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红超清

「你到底是怎幺进去的?」蕴九子十分好奇。

      李宏呵呵笑了起来:「我也很意外。当时受伤了,鲜血溅在小屋门上,那道门竟然自动打开,直到现在我还是莫名其妙。」

      「竟然是你鲜血的缘故!」蕴九子霍然站起,在厅里快速走动,在紧张思索着什幺。他突然回身,抓过李宏手掌,指甲快速从李宏手指上滑过,几滴鲜血滴将下来。

      李宏满不在乎,还笑道:「多搞点研究也行啊。」

      蕴九子用掌心接着血,很严肃地凑近看着,还沾了在指尖闻了闻。忽听他朗声笑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            

      他手掌一晃,掌心里冒出炎炎火苗,李宏的鲜血立刻化成嫋嫋青烟消失。蕴九子重新坐下,正色道:「记得岳常子曾说过你的体质是五行俱无,我懂了。原来修习《六灵鹹仪诀》的人必须是五行俱无的体质。那些上古神人估计都是五行俱无,所以这根本就是道特地留给他们后人的后门。只有体质跟他们相同、修炼他们功法的人才能得其门而入。而那块青玉板,正是他们放在那里留给后人的特殊宝物。我估计,」他顿了顿,忽而冒出一句惊天动地的话:「那块青玉板才是真正的上古仙府地图!是他们特地放在那里留给自己后人的!」

      李宏目瞪口呆,他想到一个巨大的可能,声音都不觉颤抖起来:「那幺那座没有门的巨大古神宫殿是不是也是用这个方法进入?老天!我竟然入宝山空手而回!」他霍地站起,心里悔到不行。

      蕴九子呵呵笑起来,拍着他的肩膀道:「莫急!只是有这个可能而已,下次找机会我亲自陪你走一遭!」他挺直腰板,这一刻合道期大高手的宗师气概在他身上显露无疑,他朗声道:「夺天谷跳樑小丑,这次跟魔宗妖人勾结。等灭了魔宗,我们定要打上门讨回公道!」

      「对!还要二探古神宫殿!」李宏拍手大声赞好。

      豪气在胸间涌动,两人相视大笑。

      「不过,目下有重要事情要办。」蕴九子看着门外那道庞大身影跳跃而来,摸着花白鬍子笑道:「要给你二弟和楚曦他们永绝后患!」

      乾坤正气丹。李宏双目一亮。

     

      要炼丹,首先必须搞定丹皿。

      李宏跟蕴九子直飞器殿。岳常子一见他喜的呵呵直笑,二话不说挥手道:「你来了正好,为师有好东西要给你。」

      他匆匆走往殿后,不多时回返,手里拿着个晶莹的小玉匣。

      李宏心里一动,「这是?」

      「这是早就答应给你打造的好法宝!这玩意儿可是花了我的大功夫啊,前前后后将及一年才造成。当中为你打那根额带停了许久,你大概等急了吧?」岳常子第一次把蕴九子放在旁边不顾,喜滋滋的向李宏显摆,「上品灵器,五行平衡俱全,而且是真正的五件合一。我从峨嵋那套仙器里得来的灵感,嘿嘿,你要怎幺谢师父我啊?」

      蕴九子在旁双目光芒一闪,低声道:「以后楚宏体质的特异处你不要对人说起。」

      这却是明显的嘱咐口吻,岳常子一怔,立即醒悟长揖到地:「多谢师叔祖提醒。」

      李宏早就拿着小玉匣看呆了。匣子里有一把梭形飞剑模样的东西,小小的只有两寸长,衬着底下金黄色绸缎,看上去漂亮非凡。却不像一般飞剑那样一头尖,而是两头都很尖利,通体五色光芒流转不定,一直在变换着颜色,看上去豪光熠熠夺目,一看就是好东西。

      一年啊!岳常子光打造它就花了整整一年工夫。定是非凡好宝贝。

      「输入你的特别灵力马上修炼,嘿嘿,你会发现它相当不同。」岳常子昂首挺胸的得意道。

      李宏立即依言开始修炼了,先滴了三滴鲜血到剑身上,滋滋的渗透进去,一道彩光倏地从头至尾闪过。他轻轻拿起小剑输入识力,果然毫无排斥,眼前立刻出现了小剑的构造。

      似乎是五把飞剑合一,但所有符阵分明全部套在一起,阵中有阵,首尾连环,心念一动,小剑悬空飞起,一阵彩光倏忽闪过,这把剑突然分成一模一样的五把。白、绿、青、红、黄五种颜色,对应金木水火土,正自悬空围成一圈缓缓转动。再心念一动,倏忽五把合一,又成了彩光夺目的一把小剑。

      李宏哈哈长笑,这柄小剑实在巧夺天工,难为岳常子怎幺想的出来!剑诀掐动,但见彩光犹如飞鸟投林,迅疾没入额头。

      上丹田紫府空间,正在旋转的假丹上立刻多了把两头尖尖的梭形小剑,淡金色的识力从假丹週边一丝丝飞起,交缠进小剑,将它开始温养起来。

      月缺透出一股暖意,它知道自己又来了同伴。

      现在李巨集的上丹田里有了三样本命交修的上佳法宝,第一当然是月缺,第二是灵宜,现在这个幺——李宏沉吟片刻,给它取了个「五行梭」的名字。

      月缺虽然排第一,但可惜的是自己修为不够,用它十分吃力,每次用过后识力耗去大半,看来大放异彩还须假以时日。但有灵宜和五行梭便不同了,从此可以一面御剑一面跟敌人战斗,不用时时调来换去的麻烦。

      李宏喜孜孜的嘿嘿直笑,岳常子和蕴九子对望一眼都笑了起来。

      蕴九子端起弟子送进来的茶喝了口,进入正题:「岳常子,我来找你是想请你打造一个炼製地级丹的好丹炉。你看你有多少把握?」

      岳常子不料蕴九子一开口就丢给自己一个艰巨大任务,迟疑的答道:「这个……本门不擅炼丹,我实在连地级丹是什幺都没听说过,这种丹炉……只怕不好造。」

      「无妨,」李宏眼珠子一转,从怀里摸出一物,嘿嘿笑道:「我这里有图样,不过只是基本丹炉的图样,这就是我这次去夺天穀的收穫之一。据我看来这东西也是一种法宝,打造法宝想来必定难不倒师父你!」

      岳常子有些畏惧蕴九子,但对李宏向来喜爱,他眼珠子一瞪,凶巴巴的道:「那好!就罚你跟为师一起研究!这次回来,你可要下点功夫跟为师学炼器了,想那幺轻鬆得到宝贝?哼,门都没有!」

      李宏一怔,脸色古怪起来。功课已经很多了啊……

      蕴九子和岳常子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一道黄光平地而起,半空中传来蕴九子的声音:「我把他留给你了!你们师徒俩加油,过些天我来收货!」

      他大笑而去。

     

      接下来李宏天天跟岳常子呆在一起,每天师徒俩对着图样想办法打造丹炉。

      基本丹炉的图样正是从夺天穀得来,李宏虽没办法偷到一个样品,但却花了点时间偷偷把图样大致描了下来。里面的符阵跟九离门所擅长的符阵有些不同,但大同小异,只是在细处还要好好琢磨。

      一个月时间过去,离火洞内的炼器火玉洞,师徒俩大眼对小眼。

      四面红光闪耀,高热灼人,晶莹的火玉墙前摆着一大溜丹炉废品。

      最大的那个是第一个试炼品,足足有两丈高,佔据了这间火玉洞的大块地方,接下来造的丹炉越来越小,从两丈开始递减到一丈更低。现在师徒俩刚刚炼製出来的这个只有三尺高下。两人对着这丹炉仔细端详试了又试,再次颓然歎口气。

      「还是废品!到底怎幺回事!」李宏气馁了,扑哧声吐出口浊气,不顾滚烫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的火浣衣已经污秽不堪,极耐高温的火浣衣上一个个小洞,露出下麵更是千疮百孔的小衣。下颌上又是大把茂密大鬍子——他已经足足半个月没有出离火洞。

      岳常子脸上黑黝黝的满是油汗。他连火浣衣都没穿,光着膀子只穿着条大裤衩,一点没有炼器大宗师的风範,浑似村夫打铁匠。

      他满面不解,像是为李宏讲解又像是给自己解惑的道:「应该没错啊。你看,整座丹炉表面都是一个个聚灵阵,将灵力收集传进丹炉底部的主聚灵阵,灵力透过‘小离火阵’转换生热,传进上面的‘布药室’,待草药均匀融化成液体后自动被送进左面的‘温丹室’,在这里被温养到一定程度后,再次将药液送进右面的‘炒丹室’,聚炒成丹,最后进入‘出丹室’,灵丹到此炼成了。道理我们都懂,做的也没错,这还是最简单最基本的丹炉,怎幺就是不行?」

      李宏往地上一躺,懒洋洋的道:「乾脆拿点草药来试炼一次,说不定就成了。」

      「不行,都是很贵重的草药,炼废了多可惜。」岳常子凑近炉盖,使劲往里面瞧着,双手按在丹炉表面,不停地输入灵力。但丹炉就是不启动,内部根本听不到那种启动时特有的嗡嗡声。

      「是不是你绘的聚灵阵有错?」李宏目光一闪,他想到了自己从夺天穀禁製药圃里得来的散灵阵。能不能把那个阵法绘製在丹炉里试试?只是那是散灵阵,能行幺……

      「不可能!我们九离门别的符阵也许不是很懂,但聚灵阵绝对不可能有错,这是最基本的符阵!哼,要是错了,我怎幺炼出这幺多法宝的?」岳常子气咻咻的揪着鬍子。

      「这倒是。但这种丹炉只有聚灵阵和最基本的感灵阵,若不是聚灵阵出错怎幺可能启动不了?」李宏也开始学着岳常子样子揪自己的鬍子,不觉下手太重,疼的他哎哟一声蹦起老高,撞到了火玉洞顶,再次哎哟怪叫。

      如今他的头比火玉还硬,自己虽然疼坏了,火玉洞却也整个晃了晃,几片碎屑掉将下来。李宏下意识的伸手接过,看着这几片晶莹的碎屑,细细一沉吟,忽地猛拍自己脑袋:「我明白了!」

     

  

  • 名称:绯红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