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膛手超清

灵石子当天就把九朱峰参赛的五名弟子都叫了回去。给了楚雄四人一大把各种体己灵丹,吩咐他们吸收药力闭关。把李宏单独留下。

      李宏撅嘴不语。

      灵石子有些尴尬,挠挠头皮道:「对不住,为师居然……那个……嗯,忘记传你剑法了。我已稟明掌门,这几天你单独由为师训练。」接着他开始吹嘘:「为师实战经验相当丰富,整个九离门除了你灵仪子师叔就属为师最强。由我亲自教导,到你参加大比之日必定大大提高。」

      「得了吧,师父你忙得把都弟子忘了,弟子可不敢想!」李宏揶揄。

      其实究心底来说,他并不怪灵石子,灵石子确实太忙。何况当时虽然自己走神,但楚怀就凭削下一小块衣角说赢了,真是马不知脸长。再打下去,胜利的一方肯定是自己。他有这信心。

      「你这一战输在经验不足,而且耐心不够。你大约希望速战速决,就像上次对付峨嵋四剑一样。楚怀跟峨嵋四剑却有本质区别,一来同是门人不能斗狠,二来楚怀对你十分有戒心,早就决定好了稳扎稳打。不像峨嵋四剑,托大看低了你。跟朱雪那仗你赢得虽然漂亮,但十分侥倖。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灵石子循循善诱,分析得头头是道,李宏心里暗服。不过嘴上却依然不承认。

      灵石子也不多说,朝他招招手:「走!我们找一处空旷地方,为师要好好操练你!」

      「操练」……李宏无语。

      九离门有两种剑招,一种是代代传下的绝技经典,还有一种就是由每脉自己悟出并发扬光大的剑招,各有各的绝活。六脉之间有时也会互相探讨,但总的来说,在大同下保持本脉特色是一贯做法。

      不过以剑招接招拆招总在元婴期以下弟子中多见。到了元婴期之后,什幺剑招都是华而不实。

      比如灵石子碰到蕴九子,再厉害的剑招在蕴九子眼里都是小儿科,一招便可定乾坤,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而两个元婴期高手拼斗,基本都会直来直去,拼的是眼力智力实力和法宝,到了这时,剑招基本多余。

      由于这些缘故,九离门剑招并不多,要求弟子的是个「悟」字。也就是说,学会基本剑招后,要领悟其中的道理,在以后步步提高的修为中把道理用到实战里,不用死记硬背把剑招使得一毫不错。

      这很对李宏的口味。

      很快,他就把灵石子传给他的「离火剑法」记下了。这是九离门低阶弟子剑招绝技,飞剑出手后,务必不让人发觉飞行轨迹,但又隐隐暗合烈火熊熊之姿,千变万化防不胜防。

      灵石子还说,「离火剑法」由一千个低阶弟子同时摆出就组成「离火剑阵」,威力不小,能扛得过一个元婴期高手。不过开派至今,「离火剑阵」从来没有真正摆出过,顶多曾由一百名低阶弟子摆出过「小离火剑阵」。

      灵石子又一一为李宏示範了「如火如荼」、「水火不容」、「星火燎原」,尽是九离攻击绝技。又传了九朱峰绝技「水滴石穿」,   这却是防守之技,任凭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以一挡万。讲究的是个圆熟洒脱。

      一一传完,天都要黑了,灵石子把李宏扔在旷野里,嘱咐一声好好修习就急匆匆飞走——灵虚子又急召他,有事相商。

      李宏早就发现,其实六脉首座中只有自己师父和掌门灵虚子最贴心,是灵虚子的左膀右臂,只要有事,灵虚子总是第一个找他相商。相比起来,九玄峰灵箕子跟灵虚子似乎面和心不和;九梁峰首座灵仪子总是在闭关、不常露面理事;九荷峰灵萧子成天打哈哈;九檀峰灵道子什幺都说好、是个没主意的;至于唯一的女首座灵湘子更不必说,我行我素的厉害。

      算下来,竟没有一个人跟灵虚子真正贴心,难怪灵石子成天忙个不停。他不但要管本脉事务,还要为灵虚子打理门中事务。老实讲自进门到现在,李宏就没看到灵石子好好修炼过。弟子们突飞猛进,身为首座的师父却一直停滞不前。

      李宏暗暗警惕,以后自己可要注意,别管太多俗务,不然下场就会跟灵石子师父一样。

      已经差不多飞到九离峰的灵石子猛的打了个喷嚏,自言自语:「谁在背后说我老人家坏话……」

     

      苦练了一夜,李宏把所有剑招使得圆熟,又渐渐悟出许多道理。看看天色已亮,他决定去找大银球玩一会。权当休息。

      原来大小银球所居山谷十分偏僻荒芜,已经靠近极西的边缘地带,方圆百里没有任何金丹期长老开府隐居,如果不是那天喝醉了误打误撞根本不会留意。

      没多久就飞到了,李宏站在那个黑乎乎的洞口前扬声叫道:「大银球出来,我来看你了!」

      叫了好一会,却不见大银球出来,李宏想了想,硬着头皮钻进迷宫隧道,边走边扬声大喊。

      终于熟悉的唰啦啦声响一路传来,黑暗中,银白的鳞甲甚是晃眼,但李宏马上发觉不对,个子太小,不是大银球,是小银球。

      小银球始终对李宏有些畏惧,出是出来了,却始终畏畏缩缩的保持两三丈距离,怎幺都不敢接近。

      李宏挠着头皮,感觉有些奇怪,怎幺是它?大银球怎幺不出来?它可是很喜欢自己的。不管小银球听不听得懂,李宏朝它做手势,大声询问大银球的下落。

      李宏发现,小银球眼含敌意。

      到底大银球发生什幺事了?李宏急了,大声在地洞里叫嚷起来。

      回声震得洞顶石屑纷纷掉落,许久许久,李宏终于听到唰啦啦的声响从另一处隧道里传来,只是声音迟缓,似乎大银球移动速度非常慢。他急了,推开小银球,飞速朝声音传来地方跑去。

      猫腰跑了许久,终于前面出现蹒跚的慢慢移动身影,是大银球。它很不对劲。鳞甲银光黯淡,双目无神,见到李宏,它似乎很高兴,慢慢的拖着脚步走过来在李宏身上蹭了蹭。

      到底出了什幺事?李宏急了,朝它连比带划,大银球大约听懂了,朝李宏偏偏脑袋,示意他跟自己走。

      走了许久,李宏发现自己又回到地底奇洞之中。

      满目苍痍,「极品仙石」只剩一些米粒大小的,洞里浓郁的五彩光点变得极其稀薄、星星点点。但是当大银球回到这里后,精神明显好许多,在地上不停打滚,高兴的滚来滚去。一些五彩光点慢慢渗入大银球的身体,消失不见。

      李宏见此情景呆住了,细细一想,猛拍自己额头。

      估计这个遍布「极品仙石」的地底奇洞从九离洞天出现那天就存在了,但一直没人发觉。大小银球不知怎的发现了,便把地洞一直打到这里。由于经常待在浓厚的五彩光点里,它们的体质渐渐改变,有些像无心的修炼,不但开始通灵,还变得极其依赖五彩光点。当自己把「极品仙石」挖走后,洞里的五彩光点浓度剧烈下降,小银球还好,也许年岁不大影响不多,但大银球就经受不住改变,变得如此萎靡不振。

      这种五彩光点到底是什幺?莫非就是一种特别的灵气?李宏觉得很有可能。他从「乾坤夔」里掏出几大块人头大小的「极品仙石」放进地面一个大坑里,看着大银球呜呜直叫的欢快扑上去。

      李宏觉得很汗颜,这本是它先发现的,却被自己掘了个一乾二净,害得它差点生病。

      他决定帮大银球一个忙。

      他从「乾坤夔」里找出一块圆形的拳头大小的「极品仙石」,用灵宜在中间打了个洞。「乾坤夔」里本来就有一些天丹子留下的炼器材料,其中有几根长长的金精铁细丝,极其坚韧牢固。将「极品仙石」用金精铁丝串起来,就是一个项鍊模样。

      他走到呜呜打滚玩得正开心的大银球身边,将「仙石项鍊」牢牢系在大银球的脖子上。正好垂在它长脖颈的下方。仙石有一半别在鳞甲下面。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听李宏口沫横飞的说了一大通,大银球渐渐明白了,这样好处更大。有了这个东西,不管外出还是在隧道里别处,时时刻刻都有喜欢的五彩光点在身周。它呜呜嚎叫着朝李宏身上猛扑过来。

      李宏吓了一大跳,随即发现它是「太激动了」,用这种方法来表示高兴。

      他也「嗷」的高叫一声对扑上去。一人一兽滚成一团。

      休息一会,李宏朝大银球做手势示意它带自己出去。大银球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转身抱起一块李宏留在这里的大「极品仙石」,摇摇摆摆走到李宏面前,一定要李宏接过。

      李宏无奈接过,就见大银球颇为爱惜地摸摸着脖子上挂的「仙石项鍊」,又朝李宏手里的大块仙石直戳爪子。

      李宏的嘴无声地张成圆形,大银球是想再做一根「仙石项鍊」啊。不过这块实在太大了,他又摸出块拳头大小的,抽出金精铁细丝做了一根仙石项鍊。

      正待往大银子脖子上挂,却见大银球躲开,朝外面呜呜直叫。洞口银光微闪,小银球畏惧的一步步慢慢挪将进来。

      原来是想给小银球。李宏走到小银球身边把做好的「仙石项鍊」在小银球脖子上挂好。大银球极其高兴,又开始在洞里滚来滚去。

      小银球眼里的敌意显而易见的慢慢消失,这个小家伙,原来一点也不笨。李宏走上前拍了拍它的背脊:「别怕我了,以后再来给你带好吃的。」

      钻出地面,李宏决定,以后只要闭关就来这里,慢慢想办法把地底这个洞穴修的更舒适一些。有大小银球做伴,殊不寂寞。最重要的是,这里十分隐蔽,没有大小银球带路,谁都走不过迷宫隧道找到这个地底洞穴。

      李宏发觉,自己越来越喜爱这两只小家伙。

  • 名称:开膛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0: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