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房艳奇超清

绿楼后林中空地里,李宏脚踏灵宜,垂首静立,悬空停在离地两丈高处。

      洁白的火浣衣在暗夜里发出微微红光,像是有层细微火光从衣服内里迸发出来。五彩灵宜豪光夺目。这一刻的李宏,两件宝物在身,神色肃穆,威武非凡,如同天上神人下界。

      一声清吟,一道烂金也似光芒蕩开,李宏身周像是洒下九天星辰,点点金光蕩人心魄。

      金光圈渐渐扩大,林中劲风扑面,似乎有无数野兽嘶吼,漫天都是碎叶。一道咆哮龙影在金光绿叶里若隐若现。

      呼——无数树木竞相折腰,林中狂风大作,连深蓝的夜空都似乎在这一刻黯淡。点点金光前后相逐,象风暴一般狂涌出去,在碰到林外禁制的刹那忽然停顿。

      时间也似停顿,片片碎叶在半空中静止。直到中心那股劲力一收,这些碎叶才悠悠飘向地面。

      李宏回手往腰间一带,烂金也似龙尾鞭出现在腰里。他长吁口浊气,肃穆面容上出现一丝微笑。

      刚才那一鞭,形容为惊天地泣鬼神也不虚了。

      对上金丹期高手固然没有胜算,但对上哪怕慎功后期的敌人李宏都认为自保有余。

      心念一动,灵宜骤然变小头额而进,在上丹田紫府中央那团四层彩光上盘旋,旁边还有一道划出轨迹慢慢绕着彩光盘旋的黑色新月。

      月缺仍然在温养中。内视时可以看到一丝丝的识力从光团中央飞起,自动飘进月缺里。

      识力因为温养月缺一直在消耗,但每天李宏都会行功修炼。这种消耗可以忽略不计。

      他信步朝林子外走去,心念一动,几道彩光触鬚悄悄伸出紫府空间朝林子外探去,这是最近刚发现的,一个很好玩的用处,可以边走边用这种触鬚探路。

      彩光触鬚如今跟以往稍微有些不同,在修炼出识力之后,彩光触鬚里便也混同了识力——彩光里混合了一点点淡白色的萤光点一样的识力。

      视野一转,仿佛多长了几只眼睛似的,李宏的神识附在那几道彩光触鬚上朝外探去。沿途经过的一切历历在目。

      触鬚伸向林外小楼。

      楚雄仍然在二楼打坐修炼,楼窗大开,明亮的红光把整间卧室映得像着火一样。一道彩光触鬚在李宏心神指挥下离地而起朝窗户里探去。

      楚雄如同端坐的罗汉,全身离火灵气游走不绝,显出一个火红的经脉人形,以下丹田里那团红光最为明亮,简直象太阳一样绚丽灿烂。

      李宏微微一笑,组成触鬚的光点如同飞鸟投林般飞回没入身体。

      既然二弟在用功,那幺不打扰他了。李宏回头看看被自己摧残得不成模样的树林,决定到金灯峡去探探那位与自己有恩的高人。从客厅角落里掏出瓶跟五师兄要来的好酒,李宏御剑而起,朝金灯峡飞去。

      夜晚的金灯峡美丽无比,点点金光花粉慢悠悠四处飞扬,金盏疏影横斜,如同仙境。依稀有暗影在暗处窥探。

      李宏手掐灵诀,使出召灵术:「天兮地兮万物有灵,一气混沌赋予我形,天回地转神游太清,恶逆催鬼伏妖魔群。疾!」

      憧憧鬼影立时出现,一个高大清晰的鬼影分开众鬼直趋李宏面前,倒地便拜:「见过恩人,请问恩人有何差遣?」

      数月不见,得了巩心丹的帮助,鬼王显然聚形成功。

      身形凝练,全身缭绕的黑气里居然现出几丝淡淡银光,本来脸上那道横过整张脸的可怕疤痕如今可以被修复得极为浅淡,身上幻化出一件九离门修士常穿的道袍,行动虽无影,举止却颇有几分人气了。

      李宏点点头:「不错,看来你修入鬼道成功。」

      「正是!多谢恩人,如果没有恩人赐丹,小鬼哪有今日!」鬼王感激涕零地深深一揖。

      李宏抓抓头皮,有些扭捏:「算来你其实是我的长辈,这样吧,你以前道号叫什幺?以后不要叫我恩人,我们互以道号相称。」

      鬼王连称不敢,在李宏执意要求下说了,原来他是九离门集字辈人,算起来还是李宏曾师祖辈,生前道号叫集淩子。

      李宏跟他闲话几句,见他已经忘却生前许多事,说得很不够痛快,因笑道:「你知不知道那位唱歌的前辈高人住在何处?我正想拜访他老人家。」

      「呵呵,小友,我还以为你只是来找他的,可怜我眼巴巴地看着你手里的好酒已等待多时了!」

      高大人影分开金灯花踱至李宏面前,骨骼清奇,衣着简朴如农家,正是两次施以援手的那位怪人。

      李宏大喜,本待拜倒,突地想起也许这等高人都不喜欢礼数太多,想想大着胆子把手里的酒抛过去,叫道:「前辈请了!」

      「好!」这怪人接过酒,手指在瓶颈处轻轻一弹,半截瓶颈便被切断,断处如刀削豆腐般光滑,一指之力竟然如此之威。

      他仰头便把烈酒往嘴里倒,一道滔滔白练滚龙也似沖进他大张的嘴里,酒香四溢,只看得到他喉头不断上下滚动,转眼酒瓶里已是涓滴不剩。

      「哈哈,太痛快了!下次小友多带几瓶,这酒够劲!」怪人抹抹嘴,意犹未尽地长笑。

      李宏矫舌不下。这瓶竹叶青是五师兄从山门外搞来的,足足两斤,他却一口气喝干,爽!实在太豪爽了!

      看着他,不知怎的,李宏心底掠过笑傲群仙的那人来,不禁脱口而出:「前辈你是不是天丹子的传人?」

      蕴九子脸色一凛,「小友你都知道了?在下蕴九子,正是恩师唯一的徒弟。」

     

      蕴九子的住处就在金灯峡后,一道名为幽灵涧的山涧旁。

      这里金灯花丛已稀,尽是杂草灌木,极为疏寥。幽灵涧果真涧如其名,水声时大时小,滴滴哒哒的声如鬼泣呜咽。涧水漆黑,注入底下一个丈来阔的深潭。时时一股恶黑的黑气从潭底泛起,水面上便如同开锅般翻滚一阵,丝丝凉气沁人肌肤。很难想像九离门里面有如此穷山恶水之处。

      潭边有座粗陋的青石板小屋,就是蕴九子居所。站在门口一望无余,小屋里简陋至极,除了几个大瓷酒瓶外别无长物。

      李宏怎幺也想不到九离门当代最高的高手居然住这样一个破屋子。

      蕴九子看出了李宏的意思,声音有些悲凉:「这里最像恩师收我为徒后隐居三年的那个地方,那三年,是我一生中最高兴和最安定的三年。进入九离门后,我遍寻九离洞天找到这里,就是为了纪念恩师。算起来,他已经过世三千年了。」

      蕴九子的眼神飘渺,陷入回忆之中:「三千年前,我即将被斩首,是恩师救了我。从此我以恩师言行处处为表率,但哪里及得上他老人家万分之一!恩师为人快意恩仇、笑傲群仙。而我,其实我曾经只是个微不足道人人唾弃的死囚。」

     

  • 名称:禁房艳奇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5: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