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3超清

清晨,乳白色的薄霭如丝如带缭绕在树木山石之间。很冷,风里已经带着白雪的清新凛冽。红叶早就飘零。一层琉璃般的斑白薄冰已悄悄覆盖了山泉。

      吱呀一声轻响,青油观尘封的大门从里打开。李宏跨出门槛,深深吸了口带着熟悉味道的山风,看向对面山岭。

      那里有条带子般的小路直通山顶。两年前,自己就是从那里翻山越岭而来……

      出神许久,李宏伸手拉了拉包袱带子。他没有走上那条回乡的路,顺着观口的石板路掠向山下的青油观农庄,身影迅疾远去。

      两道人影出现在观口。

      灵湘子白衣高髻,头上插着「白芦」,浑身上下一尘不染,山风吹拂,衣襟却奇异的纹丝不动。她蹙着两道纤长的眉道:「你倒也放心,就这样让他下山去了。」

      灵石子满不在乎地撚着焦黄鬍子道:「他行事很谨慎。」

      「可是,别忘了他……」灵湘子警惕地顿住话头。

      灵石子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呵呵笑道:「没事。傻小子有点奇特,表现得比本该有的修为低,一点都看不出来他身体里有什幺。再说我们那个农庄并不是一般的地方。我亲手布置过。」

      灵湘子没有再说什幺,转身飘然进了道观。

      灵石子脸色却蓦然凝重。他仰头看天,喃喃道:「一切就看他自己了。希望他能明白我的苦心啊……」

      青衣闪动,灵石子闪身进了道观。大门无声关紧。

      鏽迹迅速出现在大门的兽首门环上,一层层落叶不知从哪里飘来,转瞬覆盖台阶和门槛。吊着尘线的陈旧蛛网出现在墙壁和角落。没多大工夫,青油观成了被人遗弃的深山破观,潦倒破旧,仿佛从来没人在这里出现过。

      李宏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仅仅腿脚还算灵便的猎户小子了。灵力不停运转大周天,身体轻若乘风,结着薄霜的淡白色石板路面和深灰色树干不住后退。山风冷冽迎面扑来,他非但没有半丝凉意,脸还被吹得热乎乎的。

      行了一个时辰,地势越来越低,石板路到了尽头。眼前是座山谷,一带茂密的高大树林将视线挡得严严实实。石板小道变成土路,从林子里蜿蜒穿过。他放慢脚步走进树林。

      林子里很安静,没有鸟叫和虫鸣。所有树木矗立着纹丝不动,静得让人心慌,光线特别幽暗。

      有古怪,他暗自嘀咕,慢慢沿着土路前进。据灵石子说,出了林子就能看见农庄。

      这座林子占地不小,足足走了顿饭工夫。眼前霍然一亮。

      好大一片阡陌。放眼看去,都是割得短短的麦茬梗子。这里已经下过初雪,有些地方   残留着薄薄的白冰。一些过冬的小鸟正在一眼望不到边、收割过的麦田里蹦跳。李宏注意到,有条田埂尽头站着个草人。不知为什幺,那草人看起来有几分熟悉。

      足尖在麦茬上一点,身形拔地而起,不过三五纵跃李宏就来到草人旁。

      草人扎得很精细,还穿着身简陋的灰布短衫衣裤,头上戴着顶大斗笠,把面目遮得严严实实。身后还背着个大大的旧荆条筐子。乍看十分逼真。

      李宏抚着斗笠和筐子,喉头哽咽了。这顶斗笠和这个荆条旧筐子,原本就是他的啊!他还记得,当初筐子里面装了南瓜乾等物事,很沉,差点把筐子边条拉破,是他重新用荆条加固的。果然,在筐子顶部找到了他重新编过加固的地方。经过风吹雨淋,这根新的荆条颜色泛灰,看起来几乎跟旁边的旧荆条颜色一样。只有他能分辨出来。

      心底有个地方十分酸楚,一股奇怪的膨胀感觉充满胸膛,眼眶越来越烫。李宏站开几步,细细打量这个草人,越看越觉得像自己。

      有人把这个模样像他的草人树在地头。

      「宏儿!是你幺?真的是你幺?」远处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

      李宏蓦然转头。

      已过晌午,日头灰黄光芒黯淡,远处阴影里有人悲喜交加地看着他,一个很大的竹编簸箩掉在脚边。正是嫂子婉宜。

      「嫂子,我回来了。」李宏镇定地迎上去,声音却在微微颤抖。

      ******

      这是间东西打通的大屋子,被厚布帘隔成三间。最外一间进门是北炕,住着楚雄的娘。当中一间南炕的屋子婉宜住。最里间是灶间。当地一张大灶,有个小小的后门,做饭烧炕都在这里。从小门出去就是后院,门外堆着齐房檐高码得整整齐齐的大柴堆。

      屋子里暖烘烘的,两张炕都烧得滚热。炕上铺着洁净厚实的被褥,炕边上摞着一叠装衣服的簇新板条箱,一些针线活胡乱堆在小炕桌上。李宏踏进大门看到的便是这幅情景。

      婶娘和婉宜看起来日子确实过的不差。

      见到李宏,婶娘淌眼抹泪又哭又笑。问起熊小子,得知如今在山上好好的,吃的饱穿的暖还学写字和本事,开心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劲地说要是一起回来就好了。

      这个李宏却是很清楚,他笑道:「师父只准了我一人下山,说要过些日子才许二弟下山看婶娘。婶娘不必担心,我回去再跟师父说说,肯定准的。」

      婶娘鬓边添了许多白髮,不过气色倒是很好,面色很红润,衣服显得有些窄。她胖了。李宏陪她说话,目光却不住投向忙忙碌碌的婉宜。自从回来后婉宜就没停下手里的活,杀鸡做饭、张罗茶水,苗条身影穿花般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忙个不停。婶娘喊她过来坐坐都不肯。

      婶娘笑道:「婉宜就是勤快,这些日子我们娘俩住在一起,多亏她照顾我这个老婆子!」

      婉宜正在收拾炕桌,听到这话朝婶娘和李宏笑了笑,低头又继续忙着手里的活。李宏分明看到,婉宜看似在擦拭炕桌,其实拿着抹布的手完全是胡乱在炕桌上划着圈。

      李宏心里有些酸楚。

      屋子里黑下来,婶娘激动的声音终于低了下去,她开始不停地打着呵欠。李宏笑着把她劝上炕,盖好被子。听到婶娘均匀的鼻息声响起,他放下帘子走进里间。

      火光在闪动,锅子里炖着满满一大锅热水。婉宜揭开锅盖伸手试了试水温,低声问道:「天冷,要不要洗个热水澡再睡?」

      暗红的火光在婉宜的脸上跳动,她的脸红扑扑的,红唇边有一圈细碎的汗珠。

      李宏突然觉得自己的嘴很干,半晌才含糊道:「好,先洗澡。」

      婉宜从角落里拖出一只大木盆,仔细地揩拭乾净,踮起脚尖吃力地想要把那满满一大锅热水搬起来。李宏急忙上前拉住她的胳膊,低声道:「我来。」

      离得很近,他可以闻见婉宜身上淡淡的香味。这种香味很熟悉,柴火、饭香混合着她身上本来就有的那股淡淡馨香,很鲜活,很有家常味道。不知为什幺,这股香味使李宏想到娘亲,想到许久前李家洼那段温暖短暂的日子。心头涌起淡淡的悲伤。

      他轻飘飘毫不费力地把满满一大锅热水倒进木盆,乳白色的水蒸汽腾腾而起,透过蒸汽,他看到婉宜脸上也有几分感伤,就跟他一样。

      她幽幽地道:「你长大了,宏儿,你已经是男子汉了。」

      她慢慢转过身子走到外间,李宏听到她低声说:「我去给你拿衣服。这两年,我没事的时候就给你和熊小子做新衣服,已经积了许多。你长高了,就跟我想的一样,衣服肯定合身。」

      布帘缓缓飘下。李宏却怔住了。这两年婉宜都靠给他们做衣服打发漫长寂寞的夜晚。血涌上来,他沖过去伸手撩起帘子。

      婉宜手里拿着新衣,背对着他,瘦弱的肩膀在微微耸动。她在哭。

      心头千万种情绪却无从说起,李宏怔怔地看着那道瘦弱的背影。良久帘子终于还是缓缓落下。

     

  • 名称:钢铁侠3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