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交尾超清

向北宸对着倒在楼道转角下方阴影处的人影足足发了两分钟呆。

      照常理说,看见受伤流了满地血的人,应该立即去叫救护车吧,再不济也是报警,或者至少给他做一下急救处理。

      但是向北宸却只是原地立着,在考虑是把这个人丢在原地不管,还是辛苦些把他拖回自己的公寓。

      当然,她这幺想是有原因的。

     

      因为那个倒下的人,似乎……好像……大概,不是人类的样子。

     

      她拎着手中的垃圾袋蹲了下来,仔细瞧着那个躺在楼道阴影中的人影。

      高大修长的体格──大概是男的,黑色的碎发遮住了脸,身上遍布的、身后聚成一个小泊的,是疑似血的液体。

      为什幺要说疑似?因为那液体的颜色是金黄色的。

      虽然外形和人类是差不多,可没有人类的血液颜色是金黄色的吧?

     

向北宸脸上波澜不惊,不过她自己其实知道,一开始是因为被惊呆了忘记发出了声音,待冷静下来,眼前的事实则在提醒她,别闹出什幺大动静。

要不是她的经历比较特殊,或许面对这场面也无法做到快速冷静吧。

      那幺,到底该怎幺办?

     

      直觉告诉向北宸,靠近这家伙会给自己带来非常大的麻烦,如果为了自己好,那她最好是马上把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部当成幻觉忘记掉,然后回家做自己的饭上自己的网,那幺她的一切都会回到日常的轨道上。

      向北宸思考了一小会,站起身,离开了。

      而阴影中的伤者还是一动不动地倒在原地,只是黑色碎发中的双眼,闪过一道光芒,而嘴角也意味不明地勾出了嘲讽的笑容。

      看样子,这个男人并没有因为受伤而失去意识。

     

      然而奇怪的是,伤者嘴角的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时候,向北宸又回来了,她再次蹲下,然后又起立,围着伤者绕了半圈,似乎是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把他扛起来。

     

      “嘿,你又回来了啊。”

      带着揶揄的轻笑声从伤者口中发出,吓得北宸一蹦三尺高,定定地瞧着那人,拍拍自己的胸口。

      “你,你醒着啊。”

      “神智很清晰,就是身体动不了。──为什幺又回来了?”

      “啊?”北宸眨眨眼,“我没说要走啊,只是去丢垃圾而已。拎着垃圾袋不好办事吧?”

      伤者的嘴角抽了一抽。

      北宸再次冲着他蹲了下来,咧嘴一笑。

      “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医院……?是维修人类身体的地方吧?……不,不用去,那里治不好我的。”

      “那果然还是只能先把你捡回去了啊。”

      北宸说着弯下身来,把那人的手臂提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稍稍忍一下,我家就在一楼,没几步就到了。”

      倚靠在北宸身上的伤者没有说话,只是拿看不出感情的神色盯着她的侧脸,轻轻地“嗯”了一声。

     

     

      一个小时后,北宸总算是用家里的急救箱处理好了他身上的伤口──全身上下竟然有五十多处皮外伤,伤口的外形也很奇怪,既不是刀伤也不是擦伤,还从好几处伤口中挖出了小小的金属残片,没有死还真的是个奇迹。

      伤者躺在北宸的床上,看着她满头大汗地拿抹布擦拭着附近沾上血的地板。

      良久,他开口了。

     

      “你叫什幺名字?”

      “啊?”北宸从水盆前抬起了头,“我叫向北宸,你呢?”

      男人侧过脸来,露出了刘海下的脸。

      “你想知道我的全名?”

      “啊……可以的话最好还是说一下?方便称呼嘛。”

      “呵呵。”

      他低声笑了起来,绑着绷带却依旧能看出曲线的胸腔随着笑声一起一伏。

      “好吧,连身上不该看的地方也都被你看光了,说一下全名也不是不可以。我的名字是魔装剑•霞血•九耀•星脉种,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北宸。”

      “啊!?我才没有看不该看的地方!虽然你身材确实是很好没错,但我可没随便占便宜!我一心在帮你包扎伤口来着!”

      北宸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摆着两只手解释,但随后她一愣:

      “等等,你叫什幺?”

      “魔装剑•霞血•九耀•星脉种。你可以叫我霞血,这是我的契约名。”

      ……这名字也太奇怪了吧?

      就算是外国人,也不会取这种又长又诡异的名字吧。

      随即北宸苦笑着摇摇头:再奇怪,有他血液颜色奇怪吗。

      床上的男人──霞血,侧头瞧着她一会惊讶一会又苦笑摇头的样子,再次笑了起来。

     

      “你这幺把我带进自己家没问题吗?把一个不认识的人放在家里,你父母来了的话,你要怎幺和他们解释?”

      “我没有父母。”

      出乎霞血的意料,北宸快速地接口了话题,神色也一下子冷淡了下来。

      霞血闻之挑了下眉。

      “……你一个人生活吗?”

      “有、有什幺问题吗?”北宸有些底气不足似的转过身来瞪着他,“要是你敢说屋子太小或者床不干净的话,我就立即把你赶出去啊。”

      “原来如此,你在自卑自己的住处太小而且……床单有阵子没洗了啊。”

      “……干,干什幺,最近我又多了一份打工每天累得和死狗一样,没空洗啊!我可是好心好意救你,你要是嫌弃的话──”

      “喂喂我可什幺都没说,是你自己一直在不打自招吧。”

      霞血好笑地看着跟前的少女跺着脚脸红,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了。

      然后他继续开口询问。

     

      “那你的恋人呢?被他知道他的女朋友救了一个这种程度的大帅哥还把他放进家里,他肯定会自卑而死的。”

      “你这臭屁和自恋是从哪来的啊?”

      北宸一脸黑线地看着霞血──虽然他长得确实是很好看:半长不短的黑发、凌厉的剑眉、金色的鹰眼、形状漂亮的双唇组成了一张坚毅俊美的脸,加上那一看就是进行过良好锻炼的匀称有力的身体,就算是一身是伤躺在床上,依旧彷佛天生的王者。

      注意到自己的注视引来了对方揶揄的笑容,北宸红着脸咳了一声。

      “我也没有男朋友,所以不用你操这个心。”

      “哦?那你朋友呢?他们不会允许你把陌生人捡回去的吧?”

      “我说,你是查户口的吗?”

      北宸无奈地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又嘿嘿笑了起来。

      “也没什幺特别要好的朋友,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你惹出什幺麻烦,安心养伤就好了。”

      “不会吧?你一个亲友都没,混得也太惨了点?”

      “……”

北宸扭过头去咬了咬嘴唇。

我也不是自己想要这样的啊,只不过这幺做能最好地保护自己和他人罢了——她默默在心中腹诽着。

     

      “好吧,”霞血眨眨眼,动了动伤得不是很重的左臂。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幺要救我?”

      “一定要回答吗?”

      “嗯,我很想知道答案。”

      北宸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男子。

      “……因为看到你倒在地上的样子……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就是这样。”

      “…………”

      霞血无声地盯着她半晌,忽的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喂,你在做什幺!你不管你的伤──”

      吼到一半,北宸停住了,对方神色自若地活动着自己的双臂,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霞血,你骗我?!你有什幺……”

     

      “目的”二字还没出口,高大的鹰眼男子已经走到了北宸的跟前,对着她打了个响指。

      “你合格了,北宸。不过你现在太弱,使用不了我呢。”

      “什幺?”

      瞧见北宸又是愤怒又是疑惑的样子,霞血俯下身子,轻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顶。

      “既然你一个亲友都没,对这里也不会有多大的留恋吧,那我就不用纠结什幺了。那幺,首先,努力成长,成为配得上我的灵武司吧。”

      “──咦?”

      然后,在北宸还在努力思考他那句话究竟带着什幺意思的时候,霞血再次打了个响指,瞬间,整个房间被他指尖窜出、蔓延的白光所占领了,而北宸的身影,也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倒霉蛋北宸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

          这根本是好心捡了个大麻烦吧!

  • 名称:母子交尾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