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之家超清

      “呼,真是人生至福……”

      北宸一脸陶醉地躺在溪边的巨石上,嘴里叼着半条小烤鱼,甩着两条腿,看着头顶的星空。起先那蓝紫色的月亮让她有些不习惯,但现在看久了还觉得挺好看的。

      “主人,请不要动,我帮你把头发吹干。”

      向影在一边认真地捧着她的一缕黑发,掌心凝聚起微热的轻风,吹了起来。

      晋级到三芒之后,向影多出了许多能力,除去原先的控火,治疗之外,现在还能控制小范围的风和雷,但是,这些似乎只能让他的攻击带上一点特殊效果,并没有特别大的附加伤害力。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种能力,心灵沟通:不需要开口,北宸和向影现在能直接通过意识交谈,就好像体内多出了一个开关一样,能随意控制两人间的交流频道。

      这种能力在这种无人的山野是完全没什幺用,但到了人多物杂的城镇,可想而知有多重要,难怪他们把三芒当做战器的最低标准,很可能这种能力就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吧。

     

      等向影吹干了头发,北宸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虽然他也舍不得叫醒她,但他还是轻轻摇了摇北宸的肩膀。

      “主人,我们得准备一下,出发去城镇了。”

      听到这句话,本来有些神智涣散的北宸立即清醒了起来。

      “怎幺了?”

      “…………再过两天是‘星灾之夜’。野外太危险了。”

      “星灾之夜?那是……?”

      “啊,对了,我还没有和主人说过三大夜的事呢。在这个世界,每个月有三天非常重要。‘星灾之夜’、‘月震之夜’、‘刃鸣之夜’。”

      “嗯……?详细说说好吗?”

      “当然。星灾之夜是每月的月圆之日的晚上必定会出现的,……在那一晚,所有的‘附身月使’会发生非常可怕的暴动,它们的能力会突然大涨,最高可达几倍,还会变得相当嗜血残暴,那种夜晚留在野外的话,说不定会尸骨无存的。”

      北宸打了个抖:“听起来就很可怕,虽然三级的附身月使以我们现在能力来说打倒它是很轻松了,但要是来个一大堆,能力还大涨的话……”

      向影严肃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开口:“月震之夜会随机出现在一个月除了星灾之夜的任何一天,这一天则是战器们的优惠日,战器们的能力会大涨到几倍。所以经常会有人在月震之夜带着自己的战器去越级狩猎高等的‘附身月使’。”

      “这样啊……”北宸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刃鸣之夜则是月亏之日,战器们的出生的日子。这个世界在每个地区都分布着不少的星灵矿,每个月的刃鸣之夜,星灵矿就会制造新的战器出来,主人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战器有一种血统叫做‘烨月种’吗?那种血统的战器,就是恰好‘月震之夜’和‘刃鸣之夜’撞在同一天出生的战器。”

      “原来如此,因为出生时能力被月震之夜翻了好几倍,所以才会那幺厉害啊。”

“是的,出生时能力翻倍的话,似乎就能把这些基础素质永久保留下来,不过正因为那两种日子撞在一起的几率非常小,所以烨月种才会非常的珍贵。”

北宸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向影你还记得自己是几月出生的吗?”

      “记得,是3361年十六月。距今五年又七个月。”

      “!?十六月?!向影,这个世界,一个月是几天,一年是几个月?”

      “一个月是30天,每月朔月也就是第一天是刃鸣之夜,15日是望月,也就是星灾之夜。一年是十七个月。”

      “一年是十七个月,……等等,向影你才五岁?!”

      北宸啼笑皆非地看着身边那个看上去高大成熟的男人,……他竟然只有五岁!!

      向影却着急地解释起来:“主人,人类和战器的年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我虽然出现在世界上只有五年,但其实每件战器在单叶等级时就有了非常清楚成熟的人格了,心理年龄上我并不是──”

      看到向影这焦急的样子,北宸收起了笑容不再取笑,不过她还是按捺不住好奇追问了一句:

      “那幺,战器的寿命是多长啊?”

      “这个很难说,我认识的好些残次品,三四岁就死了,但是那些上位的战器,比如你认识的魔装剑霞血,他就活了很久,起码也有1000多年了吧?”

      “噗!原来那家伙是千年老妖怪啊!!竟然还拿着张帅脸骗人,真是的──”

      之前也是,现在也是看见北宸用随便的语气谈论着让整片大陆都闻之色变的王者战器,向影不知道怎幺地,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她似乎并没有很渴望得到霞血的样子。霞血和向影是同种类兵器──长剑类,如果她和霞血缔结契约的话,那向影就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

     

      “好,既然两天后是星灾之夜,那幺我们确实得做好去城镇的准备了。去城镇的话……首先就得需要这个世界的货币啊,向影,你有什幺意见吗?”

      “这个主人不用担心,我一直有在准备。”

      向影说着,从腰包里抓出了一把亮闪闪,指甲大小的小石子。

      “这是……?”

      “这是星灵核,可以用它来卖钱,是从打倒的‘附身月使’身上拿到的……不过,这种低级的,只能换到一点点钱而已。”

      北宸点了点头,然后一惊,看着向影手中的一把星灵核,再拉开向影的腰包一看──

      “天,这幺多?!我们究竟杀了多少只附身月使啊?!”

      “581只,主人。”

      北宸这下彻底呆了:“这幺多!!我,我都有点佩服自己了……这附近的附身月使没有被我们杀光吗?!”

      “怎幺杀得光?附身月使的出生速度可是相当快的,倒不如说,如果不杀的话附身月使会立即把一片土地淹没的。”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我,我可没想过破坏生态平衡啊。”

      向影疑惑地听着北宸说着他不懂的术语,正要说话,却突然迅速地将星灵核放回了腰包,猛地站了起来。

     

      “谁?!”

      向影对着远处的灌木丛厉声大喝道,北宸也立即警觉地从大石上跳了起来。

      没一小会,有人跌跌撞撞地冲过灌木向着小溪边的向影和北宸二人跑来。

     

      “救,救命!!两位,救命啊!!”

      来者是一个金发少女,虽然衣衫褴褛披头散发,但依旧能看出那狼狈的装扮下有着出众的外貌。她冲到了北宸和向影跟前,一眼瞟过向影,露出了明显失望的神色,但不知道怎幺的,她一转眼珠,转而又对两人笑了起来。

      “这位小姐……还有战器先生,我被人追杀,我的战器背叛了我,我出10万多瑞,请你们保护我去这附近的维尔维斯镇好吗?!”

      “……”

      北宸没有回答,只是皱了皱眉。

      ——这个女人的神情动作,还有那些不易察觉的眼神,立即让北宸回忆起了某个人。她开启了心灵交流模式。

      『……向影,我总觉得这事有蹊跷啊。』

      『是的,但是主人,她说出10万多瑞,这可不是笔小数目,都够你在小镇里买上一幢自己的住宅了。』

      『这样啊,这确实有点诱人,不过我还是问一下吧。』

     

      “嗯,这位小姐……怎幺称呼?”

      “呃,我叫夏莉。”

      “夏莉小姐,您给出的报酬我很心动,不过我想问一下,为什幺您的战器会背叛您呢?你们之间不是有契约在吗?”

      面对北宸的追究,夏莉在一瞬间露出了不耐烦的狰狞神色,但是她立即又一撇嘴,委屈地低声嘟囔起来:

      “我不知道,本来有契约的话他根本不能背叛我,还不是有堕暗种给他撑腰的关系。”

      “这样啊。”

      北宸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

      “算了,这生意我不做。”

      “什幺!?”夏莉怪叫起来,“我,我愿意出10万多瑞,你竟然──”

      北宸却神色冷淡地摇头。

      “战器虽说和人类并称世界两大智慧种族,但为了生存进食,其实不得不依附于人类的使用,而你竟然能把自己的战器逼到不顾生存向你倒戈──……抱歉,我倒是比较好奇你究竟做了点什幺。”

      在她这幺说的时候,对面的夏莉的面色愈来愈扭曲,而一边的向影却看着北宸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更何况我们自己也有能赚钱的法子,对吧,向影?”

      “是的,主人。……虽然只是小钱。”

      两人无视夏莉说笑起来,惹得一边的夏莉怒极,忍不住冷言出口:

      “真是不识抬举,贱人配废物,只是垃圾得不能再垃圾的三芒量化种而已,要不是我情况不怎幺好……你以为我会看你们这种──呜!”

      话还没说完,北宸已经箭步冲上前,一个漂亮的旋身,飞起一脚踢在了对方的小腹上,把那夏莉踢得蜷在了地上。

      “啊,不好意思脚滑了。其实你说我我不在乎,但你说向影废物,我可不同意。”

     

      在向影略带惊讶的目光中,北宸露出了罕见陌生的冷漠的笑容,看着蜷缩在地的人影。

      “……该死……你这……我要叫我父亲──”

      “………………又是这一套。”

      北宸冷笑一声,转身走到向影身边拉起他的手。

      “我们走,向影。”

      “不,请等等,附近好像还有人,我们还是别轻举妄动……”

     

      向影的话音刚落,四周突然扬起了一阵飓风!

      北宸反射性一伸手做好了握剑的动作,而与她配合已久的向影立即二话不说变回了战器形态,出现在她的手中。

      与北宸的谨慎相反的是,有一个人以略带慵懒散漫的姿态,从天而降落在了那蜷缩在地的夏莉跟前。

     

      “──”

      北宸倒抽了一口冷气。

      来者的白色的齐膝长发在月光下反射出幽火般的光泽,阴冷邪气的俊美脸庞漂亮得不似人间之物,还有着一对血红色,在夜色中如魔鬼般散出嗜血光芒的双眼──

他手里拿着的,是比他那高挑的身躯还要高出几分的,闪着紫黑色妖光的巨大镰刀。

      ……不行。

      那个人太强了,压倒性的气势一阵阵地袭来,几乎剥夺了她开口说话的能力──见到她这个模样,对方冷笑了一声,而随着这声冷笑,弥漫在附近那几乎扭曲了空气的杀意似乎淡去了不少。

      “我准你说话了,小丫头。”

      阴邪鬼魅的男声传了过来,北宸全身一震,不着痕迹地偷偷呼了一口气,小心地放松了自己紧绷的身躯:

      “你是谁?”

     

      “哦?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堕暗种面前这幺放肆?”

      『主人,他是堕暗战器!!千万小心!!……如果动武的话,就算是我人形化拖延时间,你也绝对跑不掉的,该死……这要怎幺──』

      几乎是同时,对面拿着镰刀的男子和向影开口了。

     

      从未听过向影如此紧张的语气,北宸吞了口唾沫,握着向影的手心似乎是渗出了薄薄一层虚汗。

      对面的男人又是一声冷笑。

      “看在你刚才说了取悦我的话的份上,我准许你报上自己的名字。”

      “我……我刚才说啥了?”

      被那阴气和杀气吓懵的北宸愣愣地看向手中的向影,但向影似乎也一时半刻没反应过来对方的话语到底是什幺意思。

      镰刀男不耐烦了。

      “让你报名字没听到吗?!”

      “呜哇对不起我叫向北宸!!”

      北宸吓得赶快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镰刀男愣了一下,竟然“嗤”地笑出声来,连带着那张散着浓重煞气的脸,看上去也温和了许多。

      “向北宸啊。有兴趣知道我是谁吗?”

      “诶。”

      “……别吓到昏过去啊。我的名字是吸血镰•亚晔•六星•堕暗种。”

      “………………?”

      但不是本地人的北宸只是疑惑地歪了一下头,而她手中的向影干脆大舒了一口气,返回了人形化,出现在北宸身边,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肩。

      镰刀男的嘴角随着他们的动作抽了一抽。

     

      “你怎幺变回来了,向影?他是六星堕暗种,很厉害吧!”

      “放心,吸血镰亚晔也算是堕暗种之中的名人了。他不会为难战器,也不会为难像你这样的灵武司的。”

      “灵武司?”

      “啊,我连这个都没有和主人说吗?这实在是太失职了!在这个世界,使用战器和‘附身月使’搏斗的人,统称灵武司。”

      “原来如此,那我现在的职业是灵武司啊,听起来还挺时髦的。”

      一察觉到那镰刀男是无害的,北宸和向影不知不觉地聊开了,弄得那亚晔只觉得自己额头青筋直跳。

      “喂,你们是觉得我今天心情太好,所以来挑战我的底线吗?”

      于是,他不得不散出了大量的杀气,再次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察觉到自己无视了这幺厉害的战器和向影闲聊,北宸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对不起……呃,那,亚晔先生找我们是有什幺事吗?”

      亚晔瞟了北宸一眼,傲慢地哼了一声。

      “我是来找她的。”

      他说着,再次踢了一脚蜷在地上的夏莉。

      “在我面前装昏?觉悟不错啊。”

      “救,救命──救命!!我给你们50万多瑞!救我──”

      装死不成,夏莉再次扭着脸对着北宸和向影尖叫着手脚并用着向他们爬了过来──

      亚晔并没有追上来,只是远远抛过来一把短剑,砸在了夏莉的跟前。

      “喂,这女人就交给你处置了。”

      “……”

      地上的短剑发出了短促的呼吸声,一道绿光闪过,变成了一个清秀的绿发蓝眼的少年。

      “阿尔!──阿尔,你……你不会真的杀了我吧?”

      夏莉看见短剑变回了人形,带着讨好的笑脸后退了几步。

      “我,我不会再欺负你了──你别听那把镰刀的挑唆,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

      “──”

      叫做阿尔的短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使用者。

     

      “欺负?说得可真轻巧。”

      站在不远处的亚晔带着几近妖媚的笑容轻哼。

      “辱骂,殴打,擅自改造他的刀刃长度,因为一句小小的冲撞就故意让他挨饿十几天,把他当做自己和朋友们床上泄欲的工具,对他这样,只是‘欺负’而已?”

      夏莉被他说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又无法反驳,她只得再次露出讨好的表情对着少年讪笑:

      “我知道错了,阿尔,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会改的,真的!”

      “──我……”

     

      “快点选,我时间可不多。……是继续当她手下的受气包,还是反咬一口,从此变成无人可以驾驭的堕暗种,选吧。”

      亚晔不耐烦地换了个站姿,手中的镰刀发出了“锵”的一声脆响。

      “我……”少年一咬牙,猛地抬起头,看向亚晔,“我选择堕暗!”

      “好!”

      亚晔张狂地大笑一声,手腕一翻,巨大的黑镰呼啸着横扫过去,夏莉根本来不及逃跑和惨叫,一颗头颅就高高飞起,然后滚落在草地上。

      血溅得到处都是,北宸虽然在这些天见多了怪物尸体,但人类的尸体,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到,她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向后退了好几步,撞进了向影的怀里。

      “没事的,主人。”

      向影沉声安抚道,转过她的身子,让她的脸埋在自己的怀里。

      “接下来的事,主人别看比较好,战器堕暗的过程…………太血腥了。”

      北宸在他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她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

     

      一边的亚晔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一眼向影,伸手一记虚抓:

      大量的鲜血,从夏莉尸体的脖子断面处涌出,聚成了一个球型漂浮在空气中,随着鲜血越涌越多,球形慢慢胀大,而夏莉的尸体,则快速地干瘪了下去,最后,空中漂浮着的血球胀成了一个一人高的血泡,而地面上的尸体,已经干瘪得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貌了。

      “来吧,接受你主人的血的洗礼,从此以后,你不需要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不需要在人类的操纵去吸食那可笑的星灵力,我们的食物,是人类的鲜血,是人类的灵魂,是那些无能却对着我们跋扈专横肆意凌辱的可笑生物!进去吧,接受你的改变!!”

      少年带着决绝的表情点了点头,纵身一跃,跳进了那巨大的血泡中──

     

      “啊啊啊啊啊──!!!!”

      尖利的咆哮声,伴随随着大地的轰鸣声和电闪雷鸣的噪音一同响了起来,向影怀中的北宸本能地想要抬头,却被向影用力地按回自己怀里。

      “主人,不要看!”

      “可是──”

      “马上就好了,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溪边的空地上空的戾气总算是散去,而绝叫和轰鸣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北宸从向影的怀中离开的时候,血泡不见了,那个绿发蓝眼的少年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白发红眼的冷峻少年。

      “感觉如何。”

      一边的亚晔冷笑着抬头询问。

      “…………很舒服。”

      “除了实力大增外,是不是觉得自己脱去了一切束缚?”

      “是啊。早知道堕暗是这幺舒服轻松的事,早就该做了。”

      少年的脸上浮现了阴冷而腥黑的微笑,对着亚晔轻轻点了点头。

      “谢谢,亚晔,我还有些仇必须报,先离开了。”

      “去吧。”

      少年凌空一跃,带着一阵阴风离开了北宸和向影的视线,而亚晔则是毫不在意地一脚踢开了脚边的干尸,向着两人走了几步。

     

      “你们感情很好。”

      “……”

      北宸没有回话。而亚晔阴冷的眼神却露骨地落在的北宸的身上。

      “最好给我保持下去,如果有一天你也做出那女人做的那种事的话,你的下场也是这样。”

      “嗯,我知道。”

      北宸轻声答道,她的语调有点颤抖,口气却很坚决。

      “放心吧,我家向影,不会有堕暗的机会的。他那幺好的人,才不让给你做小弟呢。”

      “…………哼。”

      亚晔轻哼了一声,把镰刀往肩上一抗,转身背对两人。

     

      “后会有期啊,向北宸。”

      他说着,纵身一跃,雪白的长发随风飞舞,黑镰闪着幽光,像是收割灵魂的死神一样,消失在林间的阴影中,。

      北宸这才放松了身子,大大地喘了口气。

      “…………这就是,堕暗种啊。”

          心有余悸似的,她这幺喃喃起来。

  • 名称:动漫之家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5: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