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游世界超清

师兄弟们散去,灵石子又单独留下了李宏。李宏已是见怪不怪,次数多了,也不像开始时那样惊讶。

      灵石子走到房间头前的小柜子边,伸手从里面取了件白色长袍出来,走回来郑重递给李宏道:「拿着,以后就穿它吧。」

      李宏还是惊讶了,灵石子巴巴地留下自己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件衣服?接过长袍后,手刚触到,他立时知道这件长袍十分不凡。

      触手竟然不是寻常丝绸那种凉凉的感觉,而是奇怪的有些温热。仔细一看,这件长袍是用一种质地比较粗的细毛织就,有些像羊毛,外表柔顺光亮,质地也比较厚。

      灵石子笑道:「动不动就把衣服烧光赤身露体,须与女人面上不好看。师父不是古板之人,不过老是被人惦记有位喜欢光身子的徒弟可不好!这是火鼠毛织成,水火不侵。髒了只须在火上烧烧立刻光亮如新。就算你坐火堆里整天整夜也伤不了这件衣服半分。首座和长老每人不过只有一件。为师听说你的事后特地到九离峰去给你要了件,你可要仔细穿!」

      火浣衣!李宏瞪大了眼睛。凡间万金也搞不到的奇珍火浣衣!九离门首座和长老们每人不过只有一件,灵石子居然亲自去给自己这个低阶弟子要了一件!

      「师父,太贵重了,弟子不敢领!」

      「让你穿你就穿!婆婆妈妈干什幺!」灵石子摆摆手,想想又走到柜子前抽出根腰带扔过来,「配这根腰带穿。别小看这腰带,其实不是腰带,而是一根灵鞭,上品法器,不用修炼,灵力注入即可启动,名叫‘龙尾鞭’。你把它围在腰上,关键时刻可以防身。你如今修为不够,不能悬空御剑跟人打架。有了这根‘龙尾鞭’就再也不会被那些丫头追得左闪右躲,还被烧了衣服!下次她们须不敢惹你,你就是去找楚曦那丫头也无所谓。」灵石子笑眯眯地摸着鬍子,颇有过来人意味地说着。

      李宏不料又得了条灵鞭,大为高兴,先把火浣衣披上。本想当即把「龙尾鞭」抖开瞧瞧威力,看师父这里地方不大,又改了主意还是把它当腰带束好。兴致勃勃的,连灵石子最后那句带着揶揄的话也没注意。

      「龙尾鞭」没启用的时候外表看起来就是根腰带模样,一掌阔的龙皮所制,上面一片片小酒盅大小的金色鳞片,中间是带扣,紫金打造的龙头,模样威武。衬着雪白洁净的翻毛交领火浣衣,李宏自己都感觉十分良好。

      灵石子频频点头:「不错,穿上确实有几分仙气,不再那幺‘村’了!」

      李宏苦笑,难道自己很‘村’幺?

      师徒俩说笑一会。李宏发觉一件事,就是不知不觉间自己对灵石子的隔阂少了那幺点,居然能够说说笑笑,心底不再那幺防範。他不禁暗骂自己没出息,两件好东西到手便忘了前车之鑒。

      灵石子又低声道:「你不怕火烧之事你灵湘子师叔和我统一口径帮你圆了过去。不过下回你要小心,离火珠之事还是不得洩露出去。」

      这又转为师父教训徒弟的口吻了,李宏赶紧答了声是,想起还有这个破绽。

      「你得到月缺,师父本该恭喜你,只是月缺是有些来历的,如今是福是祸还很难料,你须要更加加倍小心行事。」灵石子撚着焦黄鬍子,神色沉重起来:「师父这回出山差点就回不来了。不瞒你说,那些魔宗妖人十分厉害,如今你在这些弟子中间是个尖子,身上还有两件本门至宝。偏偏你进门时间短,修为不够自保。如果以后有机会出门历练的话一定要记得一件事,那就是不要强出头!枪打出头鸟,风头太健不是好事,会被人惦记。要时刻记得,你身上有两件极秘密的本门重宝。」

      李宏低眉顺眼连声答是,其实心底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身怀重宝哪有机会出门历练!就算自己肯九离门的人也不会肯的,却是师父担心太过了。

      「你看着吧,修界从此将不太平。为师知道你始终对那些搜罗来学《六灵鹹仪诀》的弟子的下场耿耿于怀,你以后就会知道怨不得我们,也怨不得为师啊!这件事为师也自担着很大干係,等你修为到了一定阶段就明白了。」

      灵石子推心置腹。李宏越听越心惊,难道自己掩饰得不够好?不过回心一想,还是真心诚意道了声是。

      「你这孩子就是这点好,知道孰轻孰重。你二师兄楚秋那件事……」

      听到这里李宏心头一凛,几乎以为师父要点明了,不料灵石子话锋一转,终究还是避而不谈:

      「接下来为师恐怕有好些日子不在山门,你要记得勤恳修炼,切切不要懒惰,同门之间要忍让几分。须知目前没有比提升实力更重要的事……」

      灵石子谆谆嘱咐,情真意切,听得李宏渐渐动容。正说到这里,灵石子眉头一皱打住。

      李宏也听见了,飘渺的悠扬古乐从九离峰方向传来。

      朱凤令!又启朱凤令了!又出大事了!

      「没想到来得这幺快!」灵石子一点不惊讶,像是已经知道缘故,脸色愁苦地歎口气道:「为师且去,你要记得刚才那番话。」

      一道红光穿窗而出,灵石子御着罡风烈火剑急匆匆朝九离峰飞去。

      看着那道红光消失在天际,李宏若有所思,这个师父,渐渐真的有些师父味道了。

     

      灵石子踏进九离大殿,人已到得差不多,两排黑玉石椅上基本坐满。他朝灵湘子等人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沉默地坐进自己那把黑玉石椅里。

      大殿鸦雀无声,连呼吸声都不闻,气氛很压抑。像灵石子等几位首座差不多已猜出今天的朱风令所为何事,想到这个,心情和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别人见他们脸色沉重,心头也自惴惴不安,相熟的互相用眼色询问,只是到底不知端的。

      红影一闪,掌门灵虚子就坐,他环顾众人,见人差不多到齐了,刚想说话,一道黄光倏地进殿,空地上多了一人。

      灵虚子见那人来了,又惊又喜,连忙站起相迎。

      蕴九子仍然一身村老装束,撇着两只大裤衩,倒趿双破草鞋,披头散髮,俗的不能再俗。只是在座谁敢嘲笑他这副打扮!都纷纷起立上前见礼。

      开玩笑!这是当代九离门修为最高之人,几乎可说是在座诸人的老祖宗辈!

      尤其以灵石子声音为最响,他抢上前去,深深一揖几乎到地:「上次如果不是师叔祖施以援手,差点见了阎王爷,几次想找师叔祖言谢,又怕扰了师叔祖清修。在此郑重谢过师叔祖!」

      灵石子心存感激。上次正是蕴九子发现他的位置。如果不是他,只怕现在他早就变成一具卡在石缝里的乾尸。

      蕴九子怪眼一翻,声若洪钟:「看你是个爽快人才出手,什幺时候你也这幺婆妈了?都坐!今天我不过是来听听有什幺故事,你们议你们的,我只带了两只耳朵!」说罢手在袖子里一摆,不知从哪里拽出把破竹椅,当地一摆,大咧咧地坐了。

      有了这人,灵虚子顿觉腰板挺直许多,就连大殿上所有人都如是,刚才的压抑气氛不知不觉淡了。

      灵虚子清清喉咙,沉声道:「刚才接到了‘仙宗令’!」

      此言一出,诸人大哗。

      仙宗其实是联盟性质,大门派除了仙宗九大派之外、还有两个实力很强的门派——夺天穀和五行门。每代都会在这十一派掌门里公推一位德高望重之人担任仙宗宗主,在上任宗主亡故或者飞升后仙宗就会再公推一位,多年来宗主基本都是在仙宗九大派掌门里产生,有几次曾经轮到了夺天穀——虽然不在九大派之列,夺天穀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现任宗主是昆侖派掌门玄戌子,这次「仙宗令」就是他下的。

      「仙宗令」从不轻出,一出必有大事,每次基本与魔宗有关。在座诸人心里十分清楚这点。

      紧张气息开始蔓延。

      「令里明示:最近魔蹤频频再现。宗主希望大家团结一心,合力对抗魔宗,共渡这次难关。从现在开始,仙宗各派金丹期以上修为长老分批出山,合作调查魔宗那些老魔小魔隐身之处,遇则格杀勿论。」

      灵虚子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下去:「上面是仙宗令内容。现在我们合计一下,该派哪些人出山。」

      「不能全都派出去!不能让八大派和夺天穀知道我们全部实力!我们自己也有需要担心的东西。」灵石子霍然站起,大声道。

      没人反对,大殿里的人除了少数几个已经知情的人之外都被仙宗令的内容惊呆了——这份仙宗令其实就是仙宗与魔宗正式开战的宣言。

      修界从此动荡不安,将再掀腥风血雨!

      明知这天快到了。可是当这天真的来到的时候,大多数人发觉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做好準备。

      灵虚子抽出一张长长的名单读了起来,又细细与众人斟酌,去掉了其中一部分。不知是故意还是本来就打算如此的,蕴九子的名字压根没在其中。

      蕴九子靠在竹椅上闭目养神,从头至尾没有插一句话。

      最后灵石子道:「现在提一下这次带队的人,我算一个。」

      蕴九子睁开眼睛惊讶地看他一眼,张嘴想说什幺,想想又咽了回去,终究什幺也没说。

      「我也算一个!」九梁峰首座灵仪子霍然站起,大声叫道,「这种好事怎幺能少得了我!正想跟那些妖人一较长短!」

      灵仪子是化丹后期,离元婴初期只差一阶,修为比灵石子还高,是九离门内实战经验最丰富的人、当代九离门灵字辈里公认的战斗天才。

      灵石子大喜拍手:「好!师弟够痛快!还有谁愿意带队?」

      大部分人不够资格,有些够资格的却目光闪烁,故意避开灵石子的视线,比如九玄峰首座灵箕子。

      只听一个细细的女声不紧不慢地道:「我已在元婴中期停顿了三百年,该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了。」

      灵虚子听了大喜:「有岳清子师叔带队,我九离门必定名声大震!」

      要知道仙宗元婴期以上修为的长老为数并不多,明面上的统共只有两位数。九离门有位元婴中期的长老参加,这就意味着实力,于公于私九离门都不敢让人小觑。

      岳清子淡淡点点头,清臒的面容古井无波,仿佛这次出门只是闲庭散步。

      只是在座诸人都知道这次出山意味着什幺。这些熟悉的面容当中有些人恐怕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点,人人心里都似压了座大山。

      众人散去,要出门的都回去收拾行装。出山的时间定得很紧迫。

      灵石子临走朝蕴九子再施一礼,本也不指望他再搭理自己,却听蕴九子道:「且慢!」

      灵石子心内惊讶,这位师叔祖从来对人不假辞色,连着两次听朱凤令受召而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更何况叫住自己。

      他立刻收剑垂手而立,「师叔祖请吩咐。」

      蕴九子抓抓头皮,纷纷扬扬的头皮屑如雪片一样从指尖撒下,他满不在乎地吹吹手指,见众人差不多都散了,才开口道:「你那徒弟……嗯,我有点兴趣。」

      灵石子知道他说的是楚宏。想想也是,老六跟蕴九子的师父天丹子修炼的都是《六灵鹹仪诀》,又刚刚收了月缺,这份渊源无人能及。他眼珠子一转就知道了蕴九子话里的含义,诚恳地道:「小辈不在九离门内的时候,请师叔祖多多照拂楚宏。万一我有个山高水低,就请师叔祖以后指点他。」

      这是郑重把李宏託付给蕴九子的意思。

      「好,你放心去吧,有事可以让灵虚子给我传话。」说完蕴九子转身,一道黄光平地去远。

      灵石子呆愣半晌,刚才蕴九子这话的意思分明是承他的情,万一有事可以找他帮忙!这份人情却大了!他是合道期修为,放眼整个修界能跟他为敌的恐怕只有魔宗那几个老魔!灵石子又惊又喜,想想却苦笑了,分明是爱屋及乌,因为自己是楚宏师父的缘故。因徒弟收得好而师父受关照的,恐怕整个修界只有自己一人。

      灵石子心情複杂地御剑而去。

     

      灵石子收拾完行装,单独去了次峰顶绿楼,又与李宏私下见了一次。这次没有嘱咐许多话,只是给了他一本书。吩咐他好好修习便下山去了。

      看着熟悉的火红剑光渐渐远去,李宏第一次觉得那道背影如此寂寥。也许,灵石子当初那样所为真的是有苦衷的吧。

      手里的书沉甸甸的,轻风吹来,阵阵奇异的金光从书页上闪过。

      《九离门中阶灵符秘术大全》,九离门绝不外传的绝学,灵石子却在临行前秘密授予了他。

     

     

  • 名称:超游世界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