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dnoah.zero超清

   第二天大比正式开始。

      那座插天高峰下一夜之间出现一座极高的高台,宽二十丈,高二十丈,通体大木,鲜藤白花缠绕,竟不知夺天穀一夜之间怎幺办到的。

      高台上一溜宽大太师椅,仙宗宗主居中,八大掌门及夺天谷两位穀主、五行门掌门、绮霞宫宫主旁列,身后数十把交椅里坐着各派首座和长老。

      这些人,尽是当今仙宗的头面人物和精英。

      前天昨天夺天穀的排场令那些小派散修大开眼界,本以为今天夺天谷必定又是极尽排场,不料青易子只是站起来简短说了几句应有的开场白,便宣布大比开始,第一项是法宝竞技。

      比赛章程很简单,夺天穀纵长百里,如果御法宝去到尽头——那边有夺天穀的人守候——拿到一朵芝草,在一炷香时间内返回就算通过。

      一声令下,所有参赛弟子都御起法宝。九大派,除了昆侖没有弟子参加,每派都至少三五十人以上,像九离门这样只有十八名弟子参加反而是最少的,再加上那些小门小派凑热闹的参赛者,这第一项,参加的人不下千人。

      一时高台下剑光济济,人头攒动。

      人群里的李宏也祭出灵宜跳了上去。身边楚怀、楚轩、楚曦、楚雄等人纷纷跳上飞剑。

      高台上玄戌子亲自点起一根粗如儿臂的长香,**香炉,待那第一缕青烟上冒,他温和的声音立刻传遍整个夺天穀:「计时开始!」

      嗖搜声不绝于耳,周围的人一个个如同离弦之箭般飙了出去,眨眼飞出百丈开外。李宏这才足尖轻点,催动灵宜飞上去。

      不是他不想快,而是刚出发的时候人群太挤,难免会磕磕碰碰,碰到别人犹可,碰到自家人便不好玩了。何况刚才听那第一项比赛章程十分简单,须知越简单越有猫腻,这意味着——你可以把别人挤下飞剑、甚至打下飞剑,只要拿不到芝草那人便输了。自己这样想,想必许多人也会这样想,乾脆避其锋芒。以自己的御剑速度,百里一炷香时间根本用不着。

      眼见最慢的人距离自己都已经不下十里,李宏这才开始催动灵宜加速,不过依然不是最快的速度。这样飞出六七十里后,开始遇到返回的人。

      李宏眉头一皱,暗叫不好,自己竟然算漏一点。心念一动,识力迅速从涌泉穴传进灵宜,灵宜彩光大放,突然加速,飞快向终点飙去。

      迎面四道彩光呼啸而来,峨嵋四剑终于出现,每人手里拿着朵芝草,极快地朝李宏迅速逼近。

      李宏眉头一皱,刚才算漏的正是他们。如果他们先自己拿到芝草,必定百般阻挠,果不其然,他们来了。

      峨嵋四剑互相使个眼色,排成一排,朝李宏对面对的挤过来,速度极快。李宏不可能跟他们硬碰硬,心随意转,灵宜飞快往旁边飙去,划出一个弯形大圈。把峨嵋四剑远远撇在一旁。

      嗖嗖几声,对面又来几人,依稀有些脸熟,脚底那带剑柄的大剑彰显着正是峨嵋的人。他们显然早跟峨嵋四剑预谋好了,峨嵋四剑正面对沖李宏,他们这几人则从旁边包抄。

      这样一来,李宏的前路便被堵死。对面那几个家伙幸灾乐祸正面沖上来的疯狂神色看得清清楚楚,有个家伙的鼻毛龇在外面都瞧的分明。

      李宏暗叫不好,田忌赛马啊,这几个家伙就是用来牺牲的。

      眼看撞上,李宏嘿嘿冷笑,突然身体倒飞,头下脚上直沖云霄,灵宜就似沾在脚底板上。几个家伙狂叫着从他的头底下飞速飙过,被李宏这手绝技惊得呆了,停下回头愣愣的看。

      李宏迅速把身体正过来,飞速沖向终点。

      刚才那一招倒飞,并不是什幺人都会的。李宏得意的笑。

      终点那里一字排开许多张大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一个装满芝草的大筐。芝草此刻已经见底。李宏压根没有停,御着灵宜直接朝桌子沖去,在药童惊叫蹲低的那一刻迅速从筐子里捞起芝草,眨眼又反向飙了回去。

      身后响起不满的大叫:「这位师兄,你玩这幺惊险的动作打招呼先啊!」

      李宏压根没有回头,在灵宜上朝后一拱手,瞬间飙远,身形潇洒至极。

      药童们啧啧惊歎:「到底是九离门的人,瞧这手飞剑玩的简直出神入化,我们夺天穀的御剑术哪有这幺高明!」

      峨嵋四剑这个小小的插曲对李宏并不能造成多大影响,回程时,只要看到疑似峨嵋的人便先行绕开不与交锋。这样很快看到了远处高峰下的那座高台。

      只要飞到高台下缴了芝草记下名字就算通过第一项赛程。

      眼看接近高台,一道熟悉的身影引起李宏的注意,是楚雄,御着他那把火红色的「流火」,动作迟疑缓慢的贴地飞行,左顾右盼。很不明白他为何如此。

      李宏迅速飞过去。

      楚雄又急又气,一见李宏便大叫:「大哥你来的正好,不知哪个混蛋撞了我一下,手里芝草没拿稳,竟掉了下去!大哥快帮我找!」

      李宏的心一沉,他没有马上帮楚雄找芝草,而是抬头向高台上望去。

      那根粗如儿臂的大香只剩短短一截。

      下面一片半人高的草地,绿色的芝草掉在草地里很难找的到。李宏沉吟,找不到也好,如果楚雄就此淘汰,正好不用进危险的上古仙田。刚想把这个想法婉转地说出来,就见远处高台下四条人影正幸灾乐祸地看向这边,朱雪笑的花枝乱颤,手里一截绿色的东西在雪白手掌里甚是显眼。

      峨嵋四剑!原来又是他们搞的鬼,一计不成,又害楚雄。现在不是楚雄的安全问题,而是九离门脸面的大问题。李宏眉头一皱,喝道:「你左我右,一定要找到!」

      「好!」老实的楚雄猛点头,立刻御剑飞向草地左边。

      李宏飞到右边,先是贴地飞了会儿,悄悄到怀里拿出一物,立刻飞速飙到楚雄面前,拉着他胳膊故意大声笑道:「七师弟你看,我找到啦!」

      楚雄大喜,不及细看一把扯过芝草就跟李宏二人迅速朝高台下飙去。

      两人名字刚记完,玄戌子的声音立刻响彻全穀:「时间到!」

      峨嵋四剑脸色陡然变得十分古怪,朱雪忿忿不平地咬着下唇,忽然指着李宏大叫:「他作弊!」

      场上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看着朱雪和李宏。高台上诸位仙宗头面人物纷纷走到台前朝下看。

      李宏背手站在离地五尺的灵宜上,神态自若,笑问:「朱雪仙子何出此言?你何以见得我作弊?」

      「你明明多拿了根芝草交给你师弟,你这是作弊!」朱雪不服气的大叫。

      「哦?场上那幺多人的眼睛都看到我找到了师弟掉下的芝草,为何只有你肯定我多拿了芝草?莫非是你故意使人撞我师弟?抑或就是你把我师弟的芝草藏起来了?甚至就在你的手里?」李宏笑吟吟的反问。

      朱雪顿时语塞,藏在袖子里的左手一缩,那截短短的绿色消失了。

      旁边青穹见势不妙赶紧帮腔:「你说没有多拿,那你敢不敢跟我到终点找药童师兄们对质?」

      「好啊!」李宏笑嘻嘻的。突然厉声道:「如果证明我没有多拿,你们师兄妹四个都要向我道歉!当我们九离门的人好欺负!前面你们四个挤兑我,后来又捉弄我七师弟!须知公道自在人心,高台上各位掌门前辈都看着!」说着身影一晃就飞到朱雪面前,厉声道:「走!到终点对质去!」

      场中一片安静,所有人都被声色俱厉的李宏惊呆了。

      灵石子早就站在高台边摸着鬍鬚胸有成竹,眼见峨嵋四剑四人脸一阵青一阵红,峨嵋掌门亦阳子脸色阴沉的几乎在滴水,他眼珠子一转,懒洋洋走出来发话了:「老六不得无礼。呵呵,都是同宗,玩笑开一阵就罢啦。还不向你四位师兄师姐赔礼?」

      李宏傲然不动,半晌才不屑地冷冷道:「在下赔礼!」一拱手立即掉头飞走。楚雄楚曦跟了上去。

      场上安静极了,那些小派中人舌头伸得缩不回去,个个心道,好厉害的九离门高足!

      「这孩子!」灵石子挠挠头皮,却故意不往下说了,看向亦阳子。

      亦阳子只得发话:「你们四个过来,敢在宗主和各位长辈面前大呼小叫,看我怎幺罚你们!」说着向玄戌子拱手请罪,只是仍然拉不下脸皮向灵虚子道歉。

      灵虚子淡淡的笑,不开腔也不恼。

      玄戌子一直微笑看着这幕,这时开言道:「孩子们都不错,没什幺大事,现在宣布第二项比赛章程吧。」

      李宏却没听到第二项的比赛章程,他早已飞回迎宾馆——用不着他听,自会有人告诉他。但楚雄始终不解,忍不住小声问道:「大哥,那根芝草到底是你多拿的还是找到的?」

      李宏微微一笑,就是不答,答案显而易见啊。

  

  • 名称:aldnoah.zero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5: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