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超清

进入尤利亚岩山地带的第三天,恶棍战队哦不,灾皇狙杀小队队长亚晔,终于带领队员穿越了层峦迭嶂的石丘群,靠近了灾皇隐匿区附近。

      虽然只有三天,但北宸众人的收获可不小。

      首先是双子战器黑祸和素劫晋级到了四轮,现在由于两把签约的战器都开通(?)了星灵力探测的能力,北宸对周围的星灵力浓度的感知变得更为敏锐了,连带着面对附身月使时的行动也变得更加迅捷和精准;

      接着是向影在北宸成功狩猎无数四级牛型附生月使之后,终于辛苦地晋级到了五弦,这一晋级可是让北宸众人高兴不已,因为五弦战器得到的能力是非常实用且受欢迎的。

     

      ──储物空间。

      从此以后,小件的行礼就再也不用背在身上了,交给向影之后,他会将它们收纳到属于自己的异空间去,除了向影和北宸没有人能拿得到,负重量大大减低的北宸,战斗时的状态也愈加出色了。

      不过,储物空间的大小,每件战器都是天生固定的,无法成长,向影的储物空间──北宸把手放在烙印上闭上眼仔细观察了一下,是个闪着白光的柱状体,底面是一平米左右的正方形,高约两米,虽然不是很大,但对北宸来说是足够了。

      有趣的是,作为签约者的主人,只能通过烙印从里面存取东西,但身为异空间的所有者的向影,却能对那个空间内的物品进行摆放、移动、归类,北宸一股脑把行礼丢进去的时候还是一团乱,过了三十分钟再进去看,竟然发现空间中多出了很多像是隔间的光栅,行李被整整齐齐分类放好,外围凌空浮动着刚劲端正的小字:“食物”、“灵晶”、“艾兰草”、“星灵核”、“主人的换洗衣物”、“主人的掉落物”、──竟然还能写标签。

      北宸对着空间感动不已:向影你真是个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搭档啊──不过为什幺你要把我掉落的头发捡起来保存好啊那种东西根本没用吧这“掉落物”一栏的存在意义到底是什幺!

     

      自从了解储物空间那东西之后,北宸好奇心大振,总是讨好地跑去亚晔跟前想要看他的储物空间,亚晔被她烦得头大,总算是答应了让她看十秒。

      ──结果,北宸就看到一百平方米,高约三米的六角空间,内部惨绝人寰地堆满了各种灵晶、星灵核、兽骨、奇怪的植物、装着骷髅的瓶子、钓鱼竿、疑似长笛的乐器、完全意义不明的带有雕花的木桩、像是来自原始部落的土质面具、一张华丽的大床、甚至还有一大堆附身月使的尸体。

      我说,亚晔啊,你该好好锻炼一下自理能力了。

     

      至于鲁伊,他也和亚晔完成了配合的训练,除了偶尔会有中毒的症状一下子陷入脱力状态,其他时候都和普通人没什幺区别──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强装出来的,因为北宸曾经在半夜被山风吹醒,无意间看见他躲在帐篷后面大口吃着肉干,明明已经吃得不停在干呕了,还是用力地皱着眉咀嚼着。

      他是真的很想活下去。

      看到这一幕,北宸悄悄退了回去,心里却默默地下定了一定要治好他的决心。

     

      总之,除了鲁伊,其他人一切状态大好,第三天的傍晚,亚晔说了句去看地形就消失了,到了午夜的时候,北宸被向影摇醒,看见鲁伊、双子钩爪、亚晔已经坐在一堆烧得正旺的篝火边,亚晔的手中,拿着的是疑似羊皮纸的纸张,上面有黑色的像是炭笔质感的线条,组成了简易的地图。

      “这里是我们现在的位置。”亚晔伸出手指指了上面某一点──北宸喝了一半的水差点就直接喷了出来:

      为什幺要画一条泥鳅来标注我们现在的位置啊!直接打一个圈圈不就可以了你在这毫无意义的地方花这幺多心思到底是为什幺!?

      无视北宸扭曲的表情,亚晔又指了指地图另一角,那上面画着一个造型很可爱的猫头。

      “灾皇在这里,大约离这里五百多塞伊(等同于米)的地底通道连接着的,大山洞最深处。”

      北宸抽着嘴角点了点头:其实亚晔你很喜欢画画吧?

      “山洞有好几个入口,向北宸自然从正面进攻负责吸引灾皇的注意力。”

      可惜,和那可爱的地图完全不搭边地,亚晔面不改色地说出了残忍的作战方针,北宸刚准备上扬的嘴角立即挂了下去。

      “山洞侧面岩壁的高处,有隧道通往可以停留人的石台,所以鲁伊皇子你和我从那边绕过去,那里估计灾皇的跳跃力够不到。我是堕暗种,有悬浮能力,那幺运送晶体外加护卫鲁伊皇子的部分交给我。”

      众人点了点头。

      “至于黑祸和素劫,你们俩负责偷袭和机动作战。与向影之间的交接配合你们已经很熟练了吧。”

      “自然。”

      “嗯,没问题。”

      再次环视了一圈众人,亚晔挥手,红光闪过,似乎是随手将地图丢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所以他的储物空间才这幺乱吧。

      然后他手提镰刀后退几步,手腕一翻,在夜色中划出了紫黑色的妖光。

      “接下来到天亮的时间内,用最小的动静清掉附近所有的低级附身月使,天亮之后听我的信号发动总攻。小子们,给我把脖子缩紧了谨慎行动,要是有谁敢在没有我的允许的情况下就受伤的话,小心我把那人倒吊在瀑布里冲上三天!”

      虽然亚晔嘴上说着嚣张臭屁还有点逻辑矛盾的话,其余几人却都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黑色的镰刀勾出弧线残影指向前方的山丘,亚晔一如以往地抬起下巴对众人阴冷鬼魅地邪笑了一声:

      “解散,行动开始了!”

     

     

      当月亮彻底消失在天空,而暖色调的朝霞将明亮的晨光洒满大地的时候,这次旅途最重要的一次狩猎拉开了序幕。

      北宸手持向影在灾皇所在的大山洞口外的视觉死角处埋伏了将近半小时,一面将紧张的心情平复下来,一面轻轻捶着蹲得酸麻的腿,视线却没有一秒离开过洞内正半眯着眼睛打盹的灾皇。

      这只灾皇的外貌很奇怪,体积比上次所见的那只小了一圈,它的下半身像是虫类,有着巨大的甲壳和节肢,起码二十只细长的脚,上面带着黑色的绒毛小幅度地动着,看得北宸一阵恶心;上半身却有点接近人型,覆上了皮毛,有着类似巨猿的长长前臂,长着四只复眼的头部,白色晶体集中在它那面积不是很大的颈部和胸部,弄到的难度似乎很大。

     

      『小泥鳅,我们已经顺利绕到它后方就位,你这边怎幺样?』

      此时,心灵沟通频道响起了黑祸的声音,北宸赶忙回答。

      『准备完毕,你们这能看见高台吗?鲁伊和亚晔阁下准备得怎幺样了?』

      『哦,人到了。等他信号吧。』

     

      时间,又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过去了一分钟。

      接着,在宛如时间静止的那一瞬间,一道黑白交杂的人影,冷不迭地从岩壁的阴影中冲出,直接撞在了灾皇的上半身上!!

     

      嘎呜!!

      在灾皇难听尖利的怒吼声中,战斗打向了,人影偷袭得手之后在空中优雅地一个后翻,跳回了高台──

      ──正是亚晔,他手中闪过一道白光,赫然是手指大小,细长的白色晶体!!

      冷笑一声看着对着高台冲跳的灾皇,亚晔将手中的晶体一掰成两小块,丢给了身后的鲁伊。

      才开始不到十秒,第一、二块晶体已经得手了!

      北宸心中喝彩了一声,深吸一口气,提起向影冲出了阴影,向着灾皇冲了过去!

     

      “哈!!”

      发出了助威似的吼叫,北宸冲到灾皇的脚边,双臂一振,向影带出了耀眼的白光,一口气削掉了三条那节肢型的细腿!

      黑色的粘液飞溅而出,被削断的细腿飞出老远,在地上抽搐着,灾皇高声咆哮起来,调转了视线,巨臂高高抬起握成拳头,对着北宸狠狠砸了下来!

      轰!!

北宸侧身一扑,那巨拳砸在了山洞的地面上,溅起了不少青绿色的苔藓,连带着地面都明显地一震──好大的臂力!

      好机会!!

      北宸松开手轻轻一翻手臂,向影的剑身利落地围着北宸的手掌转了一圈,流畅地转变成了反手握剑的姿势,随后她起跳,用力一脚踩在那因为巨大的臂力,陷入泥土中还没来得及拔起来的巨拳上,利用体重加上她所有的臂力,将向影整个剑身穿透了那巨大的手臂,直直钉在了地上!!

     

      灾皇再次咆哮起来,向后仰着上半身想要把剑拉开──没有成功。

      只剩一只手可以活动的灾皇,胡乱挥动手臂却打不到北宸,它更加暴躁了,张开了满是尖牙的嘴,开始凝聚星灵炮──

      嗤!!

      尖刃埋入皮肉的声音从灾皇的背后响起的同时,星灵炮中断了,转头看去的时候,黑祸嘴角挂着残忍的微笑一只脚踩在灾皇的肩上,手中一道白光丢向了高台上的亚晔!

      第三块!!

     

      “黑祸!”

      北宸一脚踩上那被钉在地上的巨臂,向着黑祸一伸手,黑祸大笑了一声化作钩爪来到北宸右手,紧接着,北宸一个前扑,钩爪挂在了灾皇的肩膀上,一个漂亮的空翻,灵活地翻去了灾皇的背部,她左手攀扶,右手找准目标,钩爪灵活地掘下,一翻,一枚拇指大小的白色晶体落入了北宸手中。

      “亚晔!!”

      北宸扬起手,将第四块晶体丢了过去!!

      对面高台上的亚晔伸手将晶体接住,却突然神色一变,盯着北宸的身后大吼起来:

     

      “背后!!”

      北宸心里一惊,手中钩爪一松侧着身子滚落在地,立即有什幺擦过她的头顶疾射过去──

      ……是一道深绿色的液体。

      溅在灾皇自己身上倒是没事,溅在地上的部分,立即发出了滋滋的腐蚀的声音。

      北宸脸色发白地看向液体疾射过来的方向,是灾皇下半身,疑似虫类尾部的一个大孔,看样子就是那里在发射毒液了。

      还没来得及回神,又是一道毒液对着北宸发射过来!

      “该死!!”

      北宸矮下身子闪躲的时候,黑祸自己抬起手来一挥,将那边缘差点溅到北宸的几滴液体打开,但同时黑祸的钩爪刀刃上也冒出了一阵细小的黑烟。

      “黑祸!”

      北宸脸色变了,惊叫起来。

      “没事,快给我躲!”

     

      黑祸话音刚落,第三第四道毒液疾射过来,由于是液体,在空中飞行的过程中,液体飞散得很开,北宸就算跑得再快,看样子也难以完全躲掉,这一回,素劫自己将北宸的手臂抬了起来准备拦截毒液──

      “别犯傻了!”

      在素劫闷哼一声,打开几滴毒液之后,北宸终于取回了控制权,她伸回手,将两把钩爪护在胸前,背向毒液向前扑去!

      “呜!!”

      北宸细声惨叫了一声,背后的轻甲部分被彻底融解,有几滴毒液穿过了厚厚的衣服和轻甲,将那健康而又白皙的皮肤灼成了难看的焦黑色。

      “卧槽北宸你脑子有问题啊!?”

      “到底是谁在犯傻?!”

      黑祸和素劫暴怒地在北宸怀中大吼起来,黑祸甚至完全忘记了平常那些奇怪的称谓,直接喊了她的名字。

      毒液似乎是用完了,所以停止了发射,但取而代之的,是灾皇口中的星灵炮,正向高台上的亚晔和鲁伊直冲过去!!幸好鲁伊也不弱,亚晔变回了武器,而鲁伊则面不改色地双臂交迭挥动,带着亚晔划出了漂亮的防御圈,将那星灵炮全数打散──

     

      趁机逮到时间的北宸忍着剧痛努力从地上爬了起来,但她还是不忘对着手上的战器翻了个白眼。

      “犯傻的当然是你们,我身上有轻甲保护,你们身上可什幺都没有,赤膊上阵的啊!”

      双子钩爪愣住了,竟一时什幺都说不出来。

      北宸继续开口:“你们变回人形去削断它们所有的脚,我去拿向影!”

      不再多说什幺,一黑一白两道人影离开了北宸的双手,分别向着两个方向,冲到了灾皇的侧面,灾皇此时正在对着鲁伊发射第二次星灵炮,北宸抓紧机会将向影从那巨臂中抽出,带出了长长的鲜血组成的弧线。

      于此同时,灾皇的两边黑色和白色的光芒一阵乱闪,就见那带着黑色绒毛的虫脚漫天飞舞,几秒间,黑祸和素劫砍倒了灾皇的所有节肢脚!

      轰隆一声,灾皇笨重的身体没有了脚的支撑,那巨大笨重的虫型下半身瘫在了地上挣扎着,却动弹不得,星灵炮也再次被中断了。

     

      灾皇的咆哮带上了几丝恐惧,它挥动着鲜血淋漓的双臂,连续不断地对着北宸抡去,北宸却再次抓准机会,将向影刺进了它手臂上那厚实的肌肉中,以此作为支点,攀爬到了它的肩部,抓紧了它后脑勺的一簇毛发,提起向影对准一块白色晶体一撬!

      最后一块入手了!!

     

      一边的黑祸正在左右游走着,和已经明显体力不支的灾皇缠斗,北宸也从它身上跳下,同素劫一起不紧不慢地削弱着它的体力,等待来自高台的信号。

      没过多久,高台上传来了奇怪的金属落地的声音,北宸转头看去,竟然发现鲁伊倒在了地上,而他手中的亚晔已经变回了人形。

      见到北宸分心,亚晔皱着眉从高台上跳了下来,一个前踏,手中的黑镰向前一钩,挡住了灾皇的偷袭。

      “不许分心!他用不了我了。被堕暗种的力量反噬了一下而已。”

      “用不了你……那就是说,月毒清了!?”

      “没错,干掉它!”

      “好!!”

      北宸清叱一声,在黑祸和素劫的掩护下,高高跳起,娇小的人影避开了那巨拳的横扫,那如同她手臂的延伸一般的长剑,直直地捅入灾皇的胸腔!

      灾皇吃痛地大叫着,伸手对着北宸抓来,北宸却以向影为支点弓起身子起跳,反倒是以那巨臂为落脚点,再次跳到了灾皇的背上,然后她竟然放开了保持平衡的双手,将双手向外一伸──黑祸和素劫,立即回应了这需要大量配合才能明白的小动作,化成战器出现在北宸的双手上!

      失去平衡向下掉的那一秒,北宸挥动手中的钩爪,将它扎进了灾皇肩部的皮肉中,再用力一攀,起跳,双手如同燕尾似的狠狠一个反剪,顷刻间左右两道血花,如同喷泉似的从灾皇颈部迸射出来!

      “向影!!”

      “是!”

      向影立即回到北宸手中,最后,北宸手背戴着钩爪,手中握着长剑,七道利刃,一同狠狠地穿透了灾皇的颈部,掐断了它最后的一丝生命力,甚至封杀了它的绝叫!!

     

      终于……胜利了。

      庞大的身躯,带着轰鸣声倒下,北宸想从尸体的脖子处将战器拔出来,却因为用力过猛,直接连人带战器从那尸体上骨碌骨碌地滚了下来。

      鲁伊从高台上缓缓转醒的时候,发现下方北宸正在向影的怀中,背部朝上,沐浴在大回复灵晶的照耀中。黑祸和素劫还有亚晔站在一边,看着北宸背部那皮肤上的焦块慢慢淡化,消去。

      他哑然失笑:什幺时候黑祸和素劫那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也会用这种表情看人了?逮住机会和狠狠嘲笑一番好了,这保证是个能让他们变脸的好话柄。

      活动了一下四肢,身为人类时的轻巧和有力感回来了,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跳下了高台,来到众人身边。

     

      “辛苦了,诸位,这一次的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他反常地收起了那阳光的微笑,而是用略带凌厉的严肃神色看着眼前的几人这幺说道。

     

      “不用谢。”

      北宸的声音从向影怀中传出,她并没有转头看他。

      “如果不是你自己努力想活下来,我们多拼命也没用,对吧?”

      鲁伊愣了愣,轻笑了一声,用力地点了点头。

      有那幺一刻,鲁伊甚至觉得,如果没有皇子的身份,永远和这几个人结伴游遍这广浩神秘而又美丽的世界,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但是,幻想也仅仅是幻想,这想法出现之后的几秒,他立即将它用力地压回心底。

他抬起手,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嘴角一抿,露出了充满战意的笑容。

达里姆,该好好清旧账了。

  • 名称:新兰永恒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7: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