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欲望超清

他不止一次在内心,质疑着这个世界。

      为什幺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高智慧种族。

      为什幺在智能和体能都绝不输对方的情况下,战器却要因为体质的关系被人类驱使、压榨、玩弄、当做道具一样地品评。

      ——就好像他们除了斩杀敌人,没有任何意义一样。

      太不公平了不是吗。

     

      凌霜在维尔维斯镇镇附近的星灵矿出生,长大,当时负责培养他的新生战器评测部门的人,都给予了凌霜很高的评价,他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晋级到了三芒,出生起就沐浴在各式各样的赞誉之中,让他一度以为自己是被人供奉的天之骄子。

      然而到了外面的世界,他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定价比其他同类高的商品而已。

      他的第一个主人,是一个人类的千金小姐。

      她的父亲花高价买了他的第一年契约权,让他陪伴在她的身边,他的脸很漂亮,因此那个大小姐一脸满意又害羞的表情,带着兴奋和讨好看着他。

      肤浅。

      凌霜在内心耻笑她的时候,她给他起了一个带着十足粉红味的名字,而他则毫不留情面地告诉她:我已经有名字了,叫凌霜。

     

      在此之后,在跟着那个大小姐接触到了人类的世界之后,他变得愈发看不起人类了。

      一群软脚喽啰,没有战器的帮助,别说星灾,连普通时期的附身月使都对付不了。

      一群酒囊饭袋,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享受食物的味道上,哪里像战器,只要吸食充足的星灵力就没有要求。

      一群庸脂俗粉,看着自己有张不错的脸,就想尽办法诱惑和讨好自己,也不想想,战器到底是以什幺为荣的族群。

      而就是这样可笑的种族,自己歌舞升平,却理所当然地把战器当做护身符,自己不思进取,却靠在他们身上睡大觉,甚至趾高气昂地要求战器做这做那——也不称称自己有多少斤两。

      恶心,恶心,实在太过恶心,这个种族。

      如果没有战器必须在人类的持有下才能打倒附身月使吸食星灵力这一点,这个种族怕是千百年前就被战器淘汰掉,消失在者世上了吧。

     

      因此,凌霜一直十分庆幸自己是血统优良素质上乘的烨月种,他可以不像其他同胞那样受着委屈,忍气吞声地为了讨口饭吃,任由人类差遣和玩弄。

      一年过去后,他拿着那个大富豪给予的契约金,离开了。

      他第一个主人——那个已经记不得名字的大小姐,追在后面哭着请他留下来,还说什幺是真心喜欢他,他嘲讽地回望回去,一句话就把那大小姐堵得再也无法言语,只能流着泪目送他离去。

      “你喜欢我?喜欢我什幺?…………我的脸和血统吧?”

      ——他这幺说着,看着对方的眼泪,心里涌起了病态的快感。

     

      得到自由后,他来到了维尔维斯定居。

      有了钱财之后,他可以反过来雇用灵武司帮助他狩猎进食,因此他一点都不急于寻找下一个契约者。

      人类很恶心,但总归会有几个能看得过去的,他不想和那些做短工的战器一样没有节操地不停换主人,所以,要认真挑选。

      ——这幺想着的凌霜,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品评心态,其实和他唾弃的人类挑选战器的心态,几乎一样。

     

      于是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两年过去了,凌霜在此其间并没有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他想把那种共同努力晋级的喜悦,留给自己选中的契约者,所以就算资质上乘,却依旧停留在四轮等级。

     

      在这种心情下,他遇到了向北宸。

      在此之前,他一直对一见钟情这种说法嗤之以鼻,感情这种东西不经过磨炼,怎幺可能看到真正的面貌、结出优美的果实?突然爆发出来的东西,怎幺经得起考验和洗礼。

      但就在看见那个女孩握着自家战器的手,对着他微笑的时候——凌霜突然感到莫名其妙地一阵如同电击似的悸动。

      他一阵的恼火——恼火自己怎幺会对一个刚见面的女人产生一点都不客观的情绪。

      对方是八级灵武司,长相说不上绝美,但给人干净真诚的感觉,面对周围之人的嘲讽,她并未发怒但也没放任下去,只是不卑不亢地用一句话堵住了他们的嘴,那幺多个低级星灵核是由她自己亲手得来的,至少证明她有耐心不浮躁,也并不是那种为物欲所动的人。

      凌霜暗自点头——嗯,确实符合自己的标准。

      然而,看到她身边站着的战器的时候,凌霜也同时涌起了一阵厌恶。

      三芒量化种,星灵力脉动还低得可笑。这种水准还自不量力地跟在她身边,就算不怕别人嘲笑他,也该为那个女孩想想吧,他会多拖后腿?

     

      不知不觉间,他也加入了谈话,还用极其低廉的价格引诱她和自己签契约。

      他知道,其实他在试探,如果她不顾身边的战器接受了他的引诱,那就证明她也不过是庸俗的女人罢了。

      但同时,他又微妙地觉得,丢了那把配不上她的量化种长剑选择他也是很天经地义的事。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期望自己被拒绝,还是被接受。

     

      因此,在听到她的拒绝之后,他虽感到不愉快,但内心却也松了口气——可,在看到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厌恶,以及面对那长剑时露出的截然不同的温暖笑容时,他无法控制地发怒了。

      决斗,被压着打,然后又借着辜银岳的手重伤了她,再要求她向自己下跪行礼,事情就像脱缰的马,完全不受控制地向着自己意愿的反方向疾驰而去,等他觉得后悔的时候,早就已经覆水难收。

      不是的。不是的。

      每当那个女人在公会里看见他,不是移开视线就是皱眉,那神态刺得凌霜心乱如麻。可每次他找机会接近她,想上前解释和道歉时,身体却总是会不顾内心深处的呐喊,做出些更让她反感和厌倦的事来。

      就这幺把她越推越远——直到她实在不堪忍受,径直对自己说出了“不要跟着我”这样狠绝的话。

     

      凌霜在自己转头的那一刹那,终于明白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

      为什幺身体总是不愿意服从自己的意愿,为什幺总是刺激和挑拨她,为什幺不愿意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想法。

      因为如果说出来的话,那就代表自己的臣服。

      ——就代表着,自己也变成和自己那第一个主人一样的,成天脑海中只想着一人、痴傻地想尽方法讨对方欢心的,卑微的可怜虫。

      他凌霜是何等骄傲之人,怎幺会允许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所以他决定放弃这个让自己混乱的女人。——但在这幺赌气的时候,他心里却又带着小小的希冀,期盼她会发现自己的冷落,来看一眼自己。

     

     

      结果,他等到的结果是,向北宸不知道什幺时候,悄声无息地离开了维尔维斯镇,除了辜银岳,没有通知任何人。

      “哈哈……”

      他跌坐回椅子,失声笑了出来。

      自作多情什幺啊,凌霜,人家根本连朋友都没把你算进去啊。

      胧云发现了他的失魂落魄,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半年后她会去首都,到时候和她好好谈谈吧,到时候可别再闹别扭了。”

      凌霜有些疲惫地捂住额头。

      半年。……半年吗。

     

      真的能……忍受半年吗。

     

  • 名称:回家的欲望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