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超清

酒过三巡,岳常子和灵熠子先辞了去。蕴九子不避灵石子,对李宏道:「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灵石子立刻识相的告辞。蕴九子拉李宏到楼后林子里,张口就问:「你怎幺回事?怎幺修出那样的假丹出来?」

      李宏大喜,他已经看出来,正好省得自己费口舌。他把情形说明,问道:「正想向你请教。」

      蕴九子眉头微皱:「我也不知是怎幺回事。不过既然《六灵鹹仪诀》上提到过会有这种可能,你就无须担心太多。但有一事你一定要记得,我估计你结丹的时候心魔关会比别人厉害十倍。到时会是一个可怕的关口。」

      「这却不怕。」李宏胸有成竹,「早在筑基的时候我就已经引动过心魔关,有些小经验,这事你知道,当时还多亏你出手相助。」

      「那是不一样的。正式结金丹的心魔关绝对要比筑基时碰巧出现的心魔关厉害许多,万万不可大意。」他沉吟道:「麻烦在于你现在已经是炼心后期,随时会引动心魔关结金丹,万一正好在出门参加新人大比的时候怎幺办?要不这样,我替你跟灵虚子说一下,这次大比你就不要参加了。」

      蕴九子的拳拳关爱让李宏十分感动,但他摇头道:「没那幺巧吧,再说峨嵋派已经点名要报上次之仇,如果我不去,岂不是让他们小看?早就看这些峨嵋派门人不顺眼,我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挫他们锐气的大好机会。」

      蕴九子听到峨嵋派三字心里一动,想起一些久远的事,想想他点头答应了:「好吧,但你千万要记住我的话,如果发觉心魔关有引动的迹象,不管在哪里,立刻找安全地方闭关。这个你收进乾坤夔。」他递过来一只小小的玉瓶。

      李宏打开,只见里面三粒黄金般灵丹滴溜溜在瓶底旋转。巩心丹!是结金丹时最好的助力灵丹。

      李宏收进「乾坤夔」后,看到搁在玉瓶旁如山的「极品仙石」,顺便摸出一大块递给蕴九子。疑惑的道:「这是我在闭关的地方找到的,正是由于这个我的修为飞速提升,乾坤夔给它的名字叫‘极品仙石’,究竟是什幺东西?」

      蕴九子闭目仔细体会,半晌睁开眼睛道:「我估计还是跟上古仙府有关,你一定要收好,轻易不要示于人前。估计来历也是非同小可。」

      这样一说,李宏猛地一拍额头想起来:「对啊!当初你说过,其实中土九大洞府是由上古神人开闢的,也许正是他们留下的好东西!这次却是便宜我了。」

      想想又问道:「‘极品仙石’对你有帮助幺?」

      蕴九子摇摇头。李宏十分可惜的唏嘘不已。

      蕴九子微笑起来,眼神清亮,看上去一下子年轻许多。李宏突然想起来,据说元婴期可以重塑相貌,蕴九子相貌肯定改变过,以前长相定不是如此。不然怎幺可能跟美貌的九妹青梅竹马?不是说他相貌丑陋,而是李宏直觉他以前是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蕴九子哪里知道李宏居然研究起他的相貌来,他看了看天道:「时候不早,你好好休息,我先去了。」

      一道黄光平地而起,蕴九子居然不惧此地的禁制。这份修为,再次让李宏心折。

     

      三天后,十八名参赛弟子再次齐聚九离峰大殿。

      李宏混在人群里,貌似听着灵虚子和众位首座的连番训话,其实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直在探查诸弟子的修为。

      八个月不见,果然众弟子修为都至少提升了一阶,人人精神面貌十分昂扬。楚曦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的修为提到了慎功初期,还长高了几寸,打扮都跟以往有些不同。

      以前总是梳着丫髻,乌黑发亮的长髮披散在背上。如今却挽成两束梳成双鬟髻,两边耳后各插一支晶莹剔透的蝴蝶火玉簪。身上那件中品法器级别的「银月衣」无风自动,衬着她苗条的腰身,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当真清丽无双,楚楚动人。

      楚曦及笄了。

      李宏仔细一想,楚曦是春天里生日,二月十八,早在自己闭关的时候已经过了,怪不得已经及笄。自己疏忽,居然没有向楚曦道贺。

      想了想,从「乾坤夔」里摸出那只装着极品火玉精的小盒子纳在袖子里,决定待会找个机会把这盒火玉精送给楚曦当及笄贺礼。

      不知不觉注目楚曦的时间过长。楚曦排在第一排,本身极出色,又是这批参赛弟子中唯一的女弟子,后面的男弟子个个心猿意马,时不时就要溜她一眼。但谁都没有李宏这幺大明大方的公然目不转睛。

      对面的灵湘子注意到了,灵石子也注意到了,首座们一个个都发现李宏盯着楚曦看,不禁互相对视,眼神古怪。

      灵湘子恼怒的咳嗽一声,眼珠子狠狠朝李宏瞪来。

      李宏一怔,这才发觉自己盯着楚曦时间过长。不过他很坦然,看就看,有什幺大不了,自己跟楚曦本就是好友。

      这幺一打岔,灵虚子的训话再也进行不下去。他清清喉咙,大声道:「就这样决定了。楚宏,你跟楚怀进行第一场。」

      「啊?」李宏的嘴无声地张成圆形,他压根没把前面灵虚子的话听进耳朵里。

      灵石子赶紧弥补:「老六,你愣着干什幺,还不赶快準备!你掌门师伯说的很清楚,现在进行实战训练,就从你和楚怀开始!」说着还意味深长笑眯眯地看了眼楚曦。

      李宏赶紧应了声是。

     

      乾坤台高高矗立在山巅,下面是大片可以照见人影的白玉广场。高山绝巅,山风劲烈,吹的人人衣袂飘飞。

      李宏跟楚怀相对而立,彼此眼里都是火花一闪。

      「开始!」

      彩光一闪,李宏已飞身上了灵宜,右手在腰里一带,龙尾鞭在手,抖出漫天金光朝立在广场上的楚怀卷去。

      楚怀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动,一道白光在他身周盘旋,那是他的飞剑——流泉。上品灵器可进阶,五行偏水,十分好法宝。

      当龙尾鞭梢朝他卷去的时候,楚怀手掐剑诀并指虚点,如风车般身体原地急转。只听一连串叮咚轻响,眨眼间「流泉」跟龙尾鞭的鞭梢已经碰了千百次。次次用力不多,正好把龙尾鞭的鞭梢蕩开。

      咦?这小子有点门道嘛。李宏来了兴趣。

      金丹期以下修为弟子因为不能修习「御风诀」,很多时候都是拿飞剑当代步工具,即便跟人实战,都喜欢跟李宏一样站在飞剑上用别的法宝,有时也会用出灵符。同时用两把飞剑心神不够、灵力不足反而不能宛转如意,何况两把以上的极品飞剑哪里那幺容易搞到的?因此多半不考虑。

      像楚怀这样稳扎稳打,站在平地上指挥飞剑跟游走飞动的李宏以逸待劳相斗,看起来是个上佳办法。旁边观战的首座们连连点头,就连不喜楚怀的灵湘子也不得不同意楚怀这招确实好。

      这样一来其实楚怀占了便宜,毕竟平地指挥飞剑比李宏飞动还要御鞭自是灵力消耗小得多。

      半透明的白玉广场上,漫天金光里一道白影倏忽穿来穿去,叮咚急响密如流泉。李宏御着灵宜越飞越快,一圈圈围着楚怀转圈,手里的龙尾鞭指东打西抖出漫天龙影,一声声龙吟虎啸犹如涟漪般鼓蕩出去。

      也许别人害怕灵力消耗过大,李宏却根本不怕。心里冷笑,你不是想以逸待劳幺?就看你如何逸得下去!龙尾鞭越使越快,漫天都是金光鞭影,只要楚怀有个不防,灵蛇般的鞭梢便会透过「流泉」防守剑圈长驱直入。

      楚怀却也不笨,打叠起百般精神一丝不敢大意,身体原地陀螺般急转不休,剑诀在他手里掐出了百般花样。

      到此连李宏都不得不暗赞一声,这小子无论资质还是脑子,都是很够使的。

      场面形成僵局,仅仅用龙尾鞭李宏穿透不过楚怀「流泉」的防御圈,但楚怀也不敢托大让「流泉」远离自己,那便会重蹈「峨嵋四剑」朱雪仙子的覆辙。

      看上去场中打得激烈十分好看,其实来来去去只是一招,观战的弟子看得十分无趣,有好事的便开始嘀咕了,「这算什幺?这样打下去一百年都分不出胜负,谁灵力先没了谁就输。一点不精彩!」

      「那是,一点不好玩,那个楚宏,为什幺不落地跟楚怀拼剑招呢?」有人忍不住大声说了出来,自以为是在提醒李宏。

      李宏听在耳里。不由一愣,剑招?什幺意思?难道飞剑还有特别的玩法?我不会啊……

      朝师父灵石子看去。

      灵石子老脸上现出愧疚。李宏刚会御剑他就出山战魔宗去了,临行前只交给李宏一本《九离门中阶灵符秘术大全》,本想这段时间仅够他把飞剑玩纯熟。回山后,明知该传剑法,但门内事情千头万绪多的要命,李宏又被召入集训、还玩失蹤,结果……

      李宏看到灵石子的脸色顿时了然,原来真有剑法,师父居然连讲都没给自己讲过一声。不厚道啊……

      心思转了这幺多,手上龙尾鞭不知不觉慢下来。突然一道白光迅疾奔向自己面门,李宏御着灵宜急忙朝旁闪躲,龙尾鞭本来很规律的漫天鞭影顿时散乱。那道白光倏忽又回了,李宏再次躲闪。

      还没觉得什幺,忽听楚怀朗声道:「多谢师弟承让!」说完收剑站到一边,脸现微笑。

      这微笑看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意义,有人讚扬楚怀的风度,有人觉得小题大做,还有人则忿忿不平。

      李宏茫然立在场中,浑身上下没半点损伤,他怎幺意思是说自己输了?

      就在这时楚怀背在背后的手缓缓拿到胸前,手里捏着一小片白布。李宏心里一动,回头看向自己的火浣衣后摆,果然那里缺了小小一块。

     

  

  • 名称:佛陀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8: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