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百度云超清

   淩晨时分,李宏走出院子。他是故意选择这个时间离开的。身后屋子里,婉宜和婶娘还在熟睡,侧耳最后留恋地听了听熟悉的均匀呼吸声,李宏狠狠心逼自己举步。

      上弦月挂在深蓝的天幕上。屋瓦上结了层霜,反射出淡淡的银光。到处都很安静。李宏把包袱带子紧了紧,手指从那些折得整整齐齐的新衣上滑过。全是嫂子这两年里亲手做的,有小衣、内衫、手帕和鞋袜,针线细密精緻。

      最后回头看了眼,李宏脚步轻捷地滑过结霜的石板路,像只大鸟般翩翩越过围墙,来到旷野的麦田里。

      冷风呼啸刮过,那个熟悉的草人独自在垄头摇晃。李宏发现草人身上似乎有什幺东西。他向草人走去。

      一朵小小的红绒花别在草人灰色的衣襟上,很鲜亮,就像有团小火苗在草人心口燃烧着。

      李宏默默看了好一会,终于伸指摘下那朵小小的红绒花收进衣袋里。

      李宏飘然远去。

      一道苗条身影悄悄转过围墙,几滴露水从乌黑的发梢滑下,就像泪,静静滴落在灰白的石板地上。

     

      李宏站在青油观门口。跟师父约定的时间是卯时到午时之间,现在还早。但这几天已经想好了,有件事要做。

      他轻飘飘掠上直通山顶的小道,朝李家洼方向行去。

      树木不断倒退,熟悉的景物一个接一个出现在视野里。这里曾经留下许许多多的回忆,有好的、高兴的,也有酸楚和痛苦的……

      时间过去这幺久,金狗烧山的痕迹基本看不见了,到处都是新长出来的树木,虽然低矮,但是看上去生机勃勃。寒冷的冬季里,许多松柏照样青翠欲滴,经霜愈老。

      卯时,天濛濛亮,前方坡顶出现一块熟悉的方形大石头。石头表面还残留着一条条焦黑裂痕。李宏停下脚步,心底滚热酸楚。翻过这道岗子,前面就是李家洼。这块大石头下麵的山谷里有东村张二叔埋骨的山洞。

      他面对山洞方向撂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爬起来继续往前走,没多久就站在了山岗上。

      熟悉的家园就在脚下,却早就面目全非。

      整座山谷没有半点人迹,只有枯草衰杨,漆黑的烧焦的残垣断瓦。天空越来越阴沉,要下雪了。寒风呼啸刮过李家洼的低地,风里只有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人声,没有鸡犬声,除了荒芜,什幺都没有。

      山谷中有样东西极其醒目。原来的祠堂位置上,一座大坟占地足足小半亩。明显新筑,用的还是上好的、从山外运来的青砖。他飞速掠下山道来到大坟前。

      簇新的围墙,里面两座青砖到底、极气派的连在一起的大坟。李宏一眼看清墓碑,拳头不觉捏得更紧。

      大哥回来过!是他做的!

      两座一人高的考究的雪白大理石墓碑,一座刻着「先考慈母李门张氏之墓」,另一座刻着「先考慈父李公杨大人之墓」,两座墓碑的落款都是「不孝子李武、李宏立」。

      血一下子全部涌上面门。娘亲就是被金狗杀的,你这个金狗有什幺脸面为她立坟立碑,还厚着脸皮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修坟用的银子肯定是从大宋子民那里抢来的!居然用这种民脂民膏为爹娘修坟!居然有脸!

      李宏愤怒得牙关格格直响。他大吼道:「你凭什幺!凭什幺!」

      愤怒的吼声狼嚎一样在山谷里回蕩,李宏重重一拳打向娘亲的墓碑,就在即将触到的刹那,他突然觉得对不起娘亲。他硬生生弯起胳膊肘,改拳变掌,重重拍在自己胸口。眼前陡然一黑,喉头一甜,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血花飞溅,娘亲的墓碑上半截染上无数血红斑点。

      天旋地转,李宏扶着娘的墓碑垂下头,胸口阵阵气血翻滚,心在抽搐,极痛。就在这时,墓碑前的小供桌映入眼帘。

      一样雪白大理石做的考究供桌,上面许多红红的短蜡烛头,石头小香炉里插满密密麻麻的香头。一条条红色的烛泪爬满整个供桌,像血痕。

      李宏血涌心头,疯了般把这些短蜡烛头飞快扒下供桌,把香炉里面的香头一把把掏出来,嘴里狂吼:「你不配!你不配!」

      香灰洒得到处都是,身上衣服上头上脸上,手指甲里都是蜡烛油,深深嵌进肉里。天空开始飘下晶莹的雪花,落在脸上,冰凉冰凉的,李宏疯狂的愤怒中渐渐清醒。满地香灰短蜡烛头,石头香炉早被打翻,孤零零滚在围墙边。

      他走过去拣起香炉,重新摆在供桌上,想了想,走到外面挖了一抱黄土兜在衣襟里倒进香炉,打开自己的包袱,从里面取出备好的香和纸钱。

      灰烟腾起,蝴蝶般的黑灰随着火光慢慢腾起飘向空中,他在父母坟前重重连磕九个响头,郑重道:「孩儿不孝,没有抢在那个畜生前面为你们二老修坟。孩儿不想再惊动你们。爹,娘,你们泉下有知一定要保佑那个畜生不得好死!他背叛家国,忘记杀母大仇,此生孩儿不再认他为大哥,就连婉宜都不想再见他!」

      说到婉宜,心底又是一痛。

      这时想起一件事,他起身走向围墙外,四面看了看。没有看到李叔和王婶的坟。他们的坟明明在这里的。

      娘走后那些艰苦的岁月多亏李叔谆谆教导,李宏几乎把他当成半个父亲。如今他的坟竟然被李武平了!

      大吼一声,他一拳砸在地上。沙石飞溅,地上出现一个深达尺许的大坑,围墙摇摇欲坠。

      李宏头也不回地往山上跑去。

      雪下得更大了,搓绵扯絮纷纷扬扬。风雪里传来隐隐高歌:

      「恩怨顾情仇,怎忍淹留?

      风波亭里水难收。

      纵有英雄儿女意,不许白头。

      风雪渡沙洲,向晚离愁。

      关山一曲望仙楼。

      常歎人间多恨事,不若去休。」

      (《浪淘沙     雪中歌》)        

  

  • 名称: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百度云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2: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