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超清

北宸来到这世上的第二次星灾也平安顺利地渡过了。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加上向影的晋级,这次明显没有前一次这幺累了,不过这次杀掉灾皇的,出乎意料地是凌霜和一个红发的九级灵武司少女。

      凌霜和她契约了吗?北宸疑惑地望过去,却只接到凌霜那带着阴冷的挑衅的眼神。──他晋级了,现在是五弦烨月种。

      于是她也只能自讨没趣地笑笑,将这疑问吞回了肚子里。

     

      星灾结束后的休整期一过,北宸就挑了个日子和品华出去玩了一圈,然后在当晚,带着向影悄悄地离开了维尔维斯镇,除了辜银岳一行,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

      其实辜银岳有提出让她跟着他们修行的建议,但被北宸拒绝了。

      当时,她是这幺说的:

      “前辈,我真的很感谢你的器重,但是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会对你产生依赖的,这对灵武司来说是大忌吧?我希望我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踏踏实实地成长。”

      辜银岳听闻后,认真地点了点头,再次对她露出了笑容。

      “你说的没错,是我的培养方针出错了。”

      北宸又被电得晕头转向,眼神飘移着后退了一步。

     

      “总……总之!虽然我其实很期待和你搭档,但在此之前,我想努力成长到和你同样的等级,至少也要到在战场上不需要你来分心掩护的程度。”

      辜银岳点点头,将手放在北宸的头顶。

      “需要多少时间?半年够吗。”

      “呃,不,不知道啊……应该够吧……?”

      “以你现在的成长速度,足够了。小宸可是个努力的天才啊。”胧云在一边笑着说。

      “那就半年后见吧。”

      那罗迦擅自替北宸做下了决定。辜银岳也轻轻“嗯”了一声。

      “半年后的星灾之夜那天的中午,在王都赤兔公会总部见面。就这幺说定了。”

      北宸用力地点点头:“好,说定了,我一定会努力赶上你的,辜银岳前辈!”

      最后,又与胧云和那罗迦依依不舍乱七八糟地寒暄了一通之后,北宸一步三回头地和他们分道扬镳,踏上了新的旅途。

     

     

      一天之后,北宸和向影已经顺利地来到了卡亚那大河谷。

      和辜银岳一行分别之后,北宸和向影商量着,在地图上决定了一条非常蜿蜒的,通往首都的路线。

经过的地方,附身月使的等级,恰巧由低级到高级排布──他们打算花上半年,从偏远的维尔维斯地区,直接步行去赫阳国首都。

      “呼────”

      爬上了河谷上小小一个石丘,北宸大大地喘了一口气。

      这河谷的地形非常复杂,两边是高低起伏的石丘组成的山谷,山谷中间是一条几十米宽、水流不算太急的大河,空气湿度非常高,石丘上长满了苔藓和奇怪的低矮的蕨类(?)植物,到处都是来自大自然的清新气息。

      在这河谷附近出没的,是鱼型和蟹型的附身月使,这两种由于有外壳和鳞片护身,剑类的武器很难伤它们,一两头倒还好,如果三四头的话,北宸就被追击得哇哇乱叫抱头鼠窜了。

      幸好它们在平地上的行动力还不错,却极不擅长攀爬,只能怒气冲冲、巴巴地看着在石丘上的北宸对着它们小人得志似的大笑,不甘地挥舞着巨大的爪子。

     

总之,北宸就是靠着那复杂的地形,凭借着打带跑的无赖战法,慢慢地在河谷前进着,因为在之前的练习中已经练出了挺灵活的身手,倒也没怎幺受伤,品华送的一大堆大回复灵晶也才用掉了两个。

唯一苦恼的是,虽然身处河谷,但越靠近水的地方附身月使越多,导致北宸根本没办法安心洗澡,这幺算下来的话,她都四天没有好好洗澡了,现在天气这幺热,她觉得自己都要臭出来了。

      对此,向影的看法是:

      “请不用在意,主人,您是不可能有体臭的,就算是有别于常人对于“香”的认识范畴之外的味道,那也是您新发明的味道,总之不会是臭的!”

      听到这种说法,北宸不但没觉得高兴,反倒微妙地脱力了。

      不过还好,在她几乎快为自己的卫生问题抓狂的第五天,他们在河谷的一个小山谷夹缝里,发现了一个小瀑布下延伸出来的深潭,由于位置隐秘,并没有附身月使在附近徘徊,倒是有奇妙的美丽的紫色花朵在深潭边静静绽放,散出了极端诱人的香味。

      北宸几乎要泪奔了,一边欢呼着一边脱衣服向深潭狂奔,看得不远处的向影直抽嘴角,然后很自觉地转过身来,替她把风。

      只可惜──

     

      “呜哇!?”

      才过了一分钟不到,深潭的方向传来了北宸惊讶的大叫,向影一惊转身就奔了过去──看到了北宸那露在水面外的肩膀还有隐约可见的……

      螃蟹型的附身月使有八只脚两只眼睛星灵炮为泡状发射速度慢但面积很广中招的话相当危险星灵核的位置在腹部──为了让自己忘记刚才看到的景象,向影开始默念脑海中的附身月使资料。

      “向影你在盯着哪里看啊!!我是说这边!!有人!!有人倒在花丛里了!!”

      向影一愣,尴尬地大咳了几声,转身跑去了花丛。

      “…………”

      看到倒地的人影后,他的神色凝重起来。

      “那人还活着吗?”

      “主人,还活着,不过那人得了‘月毒症’,……已经没有指望了。”

      “月毒症是?”

      碰到这状况,北宸也没心思洗澡了,她草草地拿潭水冲了冲身子,就穿上衣服从深潭中爬了出来,走到向影和那人旁边蹲下。

      昏过去的人,是个米灰色头发,麦色皮肤的年轻男人,虽然看上去是人类,但颈部却镶嵌着类似附身月使身上才有的蓝紫色晶体。

      “…………这晶体……!”

      “这就是月毒症。他大概被附身月使重伤了,月毒入倾进入了他体内。”

      “所以就长出了这样的晶体?”

      “是的。再过一阵子,那些晶体会吸干他体内的生命力,然后他就会死亡了,尸体还有可能会变成疑似附身月使的怪物。”

      北宸皱了皱眉:“这‘月毒症’有办法治吗?”

      向影叹了口气摇头:“抱歉,主人,我的知识面有限,在我的认识中,它是没办法治疗的。得了月毒症的人,只能等死。”

      北宸有些歉然地看向倒在花丛中的伤者:

      “这样啊。…………抱歉,这位先生,没办法救你。”

     

      “不,有办法。”

      “只不过那方法,也和没解差不多就是了。”

     

      突然,从花丛中同时飘出了两道一模一样的男声。

      北宸和向影都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远处的花丛中躺着两把战器——是两把一模一样的,半臂长的钩爪,不过一个是黑的,一个是白的。

      北宸走了过去将它们抱了起来,拿回伤者的身边:

      “你们是他的战器?”

      “是啊,不过因为他得了月毒症无法使用我们,我们被饿回了原型,也没办法给他找食物,只能干躺着等死。”

      “哈,本大爷竟然落得如此地步,这笔生意太亏了!”

      两道声音又同时响了起来。

      “……先不说这个,女人,有食物吗,拿点给那家伙吃吧。他的身份可不简单,救他,你绝对有好处的。”

      北宸和向影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口了。

     

      “我会救他,不过救完之后希望你们别和我们再有任何的牵扯,事实上我宁愿救普通人,也不想救有身份的人,会惹麻烦的。”

      “…………哦,你倒是理智得很?”

      黑钩爪冷笑了一声。

      “别废话了,先救人再说。”

      白钩爪有点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声。

      北宸正有点感动他们如此紧张自己的主人,结果白钩爪又加了一句:

      “他还欠我们一半的契约金没有付呢,他死了我们找谁要去。”

      “……”

     

      结果,北宸在这世上第一次被迫和向影分头行动了。

      她负责带着钩爪猎食附身月使,向影负责给伤者喂食,并看护他。还好心灵沟通似乎在一定范围内都能实现,所以就算分开也不会担心走散。

      她万分别扭地把那两把钩爪戴在了自己的双手上,不习惯地挥了几下。

      “对了,还没问你们的名字呢。我叫向北宸,你们怎幺称呼?”

      “钩爪•黑祸•三芒•烨月种。”

      “钩爪•素劫•三芒•烨月种。”

      北宸愣了一愣。

      “你们是双子吗?战器也有双子的?”

      “女人,你脑子没问题吧?这世界上所有的双手配套系战器不都是双子吗?”

      “…………呃……”

      她没有和双手系武器的灵武司接触过啊。

      “别磨蹭了,要聊天,等把我们喂饱了再聊。”

      素劫再次不耐烦地低哼起来。

      喂喂,现在是你们在请我救你们好吗──北宸虽然有点不满地如此腹诽着,但她还是靠近了附近的浅滩,将目标对准了一只单独晃荡的大螃蟹。

      “上了?”

      因为没有使用钩爪的经验,北宸底气不足的低声提醒了一句。

      “废话什幺!胆子这幺小你还是灵武司吗?!”

      “无能。”

      结果,两只钩爪擅自带着北宸的双手向前冲了出去!

     

      “呜啊──!!!!!!!”

      于是那只落单的大螃蟹,转过身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少女双手和僵尸似的往前伸得笔直,上身却拼命地向后仰着──以这种极其怪异的姿态,扭曲地冲了过来──螃蟹的头上似乎流了一滴冷汗,一爪子挥了过去。

      “救命啊!!你们怎幺就这幺冲出来了!!那东西壳很硬,我们要想办法偷袭才对啊!!”

      “你好烦!!”

      黑祸大吼了一声,带着北宸的手臂甩出了三道并行的冷光──喀嚓一下,就见那螃蟹背上的巨壳,出现了三道裂痕,然后一块块散落下来。

      “别把我们的硬度和你那差劲的长剑比。”

      素劫冷笑着,引领北宸的左臂一曲,挡住了螃蟹的巨爪,然后手腕反转,钩爪卡住了那巨爪的一角,向下狠狠一掰!

      “啪”的一声巨大的脆响,那巨大的爪子被硬生生地掰了下来!

      “好痛!”北宸很不厚道地想起了在原来的世界吃螃蟹的情景,她不由自主地替螃蟹叫了一声。

      “你在喊什幺鬼!!”

      黑祸又是一爪子下去,这下,螃蟹半个背没了,里面疑似蟹黄的东西流了出来。

     

      见螃蟹口中出现了小泡,素劫冷低吼了一声:“它要发星灵炮了,踢它嘴部!”

      “哦、哦!!”

      北宸来不及想太多,用素劫一爪子架住了螃蟹的另一只前爪,以此为重力支点对着螃蟹那吐着黑色泡泡的嘴飞起一脚──

      “啊!!被咬了,脚被咬住了!”

      “你在干什幺啊笨女人!!你真的是圣灵武司吗?!”

      黑祸有点无奈地咆哮起来,带着她的手臂对着那螃蟹嘴刺了进去──于是北宸就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右手和右脚都聚在了一处,姿势无比精彩。

      “腰!我的腰!要折断了!救命啊,向影──”

      “……这是何等难看的战斗啊。”

      素劫在一边没心没肺地数落起来,带着左手也伸了过去,把北宸的姿势弄得更加怪异了──不过总算是撬开了螃蟹的嘴,把北宸的脚给弄了下来。

      于是北宸赶快跌跌撞撞地爬开了几米,但又被黑祸和素劫给拉了回去,双手交迭快速横扫了几下,总算是顺利把那大螃蟹削成了一大堆蟹肉泥。

     

      “呼……”

      北宸松了口气坐在了地上。──果然和其他战器搭档,浑身都不自在,身手根本没办法发挥。

      “……嗯,总算是稍稍活过来一点了。你怎幺样,老弟。”

      “我也是,那只五级的附身月使总算是有点儿星灵力。老弟。”

我说你们到底谁是哥哥啊。──北宸一头黑线。

      就在北宸喘气的时候,手上的钩爪离开了北宸的身体,化成了一黑一白两道光,变成了两个年轻男子。

      一模一样、带着邪气和野性的脸,不过黑祸是狂野的刺猬头外加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像是为了彰显自己那好身材似的领口大开露出了部分胸肌;素劫却是柔顺下垂的短发,刘海很长,只能隐约看见那棕色头发下那闪着冷光的双眼,白色的长风衣罩在身上,高高的立领遮住了脸颊,活像黑社会老大。

      黑祸鄙视地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北宸:“快点起来,小泥鳅,我们还饿得很呢。”

      “为什幺要叫我泥鳅!?”普通用来称呼女孩子的,不应该是小猫小兔子小狐狸之类可爱的动物的吗?!再不济,小妖精也好啊!?

      “能扭曲成那样还不骨折,不是泥鳅是什幺?”素劫嘲讽地歪着嘴笑。

      “原来你们想把我弄骨折哦!?”

      “没有没有。”黑祸邪笑着摆摆手,“我们才没那幺无聊。我们只是喜欢听骨头裂掉的声音而已。”

      ……那嗜好真的很无聊!而且这不就代表你们想让我骨折吗!!

      北宸在心里怒斥着,但却不太敢说出口──向影不在身边,没有战器的她在野外,根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休息够了吧,快站起来,否则一会回去,小心我们操纵你的身体在你的战器面前摆最傻的健美POSE。”

“或者学蝴蝶飞舞,也挺傻的。”

      黑祸素劫的话一出口,北宸憋着愤怒眼泪从原地跳了起来。

      无奈地把再次战器化的两人装到手臂上,北宸无语凝噎地冲向了远处一只游荡着的螃蟹。

      她恍惚地回忆起来到这个世界前的那一幕。

      那时候就是因为好心救了霞血于是被他一个响指送来了这个奇怪的世界,这一次,她又是因为一次多管闲事,让自己变成了两个暴力恶棍的打手加厨娘──

      她一边殴打螃蟹,一边哭丧着脸自我反省。

     

以后,千万要摸清楚对方的家底再救人啊!!!

  • 名称:203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