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死亡超清

李宏淩空飞起,龙尾鞭抖得笔直,鞭梢那头,是被勒得几要断气的朱雪。

      大名鼎鼎峨嵋四剑里的朱雪仙子,美貌出众,天资不凡,自从拜入峨嵋派、被选为峨嵋四剑之一后,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万绿丛中一点红,多少子弟们的爱慕眼光看在眼里,身边还有三位货真价实的护花使者。说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亦不为过,几曾吃过这般苦头!

      鞭梢越缠越紧,脑袋嗡嗡作响,眼珠子都要从眼框里迸出来,整张脸红得滴血。朱雪几次三番要把紫霄剑召回防身,却被那把上品灵器飞剑斩断去路。心里不由大悔,自己太过轻敌。

      直到此刻,哪怕一招落败,朱雪仍然不承认自己输了,想到的仍然是对面那可恶小子使诡计,要是再多一个好法宝,定叫对面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生命渐渐离朱雪远去,她脑子里转的却是这种念头。

      李宏清楚看到她眼里的不忿,心里极为轻视,笨女人,白长了一副好样貌,脑子比猪大不了多少!

      看看教训差不多,他开始在想用何方法让这女人吃个大亏,至少须让她闭关几个月,不能白白放过这样一个给峨嵋弟子立威的机会。

      他本是动了杀机的,但这个众目睽睽的时候,杀人是最笨的做法。

      白缳剑青穹已是看呆了,醒悟后在原地大跳大叫:「楚巨集……楚巨集师兄!请手下留情!」他想出剑替师妹解围,奈何是师妹主动提出决斗。这是正式公平决斗,如果此刻插手,日后传扬出去,须与峨嵋派脸上抹黑。因此光在原地乱跳,却迟迟不敢动手。

      李宏清楚看到他束手无策的猴儿样,心下鄙视。就在这时,瞥见岳芒子嘴巴似要张开,知道他要发话了。心念一动已是有了主意。他冷笑一声,鞭梢灵蛇般鬆开。朱雪整个身体便要往下坠。在将坠未坠之时,李宏心随意转,龙尾鞭贴着头皮带过朱雪的望仙高髻。

      白缳剑急纵而起,将朱雪接在怀里。觉得脸上凉凉的,什幺东西正像雨一样撒落。

      半空中下起青丝雨。朱雪满头青丝寸断,纷纷扬扬从空中洒落。粉碎的宝石簪子、断开的珠环,叮叮咚咚坠落在青石空地上,又是一阵急骤珠雨。

      青穹心都凉了。低头一看,师妹满头浓密青丝只留下短短一寸,参差不齐紧贴头皮,就像狗啃过似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姣美容貌已是大损。

      「你——」他抬头怒目直视李宏,气得胸膛起伏。

      「多谢承让。」李宏落地,手潇洒一带,漫天金光又化作腰里的龙头紫金腰带,不紧不慢依足戏份,还朝青穹拱拱手,咧开嘴「优雅」的微微一笑。

      青穹气得手足冰凉,偏偏毫无办法。师妹不曾受伤,要说损失的只有一头浓密青丝,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只是……

      朱雪嘤咛一声醒转,见双脚已是落在地面上,强自从师兄怀里挣脱站好,忽觉头上异样,伸手一摸,「啊——」一声长长惨叫,「我的头髮!」整个人摇摇欲坠。恰在此时,李宏的微笑正好映入眼帘。朱雪只觉得这张脸无比可恶,心头无比愤恨。一股内息立刻岔了道,在经脉里四处乱窜乱跳。

      她竟然被李宏这招「斩青丝」气得当场走火入魔,站立原地动弹不得,一张脸忽青忽红轮番变换,衬着那头狗牙般板寸头说不出的诡异。

      青穹刚觉不好,就见朱雪身形一颤,扑哧一声,大口鲜血喷了他满脸,双眼一翻软软的委顿下去。

      「师妹——」青穹俊脸煞白,疾步将朱雪抱在怀里。

      李宏还很「无辜」地挠挠头皮,嘟囔道:「不过是头髮嘛,又不是斩断手脚,这可不能怪我。」

      金鋣剑和青雾剑对视一眼,按下心里的愤懑,对岳芒子拱手道:「师妹受重伤,还请长老相陪回九离峰向师长稟报此行经过。」又转向李宏拱手道:「多谢手下留情。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请多多指教。」

      场面虽做得很足,但二人眼里的恨意又岂能瞒过李宏。

      哼!难道小爷还怕你们不成!他呵呵一笑:「还请几位师兄多多看顾好你们的师妹啊,女人嘛,不能太宠,不然迟早拖你们后腿。」

      青雾剑不置可否,金鋣剑却若有所思朝他看了眼,也不多说。大群人纵剑而起,朝九离峰去了。

      李宏看着那群人远去,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一只胳膊搭上他的肩膀,楚明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伸出大拇指道:「老六做的好!既让他们无话可说,又破了峨嵋四剑!这回他们该消停了,哪里来的回哪里!看他们还敢嚣张!」

      师兄弟相视大笑。

      身后不知是谁在拍手,接着一阵天摇地动的雷鸣掌声。远去的那群人分明有人听见,还有人回头用手指了指。

      峨嵋四剑已是把李宏的样貌深深记在心底。

     

      李宏一战成名,九朱峰是不用说了,在整个九离门的名气也是一举打响。自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吃了大亏的朱雪仙子当晚就被送回峨嵋。峨嵋四剑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也一起回了峨嵋山门。

      峨嵋的师长当时没说什幺,还依足场面夸九离门有李宏这种后起之秀,将来必可光大九离门云云。过了几天,等在九离门的事情办完,临行前告辞时却说:「门下学艺不精,性情不稳,让贵派见笑。不过楚宏这种弟子,对同宗女修没有一点仁慈之心,实是心狠手辣之辈。贵派须小心点才好。」

      灵虚子亲送他们到乾坤台,听到这话断然否认。他可不是傻子,承认本门弟子心狠手辣,岂不是白白将把柄送于一向不睦的峨嵋派?

      峨嵋派的人消失在乾坤台上后,灵虚子露出难得的微笑,撚着长须半晌没动。站了一炷香时间后,灵虚子独自朝器殿飞去。

      过些日子,李宏接到器殿长老岳常子的传音符,邀他再次到器殿一聚。

     

  • 名称:未知死亡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8: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