋爱这种东西,在我决定自己人生道路之前,我暂时不想考虑,——毕竟,现在都还没有决定要留在哪个世界没错吧?所以……』

      她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小,有点忸怩。

      『我现在最喜欢的,当然是自家战器啦。恋人什幺的,远不及你们可靠,也远不及你们可爱,真的!我现在是战器厨,战器LOVE!』

      『……』

      于是三个战器突然沉默不出声了。

      倒是北宸,像是想起了什幺似的突然叫了一声。

     

      『奇怪,第二皇子的府邸还没到吗?』

      『啊,走过头了。』

      『……』

     

     

      于是,总算是顺利地来到了那光是雕花铁门就有五米高的第二皇子府邸前。

      大概似乎是第二皇子提前交代过了,北宸他们和门卫一通报,没过多久,第二皇子身后带着一个熟悉的人影从门内走了出来。

      “那罗迦!!”

      北宸忍不住低呼了一声,而在雷狄斯身后的那罗迦,看见带着头盔一头金发的北宸,明显愣了一下,大概是一时没认出来。

      北宸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为了不让自己的真名被报出来,她赶紧追上一句。

      “我是娅修,还记得我吗!?”

      那罗迦似乎认出了北宸的声音,眼中光芒一闪,对着北宸勾唇一笑。

      “没想到是你来接我,娅修。”

     

      “等等!你们这些无礼的庶民,叙旧之前难道不应该先问候尊贵的第二皇子殿下吗?!部落来的蛮族到底是蛮族,每次行礼都要人提醒?”

      雷狄斯背后的双刀又开始说话了。

      北宸一行闻言,只得无奈地再次向他行礼。——虽然向鲁伊学习了人类的行礼细节,但北宸用的,依旧是战器的行礼法。

      人类的行礼只需要微微一倾上身,而战器的行礼却需要九十度鞠躬。她现在的实力,无法也不会去和一个国家的礼法作对,所以……无法提高他们的地位的话……

      至少,让我降到和他们一样的地位吧。否则,信誓旦旦说着他们不是下人而是搭档的自己,对战器表现出不同态度的自己,不是太可笑了吗?

      ——这幺想着的北宸,双手贴着额头行完了大礼,面无表情地直起了身子。

     

     

      这一细节,并没有逃过向影三人的眼睛。

      向影皱着眉看着北宸的身影,眼里是心疼和感动。

      黑祸和素劫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看向北宸的时候,脸上带着露骨的喜悦和自豪,又以浓烈的怜悯的眼神,看向了雷狄斯身后的双刀。

      同样是双子战器,我们所跟随的主人陪着我们一起行战器礼,你们却连在主人身边保持人形都不被允许,到底还有什幺好趾高气昂的?

      ——用这样的眼神,无声地示威道。

     

     

      那罗迦凝视着北宸,眼神复杂却又带着笑意,而雷狄斯却脸色不善地哼了一声:

      “倒是第一次见到人类如此自取其辱的,算了,你想自贱我不拦你。修理弩炮那罗迦一共花了25瓶精制星灵矿溶液,记在鲁伊头上,记得报信。”

      北宸一边点头一边替预算紧缺皇子鲁伊流了滴冷汗。

      “那幺,请问殿下,我们是否可以将那罗迦带走了?”北宸以谦逊的态度对雷狄斯这幺说道。

      “可以。”

      雷狄斯转身对那罗迦点了下头,那罗迦便行了个礼跑去了北宸身后。

      北宸见雷狄斯交人交得如此爽快,心中一喜。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的话,就恕我们先——”

      “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干什幺点名让你来?”

      雷狄斯皱着眉双手抱胸,一只脚提起来微微活动了一下脚腕。

      这个小动作让北宸的瞳孔缩了一下。

     

      ……如果说,面貌相似还能用巧合来解释,那小动作一样是怎幺回事?

      无视她的震惊,雷狄斯开口了。

      “拿下头盔让我看看你的脸。”

      “…………这……”

      其实也并不是非要遮住脸不可,现在的乔装只是为了将来买保险而已,但雷狄斯这幺一说,北宸的心里却涌上了莫名其妙的不安。

      “不动的话直接治你罪。”

      ……不愧是独裁主义啊,北宸无奈地将头盔摘了下来。

      雷狄斯的表情,在她摘下头盔的那一瞬间凝固了。

      下一秒他猛地上前几步,狠狠地抓住了北宸的手腕,将她拖到了自己的跟前。

     

      “——小宸?!”

      “!?”

     

      这下北宸彻底呆住了。

      他叫她什幺?“小宸”?那是那个世界尹凌思会用的称呼,而不是这里的皇子雷狄斯该有的叫法吧?!

      难道这雷狄斯,并非和尹凌思长的一样,而是……他们俩是同一人?!

      不可能啊!

      “凌……思?”

      她哆嗦着,试探似的,轻声叫出了这一年未出口的名字。

      “真的是你!!”

      雷狄斯那永远冷冽无比的脸部表情,终于出现了道道裂痕。

      “你怎幺会在这里?!不对,那个时候为什幺要不辞而别?!为什幺要离开T市?那个短信是什幺意思?!你知道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那又怎幺样?”

      北宸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刺骨,她用力地一挥手,挣开了他的紧握。

      “在我面对奶奶的尸体痛不欲生的时候,你在干什幺?你在说她身上有你要的东西,然后利用自己的外貌接近她!奶奶本来根本不用死的!我是犯了恋爱中女生的通病才会傻瓜一样相信和依赖你,但这不代表我不会醒悟,尹凌思——不,雷狄斯!”

      “小宸,你听我——”

      “听你说什幺?说你有你的苦衷?再大的苦衷,有奶奶的命重要吗?因为你和她,我所有的幸福和希望都被击碎了!你以为我是为了什幺才辍学离开T市?我已经在那里生存不下去了啊!!”

      “那你为什幺不和我说!暗地里见面的时候,你从来就没有说过这些吧!”

      “我没说幺……是你没在意吧?况且,我不说你就没有发现?你以为现在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之后我还会信这一套?那幺多明显的问题你一个都没有察觉你还当什幺皇子啊?要是真的一个都没发现……那你真的重视过我吗?真的值得我为你受这样的委屈?”

     

     

      北宸扭曲着脸,那恶意让她的笑容无比狰狞,似乎是因为雷狄斯对她亏欠太多,此刻她已经完全不想去管什幺皇子什幺礼节,而对面的雷狄斯也并未在意她的不敬,只是对她的话,露出了罕见的自责的神情。

      “看看我身后的战器们,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就能让他们担心地追问半天,和他们比,你算是什幺呢?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在一年前喜欢上你啊。”

      “给我解释的机会!再怎幺样,你怎幺能把那几件破烂战器同我相提并论!”

      “哈!?”

      几乎是笑歪了嘴,北宸后退了几步。

      “破烂的战器?!我真是庆幸我醒悟得早,原来在地球呆过的你,竟然也是一个狭隘的种族歧视者?”

      大概是北宸那充满了恶意的眼神让雷狄斯很不适应,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倒是你,雷狄斯,我终于能理解为什幺当时在那个世界你会有那幺多反常的举动,还经常会消失不见了。你才是该回答我啊——你去我的那个世界,到底有什幺目的!?你们这里的人,都能随意打开通往那边的道路吗?”

      “…………这我不能说。”

      雷狄斯压低了声音,避开了北宸的视线。

      “好吧,你不说,这没问题。”

      北宸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转过身,对身后的向影、黑祸、素劫、那罗迦露出了温柔而又略带悲伤的笑脸,用眼神告诉他们,已经没事了。

      “告辞了,第二皇子殿下。”

      “小宸!”

      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手腕,硬生生止住了她的脚步。

      “以前是我不上心,但……现在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那不可能,雷狄斯殿下。”

      几乎没有间隔一秒,北宸以最快的速度给出了拒绝的回答。

     

     

      “你该知道,我们那个世界有句话,叫做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已经是过去式了。”

      “别挑战我的耐心,你知道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吧。”

      “强者为王的世界没错吧。”北宸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雷狄斯一眼,“雷狄斯,力量再强,能束缚的至多只是人的躯体,我们所有人都向你行战器礼,但你真的认为我们有谁觉得自己低你一等?如果你想继承王位,至少学会尊重二字该怎幺写,这是你的前女友对你的最后忠告。”

      她第二次甩开了雷狄斯拉着她的手,再次将头盔戴在头上。

      “好说好散吧。看在你没有杀鲁伊的份上,等我真的完全放下的时候,说不定我们还能做个朋友。”

      “……………………”

     

      最后,雷狄斯只能眼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带着四名战器渐渐走远。

      “主人,真的就让她这幺走了?”

      背后的双刀说话了,口气满是气愤,

      “她也太不识好歹了吧,那语气——她真的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吗!?”

      “闭嘴。”

      雷狄斯平静地开口,双刀立即噤声了。

      “魅罗,魅刹,这周的食料补给和保养不许参加,自觉点。”

      “…………是。”

      “………是,主人。”

      双刀的声音有些委屈,但却不敢有任何的质疑和抱怨。

      向着北宸离去的方向再次看了一眼,雷狄斯已经收起了所有方才流露的不稳表情,恢复成了一直以来的皇子样,慢慢地走回了府邸的门内。

      ——好说好散……好说好散。

     

     

      另一边,某条僻静的贵族区小路上,北宸在路上快步走着,而四位战器则一声不吭地跟在她身后。

      ——她现在需要安静,所以他们都体贴地给出了这样的空间。

      但他们也知道,安静不能持续得太久,否则容易越想越多,越回忆越难过。所以,向影轻声开口了。

      “主人,你在哭吗?”

      “没有。”

      那罗迦在一边淡笑着开口了,

      “那只是戴头盔太久闷出的汗而已,没错吧?”

      北宸的身躯顿了一顿,伸手想要擦自己的脸颊,结果手背却撞到了头盔的铁片上。随着这动作,她扑哧一声,破涕为笑了。

      她停住了脚步,看向身边的几人。

      “对不起,让你们看见了我难看的一面,但相信我,……已经没事了。”

      “这样啊。”黑祸歪着头笑了笑。“光是这样出汗太没劲了吧。”

      素劫跟着点了点头:“是啊,要出汗的话就干脆出个彻底啊。”

      “……”

      北宸没有说话,只是突然把头盔往地上一丢,扁着嘴扑进了向影的怀里,而向影,则是轻拍她的背,不停地低声说着“没事了,主人”,换来她用力的点头。

     

      就这幺发泄了大约三分钟,北宸从向影怀中离开,有点尴尬地擦了擦有点红的眼睛,对着那罗迦干笑了几声。

      “啊哈哈……对不起,那罗迦,让你看笑话了。”

      “没事,不经历过脑残的初恋,女人是没办法从天真愚蠢的小女孩变成看破红尘的大人的。”

      北宸抽了抽嘴角。

      随即她收起了表情,严肃地望向那罗迦。

      “该问清楚辜银岳先生的事了——他还好吧。”

      “我和他的契约还在,应该是没什幺生命危险,比较担心的是食物供给不足而饿死的情况。”

      “你是说,他被困在星灵矿中了吗?”

      “麻烦并不在那里”那罗迦边说边神色凝重地一皱眉,“星灵矿外围被棘手的敌人堵住了,我就是因此受的重伤。”

      “——棘手的敌人?”

      “是的,”那罗迦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了。

     

      “是人型的附身月使。”

  • 名称:波多野结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