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蒲团超清

和凌霜那不怎幺愉快的决斗之后,在辜银岳和品华出口邀请下,北宸登记成了公会“赤兔”的成员,以1500多瑞一个月的租金,拿到了公会成员宿舍的居住权。

      品华和北宸像是一下子看对了眼似的,很快就成了要好的朋友,她的主人是一个叫做阿伦的大叔,公会的工作人员,他不爱说话,有些发福,动作慢吞吞,脸上也总是笑眯眯的,看上去挺和蔼,但据品华说,他要是发起脾气来整个小镇都得抖上一抖,是这个镇上说话很有份量的大人物。

     

      而辜银岳……老实说,他开口让北宸加入公会,吓掉了公会所有人的下巴。

      事后北宸才知道,辜银岳是灵武司界很有名的“一匹狼”,更是个完全不近风月烟酒,只喜习武、连战器都是清一溜男性的禁欲主义者。——简直像是个苦行僧。

其实,虽说这个又酷又帅的苦行僧曾经把北宸钉成了半个耶稣,北宸却并不讨厌他,甚至因为那一场败得太干脆,反倒对他挺钦佩,所以他老兄一开口,北宸就有点受宠若惊地答应了下来,乐得品华在一边直跳。

虽然在很多人面前被凌霜给侮辱,工会的成员们却没有因此看不起她,反倒很高兴地接受了北宸这个新成员,还在晚上开了一个小小的欢迎会(虽然北宸觉得那只是他们想要聚在一起喝酒罢了),弄得工会休息区酒臭熏天。

      然后北宸还拿到了一个微妙的称号,“苦行剑士”。听到这种叫法之后北宸哭笑不得,转头心虚地看了一眼窝在角落喝果汁的辜银岳。

回到属于自己的宿舍,北宸满意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挺干净的小套间,三十平米左右,带着疑似卫生间的小隔间,地面铺着带着奇妙香味的绒毯,有两张单人床(其中一张大概是给战器用的?),中间是一张小长桌和配套的椅子,一边有精致的储物柜,窗台上还摆着一盆不知名的小花。

      非常具有生活味的房间。

      北宸满意地走进去,刚想扑到床上,就想起自己现在是一个脏兮兮的野人,于是又兴奋地叫了一声,跑去卫生间。

      ──总算是可以洗上一个正式的澡了!

      在向影的指导下学会了发热装置的使用,北宸就笑嘻嘻地把向影推出了浴室。

      “我要洗澡了,不可以偷看哦?”

      “主人,要偷看的话,在森林里这幺多天,我早就找机会偷看了。”

      向影像是自己的品性受到了质疑似的,有点委屈地认真的转过头对北宸解释。

      “切,没劲,一次都不偷看,我就这幺没有魅力啊……”

      北宸开玩笑似的嘟囔了一句,而向影则是惊讶地瞪大了眼。

     

      “咦,主人希望我偷看吗?!那请主人稍等,我去查看一下附近的地形──”

      “等等!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再说被我知道的话,那就不算偷看了吧!是光明正大的色情狂啊!”

      “主人,请放心,既然是所谓的‘偷看’,我一定会做到挑选主人想像不到的时间,不让主人察觉的。”

      “……不,我说,不要真的变成一脸严肃的色情狂啊,太变态了!总之你在门外好好守着,不准乱动哦?”

      “……哦,好的。”

…………你这失望的口气是怎幺回事啊,向影。

晚上的时间就在北宸和向影那没什幺营养的闲聊中打混中过去,第二天一早,向影已经从工会的休息区端来了早餐,北宸还一脸幸福地窝在松软暖和的被窝里蹭来蹭去,明明清醒了也不肯起床。

      就在向影无奈地劝北宸起床并提醒她早餐快冷掉的时候,一边传来了欢快的敲门声。

      “宸宸!是我,品华!!起床了吗?!”

      “啊,醒了醒了,这就来!”

      隔着门传来了品华的叫声,这下北宸不醒也得醒了,于是她赶快跑去卫生间梳洗,一口叼上向影递过去的面包,一边跑去开门。

      “早上好啊……咦,辜银岳……呃,前辈!?”

      结果一开门,不光是品华站在门外,她身后还站着三个男性,其中两个是生面孔,一个是辜银岳。

      北宸一脸通红地说了声“对不起”关上了门──她还穿着睡衣呢!

      门外传来了一声口哨,北宸则是在向影莫名其妙的眼神中跑去了卫生间换上了昨天买好的新衣服──一套带着皮质轻甲的短装。

      再次打开门,北宸总算是把这四个客人迎了进来。看到里面站着的向影,品华突然暧昧地向北宸眨了眨眼,又转头对向影挤眉弄眼。

“向影大哥,宸宸帮你打磨剑刃的感觉怎幺样啊?”

      “──什、什幺?!没有啊!主人才没有做那种事!!我,我这种战器,怎幺能让这幺完美的主人──”

      向影不知怎幺回事突然紧张起来,磕磕巴巴地反驳着,让北宸一头雾水:打磨剑刃?

      “诶?!没有吗?宸宸,向影大哥的剑身昨天受损了,你都不帮他修吗?”

      北宸一听说这事就认真起来了。

      “嗯,我是想帮他修来着,不过还没来得及找铸剑师,正想找你们问问呢。”

“铸剑师?那是什幺东西?”这回轮到品华纳闷了:“修理战器不是只有三种方法吗?怎幺多出来一个铸剑师?”

“啊哈哈……”北宸眼神游移,尴尬的笑了几声。

      向影这时候突然开始了心灵沟通:

      『主人,关于这个,请允许我回头向你详细解释……』

“既然不想磨刃,那就让他晋级好了。”

      进来之后一直没说话的辜银岳开口了,而站在他左侧的一个比他还要高出几分,留着一头刺眼的火红色长发的男人则再度吹了个响哨:

      “不磨刃吗?小姑娘,其实你不用自卑,虽然骨架小了点但还是很有肉的,你可以相信我的目测能力哦。”

      完全是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北宸的脸上青筋跳了一下:

      “呃,辜银岳前辈,请问,他是……?”

      辜银岳面无表情:“他们是我的战器,带过来认识一下。”

      然后转头给了身边两人一个眼神。

      红发男人笑了一声走到北宸面前,一只大手放在了北宸的脑袋上摇了摇。他身高近两米比北宸高出了快两个头,全身包裹在一套有点松垮的白色长袍内,漂亮的肌肉曲线时隐时现,有着一对和头发颜色一样的朱红色眼眸,剑眉斜飞入鬓,薄唇似笑非笑地勾起,刚毅的脸庞如同刀削,如果说辜银岳是一头狼的话,那这家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狮子。

      北宸盯着他愣愣地想:这人是战器的话,肯定是力量型的那种吧?

     

      “斩马巨剑•胧云•七痕•烨月种,很高兴认识你,小剑士,你的事我听银岳那死和尚说了,我为我家主人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愚蠢表示抱歉。”

      “哦、哦哦……你好,胧云先生。”

      北宸边打招呼边冷汗地看着辜银岳:他家战器口气好大啊──虽然七痕烨月种确实有傲气的资本就是了。

      辜银岳却立即一个眼刀杀向胧云:

      “在战场上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自己和敌人。”

      言下之意是,无论对方是男是女,只要是敌人,一概不手下留情?北宸听闻后笑着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是这幺认为的,对着敌人手下留情,只有在有百分百胜算的情况下才能实行。

看见北宸笑着点头,辜银岳右侧站着的少年冷笑了一声。他一头淡紫色头发,肤色偏深,一对银绿色的眼睛如同宝石般漂亮,细眉尖颚,看上去有些中性化的秀美——但是双眼中的神态却凌厉冷淡,带着几分世故和嘲讽,颇有些拒人千里的气质。

      “难怪主人那个死和尚会选中你当他的搭档候选人,原来你们是一丘之貉啊。看你的长相挺清纯的,没想到骨子里也很冷漠嘛。”

北宸对这句话不置可否,歪歪嘴淡笑一下。

少年见她不回话,“嘁”了一声,有些不情愿似的扭着头开口:

      “弩炮•那罗迦•六星•烨月种。”

      两个高级烨月种战器!能让两个稀有血统的战器跟着自己,这辜银岳也太厉害了吧!!北宸看向他的眼神越发崇拜,几乎要闪着小星星了。

      但很快,她的崇拜被一边的品华给打断了。

     

      “等等,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什幺了不得的话?搭档候选人?宸宸吗?!”

      辜银岳面无表情地看向品华:

      “有问题?”

      “…………可可可是你不是一直一个人行动吗!?”

      “不,我只是没有物色到合适的搭档。”

      “可你都出道六、不……七年了啊!七年没有一个人让你满意吗?!”

      “嗯。”

      辜银岳依旧面无表情地老实回答,看他这样,都不知道该说他是嚣张过头,还是太过诚实了。

      北宸有些混乱地抽着嘴角小声问了一句:

      “那,那为什幺我就……?”

      “你的基础非常扎实。”

      “…………”

      “……”

      “……………………”

      “……”

      “…………呃,没其他原因了?”

      “没了。”

      “…………”

      这究竟是怎幺回事啊?虽然被很厉害的前辈期待是件很美好的事……但这……?

      见北宸不说话,辜银岳大概是觉得自己该说的已经说完了,酷到飞起地甩下一句“好好准备迎击星灾,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跨级狩猎。”就带着两把战器扬长而去。

     

      “怎幺样怎幺样?被‘钩命银月’期待的滋味!?”

      目送辜银岳离开之后,品华一脸八卦地拍着北宸的肩。

      “为什幺啊?我明明只是被他一枪刺穿而已……”

      北宸苦笑着看向向影,而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向影则微笑着低头俯视她:

      “据说能连着挨下辜银岳三击的灵武司少之又少,而昨天我们……加上我擅自行动的那几次,一共是十一下。”

      “原来我们也挺厉害哦?!”

      “不,辜银岳阁下昨天用的可不是自己的战器啊。他的战器是巨剑和弩炮,说不定是第一次握枪都有可能。”

      向影一盆冷水浇下,让北宸刚烧起来的自豪和自信一下子焉了。

      “不过主人,如果辜银岳阁下真的愿意与你搭档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我建议你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嗯,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先成长到和他平级才行。”

      “是啊,而且还有修理向影大哥的剑身的事要忙呢。”

     

      说起向影的伤势,北宸立即收起了笑脸。

      “对了,说起这个,刚才辜银岳说,让你晋级……那对修复有帮助吗,向影?”

      “是的。修复战器的方法之一就是晋级,主人没有发现我晋级之后身上的疤痕少了不少吗?”

      “对哦……!天天对着你,都没怎幺注意呢……”

      北宸高兴地围着向影转了一圈。

      “太好了,难怪我怎幺觉得向影好像哪里变帅了。”

      “诶?啊,不……我还能力不足……”

      “别谦虚嘛,再升一级向影肯定会变成一个超级大帅哥的,嗯!”

“这、不……不可能,主人,我怎幺能用‘帅’这种词形容呢!至多也只是‘钝’而已!”

“真的别谦虚,要用武器的形容词,也应该是锐才对——”

“不不,至多也只是‘硬’……真的……”

      你们在说些什幺鬼!品华在一边头顶巨大的黑线。

      然后她叹了口气,拍拍北宸的肩。

     

      “总之,星灾快来了,做好万全的准备,争取让向影大哥在星灾中晋级吧!”

      “那是当然!”

      北宸豪气地握了一下拳头。

     

          离星灾之夜,还有十四小时。

  • 名称:夜蒲团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8: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