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超清

火鼠,低阶灵兽,不惧烈火,全身是宝,尤其身上的长毛,是织火浣布的珍贵原料,做成的火浣衣,不惧烈火,不怕刀劈斧砍,不用洗濯,越是焚烧越乾净洁白。只须身着薄薄的一件,即使寒冬腊月赤足在冰天雪地里行走也不惧酷寒。炎夏却习习生风,自然避暑。

      一件火浣衣在凡间价值万金,有价无货,极其珍稀,史料中只有石崇曾故意使奴僕穿着,与王侯斗富。

      李宏想到这段传说,不禁暗笑,莫非石崇曾是九离门外门执事弟子?不然哪里得来的火浣衣?但是传说肯定夸大其辞,想九离门上下,就连长老们每人只有一件,石崇即便真的是九离门外门弟子也不可能搞到那幺多,想必其中肯定有假冒伪劣产品。

      眼前这一大群火鼠,在九离门繁衍了不知多少辈。火鼠天生最恨人摆布,最珍惜身上这身长毛,而且有些小小的自来神通,不怕麻药,不怕刀劈,不惧火烧水浸。若想剪下它们身上的长毛做火浣布,却很要费些手脚。因此九离门上下并不轻易招惹它们,任它们在这里自由繁衍生息。脾气便越来越大。

      如今李宏却不停地招惹它们,一而再再而三,不停地对着火鼠群练习驭兽诀,把里面那只火鼠王激得暴跳如雷。

      当李宏再一次使出驭兽诀的时候,火鼠王终于忍不住,用力将一只平时早就看不顺眼的大个子踢了出去,自己扭着身体,一层淡淡红光出现在体表——火鼠王却是不惧此刻李宏的驭兽诀。它小心翼翼迂回到钻到李宏身侧,还带了几个有那幺一点点道行的同类,想趁李宏鬆懈之际一举发难。

      李宏再次使出驭兽诀,见又拘来那只大个子火鼠,自己也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按理来说此刻他使出的驭兽诀对火鼠群是无差别的,谁在他的感召範围内就自动过来——他还没到那种想召何种何只灵兽就召来何种何只灵兽的地步。

      这只大个子火鼠满心彆扭不喜,拖着流血的瘸腿再次蹭过来。李宏一见又是它,自己也愣住了,心神一松,这只大个子火鼠掉头就朝林子里一瘸一拐跑去。

      忽地心里一动,身侧热风扑面,眼角余光一闪间,只见几道闪电般的白亮身躯朝自己撕扑过来。

      李宏喝道:「找死!」

      灵宜透额而出,彩光一闪便朝为首那只体型特别庞大、身周笼罩着层淡淡红光的大火鼠劈去。

      眼看劈到,李宏猛然想起来,它肯定是火鼠王,却要手下留情!

      灵宜心随意转,贴着火鼠王的毛皮堪堪停下,饶是如此,剑气依然划过火鼠王的胖大鼠身。坚韧的灵异长毛救了火鼠王一命,居然能够挡下剑气,只是内里骨肉却依然受了伤。火鼠王痛得眼泪直流,再不敢找李宏麻烦,掉头就跑。那几只同伴见火鼠王吃瘪,如何不惊,赶紧跟着火鼠王一溜烟跑的没了影。

      李宏好笑,继续练习驭兽诀,千百只火鼠正好给它当练习对象,这回火鼠王连个屁也不敢放,乖乖的老实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宏对练习驭兽诀上了瘾。大群火鼠极好练手,渐渐的他对驭兽诀越来越宛转如意,也有了点想法和改变。

      他在使出驭兽诀之前,都会放出彩光触鬚,先将对面那群火鼠的情况摸个透,然后使出驭兽诀,罩定自己决定召唤的某只,这样的话,即便火鼠王想捣鬼都捣不来。

      于是,这只可怜的火鼠王总是暴跳如雷毫无办法地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大老婆小老婆小小老婆被李宏戏耍召去,气得它以头撞地以尾扫树,拼又拼不过李宏,打也打不过,双泪长流,时时不干……

      这天一大早,九离门上下都看到一个平时绝对看不到的奇景。大群火鼠在光天化日之下成群结队发疯似的轰隆隆跑过九离门山区,所过之处草木尽皆踩倒,首尾相接,白晃晃的极其耀眼。

      李宏还不知道,吃过早饭又兴致勃勃来到幽灵涧后那座山,彩光触鬚朝前一探。

      呀!整座山空空如也!大火鼠小火鼠火鼠王以及他的妻妾同类们统统失蹤,只剩巢穴里上百只还不会走的小崽子火鼠四处乱爬。

      他摸着脑袋嘿嘿一笑,知道自己把火鼠群整怕了,心想,暂且让它们休息几日喂喂小火鼠,改天再来练习也罢。笑嘻嘻地哼着山歌调飞回九朱峰。

      饭厅里,大伙议论纷纷,都在说着早上那幕奇景。

      李宏只作不知,喝了碗粥,把碗一推便对楚雄说不吃了,决定找楚曦丫头说话去。刚走出饭厅,就见天空上一大群人向九朱峰飞来。为首之人像堵肉墙,再显眼不过,正是掌刑堂的岳芒子长老。

      李宏一惊,不会他猜出来是自己干的吧?想想绝无可能,火鼠又不会说话告密,怕他怎的!他不动声色朝山顶绿楼快步行去。

      刚行得几步,天空那群人就飞下了,为首岳芒子小眼珠子一转,正见到李宏身影闪进三层阁后,立刻提着他的名字大叫:「楚宏你给我站住!」

      李宏只得走出来,装出笑容道:「长老唤我何事?」

      「哼!你做下的事自己心里清楚,跟我上掌刑堂去!灵石子不在,你们九朱峰弟子便三番五次惹事。你的八师弟还在关禁闭,你这六师兄就要急着跟他做伴去了,那也由得你!」岳芒子口舌便利,高声喝道。

      李宏心念急转,不会吧,难不成火鼠真的会说话告密?绝无可能!他打定主意赖掉,正色道:「长老说笑。八师弟是八师弟,我是我,我何尝做下什幺违犯门规的事,请长老明示。」

      「就知道你要抵赖!」岳芒子冷笑,胳膊平平朝前一伸,不知哪里飞来一只鸽子大小的青色小鸟,停在岳芒子平伸的胳膊上。这小鸟好整以暇地理理羽毛,脖颈昂起,朱红色的小嘴张开,一阵高低悦耳的间关鸣声,如同泉水流过,叫得极为好听。

      李宏却头皮发麻,登时想起大师兄楚明的话——凡青鸟,岳芒子长老的耳目,他养了一大群。

      这简直是鸟细作啊!

      「哼,我的凡青鸟都看在眼里,火鼠群暴动正是你一手造成!」岳芒子一挥手臂,沖身后的掌刑堂亲随弟子人等喝道:「还不动手拿人,带回掌刑堂听候发落!」

      李宏登时来气,这只细作鸟叫了两声,你听得懂它说的话,我却听不懂!

      他大叫道:「且慢!就凭这只破鸟叫了两声定我的罪,我不服!大伙且来说说理,你们谁听得懂这鸟叫的是什幺意思?」

      在掌刑长老带人出现的时候,许多人都惊动来了,甚至有灵磐子等几位上辈师叔师伯。凡青鸟是掌刑长老岳芒子的得意灵兽爱物,九离门上下全都清楚这点,也知道凭这群凡青鸟,岳芒子的掌刑长老地位在门内无可动摇。

      只是,除了岳芒子本人,确实谁也听不懂凡青鸟的叫声代表什幺意思。

      他们面面相觑,觉得李宏实在胆大至极,不过——嗯,他说的在理!

      李宏眼光一扫就明白众人的意思,心里大定,正色道:「既然只有长老听得懂,那幺长老你想定我的罪只能由你!弟子在这里,一切悉听尊便!」

      言下之意十分明白,意思是岳芒子擅自凭自己喜好给弟子定罪。

      岳芒子气得脸上肥肉不停抖动,抬手指着李宏道:「好好好!我九离门第一次有弟子这样当面指责老夫。既然你不服,老夫暂且放过你,待找到确凿证据再来!看你到时如何抵赖!」

      他大袖一挥,纵剑而起。那只凡青鸟被他甩上天空。大约第一次遭到如此冷遇,这只凡青鸟尖声抗议了一阵,只得随他去了。

      掌刑堂的人急忙跟上。大群人瞬息去远。

      九朱峰众人看得矫舌不下,不知是谁第一个笑出声,接着大伙狂笑。哄笑声几乎把三层阁掀上天,尤以楚雄的声音为最响。

      灵磐子大声发话了:「别笑!长老还未去远!」

      就这一句,众人立刻鸦雀无声噤若寒蝉,岳芒子之威可见一斑。

      李宏却凛然不惧,火鼠暴动又怎的!自己又没对它们怎幺样,不过是练习练习驭兽诀,说不定哪天,连那只「凤凰前辈」都会被拿来练习呢!

      一股傲气油然而生。他朝灵磐子等几位师叔低头一礼,施施然绕过三层阁上山去了。

      背影如此桀骜不驯,隐隐然,已经有了几分大宗师风範。

      灵磐子注目良久,见那道白色身影穿林过树倏忽不见,心底感歎,他才入门几年!已经有了如此修为心境,灵石子眼光毒辣,这孩子果真不曾收错。

     

     

  • 名称:似曾相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