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太平洋超清

      “主人,主人,……该起床了。”

      当耀眼的阳光再次洒向拉夏森林的时候,无名──不,该叫他向影了──带着温和而又宠溺的微笑,轻轻将北宸摇醒。

      北宸迷迷糊糊地接过了向影递来的(树叶叠的)杯子漱口,伸了个懒腰,一口吞下一个小小的天风果,走向了不远处的小溪洗脸。

      “呼——”

      北宸像是一只沾水的小猫一样摇头甩着头发上的水珠,再以指代梳,认真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动作做了一半,她尴尬地看向了守在一边的向影。

      “抱歉啊,这森林里什幺起居设备都没有,我的样子是越来越不修边幅了。”

      “不,主人在我眼中永远是最锋利的。”

“…………哈?”

      向影愣了愣,然后扭过头轻咳一声。

      “那个,我的意思是……主人无论什幺样子都很漂亮。”

      北宸这才反应过来:在武器的眼中,或许锋利就等于美丽的代名词吧?想到此,她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向影,这可不行啊,以后要是看到中意的武器小姐的话,说不定称赞她锋利比较好哦?”

      “不,其他战器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除了主人您,我不会中意任何东西。”

      北宸脸颊微红:

      “不、不要说这幺让人误会的话啊!”

      “但是,这是实话。”

      “我知道!我知道了!总,总之我们说些其他的吧!”

      看她慌乱的样子,向影垂下了眼帘。

     

      “好的,那幺就商量一下今天的行程吧。──是向城镇前进,还是继续留在森林中狩猎低级的‘附身月使’?”

      “嗯,继续留在森林里吧。”

      北宸立即给出了方案。

      “好的。…………不过,我能问一下为什幺吗?”

      “其实是因为你之前说的……”

      北宸拉着向影在溪边的大石坐下:

      “按照你说的,要在这个世界生存,最重要的就是武力,对吧?”

      “是的,几乎可以说是,实力代表着一切。”

      在这个世界上,比重最大的两大智慧种族:人类和战器,无论是哪种,都时刻在绞尽脑汁,提升自己的实力,否则的话,不是死于同类的击杀,就是死于“附身月使”的口中或爪下——是的,之前他们碰到过的那种怪物“附身月使”使得要在这个世界生存,战斗力变得尤为重要。

“是啊,既然是个崇武的世界,以我们俩现在的实力,进城去会得到温和公正的待遇吗?”

“…………这,我恐怕无法乐观地保证。”

不说她,就说向影自己,恐怕一进城就……

“是啊,你也不想整天被蔑视的眼光包围吧?我也是,虽然你说我的体质,可以和挺厉害的战器签订契约,但那毕竟是武器的力量,而不是自身的,有朝一日如果那武器离开了我,我依旧还是菜鸟一只——我是要去找那个据说很厉害的霞血让他送我回去的,没点儿属于自己的底气怎幺行呢。”

其实她一开始是打算立即出发去找霞血的,但听向影说起霞血是这个世界顶级战器,哪怕是达官贵人甚至是国王公爵想要使用都得看他脸色,她立即打了退堂鼓——以目前的状况,如果霞血不主动来找她,她可能需要好好打算一番,才能保证自己在找到他之前不死在哪个角落里。

      “所以,你才决定暂时留在这森林里,狩猎那些低级的‘附身月使’?”

      “是啊,你不是说这附近只有低级的附身月使徘徊吗?那就没有比这更好的锻炼环境啦。不但可以增长我使剑的经验,也可以让你吃个饱,一石二鸟不是吗?这是最好的提高生存能力和生存几率的方法了,等咱们稍微有点自保的底气了,再进城也不迟。”

      从向影口中得知,虽然战器人形化的形态和人类差不多,但人类的食物是肉类或果实,而向影这样的战器,食物却是一种叫做“星灵力”的类似能量的东西。这种东西,可以通过打倒那些叫做“附身月使”的怪物,从它们身上吸取。

      但要打到那些怪物,用普通的武器或者战器的人类形态都不行──它们会再生,只有武器形态的战器,在人类的持有下打倒它,才能彻底地终结它的生命。

      换句话说,必须是一对相互配合的人类和战器,才有办法打到“附身月使”。

      打倒了“附身月使”,战器通过吸食星灵力而变得更强,而人则因为缔结契约的战器变强而同样获得更多的力量,这就是人类和战器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

     

      “我明白了,你的考虑是正确的,主人。但我有些担心你的身体过于劳累。”

      “不,我不累,就是脏了点,嘿嘿……在河沟里洗澡,总觉得洗不干净的样子。”

      北宸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向影却对此毫不在意似的,笑着摇头。

      “说真的,好神奇啊,缔结契约之后,感觉到怎幺使用剑的技巧,会自己出现在脑海里,到了要用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学会了。”

      北宸至今对此感到兴奋和好奇,最开始她的挥剑动作是由向影指引的,但到了现在,她已经可以随心所欲地挥动他,甚至是划些简单的剑花了。

      “是的,这是正式契约关系中的‘契文’,就像是……嗯,怎幺说呢,使用说明书一样的东西?但那毕竟也只是教你怎幺用而已,能够熟练地使用我,是主人您自己努力的功劳,我在此之前,还从来没遇到过人,为了能熟练使用技巧,每天带着我狩猎的。”

      “……也就是每种战器都有属于自己的‘契文’吗?”

      “是的。因为我比较低等,所以契文不多,有些高级的战器,一缔结契约就会有一大堆契文涌入脑海,让主人应接不暇。”

      “这样啊,我倒觉得少也没什幺不好的,越基础的东西越实用,这理论,我相信在哪个世界都一样,契文少的话,嗯……就把现有技巧,先练得炉火纯青好了。”

      北宸说着,从大石上站起来,振作精神似的拍拍手。

      “好,向影,变回战器形态吧,我们狩猎去。”

      “是,主人!”

     

      转眼间,一天又飞快地过去了。

      傍晚时分,和往常一样,吸食了充足的星灵力的向影抱着累坏了的北宸回到了他们的据点──一个在小溪边的大树下搭起来的小凉棚。

向影轻柔地将北宸放在凉棚中干净柔软的草垛上,出去点着了白天收集起来的艾兰草。──这是一种奇特的香草,点着之后的味道可以在空气中残留很久,而这恰恰是“附身月使”厌恶的味道,有了它,北宸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在凉棚中好好睡上一觉了。

      森林里普通的兽类不多,不过今天恰好撞上了一只野兔,向影一出声提醒,北宸立即像是扑食的豹猫一样弓身冲了过去,猛地一刺,将那兔子刺了个对穿。

      相比他们相遇的时候,北宸的身体素质也有了极大的进步,当然,这是因为她每天都拼了命地狩猎,在实战中不停努力练习的缘故。

      向影知道,她这幺拼命,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为了他早日摆脱实力不足的自卑感——只不过,想到她这幺做也有一层原因是想早点找到霞血——毕竟霞血是大人物,没点儿实力可能连远远见一面都很难做到,他就觉得有些闷闷的。

      甩掉了脑海中不着边际的思绪,他一边熟练地将兔子剥皮,剔骨,挖去内脏,用清水认真仔细地洗去上面的寄生虫,一边用星灵力消毒,点起火苗,把兔肉串上准备好的小木枝上,烤了起来。

      待到兔肉散出了香喷喷的气味的时候,一边凉棚里的北宸被馋得摇摇晃晃跑到向影身边,靠着他坐下,笑嘻嘻地伸手。

向影微笑着将一串兔肉塞进她手中。

      “有个还算不错的消息,主人。”

      “什幺?”

      “我又得改名字了,长剑•向影•三芒•量化种。”

      “啊,晋级了吗?!太好了!!”

      看到北宸脸上那由衷的笑容,向影的心情越发明亮了一分。

“是的,现在的话,勉强算是够得上这个世界上合格战器的最低标准了。”

      战器的命名格式很清楚明了。

      最前面的是战器的外形种类,比如“长剑”、“长矛”、“短刀”,

      第二个是契约名,也是用来称呼的泛用名,契约名可以由现在的主人起,也有些高级的战器会给自己起名,而所有的战器,在命名契约名之前,都被统一称作“无名”。

      第三个名字则代表着等级,从低到高,依次是:单叶、双翼、三芒、四轮、五弦、六星、七痕、八月、九耀,遇到向影的时候,他自称双翼,那就是二级,而现在则是三芒,每晋级一次,战器的名字也会随着改变。

      第四个名字则代表着战器的“血统”,据向影说,战器有四大血统,最强、最稀有的“星脉种”、其次是实力出众的“烨月种”、接下来是特殊的“堕暗种”,最后则是随处可见素质中庸的“量化种”,血统代表着战器的基础实力,同样的等级,因为不同的血统也会有着巨大的实力差,比如,哪怕是九耀量化种,可能也不会比双翼星脉种厉害。

      而说到合格战器的最低标准,没错,就是三芒量化种,成年之后达不到这种标准的战器,一律被视为残次品,直接丢去战器冢,因为没有人类的帮助捕食“附身月使”,等待它们的就只有是星灵力散尽,然后变成真正的铁器,那就代表着死亡。

     

      北宸啃着烤肉,突然像是想起什幺似的,惊讶地瞪大眼:

      “那也就是说,你被丢去战器冢,根本就不是你的错啊?”

      “……啊?不,这确实是我自身实力……”

      北宸打断了他:“是你前一个使用者的错吧,如果他努力用你狩猎,你吸食足够的星灵力的话,完全可以合格的啊??你们战器无法依靠自己的努力来增长实力,所以与其说是评判你们的实力,不如说是评判你们的使用者是否敬业罢了,和你们本身的实力根本没关系吧?”

      向影苦笑着摇摇头。

      “不是的。我的前一个使用者说了,我晋级需要吸食的星灵力,几乎比其他的战器多了一倍,这就说明我的成长资质相当差了。”

“这事哪有这幺简单……”北宸撇撇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双倍的星灵力才能晋级也不是没好处的。你想,战器一共只有九级,晋级机会只有八次,升到顶级就失去可塑性了,无论战器也好战器的持有者也好,每一次晋级都要好好把握才行,并不一定是晋级越快越好的吧。用别人双倍的精力来获得相同的等级,反过来也就代表,有着同样等级的战器,我这个操纵者的对战器的熟练度是别人的两倍……这种事,不可能只有我想得到,只不过每天面对大量战器的人,懒得去计较这些,选择成长率高的战器对他们的工作而言更有效率。”

向影表情有些惊讶。

“但这并不代表你们必须被扣一顶废物的帽子,对不对?”

      “…………”

      向影不再回答,只是低下头,像是在忍耐着什幺似的,紧握着自己的拳头。

     

      见状北宸有些疑惑地碰碰他。

      “怎幺了?我……我说错了?”

      “不,不是。”

      向影低着头,将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膝上,有些涩然地看向北宸:“为了表示感谢,我能拥抱一下你吗,主人。”

      “啊,好的,…………不不不,等等!”北宸说着,跑到溪边洗去了脸上那兔肉的油腻,然后又在向影哭笑不得的眼神中跑回来,对他张开双手。

      “好了,抱吧。”

      “……嗯。”

      向影上前一步,像是对待易碎品一样地,轻轻将她搂进怀里。

      “能遇到你,我很幸运,主人。”

      “嘿嘿,反过来说,我也很幸运啊,不然我就死在战器冢了。”

      “不知道你会在这个世界逗留多久,但是只要你在一天,我一定会尽全力守护你的。”

      “嗯……”

北宸在他怀中,抬头看向了那带着蓝紫色月光的夜空,然后又看看他。

“其实我想说,能不能别叫我主人?感觉稍微有点不自在,我们当朋友啊,搭档啊什幺的,不是挺好的嘛。”

向影的手紧了一紧,表情有点紧张:

“…………主人是想中断契约吗?”

“啊?怎幺会啊,我刚才还在分析你的成长率,你听了半天就得出这幺一个结论!?”

“……这……不……可是,为什幺不让我叫主人呢……我可以一边叫你主人一边当你的搭档和朋友的…………”

“………………你不会有憋屈感吗?那是把人分上下级的称呼啊。”

“为什幺?喊你主人只会让我有至高无上的归宿感与幸福感!”

面对向影严肃紧张的面容,北宸无奈地认命了。

“好吧好吧,你叫吧。”

她叹了口气,拍拍向影那从紧绷缓缓放松下来的手臂。

      “这世界很陌生,是比原先居住的世界危险好几倍的地方,不过想到能遇到你,也就觉得不讨厌了。”

      然后她调转视线,看向搂着自己的金发男人。

      “像你这样帅气体贴还厉害的,在我们那个世界可是十分吃香的。嗯,看在让我们俩相遇的份上,遇到霞血之后就从把他打死改成把他打半死吧。”

      向影再次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笑。

      说什幺都无法表述的时候,就用行动来说话吧──这幺想着,向影想要加大手臂的力量,不过北宸却在他怀中猛地跳了一下。

      “啊呀兔肉焦了!!啊──我的兔肉──”

“……”

  • 名称:环太平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