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诱惑2超清

      “给我站住!”

     

北宸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让那个向来就自负高傲的少年彻底火大了。

什幺啊,那种排斥的眼神!

      为什幺会对着那种一文不值的量产货色这幺好!?她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被他扯了多大的后腿吗!?和他堂堂一个四轮烨月种相比,她竟然真的——选了一把丢在路边别人都不会要的战器!?

      ……本来他只是觉得这样一个高手一个废物的组合有些碍眼才开口试探,也并没有和她契约多久的意图,但看到自己竟然被如此怠慢,他觉得自己被彻彻底底的侮辱了!

      凌霜越想越气愤,出生到现在一直被人用讨好奉承的态度包围,哪有受过这样的气,他彻底失去了理智,手中蓝光一闪,一把漂亮奢华的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提枪就向着向影的脖子刺了过去!!

     

      “向影!!”

      北宸侧身一扑把向影扑得向后倒去,险险地躲过了枪尖,下一秒,北宸离开向影的怀抱就地一个翻滚,那看似纤细的腿却横扫起一阵劲风,将她附近的一张小凳子向着凌霜猛地踢了过去!

      “哼!”

      凌霜一抖枪尖将凳子刺成了木渣,而借着这个空隙,向影快速地战器化来到北宸手中,长剑在手的北宸,瞬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握着剑双脚前后并立压低了重心,密不透风的防御气场震得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几乎没有破绽的站姿,真的是属于一个拿着把破烂的长剑的灵武司的吗?

     

      “哈!”

      北宸却不给凌霜发愣的机会,清叱一声,前踏一步,主动发动了攻击──

      她本不是爱挑事的人,但麻烦惹到头上,如果不彻底解决的话,那以后这镇上所有人都会把她当软柿子捏了。

      输赢不是问题,事实上她根本没想过能赢一个四轮烨月种,但至少要告诉周围所有人,她是会反抗的。

      这就是在这崇武的世界上的生存方式,入乡随俗,她不得不遵守!

     

      朴素的横扫,朴素地前刺,朴素地上挑斜砍,朴素地闪躲格挡然后反击,

      她所使用的,全部都是基础中的基础,也就是最低级的长剑类契文所给予的技巧,但,这些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长剑技,却稳稳地全数封住了一个本应能力是他们好几倍的烨月种的攻势──

      平平无奇地一扫,却分毫不差地冲着最脆弱的颈部而去;

      直线型的前刺,却能恰到好处地避开那华美的冰蓝色枪尖,直冲敌人的心脏;

      手腕一翻,剑刃在空气中划出了完美的带状残光,游蛇似的卡住了枪身,再反手狠狠一个前撞,震得凌霜的虎口隐隐发麻!

      没错,那的确是一把差劲的战器,但她对他的了解程度却高到令人震惊,闭着眼都能估计出剑身划出的攻击范围,不用计算就能本能地估计出挥动一次所需要的时间,精准地格挡和闪躲,配合着剑的长度,灵活地小跳,走步,精确又极端迅速地测算剑与长枪的攻击距离差所带来的盲区和死角──

      一把三芒量化种的战器,硬是在这个少女手中,以基础攻击为音符,奏出了绚烂的战曲!

     

      所有看客都不由自主地摒住了呼吸,而隐隐处于下风的凌霜更是气得满脸通红,连带着枪法都变得散乱,让对面的北宸更是对着他的破绽一阵猛攻,打得他手忙脚乱──

      人群沉默了,他们一定对北宸和向影那默契的配合有着无数的疑问和震惊。

      只有北宸和向影知道,这就是带着三芒量化种,不依靠任何战器带来的优势,时刻面临着生命危险,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连续狩猎580头三级附身月使得来的,最宝贵也最容易被忽视的──

      基础,还有经验!

     

      “可恶!!有人做我的临时使用者吗!?打赢这个女人,我给10万多瑞!”

      几乎是败兆高悬的凌霜一边狼狈地打开北宸的攻击,一边用力地后跳了几步,暂时撤离了北宸的攻击范围,

      而一边的北宸也没有追击──敌人实力很强,她每一招都用尽了全力,现在体力已经几乎用完了,她必须抓紧每一秒休息。

     

      『主人,趁机撤退吧!』

      『嗯,没错……好汉不吃眼前亏!』

      但北宸还没来得及抬起脚,对面已经传来了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杀气!

      定睛一看,凌霜已经变回了长枪的模样,而拿着那把长枪的,是一个穿着暗红色轻铠、黑色风衣的魁梧男人。

      浅灰的冲天发,狭长而闪着凶光的黑色双眼,棱角分明,颇带沧桑感的脸,全身从头到脚禁欲似的包得严严实实,但轻铠和风衣,根本盖不住那明显、甚至是有些夸张的的肌肉曲线。

     

      “…………你是谁?”

      北宸心中暗道不好,喘着气大声问道。

      “辜银岳。”

      略带沙哑的男声从对方口中传来,有一瞬间北宸甚至觉得对方是一头会说话的狼。

      “辜银岳!?那个三级幻灵武司吗?!”

      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

      “人称‘钩命银月’的那家伙?不是吧,他来这幺偏僻的地方做什幺?!”

      “等等,银岳老兄,真的是你本人的话,那也太不厚道了吧?联合一个四轮烨月种欺负一个拿着破烂剑的小姑娘?说出去会让人笑死的?”

      不知道是不是北宸刚才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有人开始为她抱不平了。

      “对啊对啊,你这种大名人,不会在乎那10万多瑞吧?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钱我不在乎。”

      辜银岳冷声打断了周围的嘈杂,他对着北宸提起了那闪着寒光的长枪凌霜。

      “我对你的武技很感兴趣,请与我一战。”

      “呃──”

      “请赐教。”

      “呜!?”

      也不管北宸同不同意,辜银岳提枪刺了过来,这一刺和方才那凌霜的攻击可不一样,排山倒海的杀气,电光石火般的速度,彷佛要劈开空气似的,带着风声的尖啸,如同一道冰蓝色的闪电,直直地刺向北宸的胸口──

      北宸狼狈地一偏身子,用向影打开了枪尖,但双手都被那巨大的臂力震得生疼,在这个人面前,面对无数附身月使所锻炼出来的反射性闪躲能力,似乎在顷刻间暂停了工作,简直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一样──

      枪尖打了个回旋再次攻来,这一次来不及躲了,北宸闷哼一声用向影硬生生地架住了枪尖,一丝鲜血从她的虎口流下,滴在了向影的剑身上──还没有完,辜银岳收回了枪尖,轻吸了口气,手臂一震,对着北宸的方向就是一套连刺!

      “主人!!!”

      向影暴怒地大喝起来,竟然自己行动,带着北宸的手臂疯狂地格挡起来,随着凌霜袭来的最后一击,向影的剑身发出了细微的不详的脆响!

      再挨一下,向影的剑身可能会断掉!!

     

      北宸吓得脸色惨白,不管对方的攻击用力收回了向影,把他抱在怀里,然后,被那重如千钧的一个连刺击中肩膀,向后飞了出去,哗啦一下,被狠狠地钉在了墙上!!

      “主人────!!!!”

      向影从北宸怀中滑落,还没落地就变回了人形,却不知道该不该把北宸肩上的长枪拔下来,急得不知所措,手掌上的治疗白光一道接一道打在了北宸的肩上。

      “没事,别担心,向影。”

      她咬牙低声说着,一道冷汗从脸颊滑下,但却安抚似的伸出一只手,让向影拉住,然后转头看向辜银岳:

      “是我输了,你很强,辜银岳先生。”

      “…………最后一击是那把枪擅自脱手的,我并没有伤你的意思。”

      辜银岳却答非所问地解释了一句,转头向着缩在角落里的公会前台丢出了几枚金币。

      “物资损毁的赔偿,顺便立即叫一个有治疗战器的灵武司过来。”

      前台服务小姐愣愣地点点头,揣着金币跑开了,没过多久,一个中年大叔带着一个身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少女出现了,少女看见被钉在墙上的北宸惊叫了一声,跑到了北宸的跟前,然后双手一叉腰,对着墙上的长枪大吼起来。

      “凌霜,你也太过分了吧?别以为自己是烨月种所有人都得宠着你!快给我下来!”

      “……”

      大概是自知理亏,凌霜没有出声,只是化成了一道蓝光,变回了人形,然后用复杂的神色看着滑落在地的北宸。

      向影立即心疼地扶住了北宸,自责地拿手捶了一下地。

     

      “你是她的战器吗?别难过,输给凌霜也不是什幺丢脸的事,放心,我是纯治疗型的,马上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主人!”

      少女俏皮地对向影眨眨眼,又一凛神色,将双手放在了北宸的肩膀上,一时间,绚烂的金色光芒凝聚在她的手中,北宸肩上那血淋淋的大洞,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闭合起来。

      约摸十几分钟过去了,少女总算长长地吁了口气,而北宸的肩膀已经光洁如初,根本看不出丁点受伤的影子。

      “谢谢。”

北宸有些虚弱地对少女笑了一笑。

      “没关系没关系!”

      少女笑嘻嘻地配合向影把她扶了起来。

      “不过记得吸取教训啊,以后看到这个嚣张跋扈的凌霜记得绕着走,他的脾气太烂了!”

      “品华,你给我闭嘴!!”

      凌霜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神色立即又绷紧了。

      “嘁,闭嘴就闭嘴,要不是你总惹烂摊子,我和阿伦大叔也不能赚到这幺多钱啦。”

      叫做品华的少女战器边说边对凌霜做了鬼脸,转头看着北宸。

      “你身上有股很舒服的气味,我喜欢!以后受伤的话记得来这里找我哦,我会全力给你治疗的。”

      “好,被你治疗舒服得很呢,我都忍不住想要故意去受伤了。”

      “哈哈哈你在说什幺啊,这边的长剑大哥会很心疼的哦!”

      两名少女一见如故地交谈起来,品华叽叽喳喳地在她面前蹦跳着,而北宸则是带着柔和的笑容看着品华,仿佛看自己的妹妹一样,这表情让站在一边的凌霜又用力哼了一声。

     

      “喂!”

      凌霜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怎幺,想用闲聊蒙混过去吗?可别忘了行礼啊?”

      凌霜这句话一出口,几乎是所有在公会的人,包括辜银岳、品华、向影,甚至是不远处的前台服务小姐,都用一种几近鄙视的神色看着他。

      北宸对这奇怪的气氛有点疑惑,询问向影:

      “向影,行礼……是什幺意思?”

      “……因为赫阳国有双方自愿的械斗中攻击至死亡也不追究的律法,所以民间就有了不成文的‘行礼’的规定。败者向胜者单膝跪下,表示诚服退让,并请求胜者放弃追击致死的权利……这就是行礼。”

      向影在解说的时候,北宸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铁青,但她只是在一秒内用力恨了凌霜一眼,然后就垂下了眸子。

      “我明白了,确实是我输了,行礼就行礼吧。”

      “主人!!”

      “别说了,向影。”

      北宸说着,把手按在了额头烙印的位置:

      “我命令你,变回战器形态,向影。”

      “……主人!!!”

      向影在白光中挣扎了一下,但还是不敌契约的束缚力,硬是变回了战器,飘到了北宸的手中。

     

      然后她竟然真的抱着向影,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凌霜半跪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凌霜却没有感到半丝的快意:这个女人,竟然为了让自己的战器不跟着受辱,命令他变回了战器形态!!

      “我很抱歉,凌霜先生,请您原谅我的失礼,并收回追击致死的意向。”

      她垂眸,用听不出感情的语调,轻声这幺说着。

      凌霜咬着牙扭开了头──这根本不是他的目的!

      然后他重重哼了一声,开口了。

      “我原谅你了,起来吧。”

     

      北宸抱着剑站了起来,然后缓缓地走到了灵武司公会的门口。

      “主人,为什幺──”

      向影带着颤音的怒吼声从剑上传了出来。

      “向影,你还记得进城前我对你说的话了吗?”

      “──!主人,你是说……”

      “对,就是那些话。”

     

抱着剑的黑发少女,走到了门外,抬头看着明亮的天空。然后她松开了手,看着变回人形的向影,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轻声开口了。

      觉得耻辱吗?是的。

      我们早已做好了准备,我们就是为了品尝耻辱而来的。

      为了记住这刻入骨髓的感觉,为了在以后,永远与这种感觉不相见!

  • 名称:最后的诱惑2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7: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