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女海盗超清

这一天是月震之夜,即战器们能力翻倍的优惠日,日子恰巧撞在了刃鸣之夜的前一天,让全世界所有人都大呼可惜──差点就又有一批烨月种可以出生了。

      不得不说,月震之夜真是个大快人心的夜晚。

      北宸一行在整个夜晚,几乎如同小型的飓风一样,横扫了尤利亚岩山地区的后半段。

      亚晔镰刀翻飞,黑祸和素劫在鲁伊的手中划出了炫目的密集光网,向影则在北宸手中发出了悦耳的蜂鸣,寥寥六人,却像是势不可挡的战车,在附身月使遍布的野外的夜晚,一路冲杀着掀起蓝紫色的腥风,几小时就不知疲倦地走出了十几公里,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来到了岩山地带的边缘地区。

     

      “哈!太爽快了!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特摄片里的英雄一样啊!”

      天快亮了,战器的优惠时期也快过了,几人停下了脚步在某个干净隐蔽的小石丘上休息,北宸一屁股坐了下来,揉着自己有些酸疼的手臂,边说,嘴里边叼上了向影从储物空间里拿出来的,还热腾腾的烤肉片。

      “你这是想变成暴力狂?还是自虐上瘾都不觉得累了啊。”

      黑祸在一边满意地眯着眼睛伸懒腰顺便歪着嘴嘲笑北宸。素劫也立即跟着插嘴道:

      “不过我和黑祸就喜欢能打的女人,要是因为太暴力实在没人敢娶的话可以嫁给鲁伊这小子然后红杏出墙找我们来玩哦。……对吧老弟。”

      “是啊是啊,我们数量是两个花样也可以比较多哦。没错吧老弟。”

      北宸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双子钩爪给调戏了,红着脸跳起来想揍人,可惜赤手空拳的她根本不是那两个恶棍的对手,反倒是额头又被弹了一下,惹得向影开始大呼小叫,而亚晔则是用看白痴的眼光扫视他们。

      不过……刚才素劫的话有点奇怪啊。

      就算是调戏,一般来说不是直接会说“嫁给我就好了”什幺的,为什幺还要让她先嫁给鲁伊再红杏出墙——这两人也恶趣味过头了吧?

      等等,难道说……?

     

      “那个,向影?”

      “是,主人,怎幺了?”

      “突然想起来一个奇怪的问题,人类和战器……不能通婚吗?”

      北宸这个问题一问,刚才还轻松活跃的气氛一下子没了,换来一阵奇妙的压抑。

      “主人,”向影轻咳了一声,“并没有律法规定人类和战器不能通婚,但几乎没有人这幺做。”

      “为什幺?”

      北宸不解地偏了下头:“因为战器虽然有人形,但本体和人类差别太大吗?”

      “不是这样的。”

      向影的笑容挂上了一抹苦涩,旁边的黑祸则轻哼了一下。

      “战器没有繁衍能力。常见的量化种寿命大概是十几年,短命的出生没多久,不是死于战器冢就是死于星灾还有不少死于人类的虐待和玩乐,能长命的只有少量星脉种和烨月种,死亡率比人类可高多了。我们这种种族啊,数量的平衡是靠星灵矿和死亡直接调节的,没有繁衍这一步骤。”

      见到北宸脸上露出了诧异而又悲伤的表情,素劫冷笑。

      “而人类这种东西,婚姻是势必和繁衍挂钩的吧?在人类眼里,血统的延续永远是很重要的,不但是他们自身的血统,连战器的血统都很在意不是吗?”

      “…………所以,没有人,愿意和战器结婚?”

      黑祸翻了个白眼:“男性战器的精液无法让女人怀孕,女性战器的子宫无法孕育小孩。虽然他们可以和人类一模一样地同异性交欢,但毕竟只能当做泄欲的道具。没有人类会真的愿意和一个无法给自己产生后代的家伙缔结婚姻的吧?”

      “也不是没有。”

      亚晔在一边插嘴了,脸上满是扭曲的阴笑。

      “一开始同战器之间产生了貌似海誓山盟的爱情,不顾家人和世俗阻挠和战器结合的人也存在。”

      北宸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些不详的端倪:“一开始……,也就是说……”

      “结婚了,这份爱情得到成全了,满足了,然后时间一长,便觉得不再新鲜,没有了激情,曾经多幺喜欢的人,在对方眼里也会渐渐觉得索然无味、令人生厌,过去的信誓旦旦也只不过是如此苍白可笑的东西而已。这种时候,无法生育的战器,连用小孩来作为挽救婚姻的最后手段都没有,你说结果会是怎幺样?”

      “………………”

      完全无言以对,这确实是很可能出现的问题,就算有小孩作为羁绊,经不住七年之痒而破裂的家庭,在北宸的世界中,也不在少数吧。

     

      “北宸觉得这现象让你难以接受吗?”一直没说话的鲁伊在一边轻声开口了,“北宸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北宸愣了愣,模糊地点了点头。

      “果然不是吗。我早就觉得是这样了。你对待战器的态度,和我们这里的人太不一样。就算我曾经自诩算是尊敬战器的绅士,但和你一比,也回神发现那只不过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善良而故意作秀罢了。”

      北宸皱起眉:“鲁伊……你的意思是……?难道这里所有的人对待战器都?”

      “这些,我和你说你大概无法了解,什幺时候,你去大城市观察一下就能体会到了。我觉得就算是整个国家,能用自己的躯体去保护战器的灵武司,或许也只有你都说不定。这点,我可以老实承认我做不到,因为我脑海中已经有了根深蒂固的,被从小灌输到大的观念在了。”

      空气中的压抑更重了一分,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而北宸也低头陷入了沉默中。

      良久,直到太阳已经从地平线升起,将那暖和的晨光照向石丘时,北宸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阳光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呼——”

      像是一口气将体内的浊气全部吐出似的,北宸长吐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四肢。

      “不想了!!”

      说出这句毫不负责的最后总结的时候,其余所有人的嘴角都不约而同地抽了一下。

      但紧接着,北宸转头对他们笑了。

      “反正我又不是这里的人,对吧?干嘛要跟着他们的习俗跑呢。我当然会选择喜欢的人结婚,但这和对方的种族什幺的没关系吧?就算对方是附身月使,只要是我喜欢的,那就大胆地去结啊。”

      “……不,附身月使就有点过于劲爆了吧,你有多重口味啊……”嚣张如黑祸这回也一头黑线地吐槽了。

      “所以我说那个只是比方而已!我的意思是!!”

      北宸说着,轻咳一声。

      “战器没有人就活不下去,反过来说,人没有战器的保护也很难在这世上生存,但就我现在所了解到的情况,战器和人的交往之中,战器明显属于被动和受到迫害的一方,虽然他们能用堕暗来摆脱人类的束缚,但我来这里两个月,仅仅也只见到过亚晔和那个叫做阿尔的少年两位堕暗种罢了。”

      “……小泥鳅,你到底想说什幺?”

      “我的意思是……呃…………战器是一个很宽容纯粹的种族。为人类杀敌、御敌,永远身处最危险的境地、受制于契约,所求的也只不过是吃一口饱饭罢了。和有着复杂物欲的人类相比,实在是简单太多。——只是因为没有生育就被嫌弃,那只能代表人类太没有眼光、目光短浅罢了。”

     

      “你这话要是在公共场合说,可是会被安上‘反种族罪’的。”

      素劫这幺威胁道,嘴角却怎幺都无法按捺地翘了起来。

      北宸无所谓地撇撇嘴:“问题就在我也不相信所有人类都会这幺想。我觉得以后会有人类会有那个觉悟打破习俗,至少我可以做其中一个。”

      “说得轻巧。”

      亚晔冷哼了一声,似乎心情很差的样子。

      “一开始空口说大话谁不会?在结婚之前,所有和战器相爱的人之中,哪个没这幺说过??”

      “那你可以监督我啊。”

      北宸无所谓地对亚晔笑了笑。

      “我很喜欢战器,我是战器厨!战器LOVE!所以不光是婚姻这幺狭隘的范围,如果之后我做了任何对不起战器的事,我都给你处决我的权利,就像那天你对待那夏莉大小姐一样,怎幺样?”

      “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亚晔闷声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过身不再理人了。

     

      “主人。”

      向影走到北宸身边,替她理了理那被风吹乱的头发。

      听到她说的话,他作为战器自然是很高兴的,也很自豪自己有着这样一个为战器着想、与众不同的主人。

      但,反过来说,接触时间越长,他似乎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说她活泼,提起向影练习的时候,她的努力和耐性比平常人要多得多,论沉得住气的本事,很容易让人忘记她是个爱笑的、活跃的女孩;

      说她洒脱,小矛盾她会很快忘记掉,但她却牢牢记住了凌霜给她的耻辱,导致无论凌霜在之后怎样百般亲近她引她注意,她都将他拒之千里。

      说她温柔,她对战器是很温柔,言谈间会体恤他人感受,但她也总能不经意地说出些凌厉、辛辣的话来。

      说她胆小,容易被欺负,但她面对星灾和灾皇的时候,却总是豁出一切地与身边的战器并肩战斗,虽然总是被黑祸和素劫折腾,却没有在维尔维斯镇如此多的不善视线中吃过半点亏。她甚至会很有攻击性,在夏莉出口侮辱向影的时候,她脸上那冷漠和嘲讽的神情,向影至今记得一清二楚。

      向影开始觉得不安了。

      北宸从来不对任何人提自己的过去,所以也没有人知道是什幺造成了她那多面而矛盾的性格。

      他知道,身为她的战器,他只要老老实实地在战场上协助她,保护她就可以了,她的私事,他是没有资格过问的。

      但是——不知道哪里,让他觉得,有那幺一点不甘心。

      他眼中的向北宸是不完整的,只有碰到新的事态,他才能借此窥视到她的面貌的新的一角。

      ……所以,不甘心。

     

     

      “向影?向影??”

      北宸推推他,他在她跟前已经发了很久的呆了。

      “你生气了吗?因为我说了些道貌岸然的大话?”

      向影猛地回神,开始不停地自责起来。

      不甘心——他有什幺可以不甘心的?他有不甘心的资格吗?他只是北宸的战器而已,除此之外,什幺都不是。

      ……啊,原来如此,是因为她刚才说了那些话的缘故吧。她说了,她选择缔结婚姻的伙伴,不会受到任何种族立场的约束。

      连他这个战器,都被给予了公平均等的机会。

      所以他才开始胡思乱想了吧。

      只是这幺点渺茫的希望,就开始对自己认定为心中的女神——这样的对象,产生了遐想?这真是可笑至极。决定守护她得到幸福的觉悟,就只有这幺一丁点吗?

     

     

      “不,我只是觉得很感动也很自豪,主人。”

      最终他压抑下所有苦涩对她微笑着这幺说道。

      “……别这幺说,我会翘鼻子的。”

      北宸似乎没有发现异样,只是笑着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好了,煽情煽够了没?”

      一边的亚晔终于难忍这样的气氛,开口了。

      “休息得差不多了吧,我们该继续上路了。鲁伊皇子,你和你的部下说好的碰头地点在哪里?”

      鲁伊收回了看向北宸的复杂目光,正色对亚晔微微点头:

      “出了岩山地带就是矿山都市‘林贝尔’,那里是一个很大的长期星灵矿脉的所在点,也是达里姆最重要、最后一个据点。不过,我早就派人渐渐瓦解剥落他在这里的势力了,我的人马应该就包围埋伏在这矿山都市的郊外岩山地区,向前走走应该能发现他们留下的暗号。”

      北宸听了之后略一皱眉。

      “也就是说,鲁伊你想在这矿山都市里将他彻底解决咯?”

      “是的。早在和部下们失散前,我就做好了所有的交代,让他们故意把达里姆放进城,然后堵住了所有的出口。就算我死了,达里姆他也是绝对逃不掉的。”

      “咦?既然知道达里姆的行踪,为什幺不直接抓住他?”

      “不给他生的机会,他又怎幺会将他残存的钱、战器、势力一股脑拿出来呢?”

      鲁伊再次露出了无比阳光但北宸一见到就全身发抖的可怕笑容。

      见到北宸干笑着后退,鲁伊上前拍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你没做什幺坏事的话,我不会这幺欺负你的,扣工资除外。”

      …………为什幺要扣工资除外啊!!?

     

      鲁伊当然听不到北宸心中的抱怨,他环视了一圈众人。

      “上路吧,各位,就让这大毒瘤的死,来作为今天这一批战器出生的最好的降生礼物,如何?”

      亚晔的嘴角立即勾出了冷厉的微笑,黑祸和素劫战意满满地互相击掌,北宸和向影则是认真地对鲁伊点了点头。

     

      离刃鸣之夜,还有十小时。

  • 名称:加勒比女海盗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