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超清

   「你是怎幺进来的!」

      身后一声大喝,岳常子凭空出现。

      李宏顿时着忙,有种做贼被逮住现行的感觉,支支吾吾不知说什幺才好。

      岳常子匆匆四周一看,俯身小心翼翼拈起几根兀自跳动的银针。细细一瞧,立时大惊失色:「你竟然破了第十代掌门师祖亲手布下的‘天极针’!你是怎幺做到的?站在那里别动!」

      他走到小屋前,双手连摆,一道道印诀从手里打出。小屋表层闪出奇怪的阵阵红光。摆弄好一阵,岳常子额头见汗才罢手,低声自言自语道:「古怪!禁制只有第一道发动了。居然放过了这小子。」

      他转身喝道:「你是怎幺知道这里的?又是怎幺进来的?刚才发生了什幺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李宏心想,反正月缺已经被自己修炼了,难道他想拿回去?索性豁出去。因大声道:「弟子迷路,无意中发现墙后有东西,走进来差点被那几根银针杀死,危急时刻‘月缺’救了我!」

      「月缺!」岳常子简直可以用呆若木鸡来形容,他瞪视李宏,眼珠子几乎都要鼓出眼眶。

      半晌他才回过味,「月缺居然自己出来了……它自己出来了……大事!快随我去见掌门!」一把扯住李宏,横拉倒曳就朝外面走。

      李宏被拖到墙前面的时候,心底传来一丝不舍感,是月缺。它为什幺不舍?李宏回头看去,小屋仍旧静静地矗立着,那里似乎还有什幺东西……

      眼前一黑接着一亮,李宏发现自己又回到甬道里,身后就是那堵进来的墙。

     

      大殿里暗沉沉的,灵虚子的脸看起来很平静,注目李宏不知想些什幺。

      岳常子大声道:「楚宏擅闯禁地,更要命的是他居然擅自修炼了月缺,胆大妄为至极,请掌门示下该如何处罚!」

      灵虚子避而不答,反而道:「据你说他不能修炼那些法器灵器的原因已经找到,且说来听听。」

      岳常子一怔,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神情。他答道:「我当时突然想起来以前也有此例。本门曾经有名弟子跟他情况一样,当时难煞那代的器殿长老,为了给他找一样合适的法宝,劳心劳力几月无功,试了各种炼器材料都跟这名弟子体质排斥。这位长老博闻强记,心生一念,再次试验就成功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李宏因跟自己有关,早就竖起耳朵细听,连灵虚子都听住了。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一般人生下来总会有自己偏重的五行,像我们九离门弟子基本全都偏火灵,故而只要不是阴水属性法宝基本都能修炼。但那名弟子却是五行全无,也就是说他生来不带五行。这样的体质千万个人里面没有一个,极为难得,听说……」他压低声音道:「听说魔宗之人最青睐这样体质的人。」

      「但那名弟子先被我们九离门收入门墙,自是跟魔宗那些妖人无干。」岳常子声音又大了起来:「那长老用了一法,他用金木水火土五样珍贵材料打成一把性质极为平衡的飞剑,每样材料均等,所刻阵法相同,五行连环。竟然真的成功了!那名弟子可以用。」

      李宏心头巨震,莫非……

      岳常子说到这里已经不带任何怒气,看着李宏道:「当年那段炼器秘辛只有这器殿长老一人知道,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写成笔记,只有每代器殿长老才能阅读,老夫当年有幸读过。说起来那名弟子其实跟楚宏颇有渊源,这人……」他顿住话头,有些犹豫该不该继续往下说。

      但是李宏已经猜了出来,不顾一切的问道:「是不是三千年前修炼《六灵鹹仪诀》的那位前辈?」

      岳常子缓缓点头,忽而朝灵虚子拱手道:「虽说我很气愤这小子擅闯禁地,但据他所说乃是感觉到月缺的召唤。这是机缘,也许月缺合该出世。请掌门看在此情上从轻发落。」

      李宏见岳常子居然为自己求情,顿时对他心生好感,希冀地看向灵虚子。

      灵虚子默默撚着鬍鬚,半晌才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罢了,也许月缺真的该出世了。就烦长老告诉楚宏月缺的来历。我须入定去,唉,真是一事未平又生一事。」他露出跟掌门尊严很不相称的烦忧,赶紧掩饰的匆匆离去。

     

      回至器殿,岳常子将正殿大门关好,又启动了禁制这才对李宏道:「刚才你不要怪我,一来事出突然,老夫实在震惊,二来擅闯禁地本来就是你不对。凭心而论,我个人对你并无反感。希望你能明白。」

      李宏急忙道:「小子多事,连累长老,长老这样说小子无地自容。」

      「嗯,你很懂事。」他拖来两把座椅,自坐了一把,示意李宏坐到另一把上,撚着鬍鬚陷入沉思。半晌慢慢地道:「今天所说之事皆是本门机密,你要记得放在心头谨言慎行。」

      李宏连连点头。

      「本门开派万多年,其间多次危机,每次危机几乎都是跟魔宗那些妖人有关,幸好祖师庇佑,每次安然渡过。三千年前,本门有位弟子拜入门下,当时正好轮到九梁峰收徒。于是这名弟子拜入九梁峰首座座下。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前辈,说起来其实他跟九梁峰一脉渊源很深。这位弟子拜入后先是修炼《离火真经》,但修来修去总是进步不大,远远落在同门之后,受到众师兄弟的嘲笑和排挤。此人生性高傲,不屑求人,无意当中闯入藏经阁秘室,得到了《六灵鹹仪诀》的传承。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师父,秘密修炼《六灵鹹仪诀》,直至大成。他天分极高,心思灵动,在门中离群索居,很少出手,就算出手也是《离火真经》里的功法,因此居然没人发觉。这样一直给他修到了金丹期。这时魔宗妖人越来越倡狂,所有金丹期以上修为的本门高手都要轮番下山当值。他也在其中。当时仙宗各派共同结成小组对抗妖人,出外公干不许落单,他恰好与峨嵋派几名弟子分成一组,渐渐显露出本领。那几名峨嵋弟子不喜他的为人,处处挤兑。有天遭遇魔宗妖人,不知他用了什幺功法救了大伙一命,那几人不但不感激,反而一口咬定他是魔宗奸细,说他所用功法与魔宗妖人无异,甚至比那几个魔宗妖人用的更厉害。这事立刻捅了出来。一直捅到当时仙宗宗主那里,登时闹大了。」

      李宏听到这里心头大震,别人不明白,他是明白几分的,那位前辈用的必定是「召灵术」。召灵术用的时候阴风惨惨,鬼怪阴灵闻声而来,看起来确实十分诡异。怪不得会被人误解。忽而心念一转,难道魔宗妖人也用类似召灵术的法术?而且还及不上召灵术?!

      只听岳常子继续道:「当时第十代掌门师祖亲自下山,找到这位前辈,这才知道他得到了《六灵鹹仪诀》的传承,所用神通根本就是《六灵鹹仪诀》里的。」

      李宏听到这里张口欲问,岳常子却举手示意道:「先听老夫说完。当时仙宗内部也自矛盾,我们九离门在仙宗里的排名本不是现在的第五,而是第二,仅仅在昆侖之下。峨嵋一向跟我们不睦,于是借此事大做文章。当时第十代掌门师祖被逼得无法,又不能透露《六灵鹹仪诀》的秘密,因为这样一来,魔宗妖人就会知道我们九离门里有一样克制他们的功法。事急无奈,只好宣布将这位前辈逐出门墙。其实也是个保全之意。那前辈心高气傲,气得当场拂袖而去,宣布终身不进九离门一步,只要有九离门弟子出现他立刻远避百里。说起来第十代掌门当时这样做实属被逼无奈,他还特地暗地派人去找他。只是前辈已经销声匿迹,怎幺也找不到。事情到此告一段落。就这样过去几十年,这位前辈这些年里精心修炼,居然修到了元婴期,可谓进步神速。而且这段世间里,他不知在哪里得到了月缺。因为月缺的缘故,他再也无法隐匿身形,时不时就被魔宗妖人找上门来。好在他修为高超,又有克制妖人之法,每次都被他事先察觉而离开,还经常让那些妖人吃暗亏。这样一来,他的名声愈发响亮。不但魔宗妖人视他为眼中钉,仙宗有些人也想得之而后快。你该明白是为了什幺的缘故吧?」

      李宏听的心头发冷,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关键就是月缺和《六灵鹹仪诀》!

      「这位前辈以一人之力到处对抗魔宗妖人,蹤迹时不时出现,后来终于出了大事。第十代掌门师祖秘密下山,不知怎幺洩露行蹤,数十魔宗高手围攻,身边的人一一阵亡,关键时刻这位前辈出现,救下了他,自己以一身挡住追兵。第十代掌门得以逃回本门。当时那个方向有不寻常的灵气暴动,后来才知道,这位前辈竟然自爆元婴,与魔宗数十高手同归于尽。」岳常子说到这里长长歎了口气,「一代高人就此陨落。事后第十代掌门纠合仙宗八大派,高手尽出赶到那里,只找回了部分残骸……」

      李宏早是听得目眩神迷,这才是英雄中的英雄!逍遥天下,傲视群雄,只是最后的结局实在令人扼腕。但他马上想到关键部分,开口问道:「那幺月缺又是怎幺回到本门手中的呢?」

  

  • 名称:赏金猎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