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超清

   器殿大门紧闭,岳常子一个人静静坐在黑暗里,似乎在等待着什幺。

      角落里渐渐有东西发亮。

      那里有面尺许直径的方形铜镜,岳常子走到镜子前,镜子中心部位越来越亮,一个人影出现在镜子里,一开始像水波蕩漾般晃动着,渐渐人影清晰、固定下来。

      镜子里灵虚子盘腿而坐,问道:「怎幺样,他信了几成?」

      「稟告掌门,楚宏全信了。」

      「长老做的好。有些话却是我不方便说的。今天你已在他心里已经种下仇恨的心苗,以后魔宗那些妖人就算想拉拢他也不会轻易得逞。」

      「掌门深谋远虑。」

      「不是月缺的来历有几分问题、我们本不必这幺转弯抹角。始终不得不防啊。楚宏似乎对你很有好感,以后有机会你要多多教导他。这孩子……唉,至始至终对他师父灵石子有些隔膜,只好麻烦长老你了。」

      「应该的。不过我想楚宏以后会知道灵石子师侄的难处。」

      「灵石子……唉,他出门办事去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回来,十分让人担心。」

      岳常子眉头霍然一跳。

      「现下你知道我为什幺着紧这孩子了吧。乱世隐现,牵一髮而动全身,就在这时楚宏得到六灵鹹仪诀传承,月缺又恰巧认他为主。长老你要心里有数,要有所準备。」

      岳常子点点头,眉间深重的忧色。

     

      黑暗深邃的峡谷,仰望只能看见深蓝的一线天空。夜已深。天很冷,山风呼啸刮过峡谷,发出呜呜的怪响。头顶上那些嶙峋怪石轮廓看起来就像张口欲呼的鬼怪厉兽,被狂风刮得摇摇欲坠,不时一阵沙沙碎石滚落山涧。

      灵石子盘坐在地,脸色苍黄,双眼黯淡,嘴角还挂着丝血迹。他从怀里掏出个玉瓶,拔开玉塞往手掌上一倒。两粒火红的火元丹在手掌上滴溜溜打转。灵石子微微歎口气,凝视片刻,拈起一粒丢近嘴里,剩下的最后一颗郑重收进怀里。

      他没有立刻把火元丹吞下。从袖子里摸出张中阶的「隐身符」,灵力注入一晃,灵符启用。一道无形罡气将他整个人笼在里面。身影原地消失。  

      灵石子鬆口气,这才咽下火元丹,默运《离火真经》疗伤。

      夜更深了,风越来越大,碎石掉落如雨,阵阵簌簌急响。这时,峡谷口传来微微异声。灵石子警觉地睁开双眼。

      几道旋风般的黑影沿着峡谷底滚滚而来,如同轻烟般若隐若现,惨澹的月色下显得异常诡异。

      一,二,三,四……黑影足足有七道。

      为首之人停下脚步,兜帽滑下,一张惨白的瘦脸露出来,他像狗一样伸鼻子往风中嗅了阵,脸色突地一变,低声喝道:「他在这附近!给我仔细搜!」

      身后六道黑影唰的散开,天罗地网兜地包抄过来。

      灵石子端坐不动,手指却悄悄滑到袖子里捏住了一物。

      十丈,八丈,六丈……越来越近。最前一人离灵石子藏身的地方不足五尺。那人突地顿住脚步,警觉地看向灵石子方向,手指竖起朝众黑影做了个手势。

      灵石子暗暗歎口气——到底还是没躲过。

      突地红光大作,惊天动地的巨响,回声滚滚,震得那些黑影一交跌倒,狼狈地爬起来倒飞不迭。崖上大快大块山石轰隆隆滚落山谷,群山激蕩响如春雷。

      电光火石间,一道白影如同鬼魅般穿山遁地而去,倏忽不见。

      沙石尘土散去,七道黑影连连呛咳着,为首那人声音嘶哑,不怒反笑:「好好好!竟然冒死用出遁地符,不死也脱半层皮,由他!我们走!」

      灵石子眼前昏黑一片,身子抖得如同风中落叶,一把老骨头都要震散了。身不由己在地下飞速穿行,灵力实在不继,他刚刚暗叫:「希望好运!」身形忽然顿住。

      身周寂然无声,他卡在了什幺东西里面,半分动弹不得。

      灵石子苦笑:「给老六他们讲道时还千叮万嘱,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下可好,想不到我灵石子竟然也犯如此大错。天哪,这可如何是好!」

      灵符大忌,灵力不够时千万不能启用某些特别灵符,不然会引起很严重的后果。他先前已与魔宗妖人战过一场,受了重伤,连罡风烈火剑都伤隐回丹田,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又被妖人赶上,逼不得已使了张中阶的遁地符。

      遁地符有中高阶两种,启用时消耗灵力巨大。灵石子没带高阶遁地符,只带了张中阶的备用。他先用了个火琉璃转移魔宗妖人视线,立即引燃遁地符勉强遁走,却因灵力不够半路卡住。

      身周漆黑冰冷密不透风,灵石子勉力转过手掌一摸,触手是坚硬的岩石。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心血翻滚,喉头似堵住了。

      灵石子鲜血狂喷昏死过去。

      乘仙阁二十八层,正在入定的灵虚子霍然站起。就在刚刚,他下在灵石子身上的「引灵符」蓦然断绝,这意味着灵石子遭遇不测。

      灵虚子沖到门口,对门外守候的三弟子楚怀大声喝道:「启朱凤令!」

      悠扬古乐响彻整个九离洞天,一道道人影从各处飞起向九离峰迅疾飞来。

      金灯峡里,那位相貌古怪清奇的老者背手看天,自言自语道:「这是楚宏进九离门后短短时间里第二次启朱凤令了,难道他又出事了?我也去凑凑热闹罢。」

      他一不祭飞剑二不出法宝。一道黄光平地而起,眨眼去远。

     

      李宏正在听楚雄和楚曦斗嘴。

      「你就是懒!到现在几张低阶灵符都画不出,成天想着的就是吃!难怪人家抓住你要害,你瞧吧,总有一天你要栽在吃字上面!」

      「你以为我是你啊?小鸡肚肠,风一吹就饱!我就是爱吃怎幺了?我吃归吃,大节绝对不错!如果楚轩那小子敢对付大哥,你就等着瞧老子怎幺捉弄他!管叫他有苦说不出!」

      「给人家当枪桿子使还亏你说的嘴响。我问你,是不是因为救过他所以对他心慈手软?那种人你压根当初就不该救!何况你本就傻。那是师伯他们故意摆下的迷蹤阵法,你以为他会跌死?你死了他都不会死!告诉你,他跟我一样,不管测试过得过不得一样会被收进门的!」

      李宏本来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斗嘴,听到这里心里一动,正色问道:「楚轩到底是什幺来历?」

      楚曦不屑的扁扁嘴:「据说他跟大宋官家关係不一般。」

      是皇亲国戚?难怪!他可不正是姓赵!李宏不由苦笑,以为仙家总跟尘世不同吧,没想到仙家一样看重皇权。

      楚雄不服气地道:「就算他是皇帝老儿的亲孙子又如何?还不是照样管我和大哥叫师兄!」

      楚曦正待反驳,忽然顿住话头。她侧耳倾听,怔怔的道:「启朱凤令了!本门肯定出了大事。」

      李宏张嘴要问,又停住了,他知道楚曦一定会解释。

      果然楚曦道:「朱凤令是掌门师伯召集所有首座和长老议事的信号。每次启用必有大事。上次据说是因为你,这次你明明跟我们在一起,难道……」她面色一凛。

      李宏不由心怀鬼胎:「是不是因为上次我们在离火大阵外面碰到的那个高手敌人?」

      楚曦摇摇头:「偌大的九离洞天,隐世修炼的高人数目绝对超过你的想像,很多是老祖宗辈,有些人已经修到元婴中后期,听说甚至有非常吓人的合道期大高手。他们脾气古怪,从不轻易在低辈弟子面前露脸,连掌门师伯都要看他们的脸色。想来那人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可是那样地位尊崇的前辈为什幺出手相助我们却又奇怪了。但应该不是敌人。」

      合道期!李宏被楚曦这番话震得胸口气血翻涌。师父的金丹后期在他看来就已经十分了不得,没想到九离洞天里竟然隐藏着合道期的大高手,甚至比掌门师伯修为还要高。那是怎样一种可怕的存在!忽然想到天丹子的徒儿,会不会就是他?

      楚曦若有所思地道:「其实仙宗九大派真正的高手一般都不是掌门,也不是主持寻常事务的长老们,而是隐藏在他们背后的高手。每派都有一两个这样可怕的老怪物,都是仅仅离飞升还差一线。这些前辈这才是仙宗最大的秘密。每派都秘而不宣自己到底藏有多少这样的高手。」

      「你怎幺知道这幺多?!」楚雄听的目眩神迷,摸着鼻子喃喃的道。

      「早跟你们说过了嘛,有时候知道的多就比别人更强大。知识也是一种力量。」

      李宏也自心服口服,这丫头实在博闻强记,估计整个九离门当代弟子全部加起来也没有她知道的多。

      正在闲话,忽然楚明一头大汗闯进来,高叫道:「快去三层阁集合,师父出事了!」

  • 名称:汉斯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3: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