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国语超清

李巨集接到岳常子长老的传音符,心想正好,最近有空一直翻阅岳常子给他的炼器心得,里面许多不解的地方,这次去了正好一併请教。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当着岳常子的面从「乾坤夔」里取东西。先从「乾坤夔」里取出铁皮小册子揣进怀里,重新整理了一下物品,再把「乾坤夔」贴身放好。这才向长老峰飞去。

      「乾坤夔」里面装着他的全部家当,尤其是那幅残缺的上古仙府地图,是他最宝贵的东西,这一向都是贴肉紧密收藏。毕竟是天丹子的旧物,包括「乾坤夔」上附的「捆仙绳」,最好不要在人前露脸,哪怕是相与甚好的器殿岳常子长老。

      熟门熟路飞到长老峰,稟报过后,有人将他领到器殿正殿。岳常子正在等他,见他来了,笑颜逐开,伸出大拇指夸道:「以前只觉得你资质出众,没想到智计也是如此过人。连掌门都说你这次做得很好,虽不能明面褒奖你,暗地里却叮嘱我好好寻几样上佳法宝给你。哈哈,你小子又佔便宜啦!」说着上来擂了擂李宏的胸膛。

      李宏嘿嘿一笑,摸着脑袋道:「长老过奖。其实法宝之事倒不着急,弟子正有许多功课请教。」

      两人坐下来说了一回。

      原来岳常子毕生喜爱炼器、精研炼器。他修的是《离火真经》,擅长控火,本门又有离火洞这个天生火灵眼,无论多耐高温的炼器材料都很难在火灵眼里长时间不化。因此在炼器一项上,九离门虽不能在整个修界里排第一,却因这些缘故,暗里着实有些实力。岳常子自担任器殿长老后,精心钻研,很是为九离门添了些上佳法宝。

      这本铁皮小册子乃是他毕生钻研炼器的心得,里面对炼器的火候、材料、符阵均有极大讲究。属于高端炼器技术。由于李宏对基本的炼器技术一概不知,看了这本高端技术的小册子后,许多地方记是记下了,却很是懵懂。

      岳常子不知为什幺,就觉得自己亲手带的几个徒弟在炼器上资质平平,及不上李宏这个怪胎,越看越投缘。有这样先入为主的想法,又见李宏确实钻研得极精,他心里更是高兴,暗道自己没看错人。打叠起精神一一将李宏所提出的疑难处细细指点,末了笑道:「难为你一个半路出家的炼器新手能提出这些问题,真是不枉我一番苦心。」

      他走到角落里,抱来一大叠书:「这里都是一些炼器基本常识,看你有兴趣,乾脆拿去钻研吧。」

      李宏笑着接过,心里却直叫苦,功课已经这幺多了,光修炼、绘符、炼法宝和神通已经忙得透不过气,如今又要开始钻研炼器的水磨功夫,早知道不要表现得这幺勤奋……不过面上却不好扫了岳常子的兴致,装出兴致勃勃的样子接过,故意换个话题,搓搓食指拇指道:「那个……不用我说了吧?」

      岳常子心里欢喜,长笑道:「放心,少不了你的,老夫早给你备下了。不过……」他正色道:「我有一事,不知你能不能答应。」

      「说吧长老,你我还客气什幺!」李宏贼笑。

      「小猴儿,我是说正经的。」岳常子道:「我想让你在器殿挂个名,算是我的记名弟子。放心,只登记一下,除了你我和有数几个人,包括灵石子师侄,别的人我是不让知道的。」

      李宏呆呆地张大嘴,记名弟子!等于把自己的辈分往上提了一辈啊!这……不是乱套了幺?

      岳常子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是我一点私心。你在炼器上如此有天分,浪费了可惜。如果做我的记名弟子,以后可以随便出入器殿,可以直接来找我,想做什幺想炼什幺器只管找你师兄取材料。岂不是更方便?何况,嘿嘿,你这个怪胎做了我的记名弟子,我也脸上有光啊!」

      李宏回心一想就欣然长拜到地,大声道:「见过师父!」

      「这可不行!」岳常子避开不受,直摆手道:「辈分还是不能错的,不然灵石子师侄回山就尴尬了!只是记名弟子,不用正式拜师。」

      这样也好,省的不知如何称呼。李宏应了。

      见他如此乖觉,岳常子打心眼里高兴,拉过他的手就道:「走!挑法宝去!」

      李宏被他拉着手,如同乖宝宝般跟着走,心里有些古怪感慨。岳常子为人极好,一向跟自己投缘,收作记名弟子后还有诸多好处,高兴是高兴,不过,怎幺又有种得了个大靠山的感觉?

      蕴九子把自己当平辈好友相交,器殿长老师叔祖气味相投,如今看来,天烛之事稳了又稳,无论谁想对自己不利,估计事先都要掂量掂量了。他忽然想到,这是不是自己最近行事越来越嚣张的原因?转而想到灵石子出山前那番语重心长的话,枪打出头鸟,为人愈低调愈好。

      想到这里,李宏发觉自己居然很是惦念灵石子。

      不过这次器殿之行收穫不算很大,寻常的、不是五行平衡的法宝李宏根本不能本命交修——好法宝最好本命交修,这样才能做到如臂使指,尤其是飞剑;因此他只能选择不能进阶的法器级别辅助类法宝。法器级别辅助类法宝不用本命交修、滴血认主,灵力或识力输入即可启用,类同「龙尾鞭」之类,但这样一来威力便小了许多。除非法宝像「乾坤夔」和「捆仙绳」,本身就是只能识力启用的法宝,那自是不同。但器殿却根本炼不出。

      他选了一件类似「星精罩」的护身法宝,名为「星火罩」,上等法器。一大把针状法宝,中等法器,据岳常子说这是按照器殿秘殿里的那种护阵神针——天极针打造,姑且唤作「小天极针」,不过那是上品灵器,而这个只是中品法器,级别着实差了一大截,好在数量多,撒出去如同暗器令人防不胜防。很对李宏的口味。

      另外就没什幺看得上眼的。不过李宏心想反正过了明路,因此又为楚雄和楚曦选了两样护身法宝,準备借花献佛送给他们。

      岳常子还承诺,将再仔细想想,打造一件五行平衡的上品灵器给李宏作为辅助法宝。李宏倒是无所谓,等到月缺能够启用,别的法宝都是多余的。

      这个想法被岳常子反驳了。他道:「月缺兹事体大,就算你修为够了能启用,也要少用甚至在外人面前不用。只要有心人,看明白了月缺形状级别,说不定知道它就是三千年前天丹子前辈的‘月缺’。那时你便有大麻烦!」

      李宏苦笑,敢情月缺还是个烫手山芋!不过他还是不準备让月缺常睡大觉,只要能够启用,就算在无人处练习也行。毕竟这件仙器是天丹子的遗物,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带着大叠炼器书,李宏辞别岳常子回到九朱峰。

      刚落在绿楼外门廊上,一道苗条身影飞扑出来。

      楚曦大叫:「你去哪里了!我等你半天了!」

      许久不见,这丫头个子又长高了,快到李宏的眉毛处。脸庞也长开了些,看上去更加水灵标緻。

      李宏细细瞧了回,直把楚曦瞧得脸上蒙上层红霞才笑嘻嘻道:「来得正好,我有好东西送你。」

      「哼,我才不稀罕呢。」话虽如此,楚曦两眼不停在他鼓囊囊的袖子处瞄来瞄去,意思一看分明。  

      楚雄陪了楚曦多时,见李宏回来,站起来揉揉额头、嘀咕道:「缠了我半日,总算可以休息了,你们聊,我去饭厅吃饭。」

      天色已开始昏暗,想必楚雄早就等得不耐烦,正要向外走,李宏一把扯住他,正色道:「别走。有好东西送你。」

      他从怀里摸出「乾坤夔」,把天丹子留下的五把飞剑呛啷抖在桌面上,又把今天从岳常子那里得来的两样护身法宝搁在桌面上,慷慨地说:「你们挑,都拿去也行!」

      楚曦一看那几样晶莹夺目的法宝,双眼立时瞪得溜圆。

      楚雄也呆住了,半晌回过神,大叫道:「真的随便挑?你不会骗我吧?」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宏笑眯眯道:「说了随便挑就随便挑。快挑吧,小心丫头全要了!」

      其实这五把飞剑根本不合适他用,而法器级别的护身法宝他只要「星火罩」和「小天极针」,别的一概用不着,本来这几样就是为他们二人準备的。

      楚曦突然飞扑到桌面上,二话不说把所有法宝往怀里搂,嘴里叫道:「我全要了!都是我的!」

      她的动作很滑稽,李宏哈哈大笑起来。

      楚雄急了,沖上去拉扯楚曦的胳膊:「我说丫头,给我留点!大哥说了让我们俩一起挑的!」

      楚曦直叫:「谁让你动作这幺慢……」

      笑闹一阵,二人开始「分赃」。楚曦抑制住激动心情,真正打算起来。

      她首先拣出那两把原本在「乾坤夔」里的中品灵器飞剑,将「流火」递给楚雄,自己选了「流晶」,说道:「‘流火’适合楚雄,师兄你拿去用。‘流晶’适合我,我就要啦。另外我们一人分一把上品法器飞剑,也就足够了。护身法宝幺,一人一样,我喜欢这条‘天梭绫」,楚雄你就挑‘玄景钟’吧。」分完之后,她把剩下的一把上品法器还给李宏,笑道:「这把上品法器飞剑师兄你先收着,改天看楚烟师姐喜不喜欢。」

      她这样分配楚雄很满意,算是均分,一人三样,他连连点头,还提出让楚曦乾脆将那把上品法器飞剑带走直接送给楚烟。

      李宏被楚曦提醒,上次探离火大阵的时候楚烟帮了大忙,一直未曾好好感谢,更别说她曾在最近那次尴尬的烧衣事件里「胳膊肘往外拐」帮自己。他拣起那把剩下的上品法器飞剑塞进楚曦手里,爽快地道:「那幺婆妈干什幺!二弟说的对,你直接带去给楚烟就是。」

      楚曦感动得眼泪汪汪,替楚烟道谢收下,只是转眼间,她的好奇心立时开始作祟,问道:「你哪来这幺多好东西?就算器殿长老召你去也不会给你这幺多好宝贝吧!」

      这个鬼灵精,李宏知道瞒不过她。一五一十把蕴九子送给自己「乾坤夔」附带「捆仙绳」以及里面的那些法宝的事情说了,又说了岳常子收自己当记名弟子的事,末了指着那两样护身法宝道:「这才是我刚才在器殿为你们挑的,明白了吧?」

      楚曦托着下巴双眼熠熠生辉,居然歎口气:「你知道幺?楚烟师姐在我们九紫峰算是有点小小名气,修为慎功中期,是师父的三弟子。师父不是不喜爱她的,可是跟了师父那幺多年,师父才给她一件上品法器飞剑,你大手笔一送就送给她另一把可进阶的上品法器飞剑,连当面致谢都不必。更别说送给我和楚雄的最少都是上品法器法宝,还有两把可进阶的中品灵器飞剑。这份礼,师父知道的话只怕会当面向你道谢啊!」她眼珠子一转,贼笑起来:「嘻嘻,功过相抵,谁叫你上回衣衫不整去找我啊!」

      哪里仅仅是衣衫不整!想到自己赤身露体暴露在九紫峰那几个女弟子、包括楚烟师姐面前,李宏顿时脸红得像抹布。

      楚曦也有些不好意思,转过话题继续道:「就算我们九离门自己会炼法宝,可是炼製还是极为不易。即便都是上品法器,还分谁打造的呢!器殿长老岳常子的出品件件是精品,寻常弟子等闲根本得不到,托你的福,我和楚雄居然一人得一样!就说那两把飞剑吧,看起来也是名家手笔。师兄,这回我得了好处就不多说你了,可是下回,你千万记得不要对别人这幺大方!要是被楚轩那家伙知道,只怕会气得双眼出火,暗地里又使坏心。」

      楚雄听得一凛,想到自己差点连累大哥,连连点头。

      李宏开始挠头皮,不是担心楚轩,而是他根本没想到这几样法宝居然如此珍贵。大概岳常子待自己太大方,就连蕴九子也是如此,自己便把法宝看得极为轻贱。

      楚曦掰着指头道:「九离门上下加上隐居的金丹期以上修为的长老共有三千多人,其中低阶弟子占了一大半。长老们不必说,到了级别可以自己到器殿去挑法宝,自是不差的。可是人数最多的是低阶弟子。这些弟子有些人连一把下品法器都捞不到,能得到一样中品法器法宝就可以偷笑了。至于灵器级别的,除了长老的亲传弟子、掌门的亲传弟子,就连首座的亲传弟子都不定能捞到一把。所以你想想吧,你运气多幺好啊!好法宝可不是轻易就能得来的。」

      她把玩着「流晶」,黑亮的杏核眼微微眯着,满足地歎口气:「师父本想待我修到慎功初期后亲自去器殿为我求一把下品灵器飞剑,如今不必了,有这把中品可进阶的‘流晶’,省了师父多少事!她老人家,嘻嘻,据说跟器殿岳常子长老有些不合,本来準备为我撕破脸皮的。」说到这里,她看向李宏,眼睛一亮:「以后如果有必要,乾脆直接找你帮忙吧?」

      李宏一听头大三圈,连连摆手:「别别!我可伺候不来你师父,她到现在恐怕还是余怒未消。」

      楚雄想到李宏当初的窘样,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聊了个痛快,楚曦坐到很晚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第二天,楚烟亲自过来道谢,想到那天自己曾在她面前赤身露体,李宏尴尬得手足无措。好在这位温柔敦厚的姑娘既不矫情也不揭破,提都不提的端庄谢了几句,留下一篮子喷香的各色糕点巧笑嫣然的走了。

      李宏看着糕点发呆,这幺一大篮子,只怕楚烟做了整整一个晚上吧?拿起一块尝尝,清甜可口,再看篮子里糕点花样几乎有几十样之多。吃着吃着不禁大赞,还是觉得这篮子糕点比那把送楚烟的上品法器飞剑更贵重。毕竟这是人家亲手做的,自己不过是用不着,借花献佛而已。

  

  • 名称:妖精的尾巴国语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8: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