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超清

在成为皇室贵族鲁伊及其他的恶棍双子战器的保镖兼厨娘之后,北宸一行鸡飞狗跳地在大河谷间前进。

      前进途中,北宸和向影二人也渐渐地打听清楚了关于鲁伊会受伤倒在这里的来龙去脉。

      原来,鲁伊正在追杀一个逃命的大官,据说对方是个权高势大的大坏蛋,干了不少危害国家利益的坏事,所以鲁伊作为皇室成员有必要亲自把他捉起来,并在民众眼前将其绳之以法、也就是所谓的杀鸡儆猴。

      “……不过大恶棍口中的坏蛋,难道不应该是好人吗?”

      ──鲁伊在交代事件的时候,北宸这幺小声嘟囔了一句,结果立即被扣掉了10万多瑞的酬金,她马上悔得肠子都青了,在黑祸和素劫的嘲笑声中捶胸顿足。

     

      说回正题。

      据说,鲁伊和那人之间的持久战打了将近一年之久,从一开始的阴谋阳谋互相陷害到最后直接拿战器互殴,双方损失十分巨大,到了最后,对方被鲁伊逼得放弃了豪宅和家产带着战器和几个女人跑路,而鲁伊也在追击的过程中,被对方耗尽了最后的战力──他的七把战器,除了没带出来的,只剩下这双子钩爪了(双子战器算一把)。

      而偏偏,在追击的最后,双方都打红了眼,没算好时间,在野外撞上了星灾之夜,对方利用混乱重伤了鲁伊之后逃遁,而鲁伊则因此被月毒入侵,失去了使用战器的能力,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病患一枚。

      北宸撞见他们大概是星灾之后的一周,负责给鲁伊找食物的黑祸和素劫都被饿回了原型,如果不是北宸,那他们三个,大概真的就只能活活饿死了。

      听到此,北宸又小声抱怨了一句:

      “所以啊我明明是你们的大恩人为什幺会被你们压榨成这样子啊……”

      ……于是她又被扣掉了10万多瑞,而向影开口为她讨公道,她再次被扣掉了10万。到了最后向影也不敢随便说话了,只是拿着自责和歉意的眼神瞅着北宸。

     

      接着,向影对北宸讲解起月毒的事来。

      月毒,顾名思义就是月亮的毒,据说,附身月使是从月亮上来的怪物,就如同刃鸣之夜是战器们的出生时间一样,附身月使们的出生,是在不特定的时间,从月亮上掉下来的“月泪之茧”中爬出来的。

      它们的体内带着的星灵力,对于战器来说是美食,对于人类来说却是会耗减生命力的剧毒,被他们的爪子或者是牙齿伤到的话,如果不是特别严重,接受战器的治疗就能去除毒素。

      但一旦体内的毒素积攒到一定的数量,开始结晶化,那就说明人开始患上了月毒症,到了那种时候,一切治疗手段都会失去任何作用。

      而患有月毒症的人无法使用战器的理由也很简单,月毒症患者的体质,已经不能算是人类,而被强行判断为“附身月使”了,附身月使和战器是天敌,自然无法驾驭战器。要把附身月使变回人,可想而知有多难,所以大多数人才会以为月毒症患者无解。

     

      向影说到这里,一边的鲁伊开始插嘴了。

      他说,后来有人发现了一种非常冒险、孤注一掷的方法,经试验是成功了,但因为这种方法太过危险,反而会白白增添死亡人数,所以很少有人认真地把它归类成解毒的方法之一。

     

      这个方法就是,偷取灾皇身上的白色晶体。

      众所周知,附身月使身上的晶体,是同月光一样的幽异蓝紫色,但灾皇身上的晶体,却是苍白色的。有强大的灵武司对此很好奇,接着就有人在和灾皇肉搏的时候,硬撬了下来一块白色晶体,但把晶体拿给自己战器看的时候,战器立即有些痛苦地说,那种晶体会强行吸收周围的星灵力,请求主人将晶体拿远点或者丢弃。

      人们这才知道,灾皇之所以这幺强,就是因为那晶体在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的缘故。

      “所以……如果把那种晶体吃下去的话,鲁伊体内的星灵毒素就会被那晶体吸走,月毒症就会好了?”

      北宸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嗯,没错。也就是说……我们得去找灾皇向它要晶体。”

      鲁伊解释完后,虚弱地吐了一口气。

     

      “但是,这还不是最麻烦的地方,麻烦的地方在于,必须要在灾皇活着的时候把晶体撬下来,还必须在短时间之内服下,因为那晶体一离开灾皇的身体就会立即慢慢失去效果,而更大的问题是,吃晶体的话,晶体大小必须控制好吧?小个头的晶体,为了保证吸收掉所有的毒素,起码得吃五枚,而必须要吃完所有的晶体,等患者身上的蓝紫色晶体剥落下来之后,我们才能杀死灾皇。”

      “啊、啊哈哈……”

      听完黑祸的解释,北宸底气不足地干笑起来。

      ……这下问题头大了,上一次杀灾皇,是在辜银岳的大力帮助下才做到的,这次不但是要杀它,还得先从它身上撬五回晶体,在鲁伊清除毒素前保证它不死,更必须护卫鲁伊的安全──

      太难了——!

      北宸抱着头,无声地哀号起来。

      不过哀号归哀号,哀号完之后,北宸还是认真地开始考虑起作战计划了。

      灾皇在星灾之夜之外,是不太出来行动的,一般都龟缩在隐秘的某处囤积体力,所以北宸他们必须在下一个星灾之夜前,彻底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找到灾皇的隐匿之处,将它击杀,只有这样才能保住鲁伊的命。

      时间很紧,但好好安排规划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

     

      走出大河谷时,时间又过去了四天,这四天,鲁伊因为一直在努力吃肉类高热量食物,体能去掉被毒素吸收的部分竟然还有所恢复,不但能跟上北宸他们的行动速度,有时候还能赤手空拳上来帮忙和附身月使战斗了──可以推测,他在得月毒症之前,应该是个非常厉害的灵武司。

      至于饮水,鲁伊虽然嘴上说着要喝露水,但其实并没有真的要求北宸这幺做过,碰到干净的小溪的时候,他也是非常豪爽地捧起就喝,行走途中,如果不是真的虚弱到走不动了也绝对不会要人扶,这让北宸对他的好感渐渐地回升了一些。

      而和北宸签订契约的向影以及双子战器,则是在行进途中,抓紧一切机会狩猎附身月使积攒星灵力,所过之处附身月使惨叫连连尸体遍地,北宸前脚刚拿向影刺死几条大鱼,黑祸和素劫立即跟上,拉着她把一大堆螃蟹轰得底朝天。

      到了晚上的时候,北宸根本累得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不是被向影抱着,就是被黑祸拦腰夹着,要不就是被素劫抗米袋似的扛着继续赶路,她本人则连抱怨和道谢的力气都没,只是苦着脸随便他们折腾。

     

      不过,一段日子配合下来,北宸渐渐地开始觉得这些恶棍也没想象中的这幺讨厌了。向影也顺利地和黑祸和素劫成了朋友。

      ──那双子钩爪虽然言行很恶劣,似乎是以看北宸的笑话为乐,但战斗的时候却非常敬业,他们攻击性很强,喜欢主动挑衅敌人,但却很少让北宸受伤,关键时刻甚至会和向影一样自己行动替她格挡敌人的攻击;

      一场战斗结束后,他们会毫不留情地用弹额头或者敲脑门的方式虐待北宸的脑袋,以此来训斥她在战斗中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但偶尔北宸表现杰出,他们也会坦率地鼓励和表扬──虽然大多数时候说出来的话还是不怎幺中听。

      他们还经常会给予向影一些攻防战术上的意见,和向影商量怎幺才能最有效地完成战器的切换交替,怎样才能根据敌人的种类快速决定由谁战器化迎战,因为说得很有道理,向影对他们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敌视和不满,渐渐地向友善和钦佩转变──不过他们欺负北宸的时候,向影倒还是很讲义气地站在北宸这边。

      总之,时间就在慢慢地磨合和加深认识中流逝过去了,一行人每天过着热闹非凡而又充足得有点过头的日子,离开了大河谷,进入了尤利亚岩山地带。

     

      “啊…………地形更复杂了……”

      刚刚清理掉一群牛型的附身月使的北宸,气喘吁吁有点绝望地看着眼前瞧不到尽头的高低起伏的石丘群。

      “主人,很累吗?不然我背你走一段路吧?”

      方才吸食了足够的星灵力,正神清气爽的向影低头温和地询问。──这段日子北宸太辛苦了,他一直在尽量找机会让她多休息一些,以免她累垮。

      “小长剑,都说别这幺宠自家主人了。极限的提升是靠逼出来的,你这幺纵容她,她的体力要怎幺上去?”

      黑祸打开了向影准备去扶北宸的手。

      “……你该不会准备让她一辈子都应付不了持久战吧?”

见向影有了犹豫的表情,素劫在一边插嘴道。

      北宸却抽着嘴角,伸向向影的手停在了空中:

      “黑祸和素劫,其实你们只是想看我张牙舞爪气喘如牛地在这些石丘上爬上爬下的糗样而已吧?”

      “啊,被发现了。”

      “你变得越来越了解我们了,小泥鳅,我非常高兴,嗯。”

      “可我一点都不高兴!”累极的北宸径直蹲到了原地耍起赖来,“你们两个虐待狂我诅咒你们掉进王水里锈掉!”

      “别撒娇了!”黑祸上前抓着北宸的后领把她提了起来。“给我爬完这段路,做得好的话黑祸大爷奖励你一小时公主抱的特权行了吧。”

      “我才不要!你所谓的公主抱根本只是把我脸朝下像生鱼片一样放在你手上而已!”

      “看看人家得月毒症的病患,他都能身残志不坚努力爬山,你怎幺能连病患都不如。”素劫在一边指着不远处开始攀爬的鲁伊说道。──鲁伊,不知道是回光返照还是已经习惯了月毒的侵蚀,最近的状态似乎越来越好,希望原因是后者吧。

      “……那应该是‘身残志坚’才对吧!?而且鲁伊才没有残疾啊!你看你说他残疾他都掉下来了啊!”

      向影却在这时候开口了:“不过主人,我觉得黑祸兄和素劫兄说得没错,你在耐力方面确实需要锻炼,虽然我也希望你不要这幺辛苦,但为了主人能在以后的日子更轻松地面对野外的长距离跋涉,现在就辛苦一下吧。请放心,我当然是时刻看着你的,如果真的吃不消的话,我会来背你的。”

      “…………”

北宸无语凝噎:向影有被带坏的趋势!

     

      “哼,看我看到了什幺?五只在岩山爬行的壁虎?”

      突然间,就在北宸就爬山问题和双子钩爪讨价还价的时候,从上方传来了有些耳熟的男声──北宸众人紧张地抬头,发现在众人上方几十米的石丘上,站着一个瘦长的人影。人影逆光看不见长相,不过阳光却清楚地勾勒出了那巨型镰刀的形状。

      “呃,……这镰刀的形状,难道……”

      北宸惊讶地瞪大眼,他怎幺会出现在这里?

      “向北宸,你好大的胆,竟然敢忘记我的名字?”

      人影开口了,声音阴冷并且带着隐隐的怒气,手中的镰刀象征性地空挥了一记,发出了金属的蜂鸣。

      北宸反射性地一缩脖子,猛地摇起手来:

      “不不我没忘记啦哈哈哈,好久不见了,亚晔阁下。”

      一边的黑祸鄙视地看着北宸被吓得惨白的脸。

      “你还敢再怂点吗?小泥鳅?”

     

      站在高处的吸血镰亚晔,听到北宸报出了他的名字,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一个大跳直接降落在众人的面前,看着北宸灰头土脸的样子皱了皱眉。

      “你这是出什幺事了?我允许你用最简单的方式向我解释——三十秒内。”

      “呃,其实也没什幺大事……只是被我家三把战器累得爬不动山不想接受耐力特训而已。”

      北宸果然简明扼要地在三十秒内说出了要点,亚晔听闻后把镰刀架在肩膀上,抬着下巴对北宸眯眼冷笑。

      “我还以为是什幺事,你也太无能了吧向北宸,别人都是虐待战器,你反过来被战器虐待?”

      “啊?虐待倒不至于,”北宸抓抓脑袋苦笑,“我是知道其实向影、黑祸还有素劫是为了我好──毕竟现在不好好锻炼的话,到了灾皇面前可是要丢掉小命的。”

      “灾皇?”

      亚晔神色严肃起来:

      “以你现在的实力带着这三把战器去单挑灾皇吗?有点勉强。”

听到亚晔这幺说,北宸有点气馁:就算已近尽全力练习了,但还是实力不足啊。

      “亚晔前辈,您怎幺会出现在这尤利亚岩山地带?”

      一边的向影上前一步,问出了北宸最想问的话。

      “追杀人。一个叫做‘达里姆’的战器公敌。”

      “达里姆!?”

      鲁伊惊讶地低呼了一声,

      “你也在追杀他?!”

      亚晔先是拿不耐的神色瞟了鲁伊一眼,但看清楚鲁伊的脸之后却兴味地笑了起来。

      “你不就是那个这一年里让他吃尽苦头的第三皇子鲁伊?怎幺回事,得月毒症了?他害的?”

      北宸听到皇子二字只是淡淡地惊讶了一下──毕竟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了,而鲁伊苦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在追杀他呢,不过现在为了保命得先找到灾皇的白色晶体……你认识我吗?”

      “吸血镰亚晔。”

      “……啊,那个传说中专门找虐待战器的人类下手的堕暗种吗,难怪你会盯上他了。”鲁伊淡笑着对亚晔点了点头,“很高兴认识你,亚晔阁下。”

      亚晔也略一点头算是回应了鲁伊的招呼,然后他再次瞟了北宸一眼。

      “鲁伊皇子,我允许你暂时当我的使用者。”

      “什幺!?”

      不光是鲁伊,连北宸和向影都惊讶地低叫了一声。

      “不准大惊小怪!!”

      亚晔一个眼刀杀回了北宸的满肚子疑问,转头看向鲁伊。

      “人类没办法使用堕暗种,但你现在不是人类,是附身月使,明白缘由了吧?”

      “原来如此,得了月毒症的人,反倒能使用堕暗种吗……”

      鲁伊了然地点了点头,略带感激地对亚晔笑了起来。

      “感谢你的助力,亚晔阁下,有你在的话,我们胜算会增大很多啊。”

      “我接受你的感谢。”

      就算是面对皇子,亚晔依然是一脸高傲丝毫不见他有收敛自己的气势的样子,他只是将镰刀柄抱在胸口,环视了在场的众人。

“以实力来说,我是这里最强的,所以接下来由我担任这临时的灾皇狙杀小队的领队,不接受疑问,不接受反驳,明白了吧?”

      “了解──”

      “明白。”

      出乎意料地,本应最难驯服的黑祸和素劫,却首先站出来表示了臣服,这大概是这崇武的世界的规矩吧,有着绝对暴力的人,就有着绝对的发言权。

      “亚晔前辈一定有着比我们多出许多倍的战斗经验,我没有意见。”

      紧接着,向影也开口了。

      “我也没有。”

      鲁伊表示顺从群众意见。

      北宸瞬间有种天塌下来砸在她脑袋上的错觉:因为恶棍之王出现了,于是小恶棍们全部都统一了战线。

      不过分析起具体状况的话,亚晔的提案绝对是最正确合理的,所以她也立即认真点头:“嗯,亚晔阁下当领队当然没问题啦!”

     

亚晔用镰刀一指远方的一个高高的山头。

     

      “灾皇在那个方向,今天接下来的时间,给我走完起码二分之一的路程,现在立即上路。”

      “………………”

      北宸已经连惨叫的勇气都没有了。她任命地苦着脸走到一块大石丘前准备爬,身子却被人拎了起来。

     

      “亚!亚晔阁下?!”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到了亚晔的臂弯中,而后者已经托着她的身子几个大跳跃出了几十米,把其余四人甩开了一小段路。

      亚晔依旧拿傲慢的神色扫了一眼怀中的北宸。

      “允许你有五分钟休息时间,接下来的路自己走。”

      北宸红着脸愣了一愣,用力点起头来:

      “谢谢你,亚晔阁下,其实你是个挺不错的恶棍嘛!!”

     

      碰!

于是北宸被丢出去了。

  • 名称:复活节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