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姓氏超清

周围的山峦看上去很陌生,身处的地方更是一座陌生的山谷。

      九离洞天里所有的山谷都不甚宽广,但这里除外,四边望不到尽头。好似在山谷正中一个小小的凹陷盆地里。到处长满一人多高的蒿草。

      这种蒿草跟寻常凡间的蒿草甚是不同,叶子银白色,宽宽长长很像利剑。大片蒿草长得极密,白晃晃的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处。

      李宏昨天晚上醉酒眼神不好,稀里糊涂的把这里看成了一幅空地,但其实是在蒿草丛里过的夜。

      只是身週一丈範围内的蒿草全被削平了,碎叶摊满整幅空地。李宏捡起一片,断面非常光滑,还留有一丝熟悉的气息。

      识力。

      李宏苦笑,自己醉得人事不省居然还晓得祭出灵宜把草地削平再睡,真是厉害!可是转而想想不对,实在不记得曾经动手啊?

      这将会是一个永远的谜了。看来喝酒很不好玩,养成酗酒的习惯更是不好。

      李宏决定从今天开始戒酒。

      他站起身晃晃脑袋,还未祭出灵宜,突然心底警兆大作,直觉不好,足尖一点身形已是拔地而起。

      唰啦啦怪响几乎贴着脚底擦过,像是一大团铁锁链抖动不休的怪声。脚下有团圆滚滚的银白物事倏地掠过,钻进对面茂密的蒿草丛里。

      这东西跟异种蒿草一个颜色,怪响眨眼消失,但李宏知道那个物事并没走开,正隐藏在银白异种蒿草丛里,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看来是什幺怪兽。

      李宏笑了,正好给自己练手。

      他缓缓落到地上,也不放出彩光触鬚,脚下不丁不八,手掐灵诀心神沉入,漫吟道:「天兮地兮万物有灵,阴沉阳生赋予我形,神游万里唤我灵神,附近灵兽速速现身!疾!」

      那物事躲在蒿草丛里,当李宏吟出口诀的时候本能得觉得不妙想逃走,只是哪有逃走的机会!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李宏的声音变得极慢极具诱惑。这灵兽身不由己的一步步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等走到李宏面前方回过神,想逃走已是迟了,感觉李宏的神识罩定了它。它吓得抖抖索索缩成一团。

      李宏却瞪大了眼睛,乖乖!这是什幺东西!

      样子有几分像大穿山甲,只是寻常穿山甲哪有这样一身漂亮的银白鳞甲!这物事肥肥壮壮像个肉球,满身覆盖小酒盅大的鳞片,鳞片边缘极薄极锋利,动一动就唰拉拉怪响,犹如金铁叶子交鸣。它的嘴和四爪都带有金属反光,尤其爪子,看上去又尖又硬。李宏相信,谁要惹了它,肠子会被它一把掏出来。

      这异种穿山甲明显是低阶灵兽,正好在李宏目下可以掌控的範围内。

      此刻它害怕得缩成一团,像个披满银叶子的肉球,铁爪子在身下一伸一缩,似乎仍有些心有不甘。

      李宏觉得很好玩,朝它慢慢走过去,想仔细看看它这身银白鳞片到底是什幺东西。就在这时,远处排山倒海般的唰啦啦急响,一团更大的银球滚地龙般急飙过来,所过之处迅速压出一条蒿草胡同。

      李宏见它来势急,不敢怠慢,飘上天空,灵宜透额而出倏忽变大踩在脚下。

      大银球一直滚到小银球面前才停下,四爪伸出,一只更大的银色异种穿山甲现出身形,它足足有小的那只两倍大,身体光直径就有七尺。

      大银球很通人性,尖嘴朝小银球拱了拱,见它不敢动,抬头朝天空上的李宏看来。

      李宏看到一双血红色的小眼睛,凶光毕露。但马上,大银球就发觉了李宏的厉害,对李宏脚下的灵宜尤其畏惧。血红色慢慢退去,深黑色的小眼睛眨了眨,居然呜呜地叫了声。头低下去贴在地面,做出一个畏服的姿态。

      这东西有智慧,非常聪明!它肯定经常看到天空上御剑飞过的九离门门人,对飞剑有印象,知道害怕。

      李宏呵呵笑起来,想了想,在大小银球两丈外落地,和缓地道:「我昨天喝醉了,误入你们地盘,得罪得罪。你们继续玩你们的,我就不打扰了。」他嘿嘿讪笑两声,再次跳上灵宜腾空而起。

      正待飞走,忽听身后呜呜两声怪叫,李宏停下回头,发现大银球居然人立而起,两只尖利前爪朝他拱了又拱,像是在作揖。见李宏好奇地停下看着它,它更来劲了,使劲把尖嘴偏向左边,如此三次。接着带着小银球慢腾腾朝左边走去,还一步一回头地看李宏。

      咦?莫非它的意思是让我跟着?李宏挠挠头皮,决定跟去看看。

      他御着灵宜不紧不慢跟在大小银球后面三五丈远,只要他停下,大小银球必定也停下。看来确实是要他跟去无疑。

      走着走着,异种蒿草渐渐稀疏,接近左侧的山峦。眼看离山壁只有几尺。大小银球突然不见了。

      石壁上有个黑乎乎的朝下的洞。洞口山石磨得极为光滑,留有明显的一条条的尖利爪痕。

      到底要不要进去?看着又深又黑的洞口,李宏犹豫了。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唰啦啦急响和呜呜低鸣,似乎在呼唤他。

      好奇心还是站了上风,李宏猫腰钻进洞口。

      眼前很黑,但李宏是天生的夜视眼,习惯黑暗之后渐渐看清身周的环境。一条黑黢黢的圆形通道曲里拐弯伸向地底,通道只有半人高,四壁上的都是明显的一条条的尖利爪痕。

      这条通道显然是大小银球自己开出来的。

      难道通向它们的巢穴?这却很奇怪。李宏在山村猎户人家长大,知道许多野兽的习性。没有一种野兽喜欢把巢穴暴露在人类眼皮底下,就算大小银球是灵兽,也应该不脱这种习性。

      小银球跑得很快,已经不见蹤影了,但大银球却走得很慢,时常回头看,见李宏放慢脚步,它尖嘴里又发出呜呜怪声,全身银甲抖得唰啦啦的,似乎在催促李宏快走。

      李宏决定继续跟它走,但他放出了一条彩光触鬚。

      那条彩光触鬚眨眼搭上大银球的肩膀。本来大银球正往前走,就在彩光触鬚搭上它身体刹那,它突然停住脚步扭过头看,旋即右前爪朝自己左肩探去。

      李宏大吃一惊,它竟然看得见所有九离门的修士都看不见的彩光触鬚!爪子碰到的那个部位正是彩光触鬚碰到它的地方。心神附在上面,李宏清楚「看到」它疑惑的眼神。

      它真的能看见!李宏心神大震,彩光触鬚倏地散成小光点没回身体。

     

  • 名称:日本姓氏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