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的魔盒超清

老魔狂放的大笑声响彻整个夺天穀:

      「哈哈,不跟你们玩了,老夫去也!」

      轰隆一声巨响,天摇地动,所有人立足不稳一交跌倒在地。那道狂放笑声瞬息去远百里之外,余音却尤在耳边嫋嫋。

      「竟然破了我夺天穀的迷蹤百草隐雾大阵!」夺天谷的弟子们好不容易爬起,朝外一看个个大惊失色。

      只见药峰上空现出一个里许方圆的奇怪缺口,天空颜色跟周边明显不同,黑压压的乌云直压穀底。带着冰冷雪山味道的冷风呼呼的从缺口吹进,不一会儿就将药峰上种植的奇花异草冻得耷拉下来。一些喜欢温热的奇珍草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

      「所有夺天谷弟子速来药峰救援!」当当钟声回蕩在整个夺天穀上空。伴随的是一群群仙鹤的尖声鹤唳。夺天穀大乱。

      道道各色飞剑人影朝药峰迅速飙去。

      夺天谷长老全部出动,药峰上到处都是人影在穿梭。

      黑暗中有人在大叫:「你们跟我走!一定要保住天字型大小药圃!」

      「速速往守峰堂相助补阵!」

      「预备敌袭!」

      夺天谷几万弟子全部出动,在留守的长老指挥下儘量堵住每个缺口。

      混乱中有人大叫:「怎幺不见两位穀主?」

      「宗主呢?宗主和昆侖长老们怎幺还没出来?」

      「各大派掌门长老呢?」

      「糟了!他们还没出来!跟我速去仙田入口!」

      李宏四人飞到药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混乱如麻的情景。药峰上到处是人,但都是修为较低的夺天谷炼药弟子,大多数人只能去保药圃,少部分修为较高的或被调到守峰堂去补阵或站在缺口下预备敌袭。

      他们四人对看一眼,到底初生牛犊不怕虎,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一个决定——去仙田入口!

      四人毫不停留迅速朝药峰背后的仙田入口驰去。

      寒风侵骨,从天空大阵缺口处呼啦啦涌入,天空开始飘起晶莹的片片雪花——恰在此时,中土大西北苦寒之地今年第一场风雪到来,真正不是时候。

      还没到入口便闻得扑鼻血腥味。尸首伏了一地,尽是在仙田出口处看守的夺天谷和仙宗门人。

      周围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那个小小的洞口里黑乎乎的,什幺看不清,似乎没有任何动静。

      李宏再次感觉到那股巨大的洪荒以来就存在的久远庞大力量。他的头髮慢慢竖起。但猛然间感觉不对——其中间杂的那股微弱熟悉感觉没有了!

      「谁在那里!」

      身后传来断喝,嗖嗖连响,十几道剑光停在四人身边,剑上的人早看到满地尸首,神色一寒,几乎立时就要出手。

      「别动手!我们是九离门门人!发现出事急忙前来接应的!」李宏报明身份。

      他们狐疑地看着李宏四人,窃窃私语片刻,有人认出了李宏。

      「是九离门的人,我见过他。」

      为首一人在剑上抱拳道:「在下夺天穀天丹堂秋明子长老座下七弟子无唯,现在不多说了,我们要进去,劳烦四位九离门的师兄在此守候,如果看到有人出来先不忙动手,记得隐蔽身形。」说罢他手一招,便要带人进去。

      「且慢!」李宏大叫。

      无唯回过头来,神色颇不耐烦:「还有何事?出来再说。」

      李宏急了,彩光一闪就挡住了他的去路,不顾一切大叫:「进不得!通道已经封住了!」

      无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后夺天谷弟子更是声色俱厉:「你怎幺知道!难道你就是魔宗奸细?!」

      李宏心道不好,他自是清楚,如果那股熟悉感觉消失,这意味着这条通道已经跟仙田内部断绝,里面五彩灵气波动自己才因此感觉不到。如果此刻进去,这些人说不定会迷失在内,天知道他们会有什幺下场!但怎幺向这些人解释呢?

      他脑筋急转编出另番说辞:「难道你们没有觉得蹊跷?你们看,除了那老魔没有一人出来,连宗主都没出来。他们怎幺可能追不上老魔?只有一个解释——肯定是通道出问题了!」

      这样一说,无唯果然有些犹豫,李宏趁热打铁道:「为今之计只有以不变应万变,也许通道只是暂时失效,如果我们在此守候,通道通了他们自会自己出来。如果你们执意要进,那也行,但下场可能就是永远出不来!」

      十几人都呆住了。有人小声道:「记得很久以前出现过这种状况,我认为这位小兄弟说的有理。不然宗主他老人家怎幺可能没追出来呢?」

      良久良久,几乎能看到内心的激烈斗争,无唯最后终于做了决定:「好,就听你的。我们暂时按兵不动再等等。」

      时间一点点流逝,众人紧盯那个黑乎乎的小洞口,眼皮眨都不眨酸麻了。期间又飞来许多夺天穀的援手,听到缘故后全都愣住。

      这条通道说是通道,其实有些类似传送阵之类的阵法连介面,如果在关闭期间贸然进入,天知道进去的人会被传到哪里。

      无唯越想越觉得李宏见机快,心存感激,飞近悄悄道:「多谢小兄弟。」他明白,以自己的修为进去其实派不了多大用场。

      李宏一直在想着一个奇怪的问题,心里一动,正好借机问道:「无唯兄客气了。对了,你们的师长们都到哪里去了?」

      他早就看出来,这些前来的夺天谷弟子明显全都修为不高,最高的这个无唯不过才慎功中期,已是这里的头脑人物,难道夺天穀就这点实力?实在令人满腹疑窦。

      无唯马上知道李宏话里的意思,唏嘘的道:「仙田出了这等大变故,我们的长老全部出动,几乎都被派到仙田里围堵那些黑衣杀手去了!唉,都怪我们,平时以炼丹製药为第一要务,修炼打架都是其次,倒是让小兄弟你见笑了。」

      李宏心里翻起滔天巨浪,这个节骨眼夺天谷把长老全部派进仙田表面听上去似乎再正常不过,可是细细一想——难道易容丹的前车之鑒这幺轻易就能忘记幺?要是那些个黑衣杀手改扮成夺天谷的长老,岂不是就能混在夺天谷的长老群里轻易出来?

      抑或?那些黑衣杀手本来另有个身份就是夺天谷的长老?!李宏心里惊骇万分,面上却不动声色。

      无唯还以为李宏害怕,安慰道:「放心吧,我们还是有点高手的,那些个黑衣蒙面杀手肯定扫蕩的差不多了。」话虽如此,他的声音却在微微发颤。

      李宏心里暗歎,低阶永远不知道高层心里在想什幺、在搞什幺花样,听到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光明,暗里的龌龊就像藏在雪下的污泥,永远隐藏在见不得光的黑暗角落里。

      到此他已经肯定,夺天穀内部高层绝对有人有问题。

      就在这时,天空上传来嗡嗡轻响,无唯抬头一看顿时大喜,欣慰的笑道:「好了!大阵恢复了!哼,就算那些黑衣杀手想逃都绝对逃不出去!除了……」脸色顿时有些尴尬。

      除了那个老魔,李宏心内暗暗补充。他转而想到,老魔已是遁走,这是不是意味着蕴九子平安无恙、不久就会出来?

      一个时辰后,洞口有道黑影嗖的穿出,扑出来一箭之地就倒在地上动也不动。看装束,正是黑衣蒙面。

      众人大哗,李宏箭步沖上去,手里已是扣了几枚小天极针,大叫道:「后退!小心有诈!」

      「看我的!」楚雄二话不说,玄景钟倏地祭出,朝那人当胸扣去,一招就将黑衣蒙面人扣在钟底。随即他纵步上前牢牢拉住钟耳,大叫:「抓住他了!」

      「抓什幺抓!让开吧!」一道白色人影慢慢走出洞口。乾枯的瘦脸在漫天星光下分外熟悉。正是灵石子。

      「师父!」「师伯!」三道身影飞扑上去。

      楚雄仍然牢牢拉着钟耳不放,嘴里大叫:「师父快来!」

      灵石子看上去筋疲力尽,眼底却有微微水光闪动,他嘿嘿笑道:「我老人家回来了。老七放手吧,那是条死尸。」

      他淡淡道:「通道突然关了,我们怎幺都传送不出来。后来似乎行了,我老人家自告奋勇打头阵,还拿了条死尸探路。这不,一出来就见到你们四个不听话的小家伙。」

      李宏歎口气,这个老师父还真是胆大包天,这种时候居然打头阵。但他悬了许久的心终究悄悄放下了。

      一道道人影接连纵出洞口,宗主和各大派掌门终于走出仙田。许多人身上带伤,看来这三天仙田里必定十分不平静。

      李宏辨认许久还是没在人群里见到那人。他悄悄把灵石子拉到一边,问道:「里面没人了?我们的人都出来了幺?」

      灵石子目光一闪,缓缓摇头道:「没有了。」

      李宏暗暗着急,蕴九子,你还在里面干什幺!难不成你真想在里面等来飞升?

     

      三天后,九离门踏上归程。

      这次新人大比草草收场,已经没人再想着排名次争取灵丹配额之事。峨嵋派一直在叫嚣要夺天穀给个说法,最后在宗主玄戌子和各派调停下勉强达成协议,今后十年峨嵋的灵丹配额将足额供给。到此,亦阳子的脸色终于稍稍好看了些。

      而九离门,彻底得罪夺天穀。当时灵虚子由于一时软弱没有坚持下去跟峨嵋「同进退」,终究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碍于公论,夺天穀并没对灵虚子怎幺样,但从青易子和青琴子对灵虚子的态度来看,接下来九离门必定将有很长一段时间得不到灵丹配给,至多供给少部分敷衍塞责了事。

      对此灵虚子十分自责。但扪心自问,当时难道让他跟亦阳子一样嚣张跳脚大骂公然挑拨仙宗内乱?他实在做不到。

      如今局面,只有强横才有理,而灵虚子恰恰不是个强横的人。

      新洛派的女弟子全部惨死,青易子流了把「辛酸泪」,答应以后十年将足额给新洛派灵丹。元贞子终于稍稍平息了一些怒气。

      至于崆峒、蓬莱、朝真门、碧霄宫、玄委似乎跟夺天谷达成了某种私下协定,不知道内情,但至少掌门们没人闹腾,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踏上归程的时候,九离门人人心情都很压抑。

      李宏眼珠子一转,扑到灵石子耳边,传音了某番话,灵石子老脸立时阳光十足,他呵呵拍手笑道:「好!就知道你小子绝对不会让师父失望。」

      是啊,李宏很满足,「乾坤夔」里啷伉满堆的都是得自仙田的上古仙草,还有什幺换不到的?只怕夺天穀的人自己都会上门来换!

      灵石子跟灵虚子附耳一说,两人哈哈大笑,脚踏飞剑声震长空。

      远远的峨嵋派都听见了,亦阳子转身来看,面上讶异之情分明。

      灵虚子朗笑道:「亦阳子兄,我们还会再见的!」

      火光闪动,九离门的人一个接一个迅速消失在天际。

     

  • 名称:潘多拉的魔盒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