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超清

   漫天都是迅疾飞舞的火凤凰,美丽却极度杀气腾腾。每只都有一座楼大小,对準各自目标俯冲、盘旋、奋起直追……无所不用其极,火球、火箭、火带、火丝漫天飞舞。天空通红,黑衣人无从遁形。

      就在这时,十来道鬼祟身影偷偷从第九号高峰边飞速驰过,进入第拾号盆地。楚曦众人最后看了眼第九号盆地上空的沖天红光,毅然掉头反向疾飞。

      他们的身影一个接一个消失在第拾号盆地边缘。

      李宏神识一直蹑着楚曦等人,见气息全部消失,知道他们已经成功离开。心头一喜,最后看向第九号盆地上空。

      峨嵋派的人怔忡不定,又惊又喜的看着漫天火凤凰。人群里的楚怀满脸大汗,大喜狂笑:「是我们九离门的灵石子灵仪子师叔来接应啦。黑衣杀手,等着被师叔们杀个片甲不留吧!哈哈哈哈!」

      他自是认了出来,这是九离门绝技。

      李宏好笑,摇摇头从小山洞里钻出,就在这时,突然胸口的小猫使劲用爪子掐了他一把,正掐在敏感地带,疼的他脚下一个踉跄。

      一道绿光倏忽从头顶掠过,正中后面的小山洞。「轰隆」一声巨响,山石纷飞烟尘弥漫,伸手不见五指。李宏被几块炸飞的山石击中后背,痛的龇牙咧嘴,但他见机极快,足尖一点,身体已是跟随山石飞出方向混在尘烟里弹射而出。灵宜彩光一闪自动护体。

      那道绿光却如影随形,转个大弯后对準烟尘碎石中的李宏激射而来。李宏头皮发炸,好强大的气息!心念急转,月缺透额而出,「轰隆——」与绿光碰个正着。

      恰似被人在脑门上猛击一锤,李宏身体大震,血肉颤抖,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几缕紫血从嘴唇边汩汩淌下。他毫不敢停,一击奏效,立刻收回月缺踏着灵宜狂飙而出,方向直取第拾号盆地。

      「想走?迟了!」身后幽幽语声如同附骨之蛆,箭一般穿透李宏的耳膜。

      他更是大惊,好高的修为,这敌人至少化丹期!他那绿光法宝虽毁了,人却毫髮无损!心里发狠,牙关一咬,将嘴里的极品仙石嘎嘣一口嚼碎,直着脖子死命咽下去。上丹田里识力漩涡再次飞速旋转起来,刚刚消耗大半的识力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正迅速补回。

      金光一闪,月缺再次透额而出,飞速涨大,李宏牢牢立在月缺正中,恰如流星赶月飞快朝第拾号盆地急遁,眨眼就到了第拾号高峰。正待反向,突然一道黑影挡在面前,只听那敌人冷笑:「九离门小杂毛竟然身怀仙器!连人带仙器都给我留下罢!」说罢将手一摆,一道蓝光飞遁而出,竟然又是件上品灵器,倏然向李宏射来。

      好快的速度!李宏的心急剧下沉,有个念头不可抑制的升上来——杀了他!必须杀了他!他发现了月缺!

      拼了!只有他发现了自己的蹤迹,余下那些还在跟火凤凰和峨嵋的人纠缠不休,也许可以!

      李宏破釜沉舟,再次取出块极品仙石往嘴里一丢,「乾坤夔」上的「捆仙绳」第一次祭出,却是悄悄的隐在袖子里。

      电光火石间,灵宜忽地沖出,轰隆——两道法宝飞剑再次拼在一起,双方均是全身大震,李宏脑门发黑,一口鲜血喷出,但手上丝毫不慢,「捆仙绳」唰的出手。

      一道又细又长的金色灵蛇样东西毫无声息悄悄飞过去,那人根本没发觉。但见绳头一昂,「捆仙绳」突地将那人缠了个倒捆葫芦提。李宏立刻毫不停顿的手在袖子里飞快暗掐。

      这人全身灵力受限,细细的金丝绳锋利如刀直勒进肉、直切到骨,全身立时多了百八十道深深血口,变成了血肉模糊的血葫芦。他再也忍不住,「啊——」的长声惨呼。

      李宏眼中凶光一闪,灵宜电射过去。

      嗖的一声,彩光一闪,哧啦啦血肉飞溅。这高手丹田下腹被破开一个尺许直径血洞,肠穿肚烂,金丹已是碎的不能再碎,全身修为立时毁了。半空中似下了阵血雨。那柄蓝色飞剑直往下坠,李宏飞速窜过去一把捞回,看也不看直接丢进「乾坤夔」。

      天际黑影闪动。李宏冷哼一声,手一招,「捆仙绳」头飞进手里。李宏拉着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敌人反向迅速朝第拾号盆地边缘飙去。

      混沌一片,接着眼前景物出现,李巨集立刻分辨出来——终于回到了第一组盆地空间。他毫不迟疑的在自己身上和后面被捆着的敌人身上连下两道「隐身符」。两人身影立刻消失。

      那些黑影在第拾号高峰上顿住脚,狐疑的连连鼻子耸动:「头儿的气息明明刚才还在,怎幺眨眼消失了?」

      「前面我好像听见头儿在惨叫?」

      「我也听见了。」

      「糟了!这里有很浓的血腥味,难道头儿中了暗算?」

      「胡说!他有化丹中期修为,这里都是些菜鸟愣头青,谁能杀得了他?肯定是追人去了,我们追过去看看!」

      黑衣人舍了盆地里的峨嵋派众人,反向进入第一组盆地空间。原来他们竟然知道走法。

      楚怀一直在等待所谓的师叔们的出现,但等了又等,天空的火凤凰一个接一个火光暗了下去慢慢变小慢慢消失,却没看到半点师叔们的影子。

      不是师叔他们?那会是谁?楚怀脑海里突地跳出一个人身影,难道是他?他马上摇头否定,就算他有能力用中阶灵符,但不可能一个接一个用这幺多!心内又有个小小的声音道,那家伙让人意外的地方多着呢,除了他,九离门谁能出手却又不愿意露面?除了李宏……

      他看向峨嵋四剑,四人累坏了,正大把大把吞灵丹。死里逃生惊魂未定,根本顾不上问是谁救了他们。

      楚怀心里越来越觉得是李宏,但却怎幺也不愿意承认这点。

     

      天已亮了。第九号盆地,浓绿毒瘴下如同透明皂角泡样的禁制里,李宏正盘腿坐地恢复功力。良久他睁开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身旁那「高手」已经奄奄一息,金丹被摧毁,丹田处一个大血洞,只剩最后一口气。李宏箭步走到他面前,一把撕下蒙面的黑巾。底下是一张从未见过的苍白脸庞。

      大约三四十,面容瘦削,阔口直鼻,长相十分陌生。李宏沉吟一会,朝他怀里摸去。这人呻吟一声睁开眼睛,惨声道:「好狠的小子,你杀了我吧。」

      「杀不杀你此刻有何分别?」李宏悠然反驳,继续探手朝他怀里摸去,突地想到那个断腿之人的诡计,心念一转,灵宜握在手里,用灵宜拨开他的衣襟。但他似乎别无长物。

      「一个将死之人你还怕什幺?」这人冷笑。

      「你们这些杀手作恶多端死已是便宜了!少废话,老子问什幺你答什幺,不然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李宏目露凶光。

      那人直视李宏双眼,目光居然渐渐清澈,「不会的,现在你已经觉得我够惨了,不会再下那种毒手。」

      「你知道个屁!」李宏骂道,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做不来这种刑讯逼供的事,于是考虑是不是要为他续命,带给灵虚子审问。

      「不必了,已经太晚了。何况我知道的确实不多。」那人歎口气,目光渐渐浑浊。

      李宏赶紧找灵丹,找了良久却不知道什幺合用,索性取出「九转离魂酒」捏着鼻子给他灌了一口。

      这酒居然用对了。大补元气的九转离魂酒下肚,这人脸上恢复一丝极淡的血色,咂咂嘴道:「九离门特产‘九转离魂酒’,一直想喝喝不到,没想到临死前却尝到了味道。」他神色一顿,自言自语:「你这古怪的九离门小子功力不高,身上却这幺多宝贝,真想不通你那些杂毛师长怎幺会捨得给你……」

      「少废话!如果你要喝小爷可以再给你,但你一定说清楚你是什幺门派、是谁派你来的!」李宏把手停在他嘴边,九转离魂酒透过晶莹的玉瓶微微晃动,奇香正好传进他鼻端。

      他歎口气:「我是孤儿,从小就被人搜罗来,一直在一处山谷里练功,那里有许多跟我一样的人。直到前些天我们接到任务出山。在此之前,我连中土大地都没游历过。什幺门派,什幺名字,你问也是白问,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又怎幺可能告诉你?」他露出一丝嘲讽微笑,眼睛渐渐红了,目光开始游离,似乎想到了一些久远的记忆。

      李宏沉吟了,不知为什幺他觉得他说的是实话,也许这杀手像蕴九子一样也有一份惨痛身世,但……想到新洛派女弟子的惨状,他还是怒了:「你们侵犯杀害新洛派的女弟子,禽兽不如!」

      「侵犯?你是说强*奸?没有,我们这队人绝对没有这样做。」他摇头,目光紧盯李宏手里的九转离魂酒。

      我们这队?李宏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字眼,想想又给他灌了一大口。

      他却剧烈咳嗽起来,乳白色的「九转离魂酒」从丹田血洞处汩汩涌出。不用再看,李宏知道他已经不行了。

      「给你,看在你给我喝酒的份上。」他费力的从袖子里摸出一个晶莹的小玉瓶,刚递到李宏手里眼神就涣散了,只听他幽幽道:「真想再回一次家乡……」声音低了下去,眼睛阖上,就此死去。

      李宏打开小玉瓶一看,三粒奇怪的黄色灵丹小鱼儿一样在瓶里不停游动。闻上去还有股鱼腥味,没有任何灵气波动。

      李宏郑重收进怀里。看着眼前死人苍白的脸,心里不知是什幺滋味。杀了一个化丹期高手,竟然一点喜悦都没有。他终究歎口气,掘土将死人埋了。

      这是第一次杀人。李宏想自己以后恐怕都忘不了这张苍白的脸。

     

     

  • 名称: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1: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