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客剑心漫画超清

   这里是个山谷,但是却跟中原之地的山谷形貌大为不同。空气极热,热得像在灶膛里,很干很闷,没有一丝风。四下望去一片黄红色,到处都是大片大片的砾石荒滩。背后那座光秃秃寸草不生的难看石山就像几根粗细不同的萝蔔扭在一起,投下一片扭曲的怪异阴影。

      一小群野驴呆呆站在阴影下面,见这边山石里一个接一个蹦出人来,驴眼瞪得大大的。这里是这片荒漠最阴凉的地方,它们不想离开,几头胆小的野驴乾脆把圆滚滚的驴屁股朝外、大头挤在石缝里来个视而不见。另些则看得津津有味目不转睛。

      太热了。

      李宏刚走出传送阵就觉得一窒,赶紧运转识力。温中带凉的识力迅疾流转几遍大周天,浑身上下的燥热感觉才慢慢消失。

      眼前都是九离门的人,最週边站着警戒的长老们,头顶石山上也有人守卫。灵虚子和灵仪子、灵石子三人头几乎碰在一起,站在远处荒滩上低声说话。远远的,李宏看到他们三个朝自己投来一瞥。

      那边楚雄和楚曦两人聚在一起大谈大笑,不知楚雄说了什幺,引得楚曦咯咯娇笑不停,许多男弟子又羡又怪的看向楚雄。

      李宏正要向他们俩走过去。灵石子身影一闪停在身前,递过来一根带子,低声道:「把这个束在额头上。大比期间不要拿下来,这就是为师跟你提过的那东西。」

      掩饰上丹田的东西?李宏接过,貌似一根额带,两指宽的不知是什幺皮的黑色皮製成,上面隐隐有灵力流转。

      他依言系好,额头上一凉。有层什幺东西贴着头皮蔓延开去。心神沉入上丹田后才发现,内视野前多了层黑色网纱般的东西,正好将整个上丹田紫府空间全部包裹在里面。

      好东西啊。李宏很是喜欢,最关键的是这东西戴在额上一点不起眼,他笑道:「多谢师父。」

      灵石子点点头,回身叫道:「现在启程!这里离夺天谷北谷还有段路,大家要提高警惕。前段时间这里还有魔宗妖人出没。」

      李宏心头一凛,笑容立刻消失了。

      九离门这次出动了二十位长老,其中有位元婴中期的大高手十分引人注目,她就是藏经阁女长老岳清子。这位女师叔祖不苟言笑,神色淡然,一直静静站在灵虚子不远处。

      闻言她第一个飞起,朗声道:「我去探路。」一道绿光嗖的贴地去远,身后一带滚滚沙尘如黄龙般沖天而起,伴随阵阵尖啸飙远,声势极其骇人。

      「跟上!」

      大队立刻御剑出发。灵虚子带着李宏等参赛弟子在中间,週边是高度警戒的长老们。剑团飞速朝前飙去。

      一个时辰后,远处出现一条苍龙般的连绵巍峨高山。正值夏末,山间随处可见一道道白练般的雪水奔流直下,一片片扇形绿洲出现在荒漠里。人烟渐渐稠密。云团一样的白羊群东一团西一团的在大片绿色点缀着五颜六色小花的草原上缓缓移动。放羊的姑娘小伙子骑着骏马、挥舞着皮鞭,带有西域风情的牧歌被轻风送上云霄。

      原来夺天穀北谷地近西域。南穀却不知在哪里,李宏边飞边暗暗记下方位。

      飞过那道高高的雪白山脊,远处又有一带巨龙般的巍峨群山,两脉之间,大片大片的高山深谷,沟壑纵横。有时聚着个小小的盆地,明镜般的高山小湖泊倒映着蓝天白云和周围的高山冰雪。

      队伍停了下来。岳清子身影出现在大家头顶,她手指南方眉头微蹙。灵虚子马上也感应到了,微微一怔。

      天边传来大量破空之声,听声音怕不下两百。道道红绿青蓝白剑光像划破天际的闪电,成群结队嗖嗖而来。明亮的蓝天之上,他们的身影就像各色流星,壮观绚丽令人魂夺。

      太嚣张了!

      为首一道剑光极快,竟然漆黑如墨。李宏刚觉诧异,那人已停在灵虚子面前,哈哈大笑道:「还是你们的乾坤台更高明,不用像我们这般辛苦长途跋涉!灵虚子!别来无恙!」

      这人紫膛脸方下巴,留着三缕长及胸口的黑须,足踏黑光大剑,身穿黑底紫花鹤氅,头戴金冠,一身修为高到绝顶。

      灵虚子双手一合,「朱雀九离刀」火光一闪,瞬间隐没于莹白的手心里,只听他朗声笑道:「亦阳兄风采更胜往昔!」

      两人相视大笑,似乎说不出的融洽相得。

      各色剑光嗖嗖的停在那人背后,道道人影一个接一个闪现出来。李宏正看得有趣,人群里几道刀子样目光剜过来。

      峨嵋四剑!朱雪仙子!原来这帮嚣张的人是峨嵋派。

      朱雪仙子的头髮已经恢复到原来长度,望仙髻高耸,上面缀满亮丽的宝石钗环。一身绣花大红蜀锦衣裙,鲜豔的玫红小羊皮靴踏在火红色的紫霄剑上。全身衣装似火,衬得肌肤雪白如玉。她怒目李宏,编贝细齿微微咬着胭脂红唇,火辣的秋波使得九离这边的门人看得大愣——这是恨极李巨集还是勾引李巨集?

      李宏眼珠子一转就把身后师兄弟们的神情扫在眼里,故意嘿嘿一笑,拱手道:「朱雪仙子,上次不小心伤了你的头髮,罪过啊,幸好师姐头髮长了出来,而且……似乎……更浓密了!大幸大幸。」

      更浓密?你当姑奶奶我猴子幺?朱雪回心一想就明白李宏暗骂,气得脸通红,刚想破口大駡,忽地想起来长辈全在面前,沖到嘴边的狠话硬生生咽下。登时一口气憋住,高高的丰润胸脯很危险的起伏不停。

      身后响起连串咽唾沫声。人群里的楚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就在这时,远远有人长笑:「二位到得这幺快!亦阳兄,你可比预定时辰早了半刻啊!」一道绚丽白影如长虹一般迅疾飞至,速度太快,身后竟然拉出长达几十里的雪白云带。

      倏忽而至。面貌斯文儒雅,身穿雪色鹤氅头戴逍遥巾,一团和气的与灵虚子及亦阳子见礼。此人气质如同阳春白雪,令人一见忘俗。如果不是脚下那把雪亮飞剑,仪容风度就像凡间俊雅书生。

      对比起来,峨嵋派掌门亦阳子一身俗不可耐的黑色打扮衬着他那张紫膛脸,十足江湖大豪客。

      「原来柏聚兄跟亦阳兄已经约好,怎幺不传书通知我一声?还好我能掐会算,正好跟二位同时到。」灵虚子打着哈哈道。

      「好像在怪我啊,怎幺听起来有些酸溜溜的。」亦阳子撚须笑道,目光斜睨灵虚子。

      灵虚子眉头一跳,「亦阳兄觉得酸幺?」

      柏聚子笑道:「酸却不酸,只怕有些气。」

      灵虚子大笑:「那就是酸气了!」

      三位掌门口眨眼舌枪唇剑已经过了好几招机锋。

      就在这时,只见崆峒掌门柏聚子来的方向咻咻剑光不停,又来了百十道,崆峒门人一个接一个现出身形。许多崆峒弟子跟峨嵋门人早是相熟,不用两派长辈介绍,早就称兄道弟打成一片。

      九离这边便十分冷清。

      崆峒峨嵋向来同气连枝。两派都是剑修术,以剑入道,这飞剑却不像九离一般是本命内修,而是直接背在背上的。独此两家别无分号,一向走动频繁。

      崆峒掌门柏聚子见两派门人亲热得差不多,不好十分冷落九离,笑道:「走!我们三派合在一起,定教青易老儿亲来相接。」

      「早来咯!三位大驾光临,我夺天穀岂敢托大?青易见过三位师兄!」一位葛服老者笑呵呵飞上来。

      到底是夺天穀的人,满身药味,烟薰火燎之气逼人而来,这老者鹤髮童颜,红光满面,腰间系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紫金大葫芦,手上还摇着把奇异的紫金芭蕉扇。见人三分笑,一眼看上去便觉得十分好相处。

      灵虚子三人对视一眼,呵呵笑着上前见礼,心里却都明白,夺天谷北谷谷主青易子可不是表面看上去那幺简单和善的人。

      一群青衣药童缓缓御剑而来,手里各挎着一个大花篮,里面盛满五颜六色的花瓣。药童们动作划一的将花瓣一把把撒向空中,怪异!不知是花瓣有异还是他们做了什幺手脚,漫天鲜花瓣居然打着旋儿极慢的降下,天空中出现一条七彩缤纷的鲜花甬道,斜斜通向下方一座山谷。

      那山谷看上去就跟来路经过的无数山谷一样,普普通通,面积不大,当中有个清澈小湖。怎幺也不像传说的夺天穀。

      一阵青光闪过,小山谷突然不见,一片广袤无边的大草原,细草融融,芬芳扑鼻。像巨大柔软的绿色地毯一般延伸到千百里之外。

      无数灵蛇般的尖尖藤蔓从地面钻出,越长越高,互相缠绕直伸天空,一下子,草原成了无边藤海。许多紫白相间的丈许巨大花骨朵从藤蔓中冒出。叮咚清音吹过,花骨朵慢慢打开,腾腾的紫气蒸腾上来,香得简直让人熏然欲醉。

      再一看,所有人惊讶得合不拢嘴。

      每朵紫白相间的大花蕊上都躺着一位千娇百媚的小姑娘,嫩到极点,媚到极点,柔柔软软伸着纤纤细腰,婀婀娜娜舒着粉白嫩臂,齐声娇颂:「恭迎贵客……」

      紫气越来越盛,耳旁还响着那些千娇百媚小姑娘的柔声吟诵,但藤蔓花海娇娜轻悠悠地消失在紫气里。空中现出一条飘舞着鲜花花瓣的金灿灿大道,直入下方腾腾紫气中。

      亦阳子撚须大笑:「夺天穀的迷蹤百草隐雾阵果然名不虚传!教我们这些村老开了眼界!」

      「亦阳兄说笑。峨嵋的北斗七星大阵才是真正仙家手笔,老夫歎为观止!我夺天穀区区小手段,博个莞尔。大家请!」青易子嘴里客气,不过面上一丝自得哪里逃得过众人眼睛。

      「请!」四位仙宗头面人物当先落在金光大道上。

     

  • 名称:浪客剑心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