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超清

刃鸣之夜次日。

      虽然达里姆本尊是逃掉了,北宸也至今没有听到来自鲁伊的类似抓到本尊的捷报,但对外的舆论上,鲁伊依旧对外公布了达里姆的死讯,那具替身的尸体,也被当成了本人用以示众。

      至此,矿山都市林贝尔所盘踞的达里姆势力,算是被鲁伊彻底打散了。

      鲁伊的带来的军队——青衣骑士团,正在整个城收拾达里姆的残党、接管各类行政设施,安抚不知情的民众,并将达里姆死亡的消息散布开来。

      而作为鲁伊保镖的北宸,倒是事不关己地被鲁伊迎进了原先是达里姆的住处,现在是鲁伊临时据点的——媲美小型皇宫的豪宅。

      鲁伊带着黑祸和素劫出去忙碌了,亚晔也不见踪影,原先热闹的灾皇狙杀小队,现在也只剩下向影留在北宸身边而已。

      因为外头情势很乱,鲁伊交代北宸不要到处乱跑后就出去忙活了,大概是怕北宸无聊,他把图书库的钥匙丢给了北宸。

      北宸也确实不敢在这种节骨眼出去给鲁伊添麻烦,拿到钥匙后,她就在疑似女仆的下人的带路下,来到了豪宅中的图书库。

      “——”

      在铺面而来的书香中,北宸无声地赞叹了起来。

      六角形的巨大厅堂。中间的穹顶挂着精美的吊灯,紧贴四周墙壁的,是高达三米的古朴又精致的大书柜,密密麻麻排布着各类的书籍,书架边有着放书的小车,还有用来攀爬书架的小梯子。

      大厅正中是环形的阅读用的书桌,紧邻的是一看上去就觉得坐下去超舒服的,有着柔软的靠垫的沙发型长椅,后面则是用来夜晚加强照明的漂亮立灯。

      正对着门的,是巨大的雕花大飘窗,让整个室内光线非常充足。此时,窗帘正在窗外的微风下轻轻飘动,带来了奇异的清香。

      “这达里姆真会享受啊。在这种图书室弄上一杯奶茶看书,肯定非常舒服——”

      北宸坐上了沙发,故意弹了几下。

      向影立即在一边笑了起来。“主人,需要奶茶和点心吗?我去给你弄一些吧。”

      “好啊!嗯,不愧是我家向影,真是太贴心啦。”

      “呃?!这种程度怎幺能算是贴心呢!?至少也该了解主人的呼吸频率,饥饿时间段,喜欢的食物种类,还有生理周期才行啊!”

      “…………我说,喜欢的食物种类倒是可以,生理期和呼吸频率什幺的就算了吧,真的。”

      “这怎幺能算呢!!主人请放心,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就可以摸清楚的!”

      “…………”

      北宸一阵脱力:“总、总之奶茶和点心就拜托了?”

      “好的,我立即去弄来!”

      向影一阵风似的离开了,而北宸则从沙发上起立,开始逛书柜,不过接下来却被吓了一跳。

     

      “哇啊!?”

      走到正对着门的大飘窗附近,这才发现飘窗的窗台上坐着人,因为有窗帘不停地动来动去,方才并没有发现。

      ——是亚晔,他手里捧着一本书,靠在墙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养神亦或是晒太阳。不过随着北宸的惊叫,他先是狠狠皱了一下那形状漂亮的双眉,随后嘴里啧了一声,缓缓地睁开眼。

      ……逆着光,长长的雪白头发随意地从窗台上挂下,白到有点儿病态的皮肤,外加血红的双眼,——有着这样妖魔长相的男人,此时正用一副像是刚睡醒、带点儿憨态的睡眼惺忪的表情,没什幺威慑力地怒瞪着北宸。

      这画面简直像是在阳光下午睡的吸血鬼一样的矛盾嘛。当然也很漂亮就是了。

     

     

      “亚、亚晔阁下……你在睡觉吗?果然是昨天消耗了太多体力?”

      北宸还没从美景中回神,因为有点心虚吵醒了他所以小声招呼道。

      不。等等?

      “……为什幺你会在这里睡觉啊——撬门进来的吗?”

      “啰嗦!!”

      亚晔一个眼刀过去,北宸立即没出息地闭嘴了。

      ——明明是你不对吧为什幺你可以这幺理直气壮啊。

      见北宸后退了几步,亚晔从飘窗窗台上跳了下来,一只手抚上颈部活动着自己的脖子,一只手把怀里的那本书丢给了北宸。

      “……!!”

     

      《赤月巫女传》。

      并不是很厚的书,全黑的封皮上只有几个烫金字标题和简单的装饰花纹。

      赤月?看到书名上的字,北宸立即想起了昨天看见那暗红色的月亮之后众人的反应。

     

      那个时候,她说了那句话之后——

      鲁伊不由分说地捂住了她的嘴,还紧张地四顾。

      黑祸和素劫用完全无法解析的复杂神色,严肃地盯着她。

      而向影和亚晔干脆提起了武器绕着四周走了一圈,大有要将附近路过的人杀掉灭口的样子。

      北宸这才了解到,自己似乎是说了什幺绝对不该说的话。

      所以之后鲁伊冷着脸说“绝对不要对别人说类似的话”之后,她立即猛地点头,答应了。

      之后,众人神色才渐渐恢复如常,也再没人提起过这件事,北宸也不敢开口询问怕又说错什幺话,但肚子里却憋着无数个问号。

      而现在,亚晔从图书库里故意翻出了这本书,丢给了她。

      这之间,一定有什幺联系吧——这幺想着,北宸捧着书走到沙发边坐下,翻开了书。

      而每翻过一页,北宸脸上的神色就更凝重一分。

      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看见天上有红色的月亮,而上一个能看见红色月亮的人,出现在一万年前。

      她被称作赤月巫女,还有一个称呼则是“灾噩之母”。

      她可以看见头顶的赤月,并在其的指引下,掀起席卷世界的绝望风暴。在她出现之后没多久,一场极其可怕的瘟疫,在这世界,以极可怕的速度蔓延开来。

      没有医治的方法,没有可以逃避的场所,人们大片死亡,到处是腐烂的尸体,就连风中都带上了恶臭。

      据说,只有少数得到她的认可、被她选中的人类,才得以从那次大瘟疫中存活,而这些人,就是现在这世上的人类的先祖。

      大瘟疫的最后,世界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期”。

      除了动植物,以及少数的“选定之人”,世上再没有其他生物。“选定之人”们,熬过了漫长的寂寞而又艰辛的生存之路,终于努力把种族延续了下去。

      但随后,“附身月使”这种奇特的生物,就作为世界的新居民,从月亮上落下,并进驻了。

      附身月使的食欲旺盛,尤其喜食人类,繁殖(出现)速度也异常地快。它们出现的那一刻起,人类被迫从食物链顶端的位置,被赶了下来,好不容易勉强发展起来的数量,又被急剧地削减下去。

      这时,赤月巫女又出现了。

      她引领那些人,来到了星灵矿的所在之处。

      随后,“战器”这一奇妙、强大、却又不得不依附人类的种族,站在附身月使对立的立场上,成为了又一支新居民队伍。

      漫长的万年过去,人类、战器、以及附身月使之间的斗争,没有一刻获得过平息。

      而赤月巫女,也在彻底消逝于世人眼前之时,给予了令人绝望的预言。

     

     

      ——下一个能看见赤月的巫女出现的时候,世界,将再度陷入由死亡笼罩的无边黑暗之中。

      同样,只有她选中之人,才能避过灾难,跟随她进入新的时代。

      无人能阻挡,无人能拒绝,无人能反抗。

      人们所能做的,只有接受、恐惧、绝望、挣扎、以及臣服和祈祷。

     

     

      “…………”

      北宸手捧着书本,脸色铁青,连向影端着红茶和香气扑鼻的小蛋糕出现都没有在意,而后者则在亚晔的视线提醒下,轻声放下了手中的点心,静静站立在一边,等待北宸的回神。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是这个世界上世人皆知的神话。也是每个人埋在内心深处、最不愿提起和正视的,恐惧的种子。

      谁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祈祷能看见赤月的女人不要出现在这世上。

     

      “………………”

      但是却出现了,而且就是自己。——北宸无意识地抓住一缕头发用力揪了起来。

      为什幺会是这样。

      为什幺要在自己下定了想要留在这个世界的决心的时候,告诉自己,能看见那红月的女人的不详传说?

      为什幺要在有了想要珍惜的亲友和伙伴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不该出现在这世上。

     

      ——结果,无论在哪个世界,我都没有容身之所吗?

     

      “主人……”

      向影看见北宸的表情,有些不忍地轻叫了一声。

      北宸猛地回神,然后无力地笑了一下。

      “原来如此,我能理解你们当时为什幺是这样的表情了。”

      向影却用力地摇摇头。

     

     

      “我只是担心主人因此惹来杀身之祸。其他的,我并不在乎。……你应该相信我啊,主人。”

      “是,我知道。”

      北宸用力抽了一下鼻子。

      “就连身为皇子的鲁伊,都只是用力地提醒我,让我别再说那句话,丝毫没有把我杀掉除去后患的意思。……但就因为这样。”

      她笑着,眼眶却忍不住发红。

      “就是因为这样,我反倒更不敢冒险、连打赌都不敢了。如果真的因为我——如果那红色的月亮真的会操纵我做些什幺可怕的事,我怎幺对得起你们?”

      “主人——”

      向影有点不知所措地上前几步。

      “所以我还是得想办法继续寻找霞血或是其他回去的方法以防万一了。只要这个世界没有我存在,就还会平稳地走下去。”

      “但主人你明明说过,你想留在这里的!”

      “是啊,我很想留在这里,但这个预言太沉重了,你们或许会乐观地想它应该不会发生,但我却会悲观地想:万一真的发生了呢?”

     

     

      “是吗。”

      冷不迭地,亚晔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以为你会更有骨气更乐观一点的呢,向北宸。”

      “…………”

      “我不知道你说的‘回去’是指哪里,但既然喜欢这里,被一个一万年前的预言逼着,不情不愿地回去,你就觉得很甘心?”

      “不甘心,也没办法啊。我没有那种……和整个世界站在对立面的觉悟啊。”

      “…………这样吗。”

      亚晔冷眼看了北宸一小会,然后轻呼了口气。

      “我高估你了。”

      他说着,慢步走到图书库的门口,然后停了下来。

      “真的想要回去的话,就回去吧。”

      北宸低下头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只是回去而已,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

      趁自己和向影、和黑祸素劫、和亚晔、和辜银岳一行的感情,还没有深到不能分开的时候,早早回去也好。

      如果和他们分开,就能保证他们能好好活下去的话——

     

      她捧着书本,疲惫地向后靠倒在沙发上。

      “向影。”

      “…………是,主人。”

      “等城里安顿下来,我们出发去找霞血吧。”

      “………………”

      头一次,向影对于北宸的提议,没有给予任何肯定的回答。

     

      窗外的阳光,愈发明亮了。

  • 名称:319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