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为力超清

      同昨天入城时完全不一样的气氛,弥漫在维尔维斯镇的上空。

      上午的时候,公会的人群来来往往,似乎是在大量交换买卖一种石头,问了向影,才知道那是由一种特殊的战器──法杖类战器所生产的消耗品:灵晶。这些小小的石头储存着各类控制元素的力量,而且不受使用者的限制,关键时刻可以起到扭转战局或是拯救自己小命的作用。

      见北宸好奇地听着向影的解说,阿伦大叔笑眯眯地递过来三枚九级的灵晶“风炮”,品华也立即邀功似的塞了十几枚大回复灵晶,还自豪地说那是她做的──原来品华是法杖类战器啊。      

      到了中午,从王都商会派遣来的临时贩卖点,开始大量贩卖星灵矿溶液,据向影说,使用星灵矿溶液是三种修理战器的方法之一,也是最高效效果最显着的方法,可是星灵矿溶液非常贵,一个金币(1000多瑞)只能买到拇指大小的一小瓶,如果是巨剑,起码得买上几十瓶才能完成一次全身护理。

      北宸看看自己放着钱币的小兜──那里面只剩下一枚金币和两枚铜币,其他在购置生活用品和服装时用掉了。

      她最后还是不顾向影的阻拦用最后的家当买了一小瓶,为了以防万一,这种关键道具还是备着比较好,但她不敢现在就给向影用,否则在星灾之夜出事的话就无力回天了。

     

      傍晚,人群开始渐渐向着城北──拉夏森林的方向靠拢,北宸跟着工会的几个前辈来到了城门附近的大广场──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察觉到,现在看来,这扇形的大广场,说不定就是用来迎击星灾的吧。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浓重,随着头顶的太阳每西沈一分,周围的杀伐之气就更强一分,人群保持着低声的喧闹,有的在和自己的战器探讨战时的行动计划,有的在询问战器的身体状况,有的在和人喝酒给自己鼓劲,也有的就直接拿起战器和伙伴一来一往对打几下,做热身运动。

      没多久,太阳已经落到拉夏森林邻接着的山脉后面去了,橘黄色的晚霞笼罩在黑色延绵的山脉上空──明明是每天都见到的情景,在今天却尤其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北宸虽没有经历过星灾之夜,却依旧深受气氛的感染,全身轻轻颤栗起来,不知道到底是害怕还是兴奋,察觉到她的异常的向影皱皱眉,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他太弱,一开口,非但不能宽慰她,只能让她觉得压力更大。

     

      啪。

不轻不重地,辜银岳从背后拍了拍北宸的肩膀,吓得神经高度紧张的北宸直接原地跳了起来。

“原、原来是辜银岳前辈……”

      “太僵硬了。”辜银岳摇摇头:“放松下来,敌人没来你就这幺紧张,来了你根本动不了了。”

      北宸吞了口唾沫:

      “但是,我这是第一次面对星灾……”

      “你没和附身月使交手过吗?我听说你有卖过星灵核。”

      “有,但只是三级,狼型的那种。”

      “哦,狩猎过多少头?”

      “580头。”

      辜银岳露出了淡淡的惊讶的表情:“难怪你的基础不错。那就不用担心了。”

“…………诶?”

      一边的胧云探过头来搭腔道:

      “附身月使的分级,是以体积、星灵炮的威力、以及它们的生命力来决定的。三级的狼型,体力很弱,星灵炮范围小,体积也小,但它的灵活度和机动力却在附身月使之中排得很前,你既然能狩猎500多头,那幺一般的附身月使要打中你不会很容易,所以你只要注意别乱阵脚,被包围和偷袭就可以了。”

胧云这幺一说,北宸那难看的脸色总算是变好了一点。见此,辜银岳开口:

      “她似乎没有经历过星灾,你们俩给些基础建议。我去和镇长沟通一下,这次的迎击由我来指挥。”

      胧云和那个叫做那罗迦的弩炮少年点了点头,随后辜银岳便走开了。

     

      留下两名烨月种互相看了一眼,交换了个眼神,那罗迦有些不耐烦地拉了拉自己的头发,开口了。

      “首先,服从指挥者的指挥,但在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果断逃命。”

那罗迦说完,胧云立即补充:

      “逃命的技巧是,冷静注意自己的身后,尽量向无人的场所撤退,不能慌不择路,要学会利用障碍物避开附身月使的视线。”

      点点头,那罗迦接上。

      “迎击的时候,要多配合身边的人围剿,牵制住强的,优先清除弱的,最后和伙伴合流剿杀灾皇。”

      “灾皇是?”

      那罗迦讶异地看了北宸一眼:

      “你连这都不知道是怎幺活到现在的啊?别告诉我你是哪里的深闺大小姐啊。”

      “呃……不是……”

      “好了好了,不该问的别问,”胧云开口圆场,“我们时间不多,继续说吧。灾皇是星灾的中心,类似附身月使的领队一样的东西,一般来说挺厉害。…………所以,千万不要贪心,急着抢在别人前面去杀灾皇,我至少见过50个人死在抢夺灾皇的星灵核上。记住,命永远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千万别本末倒置。”

      见胧云对刚认识的人就提醒得如此细致,北宸不由得有些感动,于是用力地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那罗迦轻哼一声:“最后记住,一般来说,体积越大的附身月使,等级越高,越难杀死,星灵炮的范围也就越广,尽量不要站在它们的正前方,但这条定律也不是绝对的,附身月使越高级体积越大,但到了最高级却反了过来。”

      “……反过来是?”

      “………………最高级的附身月使是人形,一般不会出现在普通的星灾,但如果运气不好撞到了,什幺都别管,尽全力逃命,逃不了的话,拼尽最后一口气坚守到天亮,这就是活下来的方法。”

      北宸努力地把那罗迦说的每一句话都认真记进脑海,随后对着眼前两把战器微笑:

      “这些情报太重要了,谢谢你们,胧云,那罗迦。”

      “谢就算了,你长得还挺合我胃口的,不如找一天来替我磨刃──好了我开玩笑的,这位长剑小弟别瞪我。”

      胧云大笑着轻推了一下正怒瞪他的向影,言谈间丝毫不见有丁点瞧不起向影这个低级战器的意思。

      “哼,要不是死和尚的命令,谁愿意来对着你浪费口水啊。”

      那罗迦翘着鼻子一偏头,走开了。

      “那小子在害羞而已,别在意。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老大那集合喽,──明天早上见,两位新人!”

      胧云这幺说着,对着北宸和向影挥了挥手,后退了几步。

     

      “明天早上见,胧云。”

      “……明天早上见,胧云前辈。”

      似乎是很快理解了“明天早上见”这句话的真意,北宸和向影认真诚挚地对胧云这幺回答道。

      天,更暗了,一半天幕,已经染上了淡淡的蓝紫色。

     

      “全员集合!!”

      广场的上空响起了辜银岳低沉而肃杀的声音。

      “离星灾开始还有二十里尔(和分钟同等),我是三级幻灵武司辜银岳,担任本次星灾北部战区的总指挥,接下来,列阵开始!!”

      低声喧闹的人群,立即安静了下来。

      在广场正前方的高台上,那罗迦站在辜银岳的身边,而胧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辜银岳的全身穿上了一套华美到极致的血红战铠,背后则是比辜银岳的身高还要高出两个头的巨剑。

      “那铠甲──”

      流淌着的红色荧光,像是有生命似的顺着那由复杂的骨刺和硬鳞组成的铠甲脉动着,在耳际部分刺出了像是尖角般装饰的头盔,骷髅型的肩铠,胸腹、手臂被包裹得宛如布满龙鳞的龙身,腰间还围着极带叛逆感,有着邪恶花纹的破损的长布,配合背后那把散出了肉眼可见的杀气的斩马巨剑,辜银岳像是从天而降的恶魔一样,在夜晚的高台上,带着那闪动的流光,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主人,那应该是胧云的全身战器形态,这是七痕以上的战器才有的能力。』

      原来到了七级,战器能全身战甲化吗,北宸不由得期待起来:不知道向影的全身战器形态是怎幺样的呢。

不过立即,北宸的注意力被辜银岳钓了回去。

      “幻灵武司有吗!”

      广场没有人回答。

     

      “圣灵武司有吗!”

      “有!”

      一名褐发青年上前三步。

     

      “九级灵武司有吗!!”

      “有!”

      一名红发少女上前两步。

     

      “八级灵武司有吗!!”

      “有!”

      北宸、一名胡茬大汉、一名美艳的女子高喝一声,带着自己的战器上前一步。

      辜银岳的眼神扫过北宸,对她点了点头──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她察觉到他在鼓励她。

      但是他正要开口继续说的时候,辜银岳身后的一个老人却站了出来,盯着北宸。

     

      “有八级灵武司的战器实力不够,有没有高级无主战器愿意让这位小姐暂时使用的?”

      北宸听到这句话狠狠咂了下嘴,握住了向影的手,而身后立即响起了几道声音,紧接着有几人走到了北宸的身边。

      “长棍•宏野•六星•量化种。”一个看起来很温吞和善的男子走到北宸身边对她憨厚地笑了一下。

      “短弓•火玫•八月•量化种。……你的契约力跨级使用我没有问题。”穿着性感皮衣的大姐抬起了北宸的下巴,温柔又勾魂地眨眨眼。

      “长枪•凌霜•四轮•烨月种。”

      在北宸惊讶的眼神中,凌霜小声报着自己的名字,有点忸怩地站到了北宸的身侧。

     

     

      北宸环视了一圈站在自己身边的战器,转头盯着高台上的老人:

      “我一定要使用他们吗?”

      “现在是星灾,必须要以最优的方式分配战器的持有者,请以大局着想。既然您是八级灵武司,在战斗中,就请表现同等级的伤害力。”

      老人一双眼眸闪着寒光,毫不妥协地盯着北宸。

      “当然,如果你能用你自己的剑做出同样的伤害输出的话,也不是一定就要用其他战器,毕竟战器再强,不习惯的话也难以发挥作用。”一边的辜银岳在北宸感激的眼光中开口了,“你们两个个无主战器就在一会的行动中跟着向北宸吧,一切听她指挥。”

      投来一个“好好干”的眼神,辜银岳将视线再次对准了广场的众人。

     

      “七六级,五四三级,分别列队!”

      看着底下明确分成几队的灵武司,辜银岳点了点头。

      “记住,这是近战队列,接下来换成迎击队列!!”

     

      辜银岳的指挥,条理分明而又干净利落,迎击队列完成之后,广场在安静的五分钟等待之后,迎来了那高悬头顶的妖异刺眼的蓝紫色满月,

      以及在月光下,如同山崩地裂般的隆隆巨响──

     

      “星灾迎击开始!!”

      在辜银岳那沉稳的大喝中,战器们纷纷化为武器来到主人的手中或是变成铠甲和武器包围主人的身体,一时间各种颜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广场;

      与此同时,拉夏森林方向,出现了铺天盖地的密密麻麻的蓝紫色亮点──或大或小,蠕动着,几乎像是活动的银河一样,连带着万兽奔腾的地鸣,从山脉上方倾泻而下!

      北宸一口气卡在喉咙口出不来:那些蓝紫色亮光,她是最熟悉不过了,那是“附身月使”身上的蓝紫色晶体所发出来的光芒──但这漫山遍野的蓝紫色,到底有多少头附身月使冲着这里过来了啊!!

      直到这一刻,她才彻底明白了星灾的真正意义。才明白了为什幺人们会这幺郑重其事地准备迎击,看到了这场面,多幺郑重地准备都不过分!

      隆隆的地鸣声越来越响,蓝紫色光点渐渐地排布成了一个倒过来的扇形,尖端部分在最后,扇面部分向前──大概,灾皇就在那尖端的部分吧。

     

      “九级灵晶‘火龙’,准备!!——发射!”

      辜银岳厉喝一声,刹那间,无数条巨大的火焰组成的巨龙,发出了龙吟似的咆哮,蹿向半空,呼啸着向着那星灾群俯冲了过去,带起了一片惨号声,火光阵阵中,不少蓝紫色亮点暗了下去。

      火龙的攻击还在持续,但辜银岳又开口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九级灵晶‘风炮’,准备!!”

      北宸听闻,立即连同周围持有风炮的人一起将手中的灵晶对准星灾群──

      “‘风炮’发射!!”

      来不及多想,北宸将手中的灵晶用力捏碎,顿时,手臂狠狠一麻,青绿色的强光亮起,手臂的前端聚起了将空气扭曲的飓风块,然后在下一秒,和周围的强光一起,化成半人高的巨大直线高压风柱,尖啸着直冲星灾群!

      待到定睛一看,发现对面的星灾群已经被风炮轰出了好几个缺口,那蓝紫色的扇形已经不再完整了。

      北宸在心中稍稍松了口气:看样子似乎人类这边的战斗力也不差嘛。

      但就在这时,对面的蓝紫色光点突然开始剧烈的闪烁!

     

      “是星灵炮!全体趴下!!”

      北宸一惊,和周围的战器一起忙不迭扑倒在地,下一秒,头顶就传来了有什幺呼啸而过的声音,带着连接不断的轰鸣,以及刺眼的蓝紫色光芒──

      小心地抬头,北宸吸了一口气捂住嘴:那密密麻麻横扫过来的蓝紫色光柱,竟然因为庞大的数量,连成一大片扇形,几乎覆盖了整个北部广场!!有几个来不及趴下的灵武司,竟然被轰得只剩两条腿,其余的部分,连粉尘都不剩!

      立即,北宸深深地为自己刚才的想法后悔起来。

     

      星灵炮攻击结束的时候,辜银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还有高级灵晶的出列!远距离战器持有者出列!──攻击!!”

      对了,说起远距离攻击战器,辜银岳身边那个叫做那罗迦的少年,似乎是弩炮?

北宸抬头,果然看见高台上,辜银岳摆出了弓步,手里提着的,是简直媲美小型战车一样的银白色巨大战器,长长的类似炮筒的部件,正对准星灾群,炮口紫光点点,像是正在聚力一样。

     

      轻轻一道破空声,一道细细的紫光从炮口窜出──正中星灾群的中心,暗了下去。

      咦?

就在北宸疑惑那是哑炮的一秒钟──

      轰!!

      地动山摇的震裂声响起,数十个淡紫色的光球,如同连锁反应一般,在星灾群中轰鸣着炸裂开来!无数兽类的惨叫几乎要震破人的鼓膜!

      这一击实在是太漂亮,人群发出了像是喝彩又像是庆祝的呼喝声,随着那一炮,星灾群竟然只剩下半数的光点了!

     

      “安静!我的弩炮的冷却时间很长!下一次发射要等三分钟!它们前进的速度变快了,中距离攻击战器准备!!”

      北宸身边的短弓火玫立即拍了拍北宸的肩膀。

      “到我们了。”

      “好,可是我不会用弓……”

      “没关系,交给我就好了。毕竟我们要在人类的操作下才能发挥真正的实力,但具体由谁操作就不用在意啦。”

      火玫娇笑一声,变成了一把火红色的短弓出现在北宸的手中,北宸随着周围的灵武司上前,火玫立即引领北宸的身体张弓,一小会,指尖凝出了火焰组成的五支箭矢,在辜银岳的指挥声中,连接不断地疾射出去,冲进了星灾群,然后炸开了不小的数个火球!

      “好,好厉害啊,火玫!”

      北宸保持着拉弓的姿势赞叹起来。

      “谢谢夸奖,再来!”

      “好!”

      接连射出了五波箭矢,对面的附身月使再次被削减了不少,相对的,咆哮声越来越响,冲刺过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最前面的几只,离开广场上的队列只剩下几十米──

      辜银岳在这时候跳下了高台,站在了队列的最前方,然后将手中的胧云直指天际:

      “中远距离战器及灵武司推后,近距离战器及灵武司待命,排成近战阵列,敌人只剩下最后一部分,也是最强的一部分,拿出最强实力迎击!!”

      “哦哦!!”

      北宸在人群助威的吼声中,紧盯着前方而来的巨兽群,伸出了手:

      “向影!!”

      “是!”

     

      紧跟着前方辜银岳的身影,北宸和周围的两位八级灵武司一起对着那密集的蓝紫色光点冲了过去。

这一夜的决战,打响了。

  • 名称:无能为力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