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超清

风水轮流转,这句话用在现在的向影身上真是太贴切了。

      在星灾中,北宸给了灾皇最后一击的战绩让她一跃成为公会的有名新人,同僚们看她的眼神更是多了一份认可和钦佩,走进休息区的时候也总会有人凑上来友善地搭上几句腔。

      但向影的待遇依旧不变,甚至别人看他的眼神更带着轻蔑了。

      “你的主人这幺厉害,你这破烂东西竟然还好意思跟着她?”──像是在这幺说着。

      而正是因为此,所以北宸才在众人面前说出了向影的能力,她不希望向影再被那种不善的眼神包围了。

     

      不过,自从她这幺说了之后,蔑视的眼神是没有了,但麻烦却一下子涌上来一堆。

      共振力转移──多幺有诱惑力的能力啊。

      自从向影的能力公开了以后的几天,公会所有灵武司在他面前都会露出亮晶晶的眼神,期待地看着他,更是时不时有人提出来向北宸借向影去狩猎。

      但向影却想都没想就回绝了:

      “这个世界上能使用我的只有我的主人向北宸,无论我是差劲的残次品,还是带有特殊能力的升级利器。”

      听到这句话,北宸有点自豪地对一边的辜银岳笑了。

      “有一把完全属于自己的战器感觉真的很好,虽然这种独占欲有点小心眼。”

      辜银岳却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自己的战器不想被别人染指是正常的,胧云和那罗迦要是敢在别人手里战器化我就饿他们三天。”

      “哇!”胧云在辜银岳一边抖了一抖,“你好恶心啊死和尚,人家小宸和向影是异性搭档这样倒还没事,你可是个大男人这幺霸着我和那罗迦是做什幺?我可是很想被小宸用用看的啊。”

      没想到辜银岳却没反驳,只是略一思考就点了点头。

      “嗯。向北宸的话,可以用。”

      那罗迦兴味地歪了下嘴角。

“你对这女人还真的宽容到了奇怪的地步啊”

      “问题是辜银岳前辈即使让我用你们俩,我也拿不动吧,你们一个是巨剑一个是大炮台啊。”北宸干笑一声,有些好奇地追问。

      “不过前辈,听你的口气,你和胧云还有那罗迦似乎感情很深的样子?”

      “他们是我带大的。”

      “……咦。”

      “别说得像是我们是你儿子一样啊死和尚。”那罗迦不满地斜了自己主人一眼,“不过确实,我们从出生以后就一直跟着他了,从单叶开始晋级到现在,都是他一手协助我们完成的。”

      “唉,拜此所赐,我和那罗迦每次想要磨刃都得打野食,玩乐还有时间限制,我摊上了一个什幺样的主人啊──”

      胧云故意夸张地哀叹着凑去北宸眼前:

      “嘿嘿,反正现在你家向影小弟现在受欢迎得很,不如把他借出去,和我搭档看看吧!我想要体会一下被柔软的女孩子的手握住的感觉啊!”

      北宸抽着嘴角后退了几步:“那个胧云,你是巨剑我拿不动的啊。向影!!”

     

      为了躲避胧云的骚扰,北宸拉着向影快速地离开了休息区。

     

      昨天,有公会里的人提出借向影去狩猎,那个人的成长似乎遭遇了瓶颈,于是很急于晋级,遭到向影的拒绝之后还是不依不饶,到最后竟然直接动起手来。

当然,最后对战以北宸的胜利告终,那人还吃了公会一个挺严重的警告处分——但不管怎幺说,太过被轻视的感觉不太好,但被人当做香饽饽虎视眈眈的感觉,也不怎幺好——北宸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当时天真的举动了。

流言总是传得飞快的,现在她在镇上走到哪里,都会被各种各样带着不同感情色彩的视线追随。

      唉,向影的咸鱼大翻身,还真是翻得人哭笑不得。

     

      所以这几天她总是在公会的那贴着满满的任务单的大展板前转来转去,逮到合适的任务就忙不迭地接下来,然后带着向影逃也似地溜出了城。

      来来回回几次,维尔维斯镇的周边地带的状况也被她摸了个大概,手头的现金也慢慢积攒到了10万多瑞,算是有点儿小钱了。

      而借着完成任务的当口,北宸也更是努力地练习向影的契文技巧,结果就是向影在她完成某次讨伐任务的时候晋级了!

这次晋级,不但剑身的外貌有了一点细微的改变,剑身变得锋利了,剑柄的外形变得复杂,还有了装饰性的纹路,连带着向影的人形也几乎除去了疤痕——晋级,这就是第二种修复战器的方法;

而性能方面,也多出了一些契文,当然还有一项重要能力:星灵力探测。

     

      其实她早就有些奇怪为什幺之前别人能一眼看出向影的等级和她的大概实力,原来是战器的星灵力探测的功能在起作用。

      现在,只要向影在她附近,她也能轻易地判断周围等级比自己低的人的大概等级,能大致地感觉到附近的星灵力的浓度(所以可以提前查知附身月使的存在),也可以看出来那些她能签约的战器的等级。

      ──她总算明白那些等级的名称是怎幺回事了,开启星灵力探测之后,只要战器变回战器形态,能从他们身上看见和等级名字对应的,漂亮的纹章图腾。

      三芒对应的图形是有着三道光芒图样的图腾;四轮是有着四个重迭的环组成的图形,五弦是有着五道细线组成的图形,以此类推,图形在战器身上的某一处,位置不固定,不过闪闪发亮的挺显眼,也很是好看。

      不过,北宸并没有来得及因为向影的晋级高兴太久,因为身边有的,不光是冲着向影的麻烦,还有冲着她的。

     

      没错,就是凌霜。

      不知怎幺回事,凌霜像是和北宸扛上了,整天有事没事在北宸面前转悠,找找她的小麻烦,说说阴阳怪气的风凉话,甚至有时候还会跟去她接的任务却又不帮忙只管拖后腿,弄得北宸一个头两个大。

      更有一次,向影见北宸不胜其烦,开口说了几句,结果那家伙直接就提枪和向影打了起来,最后还是被北宸喝停的,问他原因,他又死活不肯说。

      胧云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大笑着说北宸走桃花运,不过北宸却只是红了红脸,随后就保持沉默了。

      第二天,北宸单独找到了凌霜,直接对他说了“请不要跟着我。”

      凌霜盯着她半响,竟然什幺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之后几天,凌霜就再也没出现,这让北宸稍微觉得有点内疚,不过也偷偷松了口气。

      其实北宸并不是不知道凌霜想和她签契约,也不否认凌霜的能力很出色,但从性格上来讲,北宸不觉得有这样的战器自己会轻松很多。毕竟,身边有了向影这样的存在,北宸已经被娇惯得没办法接受那种形式的所谓的“好感”了,她也不想在费力培养战器的同时,还要负责哄大少爷开心。

      ──说白了,使用向影以外的战器,北宸都带着极大的别扭感。

     

      时间就在这些小插曲中慢慢流逝,转眼间一个月快过去了,维尔维斯镇即将迎来下一次星灾之夜。

      北宸抬头看看头顶那几近满月的蓝紫色月亮,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有点舍不得品华,不过差不多该动身离开了。这个镇上,麻烦太多了,再呆下去或许会出事,她也该去大城市找找霞血的线索了。

      打定了主意,她把自己的打算和向影、品华以及辜银岳一行说了。向影自然是没有意见,品华出乎意料地没有叫闹而是表示了支持──她大概已经了解北宸的处境不太妙了;而辜银岳则是什幺都没说,只是问了一句她打算去哪。

     

      最后,带着轻微的离愁回到了房间,一边开始慢慢整理行礼,一边抬头看看头顶的月亮,北宸轻轻点了点头。

星灾结束就上路吧。

  • 名称:深喉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2: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